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周叶]嘘 作者:小乐清水子/找乐子

字体:[ ]

 
【周叶】嘘 BY 小乐清水子/找乐子
 
一个短肉,其实还没实际发生点啥,架空背景,看作是《暗火》的番外也可以
 
※雷点女装的慎看
 
(上)
 
习惯了舌吻,因此四片嘴唇甫一接触就不由自主地两两分开。一条滑软的舌头挤进来,侵占了另一条的空间,又封死了它的出路,迫得它不得不应战。两条舌头在口腔搭建的武馆内推搡,顶撞,勾斗,最后纠葛缠绕在一起,搅出微细微黏的水声,润湿了嘴唇。
 
互相吸了一会儿舌头,周泽楷和叶修都后悔了,至少该忍到回家再亲的,这样亲到都硬了忍不住了也无所谓,家里有床,按在上面想怎么来怎么来,更舒服更享受。
 
哪像现在,他们处在一个只开了一半窗户的储物室里,四围暗淡,光影稀疏,尘埃跳舞,落了厚灰的金属储物架和摞高的废弃纸箱拼成一个狭小的正方形。
 
屋子里最亮的地方存在于叶修的身上,他裸着上身,紧实的皮肉反着亮,说白和嫩不算夸张。
 
他不解扣子,用套头的方式脱衬衣,脱了大半,还剩了衣袖裹在两条胳膊上。
 
这样的姿势类似于禁锢——双手交叠在身前,拿绳子绑住。叶修微仰起脸,周泽楷微低下头,两个脑袋相互间用上力抵着,一边啃咬着嘴唇,一边缓缓打转,亲得既缱绻,又谁也不让谁。
 
周泽楷吻到情动,周遭的空气都聚起来向肺部施压,他的呼吸一下比一下厚重粗粝,气息烫在叶修的口鼻间,他的手更不安分,一把拽下衬衣来,再松手,随衬衣落到地上,他再去捏住叶修的手腕。
 
叶修手腕带伤,一圈青紫,不能碰,他被周泽楷弄疼了,身子激颤,脊背后拉,头错开,让出周泽楷的嘴唇,嘶嘶吸气。
 
这一下子,叶修倒是从情欲里捞出了自己的半个身子,可在周泽楷那里,他这反应起了截然相反的作用,更接近一种隐秘内敛、骨子里却浪荡到家的挑逗。
 
周泽楷都忘了他该把叶修的手轻捧过来,吹吹气,嘴上再疼他两句,关心一下。他脑子里只剩下叶修刚才的脸孔,重重拧眉又舒展开,被脏玻璃修改过暧昧的光线给这张脸上了色,晕黄、柔和的颜色,而叶修这副表情,也像是在他们的家他们的卧室的床头灯下展露了无数次的那样。
 
高潮了的脸。
 
叶修射*的时候,就爱这么拧眉毛,拧出一串褶,眉眼都往一起凑,山根那里蹙起来,脸颊红透,嘴巴张开成一张委屈至极的形状,惹人心下怜爱,身下疼爱,如果是被周泽楷干到用后面射的,他的嘴巴还会激动地几经张合,在下唇留下齿印,或是跟呓语一样吐出些不堪入耳的短句,描述的是自己此时脆生生的感受,每个字和他的哑音却都最大程度地取悦着周泽楷。
 
这也不能单怪周泽楷脑洞太大,他的曲解带着几分理所当然,他和叶修的性生活质量一直挺高,这又禁欲了一段时日,看到点沾边的事物或场景就会不自觉地往那种事上联想牵扯,太正常了。
 
不好再拉扯叶修的胳膊,周泽楷索性张开双臂,向前一扑,把他围进怀里,紧紧搂住。叶修的两条胳膊挂在周泽楷的怀抱外面,隔着衣服,他身上的皮不算热,只是有点汗腻的潮,他呼出的气却热百倍,烫着周泽楷的脖根。
 
