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同人)渣肉文无名 作者:银时真的是俺嫁

字体:[ ]

 
渣肉文无名 BY 银时真的是俺嫁
 
r15/重口/道具/路人银/结局土银
 
 
“哟,看看这是谁醒了?”耳边传来尖锐的男人声音。 坂田银时晃了晃昏沉的脑袋,费力的睁开一只眼睛,试图看清眼前的状况。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是白夜叉大人早已不复当年呢,还是天人的药——哈哈哈哈”眼前是个尖下巴上蓄满胡渣的男人,声音尖锐刺耳,银时下意识皱了皱眉头,看来一开始发声的就是这个男人了。“感觉怎么样啊夜叉大人?”胡渣男人在银时身边蹲下,伸手轻松抬起银时的下巴,露出- yín -齤荡的笑容,另一只手则轻抚上银时的脖颈。
 
银时只觉得浑身酸涩丝毫用不上力气,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手腕有冰凉的触感,看来是手镣了。呵,恶趣味么?猩红的眼睛透过刘海无谓的盯着面前的这个胡渣男人。
 
“哎哟哟,快看看这凶恶的眼神,”胡渣男人向后扭着头用夸张的声线冲后面喊着,银时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昏暗的房间里还有三个男人,“真是好——”胡渣男又看向银时,戏谑的眼神从银时的眼睛一路向下扫去,“美味。”嘴角浮现出贪婪的笑容,手指已经不安分的从脖颈滑进银时的衣襟。
 
“老,老大,何必跟他,跟他废废话…他现在已经,已经丧失所有,所有行行动能力,我们只,只管开心,就就是了。”身后的胖子只说了几句话竟急出了一身汗。“妈,妈的……比女人看上去还,还白嫩……”胖子难挨的咽了一下口水。
 
银时自然不是傻子,这些人想干什么…他心里已经明白……无聊。
 
胡渣男的手依旧在银时衣襟里放肆,时不时的掠过胸前的颗粒,并不多做停留。
 
“不急,我们多和夜叉大人玩会,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起的呀。”胡渣男眯起双眼。
 
银时努力牵动了一下嘴角,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哎呀,想说话么?”胡渣男单手捏住银时的脸颊。
 
“恶……心……”断断续续的音节从银时嘴里发出,随后则是大口的喘息,仿佛那简单的两个字用光了他所有力气。
 
“这可怎么办呢,比起强迫的,”胡渣男冲后面的人挥了挥手,一个大个子男人马上拿着手机走上前去,胡渣男接过手机,在银时眼前一晃,“我更喜欢你情我愿呀。”手下本软弱无力的身体突然一阵猛烈的颤抖。
 
“混蛋——”手镣与固定在墙上的锁链发出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不要……碰……他们!”手机中的照片上赤然躺着万事屋的那两个家伙,看样子也被下了药,还在沉睡中,但并无绳索束缚,看来这些人对这个药很有自信。
 
胡渣男似乎也没料到坂田银时还有力气动弹,也是吓了一跳,但是手里有这两张王牌,他马上又恢复了淡定自若的样子,倒是身后结巴的胖子隔着老远还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胖子身边的一个矮小少年赶忙慌乱又费劲的拽起他。
 
“要不要——加大药剂?”高个子男人面露恐慌。毕竟眼前这个倚墙坐着,双手高举头顶被镣铐锁住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像怪物一样的白夜叉。 “不用,玩弄一个人偶还有什么意思?”胡渣男站起身,踢了踢坂田银时伸展开的修长无力的腿。“对于贵客,我们要好好招待呢。”
 
坂田银时握紧了拳头,泛白的指节咯咯作响。
 
“你不乐意的话,那两个小鬼可是要代替你被惩罚呀。”
 
混蛋——!银时不甘的抿下嘴唇,“就让……我来陪你们玩玩。”但是千万不要碰那两个人!猩红的眼睛扫射全场,一抹残忍的笑又攀上银时嘴角。一旦做了决定就没什么好后悔的了,和男人做……呵,虽然恶心但是能换去那两个人平安无事的话……银时闭上眼安然的用头靠着身后冰冷的墙。
 
“很好,你们还愣着干嘛,”胡渣男转过身子,“客人要玩些乐子呀。”胖子闻言迫不及待的走上前,仿佛忘了刚才的恐惧,眼里透露的都是欲望,一把就扯开银时的衣襟。
 
白皙的胸膛顿时暴露在众人贪婪的目光下。冰冷的空气侵蚀着每一寸肌肤,泛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喂,喂你真的是男男人么?”胖子看着银时结实白皙的胸膛,“老老大,这真的是是男人啊?”
 
