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旧时歌 作者:萧翊牧(下)

字体:[ ]

 
 
  墨枫细细一想,他当时抓着凰久问的时候凰久的反应确实不对劲,估摸着要不是他自己当时情绪有点失控,凰久被问得没防备也懒得跟他计较,恐怕没那么好收场。
  “那……”
  “他们还造了我和谁的谣?”洛祈苦笑,“之前没坦白地和你说清楚,却给了他们挑拨离间的机会。是我疏忽。”
  “或许我曾经也荒唐过,但自从那年在华山见到你,我心里就只容得下你一个。说实话,某种程度上我还挺感谢华清闹了这么一出,否则你我永远阵营对立,兵戈相向,我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恐怕也就但求能死在你手上而已。你能愿意跟我来恶人谷,是我之前完全不敢想的事,我高兴,都乐疯了,但也担心你会不适应,担心有朝一日会有今*你听到的这般谣言出现,担心你后悔跟着我。”
  “可是就算你后悔,我也不想放你走了。我本不想束缚着你,给你足够的自由,可是我怕我抓不稳,怕你不坚定,更怕中间有人作梗,挑拨我们。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我根本无法想象有一天你会离开。”他轻声说,“江湖人礼仪多数从简,我们要顾及阵营战事也没有时间精力去走完三书六礼的过程,等这次战事完毕后,你跟我回一趟纯阳宫吧。”
  墨枫一愣,怎么、怎么突然就说到三书六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虽然不知我师父是否还认我这个逆徒,但毕竟还是想告知他老人家一声。而且,纯阳太极广场旁有个锁栏,上面挂满了终成眷属的有情人一起求的同心锁,我想和你一起去求一个,挂过去。”洛祈说。
  ——所以这是在许终身吗?
  “当时在藏剑神剑冢里你已经答应过我一次,可我还是贪心,想把你一辈子都锁在我身边。我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让他们都死了觊觎你的心。”他不敢用任何疑问的语气,就怕他说出拒绝和不愿意。可是等他说完后,墨枫依旧是默然。
  他苦笑。不过半日光景,怎么……就成这样了。
  “他们没再提其他人,只是,还告诉我了一件事。”终于,墨枫开口了。
  洛祈看着他,白日间望着他的背影越去越远时溢满心胸的惶恐不安再次弥漫开来。墨枫拿出了两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摊开,放在了他面前。
  “你能看出什么端倪吗?”
  洛祈没有说话,微微发颤的手不由自主捏成了拳。
  “这一张是华言写的,而这一张却是秦诗手下的万花书墨弟子所写。我亲眼所见。”墨枫轻声说。他抬头看洛祈,“我今日还见到了我当年的旧部,为这个他都跟秦诗的人打了起来。但是秦诗说,是你让他这么做的。”
  洛祈看着那两张纸,沉默。
  “是不是你?”墨枫轻声问。
  洛祈垂下了眼睑。
  难怪他今日情绪反应不同寻常……难怪他对梁奈的态度那么激烈……原来,秦诗把这件事捅破了。
  而且,华言也在场。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华言是怎么愉快地抓紧这个机会,对墨枫表示被冤枉的无辜和痛苦,又是怎样添油加醋把罪魁祸首的他描述得十恶不赦,导致了他们这么久的分离和彼此错怪,甚至可能还想趁机把墨枫拉回浩气盟……种种恶果都是他自己当初种下的因,可是,如果时光倒流,他想,他还是会选择这么做。
  “你说过,你加入恶人谷是因为我,而不是华言。”洛祈低声说。
  然而墨枫只是说:“我想听你自己告诉我,伪造华言字迹,是不是你指使的?”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办法呢。
  比算计更险恶的是欺骗。
  “是我。”洛祈低声说。
  墨枫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衣袍带起一阵寒冷的风,两张纸飘飘扬扬地落了下来。
  “墨枫!”洛祈喊道,颤抖的声音里夹着少见的惶然。
  墨枫已经走到门口,扶上毛毡的手顿住。
  “我承认这是下作的伎俩,可我没想过伤害你!”
  然而拿到那张写着墨枫已叛的字条那一日,那般心痛欲死万念俱灰的感受至今还能清晰忆起,一切仿若昨日。没想过会伤害,可偏偏就这样毁掉了他坚守了十多年的信仰,让他就此背负上一生都洗不掉的罪名。
  所谓被卖了还替别人数钱。背叛华言、背叛浩气盟的果然是他。他并没有被冤枉。他却以为自己才是受害者。多么荒唐可笑,不知不觉竟然养了一张那么厚的脸皮,背负着背叛,却四处扮演着无辜。
  “如果他们不告诉我,你准备瞒我到何时?”墨枫没有回头,“瞒我一辈子?让我一辈子带着叛徒的名头,却无耻地以为自己没错,一辈子都错怪着真正无辜的人?”
  “……对不起。”洛祈涩声说。
  墨枫嗤笑了一声。这种时候才来轻飘飘地道个歉不觉得太敷衍?
  “我那时候真的没想到会伤你这么深,我……只是太心急。这么多年来我好不容易有机会……”
  “够了。”
  令人难受的沉默。
  “我现在不想听什么理由和说辞,让我自己静一下。”墨枫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好。”洛祈低声说。
  毛毡被掀起,外间没有燃炉子,凛冽的空气灌了进来。
  “可我不会后悔我这样做。”
  墨枫的脚步顿了一顿,摔下毛毡,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因为太想要你……来我身边……”熟悉的血腥味翻上喉头,洛祈的手攥成拳狠狠按压在胸口,却丝毫缓解不了渐渐弥漫开的剧痛。
  他缓缓蹲下身,捡起两张纸用力撕碎,负荷难载的心口被蛮力扯得更伤,鲜血忍不住呛咳而出,把破碎的纸片染得惨艳。
  “那是我唯一的机会……”剧痛难忍的身体咳得蜷了起来,他抬手掩住脸,却掩不住指缝间渗出温热的液体,稀释了手上的鲜血。
  “可你……还是离开了……”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心疼洛咩呜哇哇哇哇TVT
 
