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柱斑/扉斑]自我厌恶 作者:梵西曲

字体:[ ]

 
 
文案
这是弃疗版文案
 
“斑,你看了我很久了,难道是有话要对我?还是爱上我了?
 
千手柱间笑。
 
宇智波斑上下打量柱间一番,冷哼走远。
 
“明说,我和你相看两厌。”千手柱间靠着门框,表情冷淡。
 
“呵,你明白就好。”斑哼了一声,满眼不屑。
 
你们每天都要这样表明立场,真的不觉得累吗?
 
正经版——
 
求而不得,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终究让自己也产生了厌弃。
 
CP:主柱斑 副扉斑
没错,还有扉斑!扉斑!扉斑!重要的事情必须三遍,就是这么的恶趣味。
 
lo主说他逻辑不好,各种瞎扯,不喜欢的话请轻轻的无视掉,切勿较真ε(罒ω罒)з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怅然若失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千手扉间 ┃ 配角:漩涡水户,火影众 ┃ 其它:柱斑,扉斑
 
 
 
 
  ☆、第一章
 
  “飞雷神斩!”随着一声大喝,闪着寒光的刀刃狠狠的刺穿宇智波泉奈的身体。鲜红划过长刀,千手扉间抬手一挥,一串淋淋鲜血洒落在地,他扭头冷冷的看着那个愣在原地的人。
  宇智波泉奈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是支持不住的就要跪倒。这时,一直臂膀伸过来用力扶住他。
  “哥……哥……”宇智波泉奈咳着血,在感觉到斑的气息后一下放松许多。
  “泉奈,坚持住,我会救你的!”宇智波斑的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焦急。在和千手柱间对战时,他忽然脑中闪过一片空白,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然而当他回过头来看见的便是自己最亲爱的弟弟被千手扉间斩伤,浑身浴血。
  斑的心中充斥着不安恐惧,扶着泉奈的手都在不停的冒汗。
  他睁着一双写轮眼,狠盯着站在他身前的千手柱间。
  千手柱间拿着刀直指着斑,末了又将刀用力插在地上,以一种斑从来没见过的认真的目光看着他。
  “斑,收手吧。”千手柱间道:“要是千手和宇智波联合的话,忍界就没有势力能和我们抗衡,这样一来……”他并没有说完,但他知道斑会明白他所要说的是什么。
  “来吧。”柱间向斑伸出手。
  斑的心里产生了动摇。他也在想,打了这么多年,失去了这么多,真正得来的究竟是什么,只有无尽的杀戮与怨恨。他的泉奈,就在这种情况下被逼到这个地步。想到这,斑看着泉奈苍白的脸,明显失血过多的脸色让斑心疼,自责不已。
  “哥哥……”泉奈喘息气,即使他现在的眼前已经是昏暗的一片,扉间刚刚的那一击已经让他感受到生命正在快速流失自己的躯体,但他依然不愿意,不愿意自己的哥哥被最恨的敌人所骗。
  “别相信他们!别忘了我们死去的宇智波族人!”
  斑一怔,收回了想要朝千手柱间迈出的脚步。
  他怎么能被千手所迷惑,宇智波与千手自有史以来就是互相争斗不休,没人能够阻止历史的延续,他不能,千手柱间更不能。
  斑将烟雾弹投掷在地。
  宇智波两兄弟消失在烟雾中,千手柱间眉头紧锁的看着没来的及逃走,只能选择投降千手的宇智波族人,心里叹气:和平……真的就不能实现?
  “大哥,你太天真了!”扉间走到他身边,生硬的语气很明显透着不满。“这是在战场上,和他们说这些有用?”
  “扉间……”柱间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家亲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大哥你明明很清楚,千手和宇智波何谈岂非亦是,这可是两个极端!”
  柱间低头,沉默不语。
  扉间最见不惯的就是柱间这个样子,不过眼下的情形也不是他去管柱间要如何消沉的时候,怎么处理宇智波的降兵是最现在最主要的。
  “将他们全部收押。”扉间转身对着身后待命的族人吩咐,“另外,找几个开了三勾玉的宇智波,我要亲自审问。”
  ……
  宇智波斑大睁着双眼,仍旧感觉不到一丝光亮的进入。纤长的手指触碰到眼前的纱布,他苦笑,这双眼睛,终究是坏掉了。
  “咳、咳咳……”斑慌张地起身,碰倒了身旁的药碗,药汁洒了一地。“泉奈,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点?”他伸长了手想去摸泉奈,但往往在半空就失了准头。一只低温的手拉住他,让他能将手放在泉奈的脸上。手指描绘着泉奈脸的轮廓,他哽咽道:“泉奈,我一定会救你的。”
  “咳……”已经十分虚弱的泉奈的睁着眼,让自己的目光停留在斑蒙着纱布的双眼,脸上挂着十分温柔的笑。
  “不用了……我自己最清楚……”他道,语调轻的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哥……”他顿了一下,继续说:“……要不是我太没用的话,一族的重担也不会全部落在你的肩上……我有多久没和哥哥你这样单独在一起了,一年?几年?”
  斑大力的摇头,泉奈突然说出这些话,绝对不是在聊天,他是在向斑告别。
  “泉奈,不要说了……”
  泉奈不管不顾,继续说了下去,“自从回来的那天……我见……你的瞳光涣散……就知道你的眼睛已经……咳咳……所以……我就一直在想要留给哥哥……什么好……”
