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君子无德+番外 作者:绯暄

字体:[ ]

 
 
  东方不败之君子无德
  作者:绯暄
 
  第一章
 
  杨九瑄刚穿来的时候只有五岁,一脸天真善良的装无辜,娇娇弱弱又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自家师娘很是心疼母性大发,对着失忆的大徒弟把什么都说了。
  现在这个身体叫做杨荀,发大水的时候爹娘都给淹死了,自己也给水泡得一身皱巴巴差点就没气了,正好他师父那时候出门顺手把他给捡了起来,看他可怜就想干脆收个徒弟养着。而杨九瑄刚醒过来的时候,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正好刚把命捡回来,拜了师没几天因为体虚又染了风寒,高烧不退后,里子就换了人。
  正好不用行拜师礼,也不用担心进度跟不上被怀疑,杨九瑄一副柔弱样子被自家师娘照顾了五六天后,终于可以下地了。下地之后,杨九瑄就开始表现他活泼又乖巧的一面,顺便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不过其实就算不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大概也知道了。醒过来第二天,杨九瑄就见到了现在这身子的师父,在听到师父的名字之后,杨九瑄内心默默的捧住了自己的下巴,努力的装淡定——他师父名叫岳不群,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很年轻。
  杨九瑄用最快的速度把情绪调整好之后就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让岳不群很是满意自己唯一的徒弟,等杨九瑄身子一好,就开始了对徒弟的教导。杨九瑄虽然对岳不群以后要做的事没什么好感,但是现在才五岁还什么保命本事都没有的杨九瑄还是很乖巧的听了师父的话,每天早上习武,下午读书,很是用功。而杨九瑄入门的这年,正是气宗剑宗争得最厉害的时候,岳不群也忙得很,基本也没什么空亲自教导杨九瑄,只是让杨九瑄先打好基础。
  识字读书自然就是宁中则在教了,岳不群与宁中则才成婚没多久,孩子什么的现在也还没要,而宁中则看杨九瑄这么乖巧聪明的样子则是全心疼爱。
  宁中则将菜端出来后发现米饭碗筷都已经摆好,看着站在饭桌边上的杨九瑄,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笑道:“怎么不坐着等师娘?”
  “师娘还未上桌,九瑄先上桌可不行。”杨九瑄裂开嘴笑了笑,推着师娘上座之后,又蹦蹦跳跳的往外跑。
  “去哪儿呢,快回来。”宁中则一把抓住了杨九瑄的领子,把人揪回来了。
  “徒儿去等师父回来。”杨九瑄眨着眼睛看向宁中则。
  宁中则把杨九瑄赶到座位上坐好,笑道:“你师父现下可忙着呢,你也莫要日日等他回来了,咱们俩自己吃吧。”
  杨九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小手捧起碗,先给师娘夹了几筷子菜,然后就规规矩矩的吃了起来。
  杨九瑄现在走的主要是乖巧路线,在读书识字方面本就有底子,除了繁体字光认得不会写有些让自己不爽,但是看过一两遍书就能背下来的智商让杨九瑄对自己现在的身体还是比较满意的,趁着宁中则让他自己习字的时候非常迅速蹿到书架上把岳不群不太看得上所以放得比较显眼的几本剑谱拿了出来,快速记忆起来。
