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执事同人]恶魔契约+番外 作者:夜迷情(上)

字体:[ ]

文案
  “赛巴斯钦,尽兴的弄痛我吧,把活着的痛楚,深深的刻印在这灵魂上。”
  夏尔望着赛巴斯坚定的说,就让这身,心,灵魂,全部交付与你,赛巴斯钦……
  夏尔望着赛巴斯越来越近的脸,赛巴斯的眼瞳已经变成了腥红。
  恶魔的气息,看着赛巴斯英俊的脸,夏尔突然脸红了。
  他有点恼怒自己,怎么被这个恶魔吸引住。
  吸食了灵魂之后,自己就会死了吧,赛巴斯以后也会有别的主人,会有新的名字,一切都将重新开始,他还会记得自己吗?
 
  第一部
  第1章
  夏尔望着赛巴斯越来越近的脸,赛巴斯的眼瞳已经变成了腥红。恶魔的气息,看着赛巴斯英俊的脸,夏尔突然脸红了。他有点恼怒自己,怎么被这个恶魔吸引住。吸食了灵魂之后,自己就会死了吧,赛巴斯以后也会有别的主人,会有新的名字,一切都将重新开始,他还会记得自己吗?
  哎呀呀,一向不喜欢在别人面前露出喜怒哀乐的少爷,居然脸红了。呵呵,自己怎么会去吸食少爷的灵魂,恶魔的美学啊,我怎么可能被那所谓的美学牵绊着自己,能牵绊着自己的只有少爷啊。赛巴斯轻柔的抚摸着夏尔的脸颊,好柔软,夏尔磨蹭着赛巴斯的手,一切快该结束了吧。
  那么,少爷……我能吻你吗……
  “呵,恶魔对卑微的人类动心了吗?真是可笑啊,我该叫你什么?那鲁?贝尔?还是赛巴斯蒂安?”夏尔猛然睁大眼睛,墙头上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黑色的长发随着风摆动着,带着鄙夷的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塞巴斯蒂安和他怀里的夏尔。
  “辛帕森?你怎么来了,几百年的禁闭你还不收敛点吗,哦也哦也,或者说你还想在里面住个几百年?里面的老鼠,蟑螂是否已经是你亲密的伙伴了?”辛帕森因为赛巴斯戏谑的话而握紧了拳头。
  “我真是饿坏了呢,赛巴斯,这个人看起来很美味,好东西不要独占啊。”说完上前就去抓夏尔。
  赛巴斯抱着夏尔往后跳了一下躲了过去。
  “辛帕森,我可以知道你要抓少爷的理由吗?”赛巴斯保持着一贯的优雅,尽管受伤少了一支手臂,却无损他的气质。
  辛帕森抬起自己的左手,赛巴斯的眼睛眯了下,恶魔的契约吗,有人要伤害少爷吗?是谁呢,哎呀呀,真伤脑筋呀。
  “这个时候还有时间开小差,赛巴斯蒂安……把他交给我吧,我会给你更多的灵魂。”辛帕森开出了一个对于恶魔有具有诱惑力的条件。
  赛巴斯会将自己给他吗?毕竟交出自己他会得到更多的灵魂。而且赛巴斯受伤了,这样打下去,赛巴斯一定会吃亏的。他累了,灵魂被谁吸食掉已经无所谓了,所有至亲的人已经离开,也许死亡是种解脱。他活着的目的不就是报仇吗?现在已经没有仇恨了,那他活着的目的也已经没有了,好累……
  “赛巴斯钦……”夏尔靠在赛巴斯怀里轻轻的喊着他的名字。赛巴斯看着夏尔,夏尔有如大海一样颜色的眼睛看着赛巴斯。赛巴斯蒂安低笑了一下,“抱歉,辛帕森,我跟少爷有契约,只要他活着,我就要保护着他,跟随着他,永不背叛,哪怕豁出自己的性命。”赛巴斯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夏尔,夏尔却垂下了眼睛,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疼痛,他以为这种疼痛随着父母的死亡已经消失殆尽,现在却分明的感受到了疼痛。
  “卿卿我我的话留着去地狱说吧……”辛帕森目露凶光,手心里聚集着气,赛巴斯也僵直着身体准备应战。
  “放下我,赛巴斯钦……”冷冷的声音从赛巴斯怀里传出来。
  “少爷?”赛巴斯不明白夏尔为什么这么说。
  “我要跟他走,赛巴斯钦,这是命令。”夏尔睁开了印着契约的五角形的眼瞳,没有感情的说。
  “我明白了,少爷。”赛巴斯单膝跪在地上,放开夏尔。看着夏尔走向辛帕森,少爷,还是这么任性啊。
  “不愧是伯爵啊,还能这么镇定。”辛帕森用眼睛挑衅的看着赛巴斯,抱起夏尔就要走。
  “辛帕森,好好招待我家主人哦,少爷,我会尽快去接你的,不要给辛帕森添麻烦啊。”赛巴斯笑着单手抚上胸前优雅的向夏尔鞠躬,跳上屋顶,黑影一闪,消失了。
  “砌,你们的性格还真像啊,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肯低下高傲的头,越是这样越是想让人去摧毁他。要打赌吗伯爵?我有一天会将你的赛巴斯钦踩在脚下。”
