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DH-黎明之前 作者:小米哼哼

字体:[ ]

 
 
 
文案 
战后文……对原著内容稍加修改,为了贴合剧情!
主角是德拉科。马尔福和各种人!
 
战后三十年,成为独立高级佣兵的德拉科重生回到决战前,看着在阿兹卡班的父亲,故作坚强强迫教父的母亲,他挥动从翻到巷定做的魔杖,决定这一次由他来保护家庭。
 
只是,也因为换了一个时间,他看到了另一个救世主。一个在痛苦和磨难中并不幸福的救世主。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绿眼睛精灵。他苍老的心,未必跳动起来。
 
从五年级小天狼星死后改变……
 
本文我在百度德哈吧也有发,因此不V的。全文存稿,已经完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德拉科,哈利 ┃ 配角:赫敏,罗恩, ┃ 其它:哈利波特众
 
==================
 
☆、第一章、回归的自我
 
  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房间,德拉科坐在窗台上再次感慨魔法的神奇。回到时间已经一周了,眼看就要开学,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实际上,如果不是继承人房间对于灵魂的保护和确认,性格突然变得沉闷的自己,怕是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父母抛弃的马尔福!当然,这需要将这座房屋内的其他人等都不算在内。
  因为小天狼星,父亲进入阿兹卡班,而母亲怕是在做保护自己的准备。原本温馨的城堡庄园,因为那个人的进入而彻底失去了光彩。
  德拉科叹了口气靠着身后的墙壁,这样的回归不知道是好是坏。
  想到这里,他又不得不考虑那个人的命令。在外游历成为顶级佣兵的他,对于此时的那个名字不能说的人,并没有当年的惧怕。更多的是嘲讽。嘲讽当年祖父的眼光和父亲莫名其妙的情感。是的,他一直尊敬的父亲,对于那个人的莫名的爱情。
  想到这里,德拉科烦躁的用手指向后梳了梳头发,他站起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身上黑色的西装,将衣柜中一个钱袋拿塞进口袋打开门准备离开。总是需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贝拉刚从三楼的书房下来,看着一身整洁的侄子,神色沉了沉。小天狼星的死亡,对她的打击是很大的。但是这种打击,不会被她表现出来。
  “你要出去?”看着变得阴沉的外甥,她能够做到的就是隐晦的指点和必要的保护。
  看着这个最后为了保护母亲,被那个人钻心挖骨折磨,死在韦斯莱夫人手中的女人,德拉科心情很复杂。
  “我想去对角巷买点东西,顺便找点东西!”那个人命令自己制造一些骚乱。显然,不过是一种逗乐的惩罚。
  听到后面那句话,贝拉垂下眼帘:“早点回来,你妈妈有些神经衰弱!卢修斯那个蠢货!”咒骂了一句卢修斯,贝拉昂着头拉开德拉科所在的二楼,而是向楼上走去。她的房间安排在哪里。
  穿上斗篷,简单的遮住自己的身形,一把灰下去他出现在熟悉而陌生的破斧酒吧!
  在酒吧吧台上面敲打熟悉的暗号节奏,很快看汤姆就带着谨慎过来:“一杯白兰地?”
  “我只要朗姆,你知道规矩!”德拉科压低嗓音,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他在桌子上画了一个三角形。老汤姆高喊一句:“只有三楼还有一个单间,吝啬的家伙!”他啪的一声将钥匙按在德拉科面前,还有一小口透明发黄的液体。
  辛辣的口感让德拉科感觉又活了过来的真实。他扔下十三个特纳收紧斗篷拿上钥匙上楼。
