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丐明]昨爹、今爹、明爹 作者:脸?

字体:[ ]

 
 
作品介绍
 
一个谈情做爱的故事。 肉语言粗鲁
 
主角:雷厉,莫小寒 | 配角:老万,李鸣蝶 | 内容标签:R18 丐明 剑三
 
☆、第一章
 
每逢夕阳快落山,雷厉总会准时出现,打了酒,就走人。
 
今天也一样,但又不太一样。
 
“老板,满上,”雷厉依旧粗声粗气,停顿半晌,又道,“再来一坛最好的。”
 
老板觉得奇怪,按照这位爷平日的花销,不像是喝得起好酒的人,但想归想,他还是抱了一坛递了过来。
 
雷厉没接,他冲着空气抽了抽鼻子,径直走过去捡起一个小坛子,盖顶的红绸已经乌了,雷厉拂去上面的灰,轻笑道:“今天沾你的光,喝好酒。”
 
袅袅的酒香勾去了雷厉的魂,让他忽略了由远及近的喊打喊杀,待这场骚乱逼到眼前,雷厉才舍得抬起眼皮子看去。
 
一道影子咻的从身边掠过,动作之快差点连雷厉都没看真切,只见此君几下窜上房梁,忽然就不见了踪影,待那帮身后的乌合之众赶到时,这人早已逃之夭夭。
 
起初雷厉觉得很有趣,但很快,他很生气。
 
一只镖稳稳地扎在了酒坛上,紧接着那小裂纹瞬间开枝散叶,醉人的酒香顿时弥漫四周,就这样碎了一地。
 
正如雷厉的心,也碎了。
 
“老板……”雷厉期待的看向老板。
 
“经典二十年陈酿,只此一件,一旦售出概不退换。”
 
雷厉把骨节捏得嘎巴嘎巴响,身上的赤青花绣简直要飞出去吃人,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迎向那帮恶人——对,砸了好酒的都是恶人——雷厉把人挨个儿放倒,堆在酒铺前,像个小山。
 
临走前他揪着一个姑且清醒的人的衣领,和气的提醒对方一定要把酒钱给老板,那人再三点头,这才放心的昏了过去。
 
雷厉醒来已经是三更半夜,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雷厉不知道自己又喝了多少,若不是被尿憋的估计能睡到明天晚上。雷厉施施然放过水,又把地上的坛子挨个捡起来晃晃,俗话说,酒醉还需酒来散嘛。
 
小半坛进肚,胃里仿佛烧起一堆柴火,驱散了露宿郊外的寒冷。雷厉满意的舔舔嘴,目光终于转向树下的陌生人,看扮相是个明教弟子。
 
“你……一直都在?”雷厉大着舌头问道。
 
那人纹丝不动,也不语。
 
雷厉也陪着那人坐下,抱着酒坛子,一双醉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明教弟子不放:“我一个人很无聊,还好你来了。”
 
对方依旧像个雕塑。
 
“莫非你听不懂汉人的话?”雷厉的脸搭在酒坛沿儿上。
 
一阵冷风吹来,吹开了明教弟子的兜帽,雷厉顿时来了精神,借着明亮的月光正打算看个真切,谁知那人呼的站起身来,重新带好了兜帽。
 
“怎么走了?小兄弟!你要去哪儿啊?”
 
听闻西域人有神隐奇术,这明教弟子两步就踏进浓浓夜色中,空留雷厉一人蹲坐在树下。
 
第二天中午,雷厉这才返回帮会,依旧是一身酒气,对于这一点众人早已经习惯,唯有秀娘捏着鼻子让他去洗澡。
 
“老万呢?”雷厉问道。
 
“房中配药。”
 
一进屋雷厉就闻到一股专治各种跌打损伤的味道,便问谁受伤了。
 
昨天被雷厉打伤的人,今一早就找上门来,这些药就是给他们准备的。
 
“你怎么还站在这儿?”万大夫瞟了他一眼,“一会帮主回来你就完了。”
 
“不是,老万,昨夜我……我又看到他了。”雷厉喃喃道。
 
“看到谁?哦,”万大夫自问自答,“少喝点酒,就好了。”
 
“昨夜,就在那棵树下……我和他说话,他不答,然后就消失了。”
 
“看来你的癔症又进了一步,可喜可贺。”
 
因为昨日的打架斗殴,导致万大夫一早就忙个不停,都没法下棋喝茶。万大夫心想雷厉三十好几的人,惹事还得帮主和自己给他擦屁股。
 
人,直接打死就好了嘛,何必还留口气治伤呢,真是多此一举、多此一举啊!
 
“你给我开副药,老万,让我忘了他。”雷厉忧郁道。
 
“开什么药都治不好你的痴病!!大夫一拍桌子,吓了雷厉一跳。
 
万大夫缓了口气,语气转柔刻薄道:“要么找道士卜一卦看看他到底投胎何处,要么你去问小五要点蛇毒,喝了下去陪他,如何啊,雷老大?
 