  在华山是不能久待的,先不说岳不群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令狐冲的炮灰他可不想做,更不想收拾烂摊子,或者勾心斗角什么的,而且正道规矩太多,不太符合他的本性,还是等学了本事然后再被逐出师门比较好,虽然比较对不起一向待自己很好的师娘,但是自找死路这种事杨九瑄还是不乐意做的。
  大约过了半年,剑宗和气宗之间的斗争也差不多结束了,说是结束也就是内斗耗损得差不多,只剩下岳不群一个人的意思,所以岳不群正式接下了华山掌门的位置,开始收拾残局。屁股后头没人催,岳不群也不急,先看了看杨九瑄的进度,发现不到半年里该认的字基本都认全了,基础也打得不错,就开始正式教导起了杨九瑄内功及简单的拳脚剑法。岳不群是气宗弟子,自然把内功看得比剑法重要得多,教授时也很是专业,让第一次接触这种体系的杨九瑄还算顺利的接受了与原先世界完全不同的内修方法。
  只是杨九瑄的心其实不在紫霞神功上,更多的则是想要去思过崖见识一下山洞里魔教十长老留下的武功,毕竟在这个主角逆天的世界,武力值高的人可是随时会出现的,紫霞神功不够保命啊。如果能多学点东西,就算是偷,那也是可以考虑的。毕竟在杨九瑄还不是杨荀的时候,他所从事的职业也不需要什么高尚的情操和道德,自然是以自身利益为先了。
  在入门一年之后,杨九瑄大概知道了岳不群在剑宗气宗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把他捡回来做徒弟的真正原因了。实在是杨九瑄的根骨非常适合练武,正巧这孩子爹妈都死了,看着也乖巧听话尊师重教,还把脑子烧坏了忘记了前尘,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徒弟,不捡白不捡。
  所以说,天上掉馅饼这种事还是不太可能发生的,随便把人家小孩儿捡回来也不是都能如自己愿的,特别是捡回来的这个人还是杨九瑄这个小白眼狼。
  华山派在岳不群掌门之后基本也就没剩下什么人了,岳不群平日里忙着收拾华山的一片狼藉,得闲了就教徒弟,在杨九瑄八岁的时候紫霞神功也有小成了,就开始惦记起了思过崖上的剑法了。而这几年华山派也给整顿得差不多了,看样子岳不群也准备再去收几个徒弟,杨九瑄也就准备进入叛逆期,开始上蹿下跳惹是生非。而在岳不群带回来第二个徒弟的时候,杨九瑄的破坏力到达了顶峰。
  宁中则就是再温柔也架不住隔三差五就有人来告状,不是自家徒弟偷了鸡就是踩坏了庄家欺负了孩子,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数量多了也真是有些扛不住。但是宁中则还是不忍心罚得太重,没事就抄几十遍书算了,但是岳不群回来了可就不一样了。岳不群一直就把自己定位在严师上,虽然对杨九瑄的天分很是满意,但是总是去别人家里捣乱落的可是华山派的面子,只要有人告状来了,杨九瑄就会被罚体力劳动。
  只是杨九瑄对思过崖太执着了,就算每天因为体罚而累得不行,还是抓紧时间捣乱,让岳不群都有些怀疑杨九瑄到底还是不是前几年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了,而且现在他还收了第二个徒弟,这大师兄的榜样还是不好,可还得了。
  在发现宁中则怀孕之后,岳不群终于还是把异常能惹是生非的杨九瑄丢到了思过崖,一罚罚了一年。
 
