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妻四妾闯三界 作者:柳冷儿

字体:[ ]

初见神算
 
  “卖馒头了,卖馒头哟,又大又白的馒头哟。”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推着一大车的馒头在街上叫卖,随后,一大群衣衫蓝缕的穷人涌了过去。
  “小哥,这馒头有黑又硬,怎么能叫又大又白的呢?”老神算实在不懂这又黑又硬的馒头有这么多人涌着要买。
  “老大爷,亏你还是什么神算,这都不知道。”孩童鄙视了他的千年神算的旗子一眼。“第一,我的馒头是这条街上最白的。第二,我的馒头是这条街上最便宜的。第三,我的馒头是自己亲手做的,即使不好吃,里面的面粉是真的小麦磨出来的,不是那些用石灰粉造假的。第四,我的馒头还有个名字叫穷人馒头,只卖给穷人吃,买一个送三个,吃两个不要钱。”
  神算沉默了,他掐指一算,这个地区常年闹灾,贪官污史压榨百姓。但冥冥之中,这里会诞生真龙天子。
  “你能卖我一个馒头吗?”老神算弯下腰问。
  “行啊。不过有条件。”孩童眼珠子直转,心底打着小算盘。
  “什么条件?”
  “把你的胡子剪断给我。”
  “啥?”老神算愣了,不过又笑了,“天命如此呀,天命。”他拂了拂胡须,然后拿出剪刀剪了一段给他。每个修真者都有各自的主法宝,他的就是这胡子了。“原来你就是我的有缘人啊。”
  “谢了,馒头给你。”不知怎的,他就觉得这胡子有灵气,究竟什么是灵气呢,他又说不上来。
  “小哥,你家就住这城里。”老神仙抓起馒头咬了一口,顿时觉得刚才剪了胡子失去的修为回来了,并且还在提高,好像到了另一个境界。呵呵,原来这馒头有这么大的功效,他又向孩童买了一个,吃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了.他轻拍自己脑袋一下,痴了,这么老的人了还没看透,哎,命中注定何需求呀!他再看向那个孩童,只见他头上有灵气,不多,却很精纯。这就是缘啊,他要将他带回师门。
  “怎么可能?我可是穷人,家住在山上。”
  “哦,有何家人呢?”老神算接着问。
  “怎么?你老人家想去我家借宿?”孩童笑道。
  “有这打算。”真想见见他的父母,和他们商量下将孩子带回师门抚养可好?
  “行啊。”孩童将钱放进兜里,老神算发现他卖馒头从来不数多少钱,给了就接,多了不找,少了也不要。他推起空空的木车,“走,大爷,我带你去。”
  老神算乐呵呵的跟了上去。
  “爹娘,我回来了。”老神算孩童一脚踹开木门,见一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你这孩子,真是的,每次回家就知道拿门开玩笑。”话说的是严厉,但脸上是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
  “娘呀。”孩童不依的埋进他的怀里撒娇。
  老神算听见他喊那男子娘,不由得在那男子身上打量起来。此可谓高手,当今的人界不是没有男子生孩子的事情发生过,只是这是逆天行为,如果男子想要将孩子生下来,必须要度过五雷轰顶之劫。
  “云儿,你带客人回来了?”男子放下怀里的孩子,对来人笑道,“还是熟人呢?子期快来,看谁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刚才看了天象,说群儿要来。”爽朗的声音从内屋传了出来,待来人走近,老神算傻眼了。
  “祖师叔。”居然是他祖师爷的师弟,不是说他已经升仙了吗?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这些到时自然有人会为你解答,我也知道你此次前来的目的,为这,我和姚雪也商量过了,同意你将云儿带走。”子期说着,将妻子拥进怀里,安抚他的不舍之情。
  “祖师叔,晚辈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老神算做了个揖说。
  “说吧。”
  “你们两位都是修真界少有的高人,云师叔怎么没有丝毫修为呢?就连灵气都很少?”
  夫妻两人相视而笑,子期道:“你还是叫他名字吧,我不想他进凤院是靠我的名望进去的。其实云儿的天资比我夫妻二人都要好,不过他年小不会控制,经常失常弄乱屋子,我们就将他的天生修为封起来了。”修为分两种,一种是先天的,天生修为高的人世上很少,在修真界里也不多。一种是后天修为,就是靠自己的努力提升的修为,一般人都是这样修真升仙的。
  “那要是他有危险怎么办呢?”老神算不放心的问,见过两位前辈后,他不敢再称自己为高人了。
  “有两种情况封印会自动解下来,一是遇见有缘人,这种方法解下来的封印是自然解下的,就像云儿遇见了你,第一道封印已经解下来了,所以眉间就能凝聚灵气了。这样解下的封印是彻底解除的。二是,遇到危险,封印会在不自然的情况下解下,待能量用完后,封印就会再次回到他的体内。云儿的先天修为总共有八十一道封印。”姚雪笑笑说。
  “八十一道?”这要解到何年何月呀,老神算听后满头黑线。
  “你放心吧,我们做父母的,是不会害了孩子的,这样对他也好。”子期正色说道。
  “晚辈懂了。”
  “吃晚饭吧。”姚雪将饭菜端上桌子,微笑道。
  “还是娘好,知道我早就饿了。”君云调皮的说.
  “你呀。”姚雪见他古灵精怪的样子,忍不住拿筷子敲了他脑瓜一下。
 
