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周叶]巧合 作者:小乐清水子/找乐子

字体:[ ]

 
【周叶】巧合 BY 小乐清水子/找乐子
 
清晨的阳光把半透的窗帘晒得膨胀,白丝镶上金边,看上去暖茸入心。
 
周泽楷从床上坐起来,被子自然滑落,留了一个角搭在他小腹上,出了货,睡得香,起得早,他神清气爽了十秒有余,把头转向右边。
 
他的视线和他的哥儿们一样,刚起来,不适应,有点直,弹到窗帘上,被阻,折射,弹回床上,一个人睡在那里,面朝向他。周泽楷的右手压住床垫,两根手指立起来学小人走路,往右走三四步就能碰到那个人蜷曲着摊在被子外的手。
 
——叶修的手。
 
周泽楷掀开被子下床,脚踩在拖鞋上,他身上零星的吻痕和抓痕也随着他的动作换了个展示方向,展示到了镶在墙面的镜子上,展示给他自己看。
 
他看了个五秒钟左右,又扭回头去,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正好翻过身,仰面躺着,两条手臂一晃,胡乱摆放在被面上,右腿一踢,脱离被子,竖着曲起来,膝盖上半个巴掌大的红印块虽浅淡,奈何周围都是白皮,一眼就能看穿跪久了才会磨成这样。
 
被被子遮盖严实的地方才是重点沦陷区,比他身上的严重多了,周泽楷如是分析道,别开头。
 
柔软的床垫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连续经历了塌陷和回弹,只在床面留下些单调褶皱,周泽楷在叶修均匀的呼吸声中起身,默默地从扭作一团的两堆裤子衬衣里拽出自己的裤子,套上。
 
他裸着上身走到书桌前,拴在腰带上的钥匙摇出一串脆响。
 
在他和叶修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很明显,他都不需要去回想成因,因为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他就是清醒的,叶修也是清醒的,他们并没有酒后乱性啥的,他们是小黄片后乱性。
 
总之,事已至此,首先要做的是……
 
周泽楷轮番拉开书桌的三个抽屉。
 
——找时光机。
 
并没有。
 
好吧。
 
周泽楷决定现实一点做人,他拉过凳子坐下,打开电脑。
 
如果要把今年发生的大事排排坐的话,一个月前的周泽楷应该会把作为职业选手正式出道放在首位,今天,首位易主,今年的头等大事是他把叶秋睡了。
 
在这基本点上,周泽楷还是很有骨气和底气的,他不想是“他和叶秋睡了”,他想的是“他把叶秋睡了”。
 
尽管白天拖着箱子走进房间的时候,他还很拘谨地叫了一声“……叶神”,并事事都让叶修在先。可一旦上了床,前辈,是么?呵呵。叶修要扑他,他一用力就反把叶修压在身下,叶修两条胳膊两条腿一块扑棱要脱身,他也手腿并用,分别压在叶修的四肢上,弓起背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等等……
 
这个故事需要从头开始说。
 
可是现在电脑已经走完启动画面,公共桌面近在眼前,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周泽楷点开了百度知道,发了一个提问。
 
和一位同性(男)前辈发生了关系,怎么办?
 
周泽楷就是面对目前比较纠结的境遇随蛋那么一疼,完全没想过有人会搭理他,就算有,估计也是各路嗑瓜子看热闹的,没想到,还真很快出现了一个认真又善意的回答。
 
你问的是心理上的怎么办还是生理上的怎么办?
 
