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 唐毒]天蛛引 作者:楚琉雪

字体:[ ]

 
 
文案 
我叫唐无忧,肩负分裂五毒教的重任来到苗疆。如我这般英俊潇洒的唐门,这样的任务简直手到擒来。
万万没想到,我被一只白蜘蛛抓走了。
 
食用须知: 
一、本文为坑爹唐毒系列第三部,cp傲娇炮(唐无忧)x神秘毒(蓝飒)。炮哥是个玻璃心的好孩子,毒哥是外观全白的毒经粑粑,武力值max。 
二、同系列完结唐毒文: 
第一部《凤凰蛊》,cp失忆渣炮(唐无染)x痴情蠢毒(曲蓝寒)。
第二部《娲颜》,cp高冷炮(唐无戮)x人妻毒(曲令云)。
三、本文确认he,肉有,也许会拉灯。具体情况看读者的意见与活跃程度。 
四、因唐无戮在唐无忧人生中影响巨大,故而会占许多戏份。但本文是唐毒不是双唐,是唐毒不是双唐,是唐毒不是双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五、唐无忧也是笔者亲儿子,可以不爱,但求勿黑。 
六、预祝各位食用愉快,欢迎勾搭笔者以及催更。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无忧,蓝飒 ┃ 配角:唐无戮,唐无衣,曲令云等 ┃ 其它:我是山中一只修炼百年的蜘蛛精,梦境奇缘
 
 
 