  初涉凤院
 
  “雪儿,别看了。他们已经走远了。”君子期搂着姚雪说。
  “夫君,我知道这样对云儿好,只是舍不得放他一个人,他还是个孩子。”姚雪掏出昨日君云给他的老神算的胡子,笑骂道,“这孩子还真不懂事。居然把人家胡子剪了,说送给弟弟玩。”
  子期笑道:“这孩子已经怀了五年了,怎么还不出生呀,就知道躲在雪儿的肚子里。”他伸手抚摩着妻子平坦的肚子。
  “你这人,急什么?云儿出生时,我可是怀了五十年呢。”
  姚雪拍掉不安分的手,“去卖馒头,云儿不在了,该你去卖了。”
  “啥?”君子期张大了嘴巴,他都快忘记这件事了,“我不要去。”
  “不去晚上不许睡床。”姚雪不理他,径自向屋里走去。
  “娘子别气,小心宝宝,为夫这就去,恩,去卖馒头。”
  装作没看见他的一脸苦瓜像,姚雪抿着嘴偷笑。
  “神算,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君云问,已经走了半个月了,怎么还没到呀?
  李群对君云的先天修为很是着迷,才解了一个封印,就能跟上他的脚步了。他的脚步是可是常人的十倍呢。
  “快了,再走一天吧。”此时的李群已经扔掉了他的算命招牌,恢复了修真者的姿态,是一位英俊中年人,路上还有不少美人向他抛眉眼呢!
  “看,又有美人看你了。”
  “罪过啊,罪过。”因为李群在人世时当过和尚,自此以过一千余年,仍不忘少林的戒律。
  君云见他这样,甚是好笑。
  “到了,就是这里。”
  “我怎么没看见有房子呢?”君云疑惑的问。
  “平日见你挺机灵的,这下怎么傻了。”李群笑骂道,“若不是凤院迷宫八卦精湛,怎么能位居五院呢?”
  “五院?”没听说过,君云遥遥头,意思是不懂。
  “原来祖师叔他们都没和你说过。”不过想想,这和他们的个性也很相同,君子期和姚雪都不是喜欢张扬的人。“五院分别为凤院,鸟院,灵院,花院,月院。五院是修真者的向往,若能成为其中弟子,就像是踏进了升仙的门槛。
  五院也是有排名的,其中灵院第一,花院第二,月院第三,凤院第四,鸟院第五,不过五院院长平日交好,名次也是排着玩的,倒是各院内的修真者很在乎这个。”
  “我爹娘都是凤院的?”
  “祖师叔是的,你娘倒不是任何一个院的。”不过说来也奇,祖师娘的修为与祖师叔相比只强不弱。
  “哦。”
  “停。”李群喝了一声,“这里是五行迷宫,你跟着我的脚步走。”话完,李群身体动了起来,步子有实有虚。君云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做了一会,他觉得有的虚步可以三步并一步或者直接省略,于是他按照自己的方式走了起来。
  李群见他的脚步与自己不一致,着急了起来,五行迷宫要是走错,阵法会杀人于无形的,他停了下来,见君云把五行迷宫当游戏后,不由得自嘲道,白担心了,这小子强的很呢。
  走过了五行迷宫,凤院的大门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雄伟吗?”李群骄傲的问。
  “壮观呢是壮观呢,不过没我家的茅屋结实。”君云伸手敲了敲大门的石柱说。
  李群满头黑线,这小子真是不可爱,一点都不谦虚,一点都没小孩子样。
  “弟子给师傅请安。”
  “群儿,你回来了。”凤院的现任的院主笑道,“二十年选一次弟子,今年可是个大丰收。”