周泽楷给好心人评了分,反手回:……心理上的(生理上的已经办了
 
那人回:嗯,心理上的是比生理上的难办一点(你确定?第一次的话很多注意事项
 
周泽楷回:我还好,怕对方不好(确定,我懂
 
那人又回:冒昧一下,你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啊,一般情况,要是你在下面,你都不介意,对方应该更不介意,要是你在上面,那可不好说,总之你先态度诚恳点,看看对方意思(呵呵,注意身体哟
 
周泽楷见对方如此热心,又给追加了评分,继续回:谢谢(谢谢
 
关了网页打开训练软件的江波涛心情不错,有种指点迷途旅人的成就感。
 
谁也不知道轮回正副队长的友谊始于网络匿名和百度知道,包括他们自己。
 
叶修其实早就醒了,在周泽楷把有重量又有热度的视线挂在他脸上的时候就醒了。
 
他起初是不想动,想眯会儿,后来是起了点坏心眼,想看看周泽楷会作何反应。昨儿头脑发热是昨儿,男人急着射和射完后可是两张脸孔。周泽楷这小伙儿出道一个月,特别提精气神的打法和特别不提精气神的性格就成了荣耀一景,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不是挺有意思的么?
 
可周泽楷干了什么?叶修不指望他跪在床头声泪俱下地表达“前辈原谅我”,就凭一晚上的身体交流,叶修有理由相信,哪怕周泽楷真要道歉,道歉的内容也一定是用力过猛把前辈当超人一样干云云,但他愉快地去玩电脑是要怎样!
 
于是,叶修决定,还是先这么躺着吧。
 
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叶修身体发沉,四肢俱软,酸胀感鼓在肌肉里,多年风湿老寒腿也不过如此,他只想换个身子骨压力最小的躺姿,躺到想起床为止。
 
叶修身上酸疼的地方要分爿记,其中又有几个格外突出点,左边的*头就疼得新鲜,肿成一颗枣核,又痒又辣的痛感似乎还源源不断地从中间的小口和粗糙的皮肤纹理里渗出来,连接胸部的那一线皮肉不堪这颗肿大*头的拉拽,坠得很。
 
与之配套的记忆是昨晚周泽楷插到最后,情动不已,头一低咬住它,磕在两列牙齿间,要向外拔掉似的吸吮,舌头抵住尖尖一点,玩命拨弄,叶修后面刚不疼了前面又疼,疼得嘶嘶喘气,手上撸动自己的动作都停了,哼着叫他轻点,怎么着还想咬下来打包带回家啊。
 
周泽楷这时忘了身下的人是他进门叫叶神的人,空闲的那只手包在叶修撸管的那只手上,带着他上下捋动。顶端的小洞一口一口向下吐前列腺液,充血充至紫红的龟*裹了层泛光水膜,棒身也是油亮十足的一根,烫人的掌心滑动起来很趁手,掌纹展着茎皮快速摩擦,快感都胀在尿孔周围,就差一点不能登顶。
 
说到底还是周泽楷和叶修都没经验。两人各自撸各自的——会;两人两根合在一起撸——也会;可周泽楷的那根让叶修的肉*帮着撸,他俩人合在一起撸叶修的那根——这个真不会。再加上周泽楷让叶修嫩热紧致的肠壁夹得理智全无,反过来又把叶修顶得理智全无。
 
叶修焦躁地在周泽楷身下扭动,带动着两条盘住劲腰的腿来回搓,搓得周泽楷也一起焦躁。
 
汗蒸满全身,周泽楷突然不动了,从叶修的穴里抽出来。抽出来后他也没马上进行下一步,而是用那双湿红的眼睛望向叶修,眼里一瞬间结成有质量的感情,摇摇欲坠,又在下一瞬间覆满沉沉的欲望,明灭交替,叶修的眼角一梢红,身体难耐的要命,湿亮的眼珠几经辗转才对上周泽楷的视线。
 
“不做了?”叶修摇了摇突然松快下来的屁股,磨透的润滑剂往外倒的流淌感又让他下意识地夹紧*口。
 
周泽楷的回答是架起叶修的双腿,抬得更高,让他的屁股完全拱起来,*口朝天,他双腿后撤,俯下身,把叶修的*棒含进嘴里,一连串动作做得毫无断点。
 
叶修缺的就是这样极致地刺激一下,周泽楷的软腭刚裹好他的龟*,其它地方——棒身、囊袋都没来得及碰,叶修就抖着腰射在他嘴里了。
 
射得时候叶修头脑一片空白,身体仿佛扶摇直上、重重跌下,再扶摇直上、重重跌下,重复了几次,喉头哆嗦着挤不出一点声音,只有哑哑地啊啊声,周泽楷就全凭自己的主张去处理叶修的*棒和*液了。
 