“这进展不大对啊小周。”叶修的声音被困得发闷,说话时上下嘴唇一起湿乎乎的在周泽楷的皮肤上扒拉。
 
“嗯……”是不大对,周泽楷老实儿地同觉得。
 
叶修本来是打算摸进来换身衣服的,周泽楷陪他,结果衣服没换完,到把周泽楷换到了身上来。
 
他们抱在一起,周泽楷拿下巴轻轻地蹭着叶修的侧脸,难受的劲儿从话里漫出来,“我要死了……”
 
再不能干你,我就要死了。
 
分开腿,救救我。
 
周泽楷也算是相当了解叶修的了,如果他说,我难受,我忍不了了,快来让我上一回,叶修多半会跟他说,你再忍忍,等这个,等那个,语气是劝的,态度是坚决的。
 
所以他直接说程度最严重的那种,从源头掐掉叶修的回旋余地,反正他现在很容易就能被操进去,直插到底,他穿着常用来玩情趣的那种漆皮超短皮裙,裙子里面只有条内裤。只要周泽楷把他抱起来,向上一托,让他大张开两条腿缠住他精壮的腰,或者叶修转过身去,弯下腰抓住铁架子,把屁股高高翘起,迎送出来,周泽楷再拉起他的裙边向上一卷,露出两瓣圆肉和一条浅沟,描出丰满的形状和粉扑扑的肉色,不脱内裤都不碍事。
 
“我就知道是这种结局。”叶修无奈,心甘情愿加有些愧疚的无奈。
 
他最近一直在布置今天的抓捕行动,和周泽楷的作息时间基本上是颠倒过来的,住在同一屋檐下,连面都不好见。案子告一段落,他连和手下的欢乐时光都借伤推了,为的还不是准备节目,慰劳周泽楷,犒劳自己——虽然每次约会的范围都由全城哪都行缩减到双人床上,早一会儿晚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给组员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开了手机,才接到叶修手伤正在医院检查的消息。
 
他顾不上歇口气,外套都不要了就往外面跑。医院离警署不远,开车反而不方便,路上要被堵很久又不好找地方停车,他干脆跑步前进,动作还能快点。
 
一路上的街景在周泽楷的眼睛里一大步一大步地滑向两边,他吃警察这口饭的,身体素质自然好,跑个十几二十分钟不停也不在话下,喉头不甜喘气也匀。
 
周泽楷到了目的地,医院主楼的自动门感应到有人接近,两扇玻璃倏地两向退开,他只大致扫了一眼,就与人群中看准了叶修。
 
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叶修正甩开了步子往外走,健康而不活泼,是平日里的常态,就是看上去有些疲惫,估计是缺烟造成的没精打采。
 
基于这个原因,叶修没马上注意到周泽楷正在盯着他看,他只想离门口近点再近点,出去就能点烟了。
 
周泽楷哪能让叶修如愿,在他离玻璃门还有三四步远的时候截住了他。
 
走近了,叶修右手手腕上的那圈青肿显得十分扎眼,他抬头见着堵了他去路的人,放了一个笑脸出来给他,“哎小周,你怎么来了?我没啥事,就是例行检查一下。”
 
这个笑,带了点不好意思,像做了什么囧事被人抓包似的,叶修倒不会为了不小心受伤这种事心虚,当个警察偶尔受点轻伤还不是家常便饭。他心虚,是因为来不及换衣服就陪护嫌疑人来医院,眼下这副不那么光彩的形象叫周泽楷看了个饱。
 
周泽楷用眼将叶修扫描透了,见他身上再无其他伤迹,把心彻底咽进肚里。紧绷的身体松垮下来,他这才把多余的注意发散到其它地方去,除了叶修的脸和手腕以外的地方——他的上身还挺正常,普通的白衬衣一件,他常穿的,至于下身,可就有点惊悚了,他早上出门穿的那条西装裤子没了影,改成一条刚好包住屁股的黑色皮裙,紧身的,包住臀部,包出特别色情的效果,还短,使劲往下拽也就拽到腿根再下面一点,两根挂网袜的白色袜带从裙子里耷拉下来,咣当着,这身打扮唯一出戏的是,叶修光着脚踩了一双塑胶拖鞋。
 
叶修体毛不盛,尤其是腿上,光溜溜的,他夏天也总是一条休闲裤穿到底,从裙摆下伸展出的两条腿捂得又白又嫩。
 
周泽楷只看,不说话。
 
可这眼神,让叶修觉得他有点被羞耻play了,他自发地解释上了,尽量做到轻描淡写,用他的不在意去影响周泽楷的有些在意。
 
“这不今天大清扫,我负责引蛇出洞,卧底进去,收不到钱就没法抓人,客人提出要求,我就随意配合了一下,随意。恶趣味,你懂,我这扫黄,天天见,一点也不稀奇,小周你肯定也是吧?”
 
