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锁离曲 作者:zuowei/昭域

字体:[ ]

 
王历353年
月长国
 
 
 
自古宫廷多寂寞。
历来都是这样的,不是吗?受宠的地方总是金玉满堂、玉石一地,来来往往的人也和受宠幸的程度成正比;而冷清的地方呢?则一定是乏人问津,门庭萧瑟,一幅凄冷之景。
金玉红瓦,西风紧。简单的摆设使得这个院子在奢华的宫廷之中更显陋敝,祠堂里跪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看他的打扮,粗布衣裳,身边也没人伴着,估计也就是一个刚刚招进宫的小孩罢了。他低着头,对着一块木刻的碑喃喃的说话。
“娘亲,离儿告诉你哦,今天随飏哥哥要带我出宫去玩。随飏哥哥说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都是离儿没有见过的,离儿好高兴,随飏哥哥最疼离儿了。娘亲放心,离儿一定会乖乖的,不会给随飏哥哥添麻烦的,离儿明天再来看您。”
男孩起身,拍了拍膝盖,又鞠了个躬,走出祠堂。小小的个子,最多不过五、六岁,在晨光的照耀下,精致的五官隐约可见。他甜甜的笑着,消融在他那粉嫩的脸颊上,衬托得如同一个白玉娃娃般可爱。再看近些,目光便如何都离不了男孩的眼睛了,若水晶的澄澈,紫眸,是的,一双魅紫色的眼睛,恐怕在这世上也是极为少见的吧。
“随飏哥哥今天会带我去哪里呢?去哪里都没关系,”男孩边踢着石子,一边说着,走出破旧的院落,他的目标,是豪华的太子寝宫,“随飏哥哥怎么还不来呢?”
“呦,我说是谁呢?这不是莫离殿下吗?”男孩的跟前来了几个华服少年,鲜艳的锦缎、胸前挂着的玉佩金锁都和男孩的简陋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孩-莫离一愣。小小的身子竟不由得瑟缩起来,头更是低低的,每次一遇上他们,自己就一定会不好过。虽然还分不清什么是喜欢讨厌,但是孩子天生的敏锐直觉,总能轻易的感受来人的意图。
少年甲咪了咪眼睛,轻哼一声,一个巴掌上去,回应他的,是莫离委屈的眼神和一声脆响:“皇子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一个妖孽,瞧瞧,这双什么眼睛啊。”他又推了莫离一把,“见到三皇子还不下跪?”
“对、对、对不起。”莫离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下意识的只知道自己必须马上道歉,否则,难受的就会是自己了。
几个少年笑成一团,不停的嚷嚷着:“妖怪、妖怪,紫眼睛的妖怪,凤莫离是紫眼睛的妖怪。”
“你们在干嘛?”远处来的是一个穿着紫绸的少年,沉稳的脚步,还有相较而言长大些许的嗓音,明显的,地位应当比那几个少年要高上一级。
那几个少年的笑脸瞬间垮了下来,“参见太子殿下。”恭谨的下跪行礼,宫廷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永远都只有权势在说话,弱肉强食。
太子看看莫离,对着他露出一抹极灿烂的笑容,稍稍软化了方才的严肃表情:“我问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莫离上前了几步,轻轻扯着他的衣袖,小小的脸上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随飏哥哥,算了。”好听的声音,吴侬软语,是独属于小孩子的甜甜糯糯的嗓音。
凤随飏-月长国的皇太子,微笑着轻抚莫离的头:“小离,有些事是不可以说算了的。”他的小离啊,明明生在了皇宫里,却这么的天真,让他很心疼。
“离儿知道啊,”莫离踮起脚尖,也拍了拍凤随飏的前额,算是回报凤随飏的疼宠,“但是随飏哥哥说好要带离儿去玩的,耽搁了时间就不好了,而且啊,耽搁了的时间,损失的可是我诶。”
凤随飏叹了口气,一些该聪明、该留个心、该计较的地方怎么就没见小离有这样精明的表现呢,他牵起莫离的手:“好吧,我们走。”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根本无视于身后那些还跪着的人影子。
白玉娃娃对着太阳轻轻笑着:“随飏哥哥好厉害,我们今天去那里玩呢?”
“去堰城,那里是月长最热闹的地方,我们……”说到出去玩,凤随飏也有些兴致,退去了该有的沉稳,嗓音极致温柔,不过,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两个穿着侍卫服的人在凤随飏的面前跪了下来。“奴才参见太子殿下、六皇子殿下,金安。”
凤随飏拢了拢眉头:“起来吧。”这时候来,准没什么好事。
“启禀太子,皇上请六皇子到吉月殿一趟。”侍卫恭恭敬敬地说道。
“父皇找小离?”凤随飏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印象当中,从小离三岁七,父皇就再也没有见过小离了,“知道了,告诉父皇说本宫和六皇子一会儿就过去。”
侍卫弯下腰,又鞠了一躬:“是,奴才这就去。”
父皇竟然会找小离,说不定父皇会对小离好一些呢。这么想着,凤随飏的眉渐渐舒展开来。
然而,站在他身边的莫离那张精美的小脸却拧成了一团,他看看随飏,拉着他的衣角:“随飏哥哥,离儿不要去,离儿不要去,离儿不要去。”连着重复了三遍,以此表示自己的决心。
凤随飏笑开了,他抱着白玉娃娃小小的身子:“小离,父皇让你去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小离不要任性,好不好?”
魅紫色的眸子泛起水光,莫离吸了吸鼻子:“但是,小离真的不能去,不去!”
凤随飏敛起神色:“小离,听话。”有时候,小离对于某件事情会特别的执著和固执,任谁劝都不听,但是,唯有自己的话。
白玉娃娃低着头,好半晌才抬起来:“那随飏哥哥要陪着离儿。”
他点点头,牵起莫离的手,向吉月殿走去。
天真的孩子们啊……
 
