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步步惊心同人]重生之胤礽 作者:空阶

字体:[ ]

 
《(步步惊心同人)重生之胤礽》作者:空阶
 
文案
 
太子重生了,四爷重生了。
 
两人相爱了,步步崩坏了。
 
兄弟搅基了,若曦炮灰了。
 
世界耽美了,言情浮云了。
 
1
 
1、第1章 前世 ...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咸安宫。
  
  冷清寂静,偶尔一阵凉风吹过,寒冷得有些刺骨。空旷的宫苑里,只有几个太监在打扫,院门紧闭,不复往日的宏伟壮观,却带着一丝萧索的味道。
  依旧是豪华的装饰,依旧是壮丽的布局,只是来往的人稀少。
  
  形容枯槁的男人躺在床上,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终于解脱了……
  浮浮沉沉几十年,爱得刻骨铭心,爱得惊心动魄,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却还是弄不懂他的心。他,亦不甘心!
  爱吗?为什么不来看他……
  不爱吗?对他这么好又是为何……
  胤礽睁开眼睛,怔怔地盯着床定,不禁自嘲一笑,终究是自己太过多情。而在皇家,多情作无情,是心魔,是毒药,深入骨髓。最终无可救药……
  
  养心殿。
  
  胤禛端坐在龙椅上,手执朱笔,在折子上不停地写写画画,偶尔还会发出一阵轻微的咳嗽声。
  
  苏培盛立在一旁,心疼地看着自家主子,若是他能多睡一会儿,哪怕一个时辰也好,可是……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为君难呐,若为明君,更难!抬起头,不经意间却看到大殿门口有一小片衣角在动,苏培盛愣了愣,然后悄悄地走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威严的声音在殿内响起,胤禛放下笔杆,刀子般凛冽的眼神甩向苏培盛。作为皇帝的奴才,喜怒哀乐不言语表,而不是像苏培盛现在这样慌慌张张,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夹杂着一丝恐惧。
  
  “回万岁爷……”苏培盛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能让主子不那么伤心。这些年他一直跟在万岁爷身边,主子的心思他比谁都清楚,只是……只是主子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大清江山上,不肯正视自己的内心,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懂,他最想要的是什么。
  斟酌了片刻,苏培盛低着头,声音很小,回禀道,“底下的人来说,二爷不大好了,怕是……怕是熬不过今天晚上。”
  
  “啪”,一声清响,砚台被打翻。胤禛突然怔住,胸口憋闷得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接着便是一阵绞痛,呼吸不得……
  二哥?二哥……
  缓缓抬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密密麻麻的疼痛铺天盖地而来,喉咙里涌上一阵腥味,思绪停止运转,脑袋里一片空白。
  
  半响,等完全消化了这句话,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当年抱着自己手把手写字的二哥,站在梅花树下与自己嬉戏打闹的二哥,那个冷了冻了寂寞了时时关心自己的二哥,然后这几十年的点点滴滴缓缓映入脑海,从幼时的亲密无间,再到远远的疏离,最后硬生生地被皇父毁掉,而自己却代替他的位置成为天下之主。
  突然一下子心慌了起来,双手微微颤抖,猛地站起身来,“走,去咸安宫。”
  
  ‘死亡’这个词满满地占据了他的心,不似平日里的冷静,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朝咸安宫跑去,他不敢想象若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二哥,会怎样?
  他想见他,见他……
  不,放他出来,给他自由,恢复他的爵位,然后共享江山……
  
  ******
  
  “皇上驾到。”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在冷清的咸安宫响起。
  
  胤礽斜靠在床上,听到通报声后愣了一下,随之又摇摇头,艰难地牵起唇角,笑得有些自嘲,怎么可能?不会是他的。他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不会的,一切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原来,自己已经陷得这么深了……
  
  “二哥……”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看着这座豪华却又冷清的宫殿,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当初他是怀着怎样的态度,一定要将他囚禁于此?慢慢地走进内室,看见那个躺在床上的迟暮的老人,胤禛怔了怔,这是当年那个风华绝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吗?
  
  胤礽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眨了眨眼,似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胤禛……”一瞬间,整个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了,眼睛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不似刚才那个已近天年的老人。
  
  “二哥……”胤禛连忙走过来,把胤礽扶起来,不自觉皱眉,他现在的心好乱,从来没像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即将失去某件很珍贵的东西。
  
  “再叫一声,可好?”再唤一声二哥……
  二哥?真好!胤礽面带微笑,看着胤禛,那一声‘二哥’让他心里暖暖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溢出来。好像自康熙四十七年以后的那段日子都是梦。现在梦醒了,然后他们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个样子。
  
  胤禛顿时慌了神,朝门外大声吼道,“苏培盛,快叫太医,叫太医……”二哥这是回光返照!
  