周泽楷肯定不是,这样的叶修他上哪天天见去,他看出了叶修的拘谨,这可真难得,周泽楷也难得一回,他戏谑了叶修,一本正经地摇头,“没见过,很稀奇。”
 
叶修孬好算是扫黄组的小领导一枚,不用做卧底,不用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只坐车里指挥就行,可他卧底经验丰富,扮鸭扮嫖客都没问题,融入角色快放得开效果好,往那一站,十分钟的收效顶人半个小时,再加上他们组里不是四十多岁的老大哥就是女同志,碰到这样的活计也只能让他上了。
 
有次周泽楷和叶修两组人搞联合行动,叶修出去做饵,把指挥权交给周泽楷。周泽楷坐在伪装好的车里,举着对讲机分组分配任务,他远远地观望着“焕然一新”的叶修贴在一个过来问价的男人身上,同时他刻意扭捏出的声音从微型话筒里导出来,“大哥,要来快活下么?有地方,我收的可比街角便宜。”
 
当时出任务,周泽楷很严肃,就是事后不用严肃了,他总想让叶修也对他来个“大哥要来快活下么”。
 
叶修干咳了两嗓子,遇事淡定也有个范围,医院人多,走过路过的大部分都要好奇地扫他两眼,路人哪知道这位是劳苦功高的人民警察,啥成色的目光都有,叶修无所谓,大方站那,随人家去猎奇,可对上周泽楷,就不大一样了,周泽楷是他正同居着的对象,有心理关系也有肉体关系,让他有种归属感,因此也带来了小小的羞耻感和不自在。
 
幸好只是小小的,两嗓子也就咳走了,叶修摊开双手,一副自我躺上砧板展示状,“那今天算你走运了,我乔装这么多次也没玩过这样的,你看吧,管够。要不要拍照留念啥的?”
 
周泽楷麻利地摸进裤兜翻手机。
 
叶修补充,“拍了你洗一个月的碗。”
 
周泽楷又空着手出来了。
 
两人刚好上那会儿,确实叶修玩哪套周泽楷都吃,年龄和工龄都不是白差的,后来这两差逐渐抹平,周泽楷开启了攘外必先安♂内之路,有所吃有所不吃,再后来都敢跟叶修玩呵呵和呵了。
 
叶修的某位老伙计还说他呢,这乖孩子都让你给带歪了,叶修嘲他没见识,周泽楷什么时候直过?那是之前你们脑补过度。老友走后,周泽楷从背后压上叶修,压弯叶修,贴得死紧,提腰蹭他,“现在,直了。”
 
医院主楼大厅里人来人往,周泽楷护着叶修往边角上站,叶修乌青虚胖了的手腕离他的眼皮又近了些,他又盯上一通猛看,想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痕迹来,叶修几乎秒理解他的目的,很是无语地批评指正,“你在想些什么诡异的play?这伤是嫌疑人要跳窗跑路,我拦了他一下手硌在窗台上弄的,结果他又从消防通道跑了,我都没顾上换鞋,穿着拖鞋就去追了,还没追上。”
 
“……”
 
“还好他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才给他铐上,”讲完抓人流程,叶修还安慰周泽楷,“我这不算什么,那货从楼梯上摔的那一跤比我严重。”
 
周泽楷哪是在想这个,他和叶修都有个良好的习惯,从来不多余地担心对方。周泽楷想的是,叶修就穿成这样走进来,看情形要不是他的出现挡了道,他还打算继续穿成这样走出去,这画面太美周泽楷不敢想。刚才打电话通知他的师妹特意嘱咐要他带身衣服,他还以为怎么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