胡渣男并没回应胖子,而是一巴掌拍在呆立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的少年肩上,“傻站着干嘛,把另一剂药给他注射了。” “啊——是,是。”少年慌乱的从兜里拿出注射器。看着眼前被手镣锁在墙上闭着眼的男人,少年几乎是含着眼泪蹲在他身边,咬着嘴唇颤抖的用注射器对准了男人的胳膊,“对……对不起……”细小的声音传进银时耳里,银时抬起一只眼望向少年,少年吓的手一抖,注射器便扎进了银时胳膊里。银时眉头微皱,忍受着肌肉注射的疼痛。
 
“别担心,这个药剂能让你更兴奋。”胡渣男已经在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呵,怎么,你们这么多人还要靠药剂才能让我兴奋?”银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马上又剧烈的喘息起来,轻蔑的眼神看着在场的男人们。
 
胖子被看的心里发毛,伸手便给了银时一巴掌。腥甜的味道马上在嘴里弥漫开来。“你,你说什么?”胖子像给自己壮胆似的提高了一个声调。“等下看看他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话!”高个子男人狠狠拧了一下银时胸前的颗粒。“呲——”胸前的疼痛让银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等……等等,为什么伴随着疼痛竟然还有一丝……难道药效已经……
 
“我说,别太粗鲁啊你们。”胡渣男不走心的说道,“游戏才刚刚开始。”
 
 
少年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几只大手肆意的玩弄着眼前银发男人结实白皙的身体,少年胃里一阵犯恶心,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篡着。要不是……自己的家人也在这伙人手里,他又怎么会跟他们狼狈为女干,他又怎么会假装店员,在三人的饭食里下了大量的迷齤药。少年绝望的闭上眼睛,耳边是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哈,谁会想到白夜叉有一天会在我们这种人身下娇喘呢哈哈哈!” 糟糕,意识又开始……银时努力想抑制住变得越来越不正常的喘息,可是,身上的感触却越来越敏感。胸前的颗粒在两人手中被不停揉捏,越发鲜红挺立,“太,太诱人了吧。”胖子看着娇艳欲滴的颗粒,狠狠咽了下口水,又在手中玩捏了一阵便把脸凑上前去一把含住,大力的吮吸起来。“哈,你可真恶心。”大高个看着胖子忍不住说道。
 
“嗯……”红晕已经布满银时整个身体,药效使他各个部位都变得异常敏感。
 
“舒服么,夜叉大人?”高个子伏在银时耳边轻轻说道,呵出的气息在碰触到银时耳边时,眼前的人又是浑身一颤。“真是可爱啊。”舌头忍不住攀上银时的耳垂,卖力的舔弄起来,手更是不安分的从银时胸膛一路摸索下去。“……嗯……”“哎呀,原来被男人玩弄上身就能让夜叉大人兴奋的挺立起来?”手不分轻重的隔着皮裤按在银时凸起的下身,“很难受啊?”大高个有一下没一下的揉弄着银时胯下。
 
“喂…上身玩够的话你们也关照下他的下体啊?”胡渣男坐在远处悠悠的发话。
 
“…住手…”那里不行,不能再往下了,束缚着的手猛的动了一下,似乎想去拦住那个开始解他皮带的手。
 
“你是傻子还是呆子?快点把他的鞋子裤子都他妈脱了!”高个冲着站在一边的少年吼道。少年机械似的蹲下脱下银时的鞋袜,“呃恩……!混……蛋……”少年抬眼看到高个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伸进银发男人的裤子里,“快脱呀!”“是……”少年闭着眼一咬牙,便将男人的皮裤从无力的双腿上拽了下来。
 
眼前的双腿白的耀眼。
 
此时的银时上身仍倚在墙上,双手被手镣紧紧铐住,全身上下仅剩一条粉色的草莓内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莓的!真是可爱啊!”“草……草莓哈!还是,是粉,粉色的。”两人不安的手已经逐步下移到新的领域。
 
看着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两个男人,银时却无法反抗,任由他们肆意玩弄着他的身体。
 
“就这点功力……还远远不够…让我开心呢…”银时把头扭到一边。
 
“嘴硬什么,你的下面分明开心的很呢。”高个子隔着内裤用手指轻轻描绘着凸起的轮廓,突然猛的用力捏了一把。
 
“啊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银时浑身颤抖的躬起身子,无奈双手被铐在墙上,并做不了多余的动作。
 
少年更是把头别在一边不敢去看。
 
高个男人趁机往前一趴吻上银时的嘴巴,银时抿紧了嘴唇,胖子见势也学着高个的样子在银时分身上狠狠一掐。
 
“啊啊……唔…!”高个男人的舌头趁机钻了进去,大肆侵略起银时的口腔,呵,没想到夜叉大人是这样的美味,这是……草莓的味道啊哈哈。
 
“唔……哈嗯……”真特么的恶心死了,银时想把头别开,却被高个一手钳住了脸颊硬是掰了过来,继续肆无忌惮的用舌头在他嘴里搅拌。银时胃里一阵翻腾,牙齿狠狠的冲着那舌头咬了下去。
 
“靠!”高个男人痛的弹了起来,扬手一拳挥在银时的腹部,“少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拳让银时忍不住干呕起来。腹部剧烈的疼痛仿佛要将身子撕裂成两半。“咳咳……咳……”
 
高个男人站起身子又是一脚踢向银时双腿中间的脆弱,一手抓住银时头发向上提起,“妈的,少用这种凌厉的眼神看人,你齤他妈的也不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样子!”银时痛的蜷缩起两条长腿,咬着嘴唇拼命抑住疼痛从嘴里漏出。
 
“喂喂,适可而止吧,我可不希望他哪个部件坏掉啊。”胡渣男走上前去拽住了大高个,大高个愤愤的将银时往地上一甩,顺手又狠狠打了一巴掌。 “咳咳……呸……”银时将嘴里的一团血腥吐了出去,“能不能不墨迹了?……快点进入正题啊?” “瞧瞧,我们的白夜叉大人都等不及了——”胡渣男弯腰捏住银时的下巴,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欲求不满的东西。”胡渣男轻声呵气,舌头舔上了银时嘴角的伤口。另只手则是一把扯掉了银时身上最后一块布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