  三楼的尽头,有一间只有拿着钥匙的人才能看到的房间。狭窄的木门带着缝隙。随手推开,里面是三个没有登记的壁炉。在中间圆桌上的木盒中扔了四个金嘉隆,德拉科喝下带着他那个愚蠢懦弱的姨夫头发的长效复方汤剂,改变样子后,整理了一下姨夫选择一个带着银色星星的壁炉掏了一边的灰撒进入:“世界的背面!”
  进入翻到巷有很多方法,因为那个巷子那个国家都有一条。但熟悉的都知道,只有在尽头才有一个进入真正的黑暗集市的门。而破斧酒吧中的这个房间,也是其中之一。
  明媚的天空,四周树木清脆。林子深处幽暗深邃。在一个开放的燃烧着绿色火焰的两米高壁炉中走出,此时的德拉科已经跨越了海峡抵达了德国黑森林的深处。这是一个巫师镇子,繁荣的商业是它的根基。
  哥布林在这里经营着银行产业,他们比英国的妖精银行更加专业、更加强大。这里是魔法生物和黒巫师各种强大能够进去这里的人的集散地。因为十老头的威信,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任何事情都会离开这里再解决。
  在镇中一个墙壁上满是各种野花的房子前停下,拉动门口的绳铃,很快门就打开。黑红色的老旧木门吱嘎打开,里面是整洁的小房间。干净的玻璃柜台对着进街的窗户,一个穿着黑色皮革围裙的灰白色头发中年人因客人的到来来起身。
  “欢迎!”没有客套,简单的德语问候。
  “我要定制两根魔杖、手带戒指样式的。一根杖剑和一根平时使用的绅士杖杖套。”德拉科将钱袋和自己的魔杖扔在玻璃茶几上。
  “双手魔杖,需要测量!”男人拿出一根卷尺,没有魔法。德拉科配合的伸出手臂,从手臂的长短到每根手指的粗细等。测量后,又让德拉科带着一副浅灰色的护腕施展简单的时间魔法和清泉如水。
  男人在一个麻瓜纸张本子上记录一系列数据后低沉的嗓音道:“三个小时后过来取。你原本的魔杖有些特殊,山楂木和独角兽会让你的墨魔力或许纯正,反而会降低混合魔法的使用。手带的选择星光蓝宝石和黑曜石。分别为左右手。目前大块的稀少,你需要加价!”
  “戒底要秘银参加一些柔石,我知道你能够做到。钱不是问题。”德拉科不在意钱的事情,父亲进去阿兹卡班前,就将家中的金库交给了自己。
  “一共三百一十二万的嘉隆。你可以转账。”将德拉科的要求写好,那人复制一张后,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盒子。德拉科从西服口袋中拿出家族金库的钥匙,放在上面。男人在漂浮出现的键盘上按出数字,德拉科按了确定。两张带着契约成立的账单从盒子底部弹射出去。德拉科收好钥匙,两属于马尔福的那张火焰销毁。男人则认真的放在身后柜子中的一个盒子里。
  结算完钱,德拉科戴好兜帽:“我出去转转!”
  离开魔杖店,德拉科转身进入一间魔药材料店。将l钱袋中的三千多嘉隆花费一空后,又转账了十多万,他才将自己需要购买的东西置办好。
  那个人哪怕将灵魂切片,也是强大的。之前英国翻到巷就避其风头,乖巧的不行。他不觉得自己走一击必中,顺便干掉其他疯子的能力。因此他需要一种魔药,很难让人发现但是在一定刺激下会产生衰弱作用的效果。那个人一定不知道这种魔药,因为作为发明人,那是他三十五岁的成品。
  三个小时后,大黄带着骨质质感的两枚戒指出现在他手中。半蛋形的黑曜石周围是秘银拧成麦穗形状的圈边。星光蓝宝石切割成菱形的多面体,光线下闪闪发光。
  剑杖通体乌黑,整体都是黑曜石结构,用秘银做了藤蔓纹路在低端和把手的位置。蓝宝石多面体镶嵌在顶端。拉开是一把寒光闪闪的二指宽的剑。因为做了空间魔纹,可以很容易收拢进去。
  手杖剑杖一样,都是黑曜石的材料,但是没有花俏的装饰,也没有闪亮的蓝宝石。秘银球体镶嵌在顶端,为的是好拿在手中。
  将曾经山楂木的魔杖放入其中。德拉科将两枚戒指戴在尾戒的位置离开。他出来的时间有点久了,他需要尽快出现在对角巷。
  离开破斧酒吧,恢复的德拉科梳了一下头发,握着手杖走进翻到巷博金博克的店内。一点点热闹的蛋白石项链和……消失柜。
  开学后的日子了不好过,尤其是面对铁三角。
  带着战利品回到家中,德拉科满意的回到房间。他需要快点配置出毒药和解药。
  看着匆匆忙忙的儿子,纳西莎很是复杂。她知道目前的艰难,怨恨丈夫的不负责任。但同时也在担忧,只是希望假期快点结束。
