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爱的囚徒 作者:泊沧(上)

字体:[ ]

 
文案 
读前小贴士:
①为欲而生,三观毁灭殆尽。
②高能作死下限深不见底。
③猪脚包括他周围全是重度偏执狂+蛇精病+病娇变态。
④祖宗十八代的节操都被作者吞了。
 
主动画和各种脸红心跳的游戏,与剧情沾点边也可以当原创,伪系统,穿越平行空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灰 ┃ 配角:系统,甜池(sweetpool),鬼畜眼镜,咎狗,家教,猎人,黑蓝,死神(伪),千与千寻(伪),心理测量者等 ┃ 其它:综漫,主受,伪系统,注定被玩坏的动漫,注定被玩残的高-游戏,蠢作者就是那种想各种姿势都来一遍的禽兽! 
---------------------------------------
 
  ☆、第1章 chapter01
       【楔子】
 
    ——肮脏的,叫他仍旧肮脏;——
 
    [天黑了。]
 
    [唔…我好害怕。]
 
    [害怕什么呢,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
 
    [你才不会保护我!]
 
    [我当然会保护你。]
 
    [你只是想要我的身体。]
 
    [因为它也是我的。]
 
    少女看着镜子,里面那张脸一会哭泣,一会微笑。
 
    直到最后彻底被微笑覆盖,同她抱在怀里的洋娃娃一样,乖巧又甜美。
 
    娃娃的胳膊散落在四周,眼珠子掉落了一只,半边脑袋上全是被铅笔之类的工具戳出来坑坑洼洼的小洞。
 
    这是谁送的娃娃呢?
 
    不记得了,或许是昨天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又或许是前天那个红发褐眼的男人?说不定是…现在这个在妈妈床上的男人?
 
    数不清。
 
    少女捡起散落的玩具身体,用那仿真的塑料手指在并不隔音的简陋墙壁上一下一下的刮擦着。
 
    为那个房间里不绝于耳的男人女人呻.吟声配着欢快的乐曲。
 
    直到木板的另一边嘭的一声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在男人的唾骂和女人的喘.息声中,少女用被磨破的玩具手指结束了最后一个乐符。
 
    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的风吹开了少女额前浓密的刘海,也翻开了油漆剥落的小桌子上的书。
 
    暗黄的书页上,好像手写上去的漂亮字母不羁而飞扬。
 
    和那个给她书本的叔叔一样。
 
    黑色的文字印在陈旧破损的书本上却清晰可辨。
 
    “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女干.- yín -、污秽、邪荡、仇恨、忌恨、恼怒、异端、嫉妒等类……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国。”
 
    “迫害你们的,要祝福;只可祝福,不可诅咒。”
 
    “你们应该彼此热切相爱,因为爱总遮盖许多罪过。要彼此款待,而不出怨言。”
 
    “……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少女捧着那残破的书本,借着窗外路灯照射进来的光,轻轻念出声。
 
    带着孩子得到珍视的宝物般的神情。
 
    神说,爱能遮盖罪过。
 
    可是爱是什么?
 
    神说,忍耐到极限,就能得救。
 
    极限是什么?
 
    神说,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罪是什么?
 
    高昂的呻.吟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少女趴在那破烂的书本上昏昏沉沉的看着那些漂亮的开始扭动的字,直到眼皮无法支撑。
 
    房间的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在她面前蹲下来,她没睁开眼睛。
 
    酒精的味道混合着讨厌的味道隔得很近,粗糙的手在她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然后厌恶的气息就远离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她从房子里走出去,手里抱着那个已经恢复的洋娃娃,没人看到娃娃帽子下那残缺的半边脑袋。
 
    她的母亲站在门口,热情的和一个银灰色头发的男人打着招呼。
 
    男人穿着铁灰色的西装,刚从高级轿车上走下来,带着无框的眼镜,不苟言笑,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放在花枝招展的母亲身上,径直走向自家院子。
 
    那是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是她们的邻居,乔北先生。
 
    傲慢无礼、冷漠俊美、神秘优雅的钻石王老五,她记得她的母亲是这么说的,说完后还会不屑的撇一下红艳艳的嘴唇,却每次都在男人的车子远远驶来的时候兴奋的跑下楼。
 
    她被母亲推上前,抱着娃娃站在男人面前,学着另一个自己,露出紧张却又乖巧的笑容:“叔叔好。”
 
