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样]孤独香气 作者:然予犹少

字体:[ ]

 
 
文案
 
日剧花样男子同人
 
囚禁黑化梗
 
CP:司X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道明寺司;花泽类 ┃ 配角: ┃ 其它:
 
 
 
 
  ☆、童年(上)
 
  Chapter 1
  “姐姐,干嘛啊你?”一个六七岁大、头发有些自然卷的男孩被一个比他大的女孩拽着往前走。
  “我可是答应妈妈要看住你,所以你今天一天都得跟着我,休想跑!”椿的力气比男孩大,不容分说的拽着男孩的手。
  “我才不要去藤堂家,我一个爷们跟你们俩女孩没话聊!”司曲着腿,使劲的想用自身的重量拖制住椿,像是要和姐姐拔河一样,只不过拔河的绳子也是司自己。
  小小的手腕被捏得通红,司却依旧被椿拖拖拽拽地往前带。
  “道明寺司!”椿忽然停住脚步,但是手上的力道却不减分毫,“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去干什么!这个月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吗?可别太嚣张了!”椿一个回旋踢踢过来,把司踢到在地上。
  “我哪有?!”司嘴上轻声嘟囔道,捂着脸,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脸有点肿了,好疼啊,司想,可是貌似也火不起来,因为已经被踢习惯了。
  这一脚踢完,司显然是安分了许多,尽管脸上还是一万个不情愿,却也只能乖乖地跟着椿走。
  坐上车,轿车驶向藤堂家,藤堂家有一个独生女——藤堂静,是道明寺椿的挚友,比椿小两岁,和椿很谈得来,大概是因为她们都是非常漂亮聪明又大胆的女孩吧。
  在司眼里看来,藤堂静还算是个比较温柔的女孩,起码比椿温柔一百倍,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愿意去藤堂家。他今天本应该找西门和美作一起出去玩,可不是他自个儿吹嘘,他可是孩子里的爷们,也就是王。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被他姐姐压制着去藤堂家,要是被西门和美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
  司一边在心里抱怨着美好的一天变得不再美好,车子已经到了藤堂家。
  开了车门,椿又拉着司下车。
  “姐姐!别拉我了,我自己会走!”司使劲地甩着手,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椿松开了对他的钳制,轻笑了一声:“哼,都到这儿了我也就放心了,就不信你还能跑。”
  司对椿做了个鬼脸,“快去按门铃吧。”
  管家出来了,告诉椿今天静不在家。
  “那她去哪儿了?”
  管家道:“静小姐今天早上去了花泽府上,大概傍晚才会回来。”
  “好的,我知道了。”椿道。
  “实在不好意思椿小姐。”
  司在椿背后看着被管家告知藤堂静不在的椿一脸失落的模样,内心早已笑开了花,“现在这么办?主人都不在家,是不是该放了我了?”司说着,跳上车,对司机道:“找西门他们去!”
  “你想得美!”椿坐上车,对司机说道:“去花泽家。”
  “是,椿小姐。”
  司气不打一处来,“干什么啊!干嘛非得找藤堂啊!就不能让我去玩吗?”
  “今天我就是不让你好好玩怎么样!”椿说道,霸道地让司一句话都说不出。
  满肚子咒怨到了喉咙只剩下一个“哼”字。
  道明寺一家和花泽一家世代交好,但是司却从来没有去过花泽家,椿也只有偶尔会去,比如说去花泽家找藤堂静。
  “你不是说我和静两个女孩子你没有共同语言吗?正好花泽家有一个和你一样大的男孩子,你和他玩吧。”椿笑着说道,显然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司却不屑地把头扭向窗外,“本大爷才不和小屁孩玩。”
  “切,自己不还是个小屁孩?”
  “啰嗦!”司哼了一声。
  花泽家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商社,和道明寺家不分上下。但是听说他们家的独生子花泽类是个沉默无趣的人,这也是司从不去花泽家的原因之一,他对死气沉沉的人可没兴趣。
  轿车停在了巨大的黑色欧式铁门前,朝着对话机道:“你好,我是道明寺家。”
  啪嗒一声,铁门开了,轿车往前驶去,宽广的道路两旁是无垠的花海,五彩缤纷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花朵映照着春日里的天空也变得比平时要蓝,鸟儿在树上吟唱着悦耳的歌谣,宛转悠扬的曲调让人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司望着窗外无边的花海,惊叹地忘记了呼吸。
  “怎么样,漂亮吧。”椿的声音从司身后响起。司连忙坐端正,摆出一副“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说道:“一般般啊。”
  椿也没多说什么,倘若说多了司一定又会耍脾气翻脸不认人,司的那点小心思早就被椿这做姐姐的摸得一清二楚,用她的话来形容就是死鸭子嘴硬!而且还傲娇。
  开了好久,眼前出现了一座米白色的建筑,像是童话中王子殿下的城堡一样,不亏是享誉世界的花泽家。
  “椿小姐,司少爷,我们到了。”司机用着敬语,对他们说道。
  椿和司下了车,早有管家在门口迎接,“椿小姐好,司少爷好,请进。”管家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燕尾服,打着领结,手臂臂弯上搁置着一条白色的方巾,朝椿和司鞠躬行礼。
  “椿小姐想必是来找静小姐的吧,静小姐在二楼,请跟我来。”
  “你上去吧,我自己在下面转转。”道明寺司说,没有上楼的意思。
  椿也随着他,谅他在花泽家业闹不出什么花样来,点点头随着管家上楼。
  又有下人拿来茶点招呼司,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唯我独尊的大爷样,小小的身体非得装出大人的架势,颇有些滑稽可爱。
  “你们家少爷呢?”椿上了二楼,并没见到花泽类的踪影,问管家。
  “少爷在花园里看书。”
  椿点了点头,转到二楼的大厅,看见自己的好友正在那里弹钢琴,笑着走了进去。
  道明寺司在一楼客厅咔哧咔哧嚼着手工饼,咕嘟咕嘟喝干了杯里的红茶,觉得无聊,下人们一直尽心尽力地问道明寺司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司觉得烦,直接把下人都喝退了,自己四处晃荡起来。和自己家比起来,花泽家可以说真是一点好玩的都没有,拨弄拨弄房子里的摆设,翻动翻动书架上的书籍,兴致缺缺。
  道明寺司也没打算上楼去看看,楼上有藤堂静、他姐姐还有那个沉默寡言的花泽家独子,和一楼一比,倒是楼上显得更加无聊了。
  忽然想到刚才进门前的那篇五色的花海,倒想去那边看一看。
  道明寺司跑出门外,朝那片花海走去。
  和风包裹着花朵的馨香,绿丝柳条随风荡漾,柔软的阳光像是棉花一般温暖地拂在脸上,让司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他从来不知道,春天可以那么美。
  他家里有可以容纳两百人同时进餐的晚餐长廊,有像是专业桌球游戏厅那样的高级游戏室,有全东京最豪华的音乐舞池,却不曾拥有富有春天气息的花的海洋。
  金色的光束洒落在身上的温度和空调房里的温度截然不同,聆听着鸟儿的鸣唱,风中夹杂着一丝白云一般洁净的味道,若是细心去闻,还能闻到一种若有若无的特殊香味,不像是什么香水味,极淡,却很特别。
  司保证自己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
  走到花海里,近看还有斑纹各异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斑斓的翅膀拍打着,扑闪着别致的绚丽,像是阳光下灵动的音符,奏出醉人的乐章。
  司觉得鼻尖萦绕的那股特殊的香味稍稍变得清晰起来。
  循着那处走去,司竟走到了花海的尽头。
  其实,准确地来说只是花海的一个中断点,并非尽头。
  这是一片圆形的空地,正中心有一颗巨大的香樟树,荫蔽着下方的土地,土地上覆盖着翠绿色的青草,混杂着泥土的青草香。空地四周全是繁密的花朵,若是不穿过四周的花海,根本发现不了这片空地。
  让司觉得惊讶的是,树下有一个人。
  是个洁白如初雪的孩子。
  纯白的衬衫和白色背带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牛皮鞋。上衣的袖子一只被挽起,露出纤巧的手腕,手掌很白,像羊脂玉一般温和无瑕。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因为野打胡闹弄得毛糙糙的。
  一本厚厚的书盖在那孩子脸上,让司看不见那人的样貌。距离那么近,司可以断定刚才指引自己来到此处的特殊香味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司不敢吵醒那人。
  但又很像看看那人长什么模样。
  踌躇良久,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司蹑手蹑脚的靠近那个孩子,鞋踩在草丛里发出的轻微的沙沙声此刻听来也像是放大了好几倍似得。
  司好几次顿住唯恐那人醒过来,不过所幸那人并没有察觉到,或许只有自己一个人觉摩擦在草地上的声音大吧。                        
作者有话要说:  
 