  ☆、千丝缠
 
  炽热的喘息,苍白的皮肤,柔软的腰肢。 
  他抬起脸的时候感觉到脸侧有什么东西扫过,触感鲜明,微微发痒。他认真看了一眼,那是伏在他身上的人垂落的发丝,一根一根映着微光,雪白的,清晰可数。 
  “这种时候还在想别的东西?”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白发男人伸出舌尖舔舔他的耳廓,声音沙哑而温柔。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动了,伸手拨开白发男人散落的发丝,将它们一缕缕别回男人耳后,低声回答:“反正不都是在想你么。” 
  “越来越会说话了。”男人轻笑一声,腰身起伏,将他灼热的部分往身体更深处吞进去,大概是触到了哪一点,突然颤抖着闷哼了一声。 
  “……你不必勉强,”他扶住男人的腰,助他稳住身体。“我来吧?” 
  男人慵懒地笑着,在他脸上落下一吻,显然很享受他的关心:“无事。” 
  缓了一会儿,男人继续动了起来。柔软温热的内里吸附着他,那种紧密的纠缠使电流顺着两人交接的部分传入脊髓,使人战栗,几乎让人发狂。 
  一夜醉倒温柔乡。 
  唐无忧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去河边掬了一捧冷水浇在脸上,一个哆嗦后,神清气爽。 
  四下一片暗昧寂静,他轻轻喘息着,脸上大片薄红褪去些许。 
  怎么会做那样的梦,真是……太荒唐了。 
  梦里他竟和一个陌生的白发男人纠缠不清。身处梦境中时并不如何觉得异常,醒来之后再一回想,只感觉到分外羞耻,脸上都泛起热气。他又用冷水浸了帕子抹一把脸,总算是使脑子清醒了些。 
  多虑无益。不过一场荒唐梦,忘了便是。 
  这样想着他心里稍微好受一些,收拾好情绪回屋去更衣。 
  稍后还有正事要办呢。 
  唐无忧穿的是唐门弟子的朔雪式服,设计得体,剪裁贴身,勾勒出年轻男人身体矫健的曲线,只是似乎缺少了与式服配套的那条机甲腿。 
  ……当然,那条腿在唐无衣把朔雪式服带给唐无忧的时候,就被唐无忧摔在了唐无衣脸上。 
  整装完毕,敏捷的年轻男人推门朝北方掠去,动作轻盈得不激起一丝声音。 
  他此刻身处苗疆五毒教内,奉唐家堡堡主唐傲天之命前来间离五毒两位长老的关系。那些天真得愚蠢的南蛮子民竟然半分没有怀疑他们的居心叵测,反而虚左以待,热情相迎。 
  活该被人欺凌。唐无忧这样想着,手里千机匣展做一双巨翼,带着他腾空而起。 
  树顶村离他要去的圣兽潭不远,他只花了不到一柱香功夫便落在了圣兽潭浅洼中的草屿上。此时卯时方至,遮天蔽日的树冠在潭面上投下层叠阴翳倒影。潭里的毒鳄还未苏醒,四下一片寂静,水面上笼着层轻纱似的薄雾,如梦幻迷濛。 
  据说在圣兽潭能够看到宫殿遗迹的倒影?唐无忧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不由得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是些空穴来风的传言罢了。 
  他不再耽搁,从怀里取出唐无呈给他配的药粉,扯开纸包撒进水潭里。那些花白的药粉入水带起几丝白烟,很快四散开去。 
  这些药粉可以激发兽类的凶性,待到潭里那些毒鳄苏醒便有戏可看了。 
  他不紧不慢地一面走着一面撒开药粉,尽量使药粉散落得均匀一些。 
  在唐无忧看来,此举显然不足以对五毒造成什么巨大损失,只算得上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为试探五毒教消息传递速度,二为摸清楚五毒战力究竟如何。五毒弟子事后若怀疑起来,可以借口春天来了动物们该发情了,实在是瞒不住,亦可推说是唐无戮为之。 
  左右那人是不敢辩驳的。 
  唐无忧唇边带起一丝讽笑,不辨喜怒。 
  手里最后一个纸包被扯开,粉末尽数散入浅潭中,在粼粼水光里匿去。唐无忧把装着药粉的纸一张张捋平叠好,取了打火石烧作一堆细碎飞灰。善后工作完成,趁着天刚蒙蒙亮正好撤退。他取下腰后背负的千机匣正待返程,突然发现自己一向用惯的千机匣竟展不开了。 
  他低头一看,千机匣上不知何时竟缠满了密密麻麻的银白色丝线。丝线一圈一圈,环环相扣,只是太细才令人难以察觉,只像是给千机匣镀了一层冽光。 
  不看尚不知晓,仔细一看才发现不仅是千机匣,在他的手腕上、脚踝上、脖颈间,乃至全身都挂满了蛛丝。那些轻薄细密的丝线圈圈缠绕,像狩猎者在猎物身上布下的网。 
  唐无忧眉峰微蹙,抽出腰间的短刀将缠在身上的丝线挑起来,用力一扯,那丝线似乎颇有韧性地被扯开一些,却没有断裂。 
  他抬头看了看,身上缠绕的一缕缕银白丝线竟密密麻麻地在潭水里铺了一层,朝潭水深处延伸去,尽头没在深不见底的潭水里。 
  他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妙,顾不得其他,将千机匣负在腰后,拔腿朝圣兽潭边缘跑去。刚跑出没两步,原本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的蛛丝仿佛意识到猎物在挣扎,骤然收紧,绊得他跌倒在地,溅起一片水花。 
  他试图解开那些蛛丝,却越缠越乱,几乎将他裹成一个茧。 
  突然之间,那些蛛丝动了。它们一点点绷紧,然后将自己的猎物朝潭水深处拖去。 
  不论唐无忧如何挣扎,那些蛛丝只是坚定而缓慢地朝潭水深处一寸寸收缩回去,拉扯着唐无忧,使他的动作看起来像一个可笑的木偶。水越来越深,慢慢浸过唐无忧的膝盖、腰、胸口,令他的挣扎变得越发艰难。 
  深幽的潭水终于逐渐没过了年轻唐门的头顶,水面泛起的波澜渐趋微弱。最终,清冽的水面上炸开一串细密的气泡,一切归于平静。 
  一场悄无声息的狩猎至此告一段落。                     
作者有话要说:  
 
