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牌双璧(出书版)+番外 作者:闪灵

字体:[ ]

 
[猎血同盟系列之一] 金牌双璧(出书版)+番外 BY: 闪灵
 
 
  出版社 威向 架空之都 黑桃书系 S422
 
  
  文案:
 
  吸血鬼猎人组织──猎血同盟里排行前十位的猎人,是令吸血鬼一族闻之丧胆的厉害存在。
 
  而莫飞之所以只能排行第九,与他柔软的内心大有关系。
 
  眼前这个因为不敢杀生而拼命饿着肚子的小吸血鬼,真的有可能是连续杀人事件的凶手吗?
 
  已经有太多次因为心软而无法完成任务的莫飞,这一次,恐怕会害得他被踢出十名外吧......
 
  与莫飞达成协定的三号猎人尹东,为了掩护莫飞,被送上了同盟的法庭,在检察官无情的提告下,被判禁闭一个月。
 
  以魅惑术见长的花花公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那个古板的检察官杠上了......啧啧,把自己人送入监牢真的有那么有趣吗?
 
  一次恶意的报复与勾引,在情场上一向所向无敌的尹东,却反而落入自己织就情网之中......
 
  第一章
 
  月亮在天空中散着淡淡的光晕。
 
  午夜到了。
 
  明亮的月光忽然被乌云遮住了大半,黑暗的城市里,静谧的墨尔本街道上已经看不到行人的踪迹。
 
  两道影子就在这宽阔的街道上飞驰而过,一前一后,在一道道纵横交织的十字路口掠过,惊人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眼力的极限。
 
  前方的人影是个男子,光般流畅的步伐,箭一样笔直的去势,正以接近人类极速的飞快步法用尽全力向前方奔驰。而他身后,是另一个金光灿烂的人影在全力追赶。
 
  ......人影?不,假如有人能看清楚那道金色的光,一定会发现,那不是人。
 
  那是一只金色毛皮的狐狸。
 
  ......
 
  "臭狐狸,死狐狸!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是动物,把我一个人类追得到处乱跑很有意思啊?!"猛地扑上路边的一颗老树,那个男子气喘吁吁地用双手挂住了一根结实的树杈,回身冲着身后大声哀叫。
 
  狐狸骤然停下,灵巧的爪子勾住了他斜对面的树枝,金色的毛发在银亮的月光下闪着骄傲的光。龇牙看着那男人,它开了口,声音是幽冷冷的动听:"跑得这么快,我还以为你有把握甩掉我。"
 
  "就算是同盟里最擅长移行换影的四号,也不会有这么不自量力的想法吧?"说话的男子愁眉苦脸。被这只催命狐狸追着的人或者生物,从来都只恨上天少生了两条腿或者一双翅膀才对。
 
  "九号,你已经很久没有接手同盟的任务了。"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树干上晃啊晃,年轻的男子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微笑:"我在休假哦。"
 
  "可是猎血同盟缺人手。"狐狸碧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举起爪子,空中慢慢浮现出一团幽蓝的光芒,光芒里现出一张细羊皮的文书,上面只有十行文字,十个人名,分列在一到十位。
 
  第九位,莫飞。
 
  年龄:二十六。
 
  性别:男。
 
  特长:吸血鬼追捕。
 
  擅用武器:银刀。
 
  "今年只有你一件案子都没接,这一次再不接的话,三年重排一次的的猎血同盟前十位,你会被踢出去。"
 
  苦了苦脸,莫飞哀叹:"排不进前十位,以后接的案子酬劳岂不是要变少。"
 
  "不是变少。"狐狸露出一个可以称作幸灾乐祸的微笑;"是变得很少,非常少......"
 
  "谢谢提醒。"莫飞掏了掏口袋,翻出一个破破烂烂的皮夹晃眼看了看:"节省点还够两个多月的花销呢,要不你过两个月再给我派任务?"
 
  没有听见狐狸的回答,那男子狭长的眼睛露出了笑意,踮起足尖在树干上一点,纵身向路边跃下:"再见,亲爱的小狐狸!"
 
  盯着那像一只大鸟般潇洒的背影,狐狸淡淡吐出了一句:"是吸血鬼的案子,你也不接?"
 
  那个背影,在月光下忽然有那么一刻微微的僵硬,不知是不是错觉,金色狐狸好像觉得四周的树叶全都忽然停止了轻摇。
 
  慢慢地转过身,年轻男子脸上懒散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没有表情的注视。
 
  "吸血鬼吗?"他喃喃叹了口气。
 
  金色狐狸不语地看着他。
 
  "我接了。"打了个哈欠,男子的眼睛里,没有了笑意。
 
  是吧?只要说出吸血鬼几个字,这个人就会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露出那种不一样的神情。狐狸沉默。
 
  法术支持下的蓝色幽光里,羊皮纸上出现了一幅画面。
 
  ......阴暗的角落,一个人影蜷缩在地上,场景拉近,是一具了无生气的尸体。再近,再近一点。尸体的脖子上,赫然的两个血洞已经干涸了。
 
  画面变幻,另一个PUB门后的小巷,同样的一具尸体,同样的脖颈位置,鲜血的气息隔着羊皮纸似乎隐约飘散出来。
 
  连着五幅图画闪过,五具尸体。
 
  明显的,被吸干了身体里的每一滴血的样子。
 
  "香港?"拳头握紧了,莫飞盯着最后一副画面中明显的中国风格建筑。
 
  "是。"狐狸点头,"很奇怪,这几个人脖子上的伤口不是致命伤,真正致命的在脖子上另外一处,没伤到大动脉,但是拧碎了颈骨,割断了神经。"
 