同日,
月长国,吉月殿
 
 
 
“儿臣随飏参见父皇,父皇万岁。”
“儿臣莫离参见父皇,父皇万岁。”
坐在上堂的皇帝,明黄色的绫罗绸缎下是一具已显老态的身躯。他的手稍稍往上抬,似乎不怎么乐意见到堂下的某人:“都起来吧。”
皇帝身旁的老人(太监)走到皇帝的身前,弯了腰,又走向堂下的人。尖细的声音有如一根断弦,尖尖瑟瑟的嗓音,直直的刺进听者的耳朵里:“陛下有旨,六皇子凤莫离天生妖孽之相,恐其危害我月长之命脉,即日起,将其逐出月长。”
莫离愣了,小小年纪的他虽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妖孽之相’,但是这‘逐’字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是要自己离开这里吗?他做错了什么呢?
随飏愣了,什么‘妖孽之相’,简直胡说八道,他立即说道:“父皇,莫离是您的孩子,是我月长的皇子,怎可如此?”
“飏儿,朕没跟你说过少和他来往吗?”皇帝变了脸色,被自己亲册的太子当众反驳,就算是一般的父亲也忍受不了吧,又何况是一个皇帝呢?
“父皇,小离是儿臣的弟弟啊……”就是因为父皇的冷漠,父皇的漠不关心、听凭自流,才会有真么多的人欺负小离,就连一般的宫人也看不起他。
皇帝从龙椅上站起来:“够了,朕心意已绝。飏儿,你也得为你母妃想想。”
“父皇,”随飏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莫离拉住了。
“草民遵旨。”悦耳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浮动。莫离对着随飏笑了,笑得极灿烂:“随飏哥哥,算了。”
“小离!”这样的笑容,让自己觉得十分陌生。
一夕长大,或许就是这个样子吧,“离儿不在的时候,随飏哥哥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从今天开始,我就只能靠自己了,再也不会有人像随飏哥哥一样了。终有一天,而且,名正言顺的,我会再回来的,也会让这个坐在皇位的人求我,一定!绝对!
命运的序幕就此拉开……
 
 
 
01.
我从来没有想过,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但是,
被诅咒的孩子能得到幸福吗?
还是说,
只能得到名为“幸福”的东西呢?
我想要幸福,
不要,再也不要一个人!!!
 