  ☆、罗网密
 
  唐无忧听见耳边有流水的声音。 
  身体沉重得不像能被自己的意识所支配,一种让人难以忍耐的酸痛从肌肉渗进骨骼的缝隙里。 
  待到神智稍微清晰一些,他突然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身体变得沉重了,而是有人压在他身上。虽然大半边身体已经麻木得失去知觉,但是他听见了身上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他眼睫颤了颤,微微开启一条缝隙。 
  趴在他身上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正一脸专注地帮他扯开缠绕在身上的已经解得差不多的的蜘蛛丝。他五官精致,神情很温顺,眼尾微微的上挑,其下一点墨痣使面容生出千万般惑人的旖旎风情来。 
  但最吸引人的不是他妖魅般的容颜,而是那一头霜雪浸染般的白发,明丽得耀眼。 
  唐无忧自以为偷看的动作足够隐蔽,谁料那白发男人竟跟有心灵感应似的,突然突然抬起头来,一双凤眼直勾勾盯着他看。那一对琉璃似的眼珠子不是一般人有的黑褐色,而是黑中泛着深幽的紫,几乎将人的魂魄都勾去。饶是定力如唐无忧般,也不由得为那双妖瞳失神片刻。 
  白发男人眯眼,唇边带起一抹好看的笑容,亲昵地凑上来蹭了蹭他的脸:“你醒啦。” 
  唐无忧回过神,下意识地侧过头避开,那人却不依不饶地又把脸蹭上去。唐无忧这时才发现,那人半身赤裸,几乎整个人覆在他身子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下一刻唐无忧猛地抬手捉住那人手腕,脚一蹬地翻身而起,霎时间将身上的人反制在身下。白发男人似乎没有料到唐无忧突如其来的反击,一下子被他扣住手腕压在地上,形式瞬间反转。 
  但他只在一开始时肌肉条件反射性地紧绷了一下,旋即放松了身体,似笑非笑地看着唐无忧。 
  唐无忧眉头紧蹙。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仿佛事情一切进展都掌握在另一个人手里。这种感觉使他感到分外无力。 
  果然,不过一息功夫,酸麻两种感受同时从四肢百骸里涌来,仿佛千万根细针扎进皮肉里搅和。唐无忧四肢发软,莫说制住那个来路不明的男人,连自己的身体都支撑不住了,身体摇晃一下就栽倒在白发男人身上。 
  这显然是白发男人意料之中的事。他笑眯眯地伸手接住了唐无忧瘫软的身体,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小唐门,”男人说,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愉悦。“你师父没有教过你,身体被压久了会发麻吗?” 
  唐无忧咬牙切齿。他很想推开这个家伙,但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不动的时候尚且无事,一动起来那感觉简直就像中了一发暴雨梨花针似的,全身又疼又痒。 
  “放开。”他低声对那个白发男人说,声音冷得几乎可以凝出一地冰渣子。 
  白发的男人嗯了一声,用脸蹭了蹭他的颈窝,又恋恋不舍地在他裸露出来的小半片胸膛上揩了一把油,最后竟然真的依言将他扶到一边的石柱下靠好,松了手。 
  唐无忧脸色黑如锅底。 
  在唐家堡向来只有他欺压别人的份,哪有让别人……轻薄他的道理。 
  此时白发男人身体终于没和他纠缠在一起,他才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衣着打扮。他只有半边身子和下半身拢在雪白的布料里,还有半边长腿从开叉开得过高的裤腿里露出来。苍白得有些病态的皮肤被那些半透明的雪白衣料衬着,竟无比香艳。 
  那赫然是一套缺少了银饰的五毒定国式服。莫非这人是五毒的弟子?
  只是这一身从头白到脚的……不像是一个普通的教众。这穿得仙气翩然的,说是五毒教教里供奉的神祇恐怕都会有人信吧。 
  男人乖巧地蹲在两尺以外的地方看着他,眼里似乎有盈盈水光,唐无忧从那一双亮晶晶的招子里竟看出了几分渴望和期待。 
  他暗自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依次检查了各个肌肉关节,确认恢复得差不多了,眼睛微微眯起。 
  然后他身形猛然朝那个男人欺过去,双手直掐那细长的脖颈。 
  此番男人显然早有防备,起身微侧,手一探抓住他手腕,力道大得让唐无忧以为自己的腕骨会被他捏碎。紧接着他将唐无忧往自己身边一拽,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绕到唐无忧背后一膝盖顶在他膝窝处,迫使他不得不跪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