  "被吸血是事后的事?"画面里的那些伤口,不管怎样,是吸血鬼留下的伤痕,绝对没错。
 
  "应该是。"
 
  已经很久了,吸血鬼一族被囚禁在东欧大陆古老的地下城里已整整六百多年。就算偶尔有人冒险冲出结界跑到人类的领域来尝尝新鲜血液,也很少有过这么嚣张的连续杀人事件。
 
  "对了,还有一件事。"狐狸迟疑了一下,"吸血鬼家族最近有动静--他们向全世界的自由猎人发出了悬赏通缉令,通缉的是一个叫做菲克丝的吸血鬼少年,赏金是三颗价值连城的血灵宝石,条件是:要完好健康地带回,绝不准伤害。"
 
  看来,一直安安稳稳生活在地下的吸血鬼家族,近来异动不少啊。
 
  看着说完话正准备消失的那道金色光芒,莫飞大声叫起来:"狐狸,帮我向教官问个好!"
 
  金光顿了顿,那兽类冷冰冰回身看着他。
 
  无辜地看着它,莫飞眨眨眼:"听教官说,他见过你露出人形的样子,还是光着身子的--我还以为你和他很熟。"
 
  忽然怒气冲冲挥爪向他抓来,那金色狐狸咬牙发飙。
 
  火速闪身,莫飞大笑着飞身窜开,伸手抛出一个迷烟弹,转身用尽全力向远方逃去。
 
  奔驰在墨尔本的街道上,想着那只冷面狐狸刚才恼羞成怒、难得一见的表情,他嘴角露出一个堪称恶劣的笑容:臭狐狸,叫你动不动追得我要死要活,教官是你的死穴,历届的赏金猎人哪个不知道!
 
  香港。
 
  正是耶诞节的前一晚,平安夜。
 
  人潮如织,烟花璀璨,东方的不夜之城今晚更加迷人。
 
  人们都喜欢在这样热闹的夜晚尽情嬉闹,那么吸血鬼呢?是不是更加值得他们狂欢?
 
  坐在维多利亚港口停泊的东方皇后号游轮的舱顶上,一个男子闭着眼睛。
 
  四周喧嚣的人声在耳朵里逐一分辨,整个城市的声音。男人的调笑喘息,女人的轻喃低语,孩子的笑闹嘻戏,动物的呜咽或者欢叫。
 
  空气里各种各样的气息轮番过滤,整个城市的味道。厨房里东方美食的油烟,女子身上醉人的香水,植物的枝叶混着泥土的清冽之气。
 
  有一些惊恐的声音,有人在九龙的偏僻街道被人打劫,可没有危及生命。
 
  也有血腥的气息,各家金碧辉煌的酒楼的后厨房里,无数鸡鱼禽兽在被宰杀。
 
  微微笑起来,年轻男子叹了口气:这样的城市,多么的世俗,多么的千篇一律。可是,也是多么的......让人不由自主地留恋,还有,在某些寂寞的时刻,想要融入进去。
 
  猛然转过耳朵,他望向了遥远的夜色。
 
  一股淡淡的人血味道穿过东方明珠的夜空,飘过维多利亚的海港,夹杂着人类面临死亡边缘时身体散发出的肾上腺体味道。人体应激时最激烈的反应!
 
  上环,文咸东街,海味店铺附近!
 
  猛然扑下游轮,他飞身向着目标而去。四分钟,最多四分三十秒,他可以穿过这个城市而不惊动普通的人类。可是,血腥的气味越来越浓,肾上腺激素的浓度却骤然下降了。
 
  只有一种情况下,应激激素不会再持续上升......那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心里苦笑,莫飞加快了脚下御风术的速度。
 
  居高临下,可以远远看见上环一个海味店的后面,有团模糊的黑影,血腥的气味刺鼻而来。
 
  两个身影!
 
  似乎警觉到了危险的逼近,匍匐着的一个黑影忽然仰起了头。月光洒在陋巷,清清楚楚映着那尖锐的,闪着亮光,黏着血迹的牙齿。......
 
  吸血鬼!真的是吸血鬼!心里一沉,莫飞屏住气息,飞身急纵,向着那个吸血鬼的所在猛扑下去。
 
  惊讶地看着天空里忽然出现的敌人,那只吸血鬼似乎迟疑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慌慌张张爬起来,身子一拧,就要夺路逃跑。
 
  杀了人,吸了血,还想逃?!没有任何迟疑,莫飞腰里的银刀已经呼啸飞出,精准地飞向那个吸血鬼的心脏。
 
  小声地惊呼了一声,那个吸血鬼急急平飞出去几尺,终于躲过了那柄锋利的利器,转身掠起,就要逃向巷口。他的速度,超过了莫飞这几年所遇见的所有吸血鬼。
 
  就要消失在巷口的那最后一刹,那只吸血鬼身上无声无息地缠上了一根细细的银线,黏身就上,转眼缠住了他的手脚和咽喉,冰冷的,泛着退魔的光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