  “不用了……”胤礽摇头,轻声一叹,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他不是怕死,只是害怕带着遗憾离开人世。胤禛,你可懂得?
  “还记不记得毓庆宫的梅花树?那是咱们一起种下的……”握着胤禛修长白皙的双手,不理会他那副焦虑不安的神情,自顾自地说起来,思绪回到了很远很远以前……
  
  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最喜的便是寒梅那一抹孤高之态,傲然之姿。”胤礽勾起唇角轻轻一笑,把视线转向胤禛,深深地凝望,毫无遮掩的痴恋,和缠绵,“就像你一样……”
  
  二哥……
  
  “可明白我的意思?”禁不住轻咳了几声,说话也越来越吃力,“你恨我也罢,嫌弃我也罢,就算轻视我也好,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要靠近你,却又害怕靠近你……”说到这里,胤礽一脸轻松,缓缓抬起手,扶着胤禛俊美的容颜,“可我现在不怕了。”
  死了就看不到你那厌恶的眼神,鄙视的眼神,嫌弃的眼神。死了,也是一件好事。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胤禛反手,紧握着胤礽那双犹如枯槁的手,愣神,荒唐,排斥,心痛,眷恋,不舍,相思,痛苦……始终都没有厌恶,不知怎的却想起二哥曾经那些伶人小倌,一张张清秀俊美的脸庞在脑海里划过,最后拼凑出来的是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他自己,爱新觉罗·胤禛。
  
  “我不需要答案,只要你好好的就行。那个位置太高、太冷,有十三陪着你,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你想要的,我就给你……”
  “别太累着自己了,凡事当以身体为重,若是苦了自己,我会心疼的。”
  ……
  
  胤禛怔怔地看着胤礽的嘴唇一张一合,心里泛起淡淡的苦涩,他是在交代遗言么?
  心慌,恐惧,不安,就连夺嫡过程中也没有这样的感觉,而此刻面对胤礽,为什么变得不像自己了,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就像是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兄弟之情,还是男女之爱?
  “别说了,我让苏培盛去叫太医,有什么话等你身体好起来再说……”不要走,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份复杂的感情;不要走,他一个人会很孤独;不要走……
  
  胤礽摇头拒绝,依旧一个劲儿地说着,像是要把这一辈子的感情说完说尽,到后来,气息越加微弱,声音越发虚弱。
  
  死亡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心越来越乱,该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的他,不是那个威严强势的帝王,就如一个无助的孩子,看着眼前人的生命渐渐流失,他不想他死,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如果,我也爱上了你,那你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死了?”
  “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的,你说过,即使皇额娘不要我,即使所有的人都讨厌我,你也会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的……”
  “你是皇太子,你是储君,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二哥……二哥……
  
  胤礽痴痴地望着胤禛,突然笑了,笑得就如那美丽妖艳的彼岸花,带着死亡的气息,轻声问道,“你……也是爱我的?”
  
  “我是爱你的。”真挚诚恳的语气。否则不会害怕面对你而把你关在这咸安宫,否则不会害怕失去你而要把这份禁忌之恋给掩藏起来,否则不会因为妒忌那些伶人小倌而只在你身边放一些年老色衰的太监。
  
  胤礽痴笑,缘生缘灭,过去的日子像是走马观花一样,胤禛的活泼,自己的情动,皇父的威胁,二废二立,圈禁咸安宫,胤禛登基,然后死亡。这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本以为自己说出那些话便没有了遗憾,却不知现在的遗憾更甚,“终究还是迟了……”
  “错过了,没机会了……”
  “若有来世,许了二哥可好?”至死亦不休,他有点舍不得了……
  
  胤禛的心慢慢冷静下来,在唇边展开美丽的微笑,“好,胤禛答应二哥,若有来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用力地握着胤礽的手,许下这庄重的誓言。
  
  突然,胤礽的眼睛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紧紧地盯着胤禛,似乎要把胤禛的模样刻在脑海里,生生世世,永不相忘,然后从嘴里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慢慢地闭上眼,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胤禛看着胤礽的手从自己的手里滑落下来,隔了半响,才发出声来,“若有来生,让我来爱你可好?”用手摸摸胸口的位置,空了!
  这一刻,爱新觉罗·胤禛,把心丢掉了……
  
  ******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康熙朝废太子爱新觉罗·胤礽薨。
  十六日,雍正追封其为和硕理密亲王,亲自前往五龙亭哭奠哀悼……
   
 
 
 
 
2
 
2、第2章 重生 ... 
 
 
  德州行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