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珠同人]还珠之帝欲迷璋+番外 作者:惜霄(下)

字体:[ ]

 
 
  
  乾隆神行一顿,应了声才走进门去,关了门把永璋放下却看到永璋满脸通红的脸,“他…他…乱说什么!什么玩点特别的玩得尽兴!一派胡言!”永璋被刚进门时林木的话给说得恼羞不已,他不是没经过情事的黄毛小子,虽然他和乾隆现在就是装成这种关系,可被这么当面说出来还是让永璋羞得浑身发烫。
  
  乾隆看着,轻笑道:“好了,又不是真的。”虽然我很想是真的,哎…“来,看看,这是我刚拍下的画。”把永璋拉到自己身边坐好,乾隆说道。
  
  呼了口气,把情绪冷静了下来,看了下皱眉问着:“这是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两年前我让人拿出去义卖的画,本想把这画卖了,然后所有的钱全都给浙江堤坝崩塌的难民们救助用的,谁知在路上连银两也被抢劫一空,直到现在还是一桩悬案”乾隆神色凝重的说。
  
  永璋听了也神色一凛,这么说那抢匪也在阁楼里了?
  
  “说起来这事还是发生在高斌管辖范围内,我让他彻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乾隆说完也沉思了起来。
  
  永璋也没有出声,而这时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青…青林!我…我来了,等我好好的疼爱你吧,今晚让你欲仙欲死的。”声音是朝着乾隆他们房间走来,乾隆听着神色一变,拉过永璋疾声道:“等下你要全力配合我,不然就糟了!”
  
  没等永璋应是,乾隆把永璋放倒在床上,手劲一用力就把永璋的衣衫就全给撕扯开来,疾呼声从永璋口中传出,而这时门外的声音也到了门口处。
  
  乾隆手快的把永璋的衣服一把全扯到腰间,而裤子一褪了一半,挂在膝上,乾隆把永璋转了个身跪趴着,扯散永璋的发辫让发丝全部散落下来。
  
  这时门已经被推开了,那酒醉的男子闯了进来,醉眼迷蒙的看着床上乾隆跪在永璋身后,而永璋衣衫半退露出小麦色而光洁的背,□的裤子也被拉到膝间,在乾隆身形的遮挡中还能看到圆滚的翘臀,而永璋的手背乾隆反剪着往后拉,仰着头,嘴里还含着乾隆刚伸进去的手指。
  
  被乾隆这一系列动作弄得震惊不已的永璋只能让乾隆摆布着,搅着嘴里舌头的手让唾液吞咽不急从嘴角流淌而出,这更显出了脖颈优美的弧线。呜咽声也不时从嘴里发出。被现在的窘况弄得羞恼至极的永璋全身泛着艳红。
  
  不说闯进来看得目瞪口呆的酒醉男子,乾隆也被眼前的景色弄得浑身燥热。听着那闯进门的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乾隆反应过来,心里杀气顿发:“滚出去!再看你就不用出去了!”
  
  被这杀机凛然的一句话激的回过神的酒醉男子,身形一颤,忙连滚带爬的出了去,赶来的林木瞥见了屋里的情景,低下神色忙拉上门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求留言,给点留言给我好不好,滚地打滚求啊!!!!!!!!!!!!!!!!!!
 
 
 
 
☆、更新
 
  在林木退出去后,乾隆看着身下的永璋,眼前的景色让乾隆想假戏真做起来,在永璋嘴了的手指不能控制的搅拌、玩弄这永璋的舌。
  
  “呜…”永璋挣扎着,扭头想躲避乾隆的手指:“阿…阿玛…”
  
  意识到永璋在叫自己,乾隆听着外面确实没有了声响,便扯出了永璋嘴里的手指,放开钳制着永璋的手。
  
  而永璋立马爬起身往里爬去,谁知膝盖上的裤子给绊了一下,整个人往前倒去,幸好及时用手撑着不至于以脸着地。而这姿势让乾隆血脉喷张,拼了命才忍着没有上前把永璋就地正法。乾隆哑着声音道:“现在可以放心了,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去洗个脸。”
  
  永璋简直有点无地自容了,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脑子到现在才转过弯来。‘刚自己就差不多半裸的样子在皇阿玛面前?还是一副任人宰割的姿势?’扯了床被子就把自己整个人给盖了起来,‘天呢,让我直接死了得了,以后我要怎么面对皇阿玛啊!’永璋在被子里的身体羞红得像只煮熟了的虾子,他从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装男宠,不就最多亲个嘴么?怎么会成这样?
  
  乾隆在一边让自己升起的欲望冷却下来,他听到这个盛世阁时想出的这点子虽然有私心在,想着能光明正大的吃点豆腐就好了,谁想到还能看到永璋刚才那副摸样。真不知是该感谢这阁里的人多疑还是什么了。
  
  但那样的永璋自己差一点就真的忍耐不住了,虽然很想,但要真做的话说不定会功亏一篑啊。拍了拍脸,乾隆走回了床边,看到卷成一团的永璋好笑的摇了摇。
  
  “璋儿,起来,等下可得闷坏了。”轻摇了下见永璋还是没反应,乾隆只好自己动手拉开盖在永璋身上的被子。
  
  “阿玛…刚才是因何要如此?”手停在永璋的被子上,看来永璋是被吓到了。叹了口气:“刚闯进来的那人是阁里弄出来试探的,要是他进来房里却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们就要被怀疑了,以后的动作会更难执行。让你受委屈了。”
  
  被子里沉默了一下,感受到乾隆轻拍着自己,永璋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怪乾隆一样,忙翻开被子说道:“儿臣没有委屈,只是有些不自在罢了。”想着是自己要来调查的,现在乾隆跟自己来,还提前发现了侦查的人,如果不是乾隆灵机一动,说不定我们就会被发现了,这样想的永璋更是觉得自己无能,歉疚的低下头。“儿臣不好,没有能够配合好阿玛。”
  
