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越苏)是夜未尽 作者:璧月樊然

字体:[ ]

 
《(越苏)是夜未尽/明夜》作者:璧月樊然/流音绕月
 
文案:
人物设定:
陵越:大三,学生会会长;百里屠苏:大一,普通学生。
转世,单方失忆梗
电视剧版《古剑奇谭》越苏花痴之作,霆峰同人本《霆峰路转遇见你》中收录的此篇文叫《明夜》,作者是流音绕月(是我之前的微博ID,憋问我为啥取个这么杀马特的名字),传到网上造福广大越苏党(虽然写得很渣,doge脸)改笔名惹,但是懒得换封面QAQ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越,百里屠苏 ┃ 配角:芙蕖 ┃ 其它:越苏,古剑
 
=======================
 
第1章 唯爱
偌大的校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原来是花圃中的似锦繁花。正是午休时间,小路上偶尔急匆匆走过一个夹着书本的老师或是学生,整个校园都浸泡在名为“安静”的温水里。
哒哒哒,哒哒哒......骄阳下一个纤细挺拔的身影正在奋力地围着操场奔跑着,虽然他已经很累了。
屠苏咬紧牙关,脚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能够支撑着自己跑下去。这是第十三圈还是第十四圈?
“你挡着我看板书了,你挪一下头。”
“再往左,左!”
“你特么的听不懂人话啊!”
周围传来嘻嘻的笑声,虽然这声音很小,却还是传进了屠苏的耳朵。
台上的思修老师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似的继续写着潦草的板书。
“我明明坐的是最左边靠窗的位置,怎么会挡到你呢?”屠苏转过身去对坐在后面的人说道。
“我说挡到我了就是挡到我了!”那人扬起下巴瞪着屠苏。看了一眼硬邦邦的墙,屠苏还是象征性地挪了一下,身子紧紧地贴着墙壁。
“砰!”一叠书狠狠地砸到屠苏的背上,“你这个怪物,别以为有会长帮你你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今天会长去S大交流去了,我看还有谁愿意帮你。”
班上的同学都朝这边看过来,却没有一个人为屠苏说一句话。老师也只是曲起食指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屠苏默默地弯腰捡起地上的书,一本一本地整理好。有一刹那,屠苏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把这些书扔出去。但忽地又想到了什么,最终什么也没做。
“看到了吗,会长不在就认怂了,他就是一个怪物,凭什么会长老是帮他。”此话一出,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
怪物、认怂,这些刺一样的话语让屠苏失去了理智,噌地站起来狠狠地扇了那人一巴掌,咻一声就把那叠书扔出了窗外。
一时间整个教室都安静了,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个平时欺负他也是木木地不还口不还手的人。
“百里屠苏!”突然一声怒吼,“岂有此理,你去操场给我跑二十圈,跑不完不准吃午饭!”老师气得脸色发青。
屠苏斜着眼看了看老师,面无表情地出去了。
仿佛有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心脏,屠苏发现自己难以呼吸了,眼睛也越来越花,头越来越痛,身子越来越沉。
就在屠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个身影急急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什么东西。“屠苏,屠苏你别跑了,快坐下来休息。不行,不能立刻坐下来,来,我扶着你慢慢地走,走到看台那边再坐。”
屠苏耳朵嗡嗡地叫,听不大清楚旁边的人说的什么,脚步倒是慢了下来。
走了有几分钟才到看台,这时痛苦减轻了不少。“是你啊芙蕖。”
眼前长发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儿叫芙蕖,“是我,我给你带了午饭,快趁热吃。”
屠苏打开饭盒,香喷喷的饭菜勾得他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哎别急,先喝口水。”
看着屠苏吃着饭菜的样子,芙蕖没由来的心疼。“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屠苏顿了顿,轻轻摇头:“没有。”
芙蕖却不淡定了,她知道屠苏越是这样说就代表真有人欺负他。“看大师兄回来怎么收拾那些人!”
屠苏不解地看着芙蕖:“大师兄是谁?”“不就是陵......”像是突然意识到说错话了,芙蕖连着“呃”了两声,“呃,呃......我的意思是说等陵越学长回来就好了!”
“陵越......学长......”屠苏在心里默默念着那个名字,脸上有一丝笑意。“没事的芙蕖,学长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想打扰他。更何况他是学生会会长,如果他老是帮我出头,会落下话柄的。”“可是你就这样被人家欺负吗?”
“我......”屠苏握紧了筷子,“我没关系。”
芙蕖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了,屠苏一刻也不想多留,抓起书包就走。
走了有二十分钟,终于到家了。
是家吧?
打开门的那一刻,一张如阳光般温暖的脸出现在眼前:“屠苏,你回来了。”
“学长,我回来了。”
如果学校的人知道屠苏和大名鼎鼎的会长大人陵越住在一起,不知道他们会受到何种程度的惊吓。
晚上,屠苏躺在床上回想白天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是个怪物。
有时候自己走着走着,身边的玻璃会突然炸开,有时候是大树突然拦腰折断,还有的时候是突然发生车祸,这些奇怪的现象简直数不胜数,奇怪的是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些意外中受过伤,而是跟自己离得近的人受牵连。
开始时屠苏会因此难过,他觉得自己是个不祥的人,身边的同学都因他而受伤;后来,学校便传开了“百里屠苏是怪物”的流言,学生纷纷疏远他,再没有人愿意跟他好好讲话。
只有芙蕖和陵越学长。
还有最后一周就要放暑假了,屠苏想要去做兼职锻炼一下自己。
想着想着,屠苏便进入了梦乡。
门轻轻地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走到睡着的人身边,慢慢弯下腰来在那人额头上印下一吻,再给他按了按被角,将空调调到24度,这才轻轻出去了。
 