    只有这个时候,那双深灰色的眼睛才会施舍般的看她们一眼。
 
    又冷又硬,和他嘴角挤出来的虚伪笑容一样。
 
    冰冷,阴沉,如视蝼蚁。
 
    “你想做他的玩具吗?”她问她的母亲。
 
    女人眼神狂热:“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就算是玩具都可以。”
 
    她笑着,却不做声。
 
    做他的玩具可是很凄惨呢,她低着头,抚摸着手里的洋娃娃。
 
    就算是玩具,母亲也不够格。
 
    因为那个男人有更好的玩具。
 
    ——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
 
    【从这里开始可以去文案上看链接地址,被和谐的不多不看也没关系233】
 
    冰凉的手指触碰着少年果露在外的肌肤,引起对方一阵阵不安的战栗,熟睡中的少年眉头紧锁,好像陷入了某种不安、恐惧的梦境中。
 
    男人不满于这轻微的反应,手指用力,在那齿印仍未消退的粉色樱桃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熟睡的少年轻哼一声睁开眼睛,迷茫的眸子在昏暗的室内带着点灰蓝色,然后一点点的恢复清明。
 
    脸颊蹭上男人靠近的手指,轻轻的唤道:“爸爸。”
 
    声音有些残破和沙哑,如同脸色一样虚弱不堪。
 
    “稍微不看着你就调皮,爸爸最近可是很忙呢。”宠溺的抚摸着少年的脸庞,男人手指滑过那红肿的双唇,食指和中指插.了进去,在里面慢慢的搅动,逗弄着那条不知所措的舌头,恶意的掐揉,让少年发出难受的呜咽声。
 
    “不能离开爸爸哦,哪里也不能去,你可是爸爸最重要的东西啊。”
 
    男人眼神阴霾,表情和声音却是说不出的温柔,暗淡的灯光下那张俊朗的脸诡异,并带着一闪而过的狰狞扭曲。
 
    放开少年的嘴,湿滑的手指拿出来后,在少年单薄的胸膛上划出一道湿漉漉的痕迹,轻揉慢捻,享受着慢慢起伏的胸膛带给手指的触感。
 
    十来岁的少年,纤细苍白,好像用力就会碎掉。
 
    这个想法在男人脑海里刚形成,手指的力道就加重了。
 
    指尖几乎陷进那脆弱的皮肉里,少年因为疼痛开始汇聚的目光明亮起来,让那份痛苦更显清晰。
 
    男人的心情也随着那细微的因他而起的变化愉悦满足起来。
 
    像是为了讨好他,少年还未开始真正发育的青涩身体一点点的缠住他,带着血痂的红肿嘴唇讨好的吻了吻男人紧抿的嘴角,在即将退开的时候被男人按住后脑勺压了回去。
 
    嘴唇上的伤口因为男人激烈的啃咬又裂开了。
 
    像野兽撕咬般,狠绝,血腥,掠夺。
 
    狠狠的蹂.躏着,带着摧残一切的力道。
 
    恐惧再次在那双浅灰色的双瞳里浮现,少年瞪大眼睛,连眼角都开始颤抖,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无动于衷。
 
    不能让爸爸生气……
 
    冰凉的手指沿着少年漂亮的蝴蝶骨一直滑到尾椎,在快要凹陷下去的地方打着转,男人或轻或重的揉捏着,感受着紧贴着自己西服外套上、因为敏。感轻轻颤抖的身子。
 
    冷漠的脸上开始堆砌愉悦。
 
    手指一路向下滑,【哔——】男人恶意的按压了一下,被他双唇缝合的嘴里溢出虚弱的呻.吟,像只猫儿一样。
 
    给予脸色通红的少年呼吸的权利,男人将他推倒在身下的大床上,少年张着嘴,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单薄的能看见肋骨摸样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着。
 
    男人眼里的颜色加深,将少年翻了个身,让他跪在床上。
 
    【哔——】
 
    虚弱苍白,却没能勾起男人任何的怜悯之心。
 
    反而让某种黑暗罪恶的因子更加肆虐起来。
 
    【哔——】男人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中少年的反应。
 
    “爸爸……”
 
    【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