  开学的前两天,纳西莎带着贝拉去找西弗勒斯,而德拉科再次使用罗道夫斯的复方汤剂去了阿兹卡班。
  毒药他已经配好了,但是在下手前他还是想去见一下父亲。当年战后父亲很快就死在阿兹卡班。母亲也因为战争伤痛而跟随而去。同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婚约因为战后清洗而破解,成为他离开英国的最后动力。之后二十多年他不曾踏上英国的土地,也不曾回过庄园看看哪里。对于父亲到底如何想的,也不敢去求证。但是现在的他,想要去见一见那个人。
  看着摘下兜帽的男人,靠着冰冷的墙壁,坐在木板床的卢修斯显然有些意外:“主人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罗道夫斯。莱斯特兰琪。”
  哪怕是摄魂怪飘舞的环境,卢修斯依然能够做出在自家花园一样的闲致。
  看着自家父亲强撑的样子,德拉科握紧手指,然后缓慢松开:“我只是来送一个口信。”
  “是什么?”卢修斯灰蓝色的眼睛紧盯着来人。似乎能够看到对方的灵魂一样。
  “主人……派德拉科去谋杀邓布利多!”德拉科控制这全身的力气,才不至于颤抖的把话说不完整。听到这个,卢修斯僵硬了一下,然后苦涩一笑:“他做不到的。西弗勒斯呢?”
  “继续在霍格沃兹!”
  “这很好!我欠你一个人情,罗道夫斯!”
  “不需要!”德拉科戴上兜帽转身离开。走了两步,他猛的转头过去,隔着铁栏杆将之前准备好的一个黑色空间袋子扔了过去:“如果你知道世界背面的意思,就不需要我多做解释。”
  说完他快步离开。听到那句话,卢修斯谨慎的检查四周和袋子本身,才小心打开。里面有金嘉隆、一些衣服和鞋子,一个木盒以及一根普通用秘银做头的黑曜石杖身手杖。
  没有碰触那些东西,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封信和一些魔药。用拇指大小的水晶瓶装着,贴着名称。
  信很厚,用的是卢修斯熟悉的带着紫罗兰香气的信纸。
  亲爱的父亲:
  在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坐在前往霍格沃兹的列车上。原谅我的自作主张,同时也原谅我使用了姨夫的头发。
  也许有些让人不敢置信,实际上我并不是十五岁的德拉科。马尔福!而是更加年长的我自己。经历了很多,重新得到奇迹的人。
  对于您,我是复杂的。年少的时候,我是崇拜您的。但是,战后因为您我也不得不产生怨恨。为什么要一次次选择那个人。第一次的失误还不够吗?
  我承认那个人的强大很吸引人,但是世界很大。马尔福的选择很多。您的选择,为很多人带来了灾难,以至于战后很多年在英国马尔福都抬不起头来。
  那个人分解了他的灵魂,用一本叫做《尖端魔法》的书上面记载的方法。制作魂器,使他的灵魂不够稳定。而邓布利多已经知道这些,救世主是一个活体魂器,他们的大脑可以链接在一起。甚至共享一些秘密。这就是为什么他会确定救世主一定会去神秘事务司的原因。
  我们没有胜算,所以我决定为家族做一次努力。您的选择呢?
  我尊重您的选择,如果您选择他,那么请您舍弃作为一个马尔福的姓氏。我依然会爱您,但我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我不会选择凤凰社,单单就是韦斯莱就足够让我恶心。但是谁说过,一个马尔福不会成为救世主?我自信还有一份能力的。
  如果您选择我跟妈妈,请妥善使用里面的东西。里面有一瓶透明的液体,可以取消您手臂上的小东西。我想,您不会因为阿兹卡班而失去您属于马尔福的审美。
  当然,未来在您手中。
  爱您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
  PS:只有您可以打开口袋,我想你需要担心我的不谨慎。
  看着儿子流畅的字迹,卢修斯深吸了口气缓慢吐出。轻点了里面魔药和嘉隆的数量,他嗤笑一声。那个小混蛋有的是时间收拾。现在需要的是见到西弗勒斯。他们的计划需要改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