 
 
 
 
第2章 恶鬼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暑假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屠苏在一家蛋糕店打工,每天朝九晚五。
这天下班,屠苏刚回到家便看到陵越站在阳台上,双手撑着栏杆。本来想吓唬一下陵越,这时候陵越突然回头冲着屠苏笑道:“今天回来得这么早?”看着学长那温暖的笑容,屠苏脸上一热,微微低着头,刚想回答,一只纸鹤出现在陵越的视线里,陵越伸出左手,纸鹤便缓缓飞了过来落在陵越的手上。
屠苏好奇地看着陵越跟纸鹤无声地交流。
“今天带你去碧水天成看夜景,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听学长的!”
屠苏心里十分高兴,面上表现得倒没过于明显,不过陵越还是知道他的心情。屠苏跟着陵越出了门,门关上的一刹那,纸鹤瞬间化为灰烬。
碧水天成在C市城西的郊区,占地两千亩,里面有上百个品种的荷花,每逢荷花盛开的日子,这里便是旅游胜地。现在正值八月,荷花差不多开了,碧水天成也迎来旅游高峰。
今天也不例外,即便是晚上,这里的人流量丝毫不亚于白天。
碧水天成建成了古代院落的形式,分为四个区域,各个区域地势递增,最高的一个区域叫离水,依次往下是遥水,临水,遇水;由三座贯穿四个区域的九曲桥连接。遇水区的水源是锦江的一条支流,由水车将水引到临水、遥水、离水区。
游客可以从桥上穿梭于荷塘之中,也可以乘坐小船赏荷。不过自前几天发生了几起沉船事件后,再无人敢坐船了。本来政府要暂且关闭碧水天成,可是外来游客实在太多,加上除了不敢乘船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政府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政府隐瞒了尸体失踪的事实。
陵越付了钱,不顾商家的劝阻便拉着屠苏上了小船,不看新闻的屠苏自是不知道碧水天成发生的事情。
“屠苏,在想什么?”
“没有……学长你在花*上绑红线做什么?”屠苏伸手碰了一条红线,“嘶”,一看手指,竟然被割出血了。
陵越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也不是第一次看我弄这个东西了。”嘴上是这样说,一边又迅速抓过屠苏的手将受伤的手指含在自己嘴里。
“行了,以后不许再这么迷糊了知道吗?”
屠苏盯着自己被陵越含过的手指,脑子里一片空白。
陵越学长不是最讨厌跟谁有人身接触吗,他不是对谁都一副冷面孔吗,虽然明知道他对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可是他他他他……
“学长,这里有妖怪吗?”
屠苏赶紧掩饰自己的尴尬。
陵越拍拍屠苏的肩膀,“我会保护你的。”
“嗯。”屠苏有点小小的开心。
“学长,我能帮什么忙吗?”