  ☆、第 38 章(上)
 
  凰久总觉得今日的西昆仑高地阴云笼罩,闹得人满心不快。明明浩气那边的事情已经谈妥了,就算他们不想遵守和议,短时间内补给跟不上,也无力再开战,本该是没什么要紧事的轻松日子,气氛却压抑得让人怎么都轻松不起来。墨枫不在,叶清影也不知去了哪儿,连能陪聊陪玩陪切磋的人都找不到,好不郁闷。
  正无聊至极,门外小兵突然进来报说,洛祈过来了。
  营帐门口的帘子被掀开,凰久放下茶杯,大喇喇地横坐在太师椅上,百无聊赖地开口道:“你来干什么?架也不能打,要是不小心伤了你回头我还得去给墨盟主赔罪……”抬起头却愣住。
  “……你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样?”
  洛祈摆了摆手没有答话,自顾自走进来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手给我。”凰久板起脸。
  “你又没学过医……”
  “给我!”凰久厉声道。洛祈露出一个苦笑,手臂放在了小桌上。凰久有模有样地搭上他的腕脉诊了半晌,手指挪到他手腕太渊穴注入了极微小的一道剑气,立时就看到洛祈本就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一白,连嘴唇都开始发青了。
  “才一天就能搞成这样,我也是服了你了。”凰久冷然道,“你还想不想要这条命?”
  洛祈苦笑,答非所问:“除了杀了华言,还能怎么解?”
  “恐怕你现在只有杀了华言这一条路可以走。”凰久道,“方法倒是有,只不过不知世上还有没有人会解;再有,解的过程复杂痛苦,你现在这身体怕是扛不住。”
  “该早些来问你的。”洛祈喃喃道,“没想到会越来越严重,结果拖到这个地步。”
  “你还是考虑如何尽快说服墨枫吧,你现在的心脉受创太重,我怕到时候出了事连锋针都救不了你。”凰久难得正经地说。
  “有没有什么暂时压制的法子?”洛祈转口问。
  “现在你这状况,就算我把这个借你你也压制不住。”凰久屈指敲了敲织炎断尘的剑背,“我不知道墨枫跟你说了没有,这东西拖到你现在这个程度,就算一直不发作也能要了你的命。你最好别寄希望于如何压制,趁早解决为好,免得真把自己搭进去。”
  洛祈捧着茶杯,发呆半晌无语。凰久也没再说话,两人各怀心思,沉默着。
  “你还记得林锋是怎么死的吗?”许久,洛祈轻声问。
  凰久手一抖,手指险些被织炎断尘划破。
  “我想请你帮个忙。”洛祈直视凰久。凰久没看他,“免谈。”
  “你能未卜先知?”洛祈轻笑了笑。
  凰久自顾自道:“若要去找华言的麻烦,你大可让墨枫帮你。有他在,反正华言杀不了你。找我做什么。”
  洛祈露出一个苦笑,没有接话。
  “墨枫不同意?”凰久终于正了脸色,“你要瞒着他?”
  “他……”洛祈苦苦一笑,“不会同意的。”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俩了。”凰久挑眉,“他分明知道你和华言只能活一个,这么直白的选择也能选不出来。而你既然已经知道他不会同意,却偏要违逆他来做?”
  “我本也不想让他为难。”洛祈轻声说,“可是华言容不下我。若我再放任华言继续挑拨离间,或许到时候就不仅仅是性命的问题了。他无法抉择,我不会逼他。我自己来做就是了。”
  凰久看着他,“那到时候你要怎么跟他交代?”
  洛祈拿起茶杯一饮而尽,重重放下。
  “我不知道。”他说。
  “华言肯定也在找机会对我下手,若让他先对我动手,我就有反击的理由。”
  “呵,等他对你动手?你怕是直接等死更好。”凰久讥笑,“你以为华言是什么人?别说他还在你身上种了渔思,就算没有这玩意儿,他一旦逮到了对你下手的机会,你认为你还有生机?”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洛祈凝视着凰久,“你想等机会找他报仇等了多少年了?如今他终于复出,打到了我们面前,你难道要坐视?”
  “我自己的事自己有数。”凰久冷然道,“要我帮你,可以,去门外切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渔思会不会发作,你能赢我,我就答应。”
  昆仑往龙门荒漠并不止长乐坊一条通道,茫茫群山之中其实隐藏着不少小道,只是崎岖难走,极易失足和迷失方向,且不方便大部队通过,因此才未被当作浩气的防守重点。此时两军已经休战,小道更是无人守卫,方便了艺高胆大的恶人弟子溜出溜进。
  叶清影牵着马,跟着闷不做声的墨枫走着僻静的山道上,绞尽脑汁地找话题逗墨枫开口说话。李潇和杨魂和谈完毕便回了龙门驻守,要等浩气退兵才回来,他早间接到李潇的飞鸽传书,便想动身去一趟龙门客栈,眼看着墨枫和洛祈闹了别扭,情绪不好,便好说歹说拉了墨枫来送他,实际是想骗墨枫出来散散心。结果呢,一路上大部分时间还是他一个人在说话,墨枫也不知在想什么,偶尔应答一两句都心不在焉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