 
 
王历354年
西荻国
 
 
 
[陛下有旨,六皇子凤莫离妖孽之相,恐其危害我月长之命脉,即日起,将其逐出月长。]
凤莫离不知道什么叫做长大,但是那个时候,他真的理解了‘父亲’的含义,更准确地说是一个‘皇帝’的含义。即使是极其荒谬的说法,微乎其微的可能,只要危害到自己的皇位,那么就必须除去,就算那个“危害”是自己的孩子也好。
妖孽?!原来,一双紫色的眼睛就是妖孽的象征!如果他看不见呢?如果自己的眼睛是最普通的黑色呢?好可笑,那就是妖孽吧。终有一天,他会让“父皇”明白,他当初没有将自己处死,是一个多大的悲哀!
好想、真的好想随飏哥哥,在那座大大的鸟笼里,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随飏哥哥和铃姨了。
离开月长整整一年。
或许,从前的自己并没有想到过,他那双紫色的眼睛会代表什么。不过,现在凤莫离知道了,预天啊!可以预测一切的能力。可能,自己真的是一个妖孽,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妖孽。
那天夜里,他看到了铃姨的死,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梦啊。第二天,铃姨死了,和梦里一模一样。
他终于只是一个人了,妖孽就应该一个人,不是吗?
就这样死去吗?他不甘心,他发过誓,一定要回去,一定要让那个男人知道“妖孽”的含义。
所以,他要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命运。
[小离,娘亲不能保护你。但是,无论如何,不管小离以后受过些什么,娘亲都希望你可以好好活下去。然后,把每一个对你好的人、让你受苦的人都记住,牢牢的记住。让自己变强,将他们给与你的好抑或是坏,十倍奉还。小离,我的孩子,娘要你幸福,要你幸福!]
这是母妃临终前对自己所说的话,那个时候的他什么也不懂,只有三岁的孩子,你指望他能记住些什么呢?这些话都是铃姨告诉他的,母亲要他幸福?
我真的可以幸福吗?一个妖孽有权利要求幸福吗?
他要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命运!!!
瞧瞧,他看见了什么?好漂亮的娃娃啊。段延麟看着忽然站到自己面前的白玉娃娃,哦,不。更准确地说是闪到自己的面前。好有趣!
这个小鬼就是段延麟?他的表情看上去好奇怪,好像看到了什么美味又可口的食物,这样的小孩子竟然也会是未来的西荻国主,真是不可思议啊!虽然自己只有七岁,但是,预天的能力告诉自己的事实从来没有出错过啊。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一路上“混”吃“骗”喝的来到西荻呢?
莫离有些不愿意承认眼前所看到的人,他噘起小嘴,有些放肆地说:“你是段延麟?”
人美声音也好听哎。段延麟露出灿烂的表情:“我是。”
一边的莫离瞪大了眼,一脸的不相信:“段延麟,九岁,西荻国五皇子?”
“放肆!”段延麟身后的侍卫一见主子的身份被揭穿,不禁出言叫呵。虽然说,五殿下已经不是第一次溜出宫了,但是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他的项上人头可就不保了。虽然,眼前这个孩子看上去没比殿下大,人不可貌相啊!
段延麟还是一脸的悠哉相,他朝着身后的侍卫招招手,表示并不在意。这个白玉娃娃,他喜欢!“我是。”
他有些兴奋的看着白玉娃娃的可爱小脸瞬间垮了下来:“我是段延麟这件事,让你很难过吗?”
莫离对于段延麟的话一下子有些意外,看起来他还是很聪明的嘛,至少知道什么叫做察言观色,看来不会太难过了。莫离摇摇小脑袋,露出笑容:“你好,我叫莫离,凤莫离。从今天开始,我能跟着你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