  “我不认为只会像狗一样狂吠的恶魔有什么能耐。”夏尔冷冷还击道。
  “承蒙夸奖伯爵,我会如赛巴斯所说,好好的,招待你。”辛帕森把好好两个字加重语气说道,下手劈向夏尔的脖子,眼前一黑,夏尔晕了过去。
  第2章
  “主人,我已经将伯爵带了回来,他在房间里。”辛帕森恭敬的对着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背影说。
  “很好,辛帕森,我去看看他。”背影听见夏尔的名字微微的颤了下,快步的走下台阶向房间走去。
  夏尔眼睛蒙着黑布安静的躺在床上,太安静了,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辛帕森……”床前的人怒吼了一声,带着颤抖的声调,夏尔,死了吗?
  “主人请放心,伯爵他没事,我只是让他睡了过去。”
  人影暗自的呼了口气,睡着了吗?夏尔,你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露出以前的样子,单纯,无害。伸出手抚摸着夏尔的脸,如果一直能像现在这样能跟你安静的独处,该多好。夏尔,真希望你一直这样在我身边。辛帕森打了个响指,让夏尔醒过来,自己退出了了门外。
  “嗯……”夏尔呻吟了下,头好痛,自己是在哪里,眼睛被蒙上了,只看到一片黑暗。
  有人,因为眼睛看不到,夏尔的感觉变得异常灵敏,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直直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尽管夏尔的眼睛被蒙着,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并把脸面向他,似乎可以透过黑布看清楚自己。果然,自己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夏尔都忍不住内心的颤抖,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冷静,冷静的让人发自内心的恨。
  “夏尔·凡多海恩伯爵,你现在的样子让人怜惜,像一只被人扯断翅膀的小鸟一样,至亲死亡,朋友背叛,为什么这样的你还能这么冷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活着,你到底有没有在意的事情,人?”夏尔,求求你,快说出你在意的人是我,说出我的名字,夏尔,夏尔……人影情绪激动的抑制不住的颤抖。
  “没有……”夏尔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是的,自己在意的人已经跟随着那场大火消失了,自己之所以活着,只为了报仇,为了自己所受到的耻辱,为了报仇,他可以把任何人都牺牲掉,在这场复仇的游戏里,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
  “呵呵,哈……哈哈。”闻言,人影放声大笑,眼角的泪珠滚落,低落在地板上。
  “那么,你的执事呢,你从那次后消失回来,身边就多了那个执事吧。没有他,你不会活到现在,他像神一样在你身边保护你。他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呢?”夏尔想起了赛巴斯,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赛巴斯钦……夏尔在心里呼唤着他的名字,这个恶魔对自己来说是特别的吧。他开始想念一贯温柔如水的笑容了。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夏尔,居然笑了,多久没看到过他的微笑了,那场大火不但带了他的父母,带走了他的纯真,也带走了他的笑容。为什么现在会笑的这么温柔。会是因为塞巴斯蒂安吗?不,如果真的是这样,他绝对不允许这个人存在,他不允许任何人跟他抢夏尔。
  “我是赛巴斯钦的主人,只要契约还在,他必须像忠犬一样时刻呆在我身边,只要我有危险,他就必须保护我,哪怕是牺牲他自己的性命,直到我生命消失殆尽那一天。”夏尔微笑着残忍的说到。