  ☆、童年(下)
 
  Chapter 2
  司蹲下身去,距离那个孩子已经足够近了,近得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掀开盖在那人脸上的书。
  或许此刻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一个陌生人充满新奇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司开始神游,那是一股什么香味呢?司敢保证他绝对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极淡,却不容忽视,若隐若现,虚无缥缈,却是真实存在的香味。
  “你在干什么?”冰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司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正在揭那人脸上盖着的书本,不知何时那人已经醒了。
  是个男孩子。
  男孩抓起书本,坐了起来,背靠着大树,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对面的司。
  此时,司才看清男孩的样貌。
  白皙如玉的脸庞,两道秀长的眉下是一双如玛瑙般深蓝的眼睛,挺翘鼻梁,淡色薄唇,但是呵气间,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寒冰墙阻隔在两人中间。
  “你是谁?”白衣男孩问道。
  阳光透过层层树叶在男孩身上落下斑驳的光影。
  “我,你……你又是谁?”道明寺司差点就要自报家门了,想到刚才因为不小心看入迷了就觉得丢脸,慌忙反问道,可是自己真的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漂亮得像曙光一样。
  白衣男孩皱皱眉头,形状优雅的眉毛轻轻拧在了一起,随即松开。“花泽类。你呢?”
  原来他就是花泽类,那个沉默无趣的孩子吗?“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司道。
  司才不会随随便便就自报姓名,他觉得那样有点傻。
  其他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些人一定会追问他叫什么名字。或许只是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别人越是想要知道他的名字,他就越不会告诉他们。这样的恶趣味道明寺司屡试不爽。
  可是花泽类听到司的反问却没什么表态,面容沉静地像是山涧中一汪冷泉,没有起伏。像是对司失去兴趣一般,低头翻开手中的书本,书页随着花泽类手指的动作发出哗哗的声响,司依旧站在那儿。
  他怎么不来追问我的名字?司心中纳闷。
  可是花泽类好像真的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坐在草地上看起书来。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等待,花泽类知道沉默常常比发问更有效,眼下便是如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