  “刚才虽然是情非得已,但那样对你,阿玛很抱歉,要是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阿玛会尽量避免再和你接触的。”见着永璋有些歉疚的低下头,乾隆转念换上一副抱歉万分的脸对永璋说着。
  
  “这…不是阿玛的错,况且…”永璋犹豫了下抬起头仰着脖子说着:“也没有不舒服。”说完眼神尴尬的瞥向另一边。
  
  听着永璋的话,乾隆勾起嘴角轻笑着:“不讨厌就好。”突然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乾隆转了个话题“话说回来,刚才璋儿那样子,啧啧啧…当真是人间绝色。爷看着可是欲罢不能啊。”
  
  僵硬了扯了个笑脸,‘又演上了?’当着没听见的问着:“爷,那我们今晚是?”
  
  勾过永璋的头,低声说:“刚爷还没喂饱你么?但是爷明早还要带你出去,今晚早点睡吧。回头爷会让你吃得饱饱的,保证你饱得可以三天下不了床。”眼神往门外瞥了下。
  
  永璋会意,哼哼了两声就躺回乾隆怀里。
  
  直至深夜,门外的人都没有离开过,乾隆和永璋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第二天一早乾隆就带着永璋回去了。
  
  永璋和乾隆回到了别院,一进门众人就在厅里等着,见着乾隆他们回来了忙上前行礼,在乾隆挥手让众人起来后乾隆才带着永璋到一边坐下,昨晚一晚永璋都在扮演这乾隆的男宠,今日回来后从下车手就一直被乾隆牵着也没感到奇怪,在乾隆拉他到身边坐下时,永璋还有些魔怔的顺着乾隆的扯劲儿坐到乾隆的腿上。
  
  本低着头想着昨天的事的觉得怎么突然就没了声音?抬头一看,见大家都吃惊的看着自己,永璋正奇怪着,然后觉得腰间就多了双手扶着自己,才明白自己是坐在乾隆怀里,像被蛰了一下似的,永璋忙跳了起来。
  
  “请皇阿玛恕罪,儿臣罪该万死。”自己是怎么了,就昨晚上的习惯带到今天来了?
  
  乾隆本来见永璋这么乖的自己坐到他怀里还高兴不已呢,谁想一下子就这样了。‘哎…不能急,慢慢来。’“起来吧,朕没怪罪你。”不想让永璋深思,乾隆忙转移了话题。
  
  而在下方的永琪看着愤恨的转了头,看见夏梓辉嘴角扯着笑的轻声说着:“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什么?”好奇的永琪问道。
  
  夏梓辉瞥了眼永璋,附在永琪耳边悄声说着:“怕以后会有惊天大事发生,你可得管好你自己,不然别怪你皇阿玛不念父子亲情了啊。记着别多管闲事。”
  
  还想说什么的永琪在听到乾隆开始说话后闭了嘴。
  
  乾隆拿出昨晚买的那幅画递给纪晓岚,“爱卿,你看看,你可认得这幅画?”
  
  纪晓岚接过这话,手一抖把画给打开认真的看了一会儿:“这…这不是当年皇上让人义卖却被劫走的画么?怎么在皇上手里?”
  
  “是朕昨夜在盛世阁买下来的。”乾隆把昨晚的事给说了一遍。众人听了都沉思着,纪晓岚掠了下胡须。
  
  “这里面怕是有内情啊,皇上,臣这就让人去查一下这盛世阁的来历。”纪晓岚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永璋忙起身道:“我也去,纪先生等等。”刚想走乾隆就道:“昨夜你没睡好,这事就让纪晓岚去就行了,你给朕乖乖的回房去。”
  
  “这是儿臣办的案子,不应该劳烦纪先生,皇阿玛…”永璋忙解释着。
  
  “好了,昨晚上你也去调查了,今天你好好休息。”永琪和夏梓辉跟朕来,多隆,你带三阿哥下去休息。
  
  永璋无奈只好和多隆回后院去。
  
  夏梓辉听着乾隆要找他,神情也严肃起来。虽然这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乾隆的儿子,但乾隆或许调查过他也不一定?他可不想来个沧海遗珠。
  
  而永琪听到乾隆要找他,神色间高兴极了,‘看来皇阿玛要从新对自己重视了。’
  
  来到庭院中,乾隆背对着永琪和夏梓辉两人,半晌才开口道:“永琪,你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了。”
  
  “儿臣…”永琪焦急的想解释什么,乾隆挥了挥手。转过身看着永琪道:“你要说的我知道,但你的确很让我失望,直到最近你遇到了夏梓辉,你才会用脑子。”说完乾隆看向夏梓辉。
  
  夏梓辉一直微笑的站着一边,见乾隆看过来也只是点头示意,还好不是自己的事。
  
  “朕看得出来,永琪很听你的话,虽然朕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最好别给朕搞花样,永琪是朕的儿子,是皇子。要让朕知道你利用永琪,这个大清没有你立足的地方!”乾隆说着最后一句话时气势毕露,若是一般人,怕是这帝王的气势下站不站得住还是一回事。
  
  而夏梓辉却只是鞠了个躬,然后才认真的说着:“草民对利用皇家阿哥这等事不感兴趣,草民只是当艾琪,啊不…是只当永琪是朋友,他不对的地方我帮着纠正而已。请皇上无需多虑。”
  
  乾隆神色一闪,‘这夏梓辉当真是个人物,只是…’乾隆瞥见了永琪有些担心的样子,对着夏梓辉说:“你跟朕来。”转头向永琪吩咐道:“你先出去吧,朕和他有事要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