  “夏尔,你果真是无情的人。如果我发现有什么是你在乎,我一定要让他消失,我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手紧紧的攥着,指甲陷进手心里,流出血来他也丝毫没有察觉。人影走了出去,对着守着门外的辛帕森没有声调的说“看好他,他在,塞巴斯蒂安一定会来,除掉他。”
  “是的,主人。”辛帕森对着逐渐走远的人影说。呵呵,可怜的人类啊。
  第3章
  眼睛看不到,夏尔只好靠在床头上,不知道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每天只有辛帕森进出给自己送食物,开始想念赛巴斯做的甜点,泡的红茶了。已经几天了?那个恶魔背叛自己了吗?虽然有契约在,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要一再试探他,一再想要确认赛巴斯钦是不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冲出来保护自己,像红夫人那次,像死神那次,像天使那次,尽管知道自己会成为他的负担,尽管自己有能力还手,但还是静静的呆在那里等着赛巴斯钦来救。是自己太不安了吧,没办法琢磨恶魔的心。夏尔觉得累了,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梦中,赛巴斯温柔的望着自己笑,夏尔伸手想去抓住他,手还没有碰到赛巴斯钦的衣角他就不见了,夏尔在长满毒蔓的森林里奔跑着,呼喊着塞巴斯蒂安的名字,可恶,他为什么躲起来不见自己,真的是背叛自己了吗?赛巴斯钦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背叛我,我……我绝对不允许你背叛我,赛巴斯钦……夏尔跪在地上仰头大声嘶喊着。
  “少爷,不要哭!”
  “赛巴斯钦?你在哪里?快出来……”夏尔向四周张望着寻找赛巴斯的身影。
  “少爷……少爷?醒醒。”赛巴斯在今天晚上悄悄的潜伏进来,当他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看见床上躺着的小人儿皱着眉头,不安的伸手凭空在抓什么东西。此时的少爷脆弱的像个玻璃娃娃一样。只想拥他入怀,好好珍惜着。伸手抹去夏尔眼角的泪水,扯掉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俯身吻上夏尔的唇。
  门外的一双眼睛猛然睁大,脸色苍白,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唔……”张开眼睛,看见赛巴斯英俊的脸就在自己眼前,而且此时正贴着自己的唇。夏尔的脸一红,猛地的推来赛巴斯。
  “赛巴斯钦……你……干什么。”夏尔使劲擦着嘴巴对着赛巴斯吼道。因为夏尔脸红的原因,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对赛巴斯的娇嗔。
  “少爷醒了呢,这么快就翻脸了,刚才不是还在喊我的名字吗?”塞巴斯蒂安依旧挂着他那一脸无害的表情,无辜的看着夏尔。
  “谁……谁喊你的名字了,我是看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赛巴斯……你的手……”依旧是黑礼服,白手套,两只手好好的。夏尔开始怀疑赛巴斯的手根本就没有被砍掉。
  “这点小伤都治不好,怎么做凡多海恩家的执事?我可是恶魔啊,少爷。”
  “啪啪。”辛帕森拍着手走了进来。“很精彩的对话呦,伯爵,塞巴斯蒂安。不过这使我的主人很不悦,所以……”辛帕森抬起手露出的五角形。
  “赛巴斯钦,我看见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夏尔撇过头,嫌恶的说。
  “可恶,你这小子……”话还没说完,一把餐刀擦过辛帕森的脸直直的插在了门上,辛帕森一惊。
  “那么,请下命令吧,少爷。”赛巴斯钦单膝跪在地上等候的夏尔发话。
  “干掉他,赛巴斯钦。”睁开刻印着契约的眼瞳,夏尔不带感情的说。
  “是的,主人。”
  第4章
  “可恶。  ……”辛帕森捂着受伤的胳膊大口的喘着气。赛巴斯钦比自己心里想象的厉害的多了,在这样打下去,自己很难脱身的,只有等自己伤好了在做打算了,抽出随身带的小刀向夏尔投了过去,赛巴斯看见匕首飞向夏尔,转身把夏尔扑到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