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周叶]找工作时对老板好点 作者:小乐清水子/找乐子

字体:[ ]

 
【周叶】找工作时对老板好点
 
三百六十行,哪个行业里没自己的传奇人物、红旗手或是标兵?
 
说起来导游届就有两大导游中的战斗导游,人称西叶东周。西叶是指X市的叶修,东周是说S市的周泽楷。此二子虽是并立而称,可大家伙儿都习惯称方位为东西,轮到他们身上却称了西东,西排到了东前头,那自然是叶修的面子,非要分个孰高孰低的八卦er都从这里面做文章。
 
要说叶修压周泽楷一头,这话也没差,叶修的业务水平乃行业翘楚,可以编本导游教材,资历又摆在那,手里拿的是高级导游证——只这一点,就够让新人旧人听了惊呼句哇靠勒的了。
 
他带本地团出去耍从不要地陪,走到哪都能自己讲景点,管你是五大连池还是洱海苍山,福建土楼还是平遥古城,没他不会的,他还不是照着导游词倒,而是信手拈来想哪说哪,随便往哪一指都能来一段。
 
真要细说起叶修来那可真是锤子不断没完没了了,这里就讲两段综合八卦指数最合大众口味的段子。一是他带团去H省,从C市下飞机旅行团坐上大巴开始讲,讲天下大乱,胰鬼横行,太祖创业之艰辛,一门讲到S市太祖老家,都是些众人皆知耳熟能详的事儿,从他的嘴里润色出来,愣是哭晕一车人,千金难求一面纸,到了目的地都换成一张革命脸,哭着喊着要融入红色海洋,拿出打土豪分田地的架势疯狂扫荡各种纪念品。
 
二是他带团去最南边的H省,团里潜伏着一个土豪,撒钱去了,花了百万砸了块石头,叶修作为全陪有提成拿,这事没啥好藏着掖着的,算是现今比较透明的旅游界规矩,土豪本人还跟叶修开玩笑呢,说他干完这票可以休闲半年了,叶修呵呵地笑,嘴上也说多谢X总照顾生意,结果呢,转头就把存着提成的银行卡忘到卖石头的店家那儿了,完全不当回事。
 
至于周泽楷,虽然也是业界无人不晓人呼大神,可就没叶修那么多道道儿了,也没那么多听着悬乎的轶事,他入行才三年,刚够年限考出中级导游证,蹿红速度称得上奇快。从某种角度来讲,周泽楷的传奇程度连叶修都得说句算你狠。
 
导游是个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要会的活计,不过,最要紧的是,你得能说,也得会说,风景美不美全靠导游的嘴嘛。周泽楷啥都没问题,就是不能说,他还不是嘴拙,而是不爱开口,惜字如金。他从不做地陪,主要是做不来,做起全陪说起导游词来精简的可以,基本就是一句几个字的欢迎词加姓啥名谁的自我介绍,说起注意事项就八个字,注意安全看好钱物,至于行程介绍那就更好办了,行程单发下去自己看。
 
配上周泽楷眼下的名气口碑和受欢迎程度来看,也就是说,磨嘴皮子的饭,他不磨嘴皮子也吃得香。
 
周泽楷这班上得到底为什么会这么魔性也不好说,大概是有些人身上确实存在一种让人想亲近的气场,外表有吸引力,内在有魅力,跟他在一起就舒坦,还是男女老少通吃的那种。
 
一个人因能说会道而招人喜欢,你可以暗搓搓地腹诽他八面玲珑,一个人嘴都不动就招人喜欢,那还能说啥啊。所以有这功夫,大家都更爱研究周泽楷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入导游这行。或者是编排一下,要是叶修和周泽楷凑在一家旅行社里,那得是什么骇人听闻的光景啊。
 
这也就是纯意- yín -了,据传西叶东周不大对付,主要是叶修对周泽楷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也难怪,叶修这种正宗路数基本功硬到家的导游,看不上周泽楷这样的“旁门左道”,多正常啊,这不就跟学院派看不上野路子似的。
 