陵越笑道:“我带你来让你身处险境已经让我很自责了,又怎会让你帮忙呢?放心吧屠苏,我不会有事的。”
忽然,荷叶开始左右摇晃起来,似是起了微风,小船两旁不时有河灯漂过。陵越侧耳听周围的动静,屠苏静静地看着陵越如刀削的面庞。
“屠苏,闭眼。待会儿你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睁开眼睛,知道吗?”
屠苏睁着细长的眼睛看着陵越:“学长!”
“闭眼!”陵越说道。
“是!”屠苏赶紧乖乖闭眼。
“在我叫你睁眼之前不得擅自睁眼。”
“是!”
陵越朝水中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手一挥,一道淡淡的红光散发出去覆盖了整个碧水天成,游客全被定在原地,顿时整个碧水天成寂静无声。
屠苏感觉到了异样,眼珠子转动了几下。陵越手抚上屠苏的脸,拿下时屠苏已如睡着了一般。
“真是不听话。”
黑色的皮靴在船舷上猛地一蹬,陵越整个身子如利箭般跃出荷塘,脚尖踩在荷叶上,黑色风衣的衣摆无风自摇。
“出来。”
淡淡的不带一丝起伏的语调在这个静得可怕的地方显得尤为凌厉。
初时四下仍没有一点动静,陵越眼里凌光一闪,还是理智地静静等待。
不多时,荷塘里便有了水花翻滚的声音。突然,水花迸出几丈高,水滴打在荷叶上却并不滴落下去。再看,一只三人高的恶鬼已破水而出。
“终于来了么,哼。”陵越手握成拿剑的形状,手上竟然真的凭空生出一把三尺长剑。
双方都不给对方有任何准备的机会,直接出击。那恶鬼虽有三人高,细一看竟也和人的构造相差无几,只是那一双眼睛着实骇人,仿佛随时要掉落下来,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竟布满了鱼一样的鳞片。说是鳞片却又和一般鱼类的鳞片不太一样,那鳞片上长满了黑色的斑点,倒像是病变的癣。
“恶心。”
“铿!”在双方碰面的瞬间,陵越将利剑挥舞了出去。银色的剑锋闪着白蓝色的光刺向恶鬼的身体,却在离恶鬼身体还有一寸的地方被恶鬼突然变化出来的银枪给挡了回去。
陵越下意识地把身体一偏,哗的一声巨响,荷塘里的水被长剑的剑气划起三丈高。陵越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在一朵莲蓬上,脚腕借力顺势将莲蓬踢了出去。那恶鬼也确有几分实力,纵然体型大得多但身手却异常敏捷,轻而易举便闪了过去。那莲蓬落在水里,却将水面炸了开来。
说时迟那时快,陵越张开双臂朝后飞去落在九曲桥桥墩上,长剑立于手心蓦地缩小。双手作拂水状,瞬间变幻出千万把缩小的剑,每把剑都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寒气。那恶鬼叫嚣着舞着银枪飞过来,陵越冷笑一声,如离弦的箭般猛地飞向夜空,待恶鬼到了九曲桥上,陵越双臂像拥抱清风一样张开,一把把锋利的剑带着寒光如雨点般向恶鬼飞去。纵然恶鬼身手再灵敏,也敌不过这成千上万的利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