他把叶修的*棒吐出来。他把叶修的*液咽下去。
 
周泽楷咽下去的理由简单又充分,他都硬得被安全套箍得生疼,没工夫也没心思拿卫生纸吐在里面,或是进卫生间看看吐哪。
 
叶修以眼底的余光憋见了周泽楷抬起身子,鼓着腮帮,坦然地收缩喉咙,吞咽他的*液,叶修的高潮舒坦迷蒙脸瞬间变成“你怎么能这样”脸。
 
他决定说点啥。
 
“小周……这个……不好吃吧……”他说起话来跟呻吟没两样。
 
“……还行。”周泽楷眨眨眼。
 
叶修接下来想说,这个咱可不兴礼尚往来,你觉得行你自己吃吃就好了,事实证明他想得有点多,还有点农夫山泉,周泽楷不要他也吞精为报,只要他张开腿,用那枚高潮后变得更滑更软更热的肉*吞吞嘬嘬他的*棒就好了。
 
同时遭殃的还有刚才就被又拉又扯的乳粒,周泽楷对他的这颗东西真是说不出的上心,插得开心了就要来两口。
 
叶修那边借由疼回忆起了昨晚,周泽楷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坐得这个位置,背后是落地窗,视线扫个弧形,东面墙,床,走廊,西面墙都扫了个遍。昨晚的狼藉延伸到今晨,都成了荒唐的罪证。
 
床滚得乱七八糟,被子皱皱巴巴,床上睡着的人也一副使用过度需要保养的样子,地毯还算干净,就是……废纸篓旁躺着一团没进筐的卫生纸。还有他面前这张桌子,现在倒是擦干净了,但是只要定下眼来看一会儿,昨天晚上他是如何把叶修压在上面干的,每一个细节,就会自动成影,从他眼前播放过去。
 
有了第一次就不难有第二次,而且比第一次还要放开得多,好像床已经盛不下他们了似的,摸着搂着抱着,两人就拐带着来到书桌前。
 
叶修后背位对着周泽楷,一双胳膊肘撑在桌子上,两瓣臀肉举起,腰肢塌下来,连在一起看是个勾人食欲的形状,他的腿微微分开,周泽楷身子卡进来,两脚拨拉着叶修的两脚,让他分得再开点,这样腰看起来更软,屁股看起来更翘。
 
不错不错,周泽楷摸了摸。
 
肉*休息了一会儿,又变紧了,周泽楷一手扒住叶修的臀肉,一手三根手指塞进穴里,轮流揉按,松弛肉壁。
 
被男人的后*裹住手指,有灵性般地含吮,这样的感觉仍然是新奇而诡异的,但周泽楷喜欢极了,喜欢到,把对方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叶神这个概念不再存在于他的脑中,他轻轻地叫了一声,“……叶秋?”
 
带着点试探意义的呼唤得到了叶修鼻音粘糯的回应,只是一声哼,却让周泽楷兴奋地又塞进一根手指。
 
一开始很难用后面获得足够的快感,他人的手指在器官里翻搅,总有种莫名的危险感夹杂在里面,搞得叶修一时沉浸在想要纾解的欲望中,一时又想躲,他干脆手向下伸,摸上自己的*棒,握紧了来回滑动,帮忙适应。
 
之前插入,是叶修把腰一沉,腿分得更开点,对周泽楷说,进来吧。这次周泽楷有了一定经验,他只看叶修的肩膀艰难地支着,蝴蝶骨似乎要穿刺而出,胳膊发软,身体撑不住了,往前一蹭一回,腰越来越垮,屁股反客为主地耸动着,去套弄他的手指,而他手指摸过的每一丝褶皱,都变得更为湿软,又烫又会吸,肉壁缠得他好紧,紧到捣一捣咕啾的水声都出来了,他就知道可以插了。他也不征求前辈的意见了,手指退出来,捻开痉挛的*口,扶着套着套子的*棒,一亩一亩地顶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