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歪风最爱频传的人际关系是怎样的?要么就是两人亲得有一腿的,要么就是两人恨得打断腿的,尤其这俩人还是业界的风云人物,那传闻一溜烟地朝着猎奇的方向奔去了,唢呐锣鼓队伍伴着八抬大轿都抬不回来。
 
比如说,有人传,叶修去X市前也是在S市干的,可是一山难容二虎,哪怕公虎母虎,何况都是公虎,后来周泽楷声名鹊起,把他给挤兑到X市去了——也不管这传闻涉及的时间线是多么拧吧和穿越。
 
可是天上偏偏下了红雨,整个导游行业都让最近的两大新闻炸得如梦似幻。
 
先是叶修从原旅行社辞职,找人入股,自己开了家新的旅行社,起个名字叫兴欣,店面地址位于原单位斜对面,仅一街之隔,打擂态度明显,这中间得有多少事啊!再是周泽楷从原旅行社辞职,去了家新旅行社找工作,这家旅行社偏偏就是叶修的兴欣,这中间又得有多少事啊!
 
渐渐的,后者得到的关注超越了前者,谁让后者当事人阵容鼎盛呢。
 
仰慕叶修、认为跟着他有肉吃的导游不要太多,兴欣旅行社招导游的那天,面试的人从屋里开始排,队尾差点挤进斜对面的那家旅行社。
 
周泽楷也混在其中。
 
每个人说两句,亲眼见到的、根据当时场景猜出来的,差不多都能集齐周泽楷面试的全过程了。
 
导游A说,本来以为以周导的名气和水平,那还用面试么?不得一秒就被录用了。
 
导游B说,结果周导连后门都没得走,还得老老实实排队,轮到他都中午了,叶导让他候着,自己先泡了碗面吃,让他干看着。叶导吃完面还不算,又把汤也喝完,才抹抹嘴叫周导开始,看来他俩有过节的传闻是真的。
 
导游C说,我觉得是真的,叶导问的那些问题摆明了刁难周导嘛,他当着好几个导游的面,劈头盖脸就说他这不适合他,周导就说,试了才知道。叶导说,导游得什么话题都得能陪着游客侃两句,要随便给周导出个题,周导说嗯好,诶我插句,周导嗯的声音真好听,我觉得十个月后我要生了……继续继续,然后叶导就问他看没看过《唐伯虎点秋香》,周星驰那个,你们三百年前是一家呢。周导说看过,叶导就让他唱电影里那个很逗逼的歌,鸡翅膀那个,我不会唱,学不出来。
 
导游D说,那个我知道,“烤鸡翅膀,我最爱吃,可是你老娘说你快升天~”,这个歌,周导半天闷出俩字,不会,他和叶导就陷入“看没看过?看过。看过你不会?不会。”的循环里去了。还有啊,除了这种题目,叶导明知道周导的“特色”,还让他不打磕绊地讲全套骊山—华清宫导游词,外加背长恨歌,一同面试的陈大老板娘都在脚底下踢他嘴上打圆场,说小周可是招牌,又愿屈就,做计调也是不错的嘛。
 
导游E说,没错,当时我在,叶老师就说,当计调还得和客人谈生意报计划呢,我看他就能出机票,诶小周,票务你愿不愿意干?哇噻,我当时都没敢看周导的脸色,我都怕他接着变身超级赛亚人,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
 
导游F说,要我我就变了,他俩可是齐名的耶,一人被另一人当众这么个拆台法。周导一直没吭声,就是直勾勾地盯着叶导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要和他单独谈谈。叶导没立刻答他,他俩就在那对视,搞得我觉得现场所有人,包括桌椅板凳电脑书柜在内都是多余的。
 
导游G说,这次叶导应该没难为周导吧,我在外面,看其他面试的导游都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了,连陈老板娘都出来了,屋里就剩他俩人,他们谈什么我们肯定不清楚啦,不过开始应该没谈拢,波折了一番吧,说话声没传出来,倒是偶尔听到一阵桌子椅子哐当哐当吱呦吱呦的动静,估计是在里面争执起来了。我们在想,难道周导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把叶导练了?我们好奇死了,可这俩都是史诗级人物,我们哪好去听墙角。
 
故事到这就该结束了,可是听众总爱问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听众一立刻展示了以自己的智商无需问“然后呢”,他得出结论,然后周导就在兴欣上班了呗,这事现在还有人不知道的么?
 