  泉奈松开抓着斑的手,伸向了自己的眼睛。
  “我的东西都是哥哥给的……但唯有一件不是……哥哥一定会需要……”
  “我的写轮眼……希望能和哥哥……一起走下去……”
  斑跪在泉奈身旁,深深的俯下身去,双肩剧烈的颤抖,包裹着双眼的纱布早已被血浸透。
  他的弟弟,最亲爱的弟弟,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屋里昏暗,四周都散落着被打破的物器碎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宇智波斑就在这里睡了很久,自从宇智波泉奈死后,他就一直昏睡不醒。 
  “泉奈!”斑在一片黑暗之中执着的寻找自己弟弟的身影,但得到的永远都是自己空旷的回音。一直被埋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慢慢的被他一点一点的翻出来,他开始回忆与泉奈相处的每一滴过往。 
  “泉奈!”无论他怎么找,都丝毫回想不起来曾经与泉奈一起经历过些什么事。好像,自从他接任族长,除了数不尽的家族会议和战场上,他真的几乎就没有和泉奈单独见过面。 
  以前发誓要好好的保护弟弟,等到了他真正该履行责任的时候,又无情的将弟弟抛下,让他独自一人奋战。
  这就是所谓的哥哥?无尽的懊悔几乎要把斑冲垮。 
  “斑,你要守护宇智波,还有你的弟弟。”猛然间,一句话窜出脑海,斑蓦地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血色的双眸中闪动着诡异的黑色花纹。 
  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田岛死后留给斑唯二的两样东西之一。一个是家族重担,一个就是万花筒写轮眼。 
  斑撑着手坐起身,稍稍环顾周围,这个没有一丝光线的环境和当时的情况极其相似。 
  他的父亲,宇智波田岛在死前用力的抓着他的手,告诉他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一遍一遍的重复,直到死了都不愿松开,让斑苍白的手腕上留下很深的五道青紫印痕。 
  斑抬起手,看着自己的腕部,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但他依然觉得那指痕还是清晰可见。这是在提醒他,父亲让他答应的两件事,他已经失约了一件。而他对自己所做下的承诺,也终是被毁的连尘埃都没留下。 
  屋外传来人谈论悉悉索索的声音,仔细一听发现是在谈关于泉奈下葬的事。 
  “要叫醒族长吗?”一人道。 
  “族长脾气喜怒无常,要是现在去的话,万一……” 
  “可现在天气这么大,泉奈大人的遗体再停在那的话,就该坏了。” 
  “长老们是怎么说的?”话音刚落,便见紧闭的屋门被一下推开。 
  “啊,族长!”被斑浑身慑人的气势怔住的一人大叫道。 
  斑站在门前,垂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个人。 
  奉命前来请斑的两个家忍颤抖着跪在他面前,结结巴巴的道:“族长,皆长老请大人去主持泉奈大人的葬礼。” 
  斑挑眉,心里一阵讽刺。宇智波一族的长老团一向和斑不对盘,以前泉奈在时,一直是他帮着斑与长老团周旋,现在泉奈走了,长老团就迫不及待的就要在他面前立威了。
  挥退家忍,斑坐在屋中盯着面前早就准备好的黑色丧服,眼中是一片不明的异色。 
  “父亲、泉奈,这就是你们到去世前都放不下的宇智波。”他近乎冷漠的说。 
  …… 
  宇智波皆作为长老团的第一人,在族中一直都有着极高的权势与威信。可是自从宇智波斑继承族长之位以来,多次都是直接越过长老团行事,这给了长老团极大的难堪。但他们苦于畏惧宇智波斑强大的力量,只能默默忍耐。 
  现在宇智波泉奈死了,斑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精神不稳。自觉机会来的长老团想要借泉奈下葬的机会要在全族面前重新建立长老团的威势。让人去请斑前来也只是走个形式,目的只是为了让族人知道斑已经不行了,无法再带领宇智波一族走下去。 
  等了斑将近一个小时,见人还是没来,宇智波皆对人道:“看来族长还是不会来了,开始吧。” 
  来人领命退下。 
  宇智波泉奈的双眼上蒙着厚厚的白布,身穿雪白的丧服被放入漆黑的棺木。宇智波皆沉默的一挥手,一直待命的家忍上前准备将棺盖钉死。 
  “嘭——”一声巨响,突然出现的斑将四个家忍全部甩了出去。 
  他冷声道:“谁让你们钉的?” 
  惊讶于斑的突然到来,被他身上散发出巨大的查克拉震慑到的没有一个人回答。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我的弟弟,还轮不到你们来安排。”斑冷笑,双手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 
  “宇智波斑!你在干什么!”长老团之一,宇智波介广指着斑,手不停得颤抖。他看到了什么,这个人,居然亲手将他的弟弟烧成了灰烬。
  这个人疯了,斑已经疯了。 
  斑低着头,渐渐地发出嘶哑破碎的笑声,“我说过,我的弟弟,还轮不到你们来安排!” 
  烧掉遗体,是泉奈的遗愿。目的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眼睛其实是斑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