  “师傅这么开心,莫非今年收到弟子数过十了?”往年二十年院内弟子只能勉强收到五个,凤峰经常连一个都收不到。再来由于饥荒中,人才更是少了很多。除了灵院,各院收的人都不多,虽然凤院每年的门徒(门徒就是慕名来的人,不属于各院的的正式弟子,等他们修为提高后,可以转为正式弟子)很多,不过有成绩的很少。
  “何只十个,今年我峰已收了五十人了,真是一大兴事啊。”飘逸开心的问道,“群儿,你的师兄弟们都带了四五个弟子回来,为师可是很看好你的。”
  李群尴尬的竖起一个指头。
  “哦?十个。”飘逸开心急了,夸道,“为师就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徒儿。”
  “师傅,是一个。”
  “啥?完了,我们这凤峰的人又比不过他们了?”飘逸苦着脸说。
  “什么?别的峰的人也多?”李群傻了,这是什么世道?乱世里的大晴天?
  凤院总共有五个峰,云峰,雷峰,雨峰,凤峰,电峰,其中属凤峰的人最少,因为凤峰的《玉凤决》很少有人能练到第五式。
  “师傅,我这一个顶五个。“李群笑道,这个他还是敢保证的,你说祖师叔的孩子能弱吗?
  “哦?带过来给我看看。”
  “小云,你可以进来了。”李群对着门口喊道。
  君云走了进去,见坐在中间石椅上的人是一副老者样,问道,“大爷,你这是本样吗?”
  这小子,李群冷汗直冒,这臭屁小鬼未免太不会说话了吧。
  “孩子,你还真聪明。”果真和群儿说的一样,天资甚好,“这不是我的本样,我有个儿子……”
  “小师弟怎么了?”李群着急的问。
  哦,君云看了李群一眼,呵呵,有情况。
  “我还没说完呢?群儿,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凤儿,我也很喜欢你这个徒弟,不过在凤儿没爱上你之前,我是不会把他嫁给你的。”
  “弟子明白。”李群低下了头,脸色暗淡。师弟爱上他,怎么可能?其实像现在能看到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君云同情的望了他一眼,原来是单相思啊,真可怜。
  “我继续说了,我的儿子呢?长的和我很像,两人经常被人错认,就连群儿也认错过。”
  “师傅,这个太丢脸了,你可以自动跳过。”
  “呵呵,然后,恩,我不能夺我儿子的风采啊,就用了老者样了。”
  听完后,君云自动将这段话过滤掉了,真没有营养。
  “群儿,你先带他去休息吧,明天早晨在这里集合,将这些弟子分到你们师兄弟门下。你把这事给他们传达一下。”
  “是,师傅。”
 
  美人师傅
 
  “师傅,人都带到了。”
  坐着的是飘逸,他身后站着的十位英俊的男子是他的徒弟,笑,二十年收一个,恩,有时都没一个,收这十个徒弟花了他三百年的时间,看看这个满意,看看那个也满意。他身前的少年是他的儿子飘凤,与常人不同的是他的发色是凤羽的红色。
  君云看呆了,他还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呢?他的娘亲是世上少有的美人,不过他的美和娘亲的又不同,娘亲的美貌像雪域的千年雪莲,而他的就像凤峰的烈凤了,火焰一般的美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