听众二摸下巴,前后画风不统一啊,太突变了,总觉得有点神转折的感觉呢。
 
听众三若有所思,大概那谜之三十分钟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大神的境界我们不懂,搞不好连叶导也被周导征服了?
 
听众四惊恐脸,那不能,我听过叶老师的课,就他那风格,能征服他的绝壁不是本星球的人。
 
听众五表示同意,我有小道消息,我大伯的连襟的姐姐的女儿的金兰姐妹的亲妹妹就在兴欣当导游,她说,平常在办公室,叶导说什么周导都嗯嗯啊啊地应诺,很听话。
 
听众五推测,你怎么知道周导不会在其他地方让叶导嗯嗯啊啊?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乱入了。
 
其实吧,道听途说也不是全无可信的,至少,有几句话是实情——周泽楷变身超级赛亚人,掏出金箍棒,把叶修练了。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叶修颇内涵地看了周泽楷一眼,答应了他单独谈谈的要求。面试的导游挨个出门去走廊里候着,陈果也被苏沐橙连哄带拉地弄了出去。
 
叶修坐在底下安滑轮的转椅上,后腰没使劲支着,能贴上椅背的地方全都贴着,肩膀没端着,松散地塌下来,看上去很是随意。
 
他还是这幅样子。
 
周泽楷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叶修脖子以下,停留在他泅出皮肉颜色的兴欣旅游衫上,在周泽楷心里,叶修大部分动作配套的表情都差不多,他都不用去看,就能自动调出他的脸。
 
他现在想做的事,是要让他收起他的漫不经心,换一副面孔,他想看到的面孔。
 
周泽楷绕过桌子走向叶修,叶修没忘了自己刚刁难过他,可他一点也不紧张,也不出声问他要干啥,只是一直把视线黏在他脸上,随着他的靠近丈量两人的距离。
 
周泽楷走到他身侧站定,他脚后跟在地上一抹,连人带椅转了九十度。
 
两人面对着面,一个抬头一个低头,没有什么深度地对视一阵,周泽楷眼睑一敛,嗡嗡地开了口,这倒不是两军对垒抢占先机,而是他看出来了叶修打算跟他玩冷的,他不说话,他更不说话。
 
周泽楷就先说了句,“叶修……”
 
叶修撇撇嘴,在他脸上扫了一圈,周泽楷语气是软的,表情却是固的,他没好气地说,“打住,周泽楷你还知道尊师重道么,我好歹也教过你半年带你出过两次团,叫我师傅。”
 
“……不。”
 
叶修帅够两秒就算了,不想陪他绕,“那也别直接叫我名字。”直接叫名字的话,总是会想起什么不好的经历,比如说腰疼屁股疼好几天这样的。
 
“叶修……经理?”周泽楷开动脑筋,争取两面讨好,反正他不要和叶修岔了辈。
 
叶修懒得看他了,一松劲陷进真皮靠背里,脑袋向后仰,“说说吧,你这到底是想唱哪出?”
 
“想跟你干。”周泽楷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说完才发觉这话貌似有点歧义啊,又勉强加了俩字,“……工作。”
 
叶修的眉毛随着他的话扬起又放下,也不计较他是不是故意言语占他便宜了,赶紧把话断在根上,“我刚才可没给你开玩笑,我这你来不合适。”他拒绝得干脆又无情,就差举起手来吹着指甲玩,示意这可不是欲擒故纵。
 
周泽楷没想过这么容易就搞定叶修,他再接再厉,语气神情皆诚恳地请求,“帮帮忙。”这要有个Q版卖萌的话,估计是个双手十合频频作揖的GIF。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