“我去找帮主了,”打了人好歹得去陪个不是,雷厉双眼藏进乱发中,闷了半晌,粗声粗气道,“如果醉酒能看到他,我宁可天天醉着。
 
说完忙不迭的飞奔而去,他也怕万大夫发起火来拿小钢针射他一脸。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万大夫一双大眼睛瞪得滴流圆,激动的浑身发抖。
 
“哟,万大哥怎么气成这样?”门外的小五带着他那条大花蛇,高高兴兴溜达进来。
 
“朽木不可雕也啊,小五。”万大夫叹口气。
 
自打小情人死了,雷厉就一蹶不振,英雄气概连同帮主之位一并拱手让人,前些年雷厉还在放浪形骸,但自从他每晚都能看到那情人,雷厉连放浪都没了,只剩下形骸。这厮白天还有些许清醒,夕阳一落就不知去向。
 
万大夫遣人找过几次,发现此人总会抱着酒葫芦,睡在那棵桃树下,连位置都不变。万幸雷厉酒品还可以,喝醉了只睡觉不闹事,几次三番之后,万大夫也就不再找了。
 
雷厉果真说到做到,每天晚上都痴痴在树下苦等,时而沉默一夜时而放声高歌,扰得郊外的狼也跟着一起夜嚎。
 
这么一闹,反叫莫小寒更吃不透这怪人了。他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替他挡了追兵,也不明白为什么把酒坛子往自己怀里塞。
 
不过莫小寒确定一件事,这人梦话里喊的确实是舅舅的名字,这更是勾起了他的好奇。
 
雷厉夜夜都来痴等,其实莫小寒也在,只是隐在树上罢了。
 
这会儿雷厉又在扯着嗓子乱嚎,满嘴的浪荡情歌,大概只有窑子里的哥儿姐儿才唱的出口,何况雷厉唱的实在难听,十句有八句都不在调子上。最后莫小寒实在忍无可忍,飞身从树上跳了下来。
 
没想到雷厉比他还快,简直不知道从哪就冒了出来,一把抓起莫小寒的手,狠狠亲了一口。
 
莫小寒想都没想,弯刀一翻就往雷厉脑袋上招呼,雷厉往后一跳,但还是被削掉了一撮头发。
 
“你脾气真大,”雷厉唱了半天口干舌燥,猛灌了两大口才又道,“还是嫌我唱的不好听?”
 
莫小寒心说这厮还有点自知之明。
 
“可不这样你哪肯下来?”雷厉叹了口气,“宁肯在树上蹲着也不肯下来和我说说话。”
 
莫小寒在心里叹了口气,原来他都知道。
 
雷厉又往对方身边靠了靠,莫小寒的手他是不敢再亲了,但嘴上依然不肯认输:“你虽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我并不遗憾,因为你总是出现在我高潮的时候。”
 
只要想着你,我每晚都要来好几次。
 
一股莫名的燥热直接窜到莫小寒的天灵盖,手腕子一翻弯刀已双双架在雷厉脖颈上,冷冷道:“你以为我听不懂这些个- yín -词浪曲?”
 
这嗓音如此熟悉,引得雷厉眼眶子发热,他呆呆看了莫小寒半晌,只道完了完了。
 
莫小寒当时并不知道这话的意思,可等他知道的时候,他也觉得要完了。
 
“你看着我干甚。”莫小寒发现对方一直死盯着自己,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没什么,我就是……挺高兴的,”雷厉趁其不注意赶紧蹭了一把眼睛,“喝酒吗?”
 
莫小寒接过来灌了一口,顿了一下才勉强咽下去。
 
“马尿里加辣椒,中原人太怪。”莫小寒直摇头,又涩又辣的口感真乃回味悠长。
 
雷厉听了他的评价笑个不停,几文酒钱换个笑话,雷厉想真是太赚了,他越想越高兴,像个傻瓜似的凌空扑腾了半天,最后砸在莫小寒面前,鼻尖就要贴上了。
 
莫小寒下意识往后倾了倾,生怕这厮的口水流到自己身上。
 
雷厉左瞧又看,讨好的笑道:“你怎么总扣着帽子,让我看看你的脸。”
 
中原人真奇怪,莫小寒这么想着,凌空一跃就飞出去挺远,全然不顾身后雷厉的呼喊。然而雷厉哪肯就此作罢,拍拍屁股也跟了上去,不紧不慢尾随其后,一副今天不看脸就誓不罢休的无赖样。
 
对于脚下轻功莫小寒还是很有自信的,然而今日,反有种猫玩耗子的错觉,当然了,这回他是耗子。虽然这流氓疯疯傻傻的,可功力却是深厚,莫小寒隐约感觉惹上了麻烦。
 
不对,是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一股强劲压迫感从背后猛然袭来,莫小寒刚想拔刀——可也只能是想想,雷厉仿佛能洞察人心,总是先他一步出手,弯刀还没出鞘,就硬是被蛮力按了回去,雷厉又轻轻一掌,震得莫小寒在半空中翻了个个儿。
 
人到手了,雷厉简直喜不自胜,瞅准机会一把揪住了莫小寒,稳稳搂在怀里。
 
此时,天已经微蒙蒙的亮了。
 
雷厉压死了莫小寒的气息,二人稳稳落回地面,雷厉抬头一看,才发现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居然又回到这棵桃树原点。
 
“好啦,乖乖的,让我看看你的脸。”
 
“你放开我。”
 
这时放手可能又要错失良机,雷厉想了想,但还是松开了手。
 
“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开玩笑的。”雷厉挠了挠头。
 
两人面面相觑尴尬至极,互闻头顶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莫小寒抬头看去,那只大鸟刚才就在了,应该在二人头顶盘旋很久了吧。
 
雷厉打了声口哨,那鸟得令,盘旋小半圈儿便向下俯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