  第二章
 
  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搬去思过崖的杨九瑄简直是过得如鱼得水,每天来送饭的是还是正太的令狐冲,自己这个师弟现在对他还是挺崇敬的,毕竟年龄没大几岁但是武功却很是不错,虽然惹是生非的手段强大,但是那都是在外头,杨九瑄在内部的表现还是很好的,所以还是正太的令狐冲对自家师兄充满了同情。
  在嘱咐了令狐冲好好照顾师父师娘之后就把人轰走了,杨九瑄拎着一篮子馒头咸菜等人走远了就奔向了思过崖边上的树林里。把馒头挂好,杨九瑄就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蹿进了树林,看动作就知道杨九瑄在这几天没少来过,华山派自己有田有产业自然是不会上自家山里打猎的,这就便宜了杨九瑄,这几年学来的剑法对付些獐子野兔完全够用,獐子跑得快,杨九瑄还有轻功呢,一次两次追不上,多几次也就追上了。
  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杨九瑄手里拎着只兔子,腰间的布袋里还装着一把蘑菇,把兔子处理了再拿去溪边洗过之后,杨九瑄就随手削了根树枝把兔子串好了洒上调料腌制,从腰间摸出了火折子开始生火。杨九瑄的手艺在他还没换身体的时候就还算拿得出手,虽然几年没动过有些手生,但是成品的味道还是不错的。等野兔烤了半熟之后,杨九瑄就把蘑菇也烤上了,还有幸被烤的则是令狐冲刚拿来没多久的馒头。
  野兔身上滴下的油被抹到了馒头身上,不一会儿馒头就变得金黄,味道也很是诱人,杨九瑄摸了摸肚子,觉得可以开饭了,就把馒头给拿了过来,一口咬了下去,很是满足的眯起了眼睛。这种日子过得可比装乖来得舒坦多了,杨九瑄一边吃着,一边开始计划着什么时候才能顺利的离开华山。
  杨九瑄在思过崖翻找了半个月后终于把魔教十长老的武功给翻了出来,内容还是很精彩的,有内功有剑法有掌法有拳法,杨九瑄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几套剑法和一套掌法练了,反正一年时间,多了他也学不完。思过崖的日子杨九瑄觉得简直就是穿越到现在过得最舒服的日子了,早上不用早起伺候师父师娘起床吃饭,也不用勤奋的练功做榜样,更不用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每天都能自己安排食谱,还能自由活动,简直就是身心大解放,让杨九瑄的身高在短时间内就蹿了上去,身上也结实了不少。
  身为一个享乐主义者,杨九瑄的食谱在一个月内迅速的丰富起来,在发现了一片竹子之后,杨九瑄的食谱里默默出现了各种汤。闲时练功练剑,饭点就开始准备食物的日子杨九瑄过的很舒坦,只是舒坦过头了总会出现一些小意外的。
  比如……洗把野菜回来,杨九瑄就发现自己刚刚烤的那几串獐子肉都不见了。以杨九瑄一个多月来的丛林生存经验来看,现场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自认倒霉的耸耸肩,将野草放进篮子里后,又切了几串獐子肉烤了起来。竹筒里煮着的是小鱼烫,至于大鱼嘛,不是没有,只是杨九瑄想着自己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要在这过冬了,新鲜的储粮总比肉干鱼干要美味吧。杨九瑄把野菜扔进已经是奶白色的鱼汤里,搅了两把就把竹筒拿下来晾着,顺便烤上了几个馒头,把獐子肉夹在馒头里吃了起来。
  一次被偷,天天被偷,杨九瑄现在看到自己的午餐或者晚餐消失不见已经完全淡定了,甚至连鱼汤都被打包带走连截竹子都不放过后,杨九瑄也只是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改煮了肉汤。只是在第二天杨九瑄做饭的顺序却发生了变化,在把所有材料都预处理后,杨九瑄一边处理材料一边嘀嘀咕咕:“我说你藏头露尾的好玩嘛?你要是想吃就过来说一声我又不会不给你,正好我也好久没和人说话了,我请你吃饭你出来陪我说说话解闷也行嘛,拿了就跑真不好吧。”
  说完话,杨九瑄头也不抬,手上很熟练的开始片肉,将肉放在昨天刚找来已经洗刷干净的石板上之后,杨九瑄发现身前出现了一双靴子,而这双靴子上还连着个人。杨九瑄很是淡定的抬头,眼前这个人看着年轻,撑死了也不会超过三十岁,脸长得也不错,一头长发被一根布条很是随意的系在脑后,一身布衣也很是普通,只是那双眼却很是清亮,杨九瑄完全不怀疑这个不出声就到了自己身前的人的身份。
  “怎么,不怕我是坏人?”风清扬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连称之为少年都觉得是抬举他的孩子。
  “要是坏人我不早就给你剁了?”杨九瑄挥了挥手示意身前这个人让开,“你挡着光了,让一下。”
  风清扬往边上挪了几步,嘴角的笑意更深:“来思过崖却不好好思过,你也不怕你师父责罚?”
  “思过用的是这里。”杨九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把挑好的酱料往肉片上刷,刷好后把肉片又取了下来放在一边,用几块石块垒了个灶,把石板架了上去,开始生火,一脸的理所当然,“若是饿着肚子,怎么能好好思过。”
  风清扬往他身边一坐,笑道:“你这可一点都不像你师父教出来的徒弟。”
  杨九瑄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动作很是自然流畅就拿了他野果的风清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看你就是没饿过的,让你饿个十几天光吃野菜树皮的你也会像我这样的。”
  被杨九瑄这么一说,风清扬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吃完了一个野果就暂时停了嘴,一边看着杨九瑄忙一边问道:“我看你前些日子练的可不像华山派剑法吧?”
  “那个啊,山洞里看的。”石头烧热后,杨九瑄把肉片一片片铺了上去,很快就飘起了肉香,杨九瑄把切好的香菇也到了上去,又窜起一股诱人的香味,“反正和师父教的没什么区别就练一练了。”
  “你这小子心气也太高了些吧,你才几岁,怎么就知道这剑法好是不好?”风清扬从竹篮里拿了一双筷子就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玉女十九式,狂风快剑,紫霞剑法我全都练过,洞里那些也没觉得特别厉害啊。”杨九瑄耸了耸肩,拿了另一双竹筷子和风清扬开始抢肉吃,顿时石板上一片筷子残影。
  杨九瑄这几年练功大概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用着的这个身体大概就是所谓的武学奇葩身体,完全是为练武而生的,虽然内力不足,但是仅仅凭着招式,也在风清扬手下抢到了几块肉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