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爱的囚徒 作者:泊沧(下)

字体:[ ]

 
  ☆、第50章 chapter50
 
  “别开玩笑了!我回来可不是为了这什么狗屁家主的位置!”橙发的青年腾地一声站起身来,年轻英俊的脸因为愤怒微微涨红,满是抗拒。
  小野滕璞目光未动丝毫,身上森冷的气息却更加浓郁起来,深沉的目光后是对眼前这个人的失望以及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可惜这个人是熊本的骨肉……强压下心头的情绪,小野滕璞冷笑道:“你以为你进了这间屋子还有出去的机会吗?真是天真!就算我不杀了你,你大伯也会杀了你,你以为这么多年来你是靠自己活得相安无事的吗?”
  青年脸上几度变化,那丝倔强依旧未消除半分,看出对方非暴力不合作之后小野滕璞抬了抬下巴,一直等候在两边的人立刻围上去将愤慨的青年按在了桌子上。
  五十岚太一并不弱,可是依旧太年轻,怎可能是这群身经百战的人的对手,再加上长途跋涉为了赶回来见风纪也耗掉了一部分体力,现在一个人他就无法对付,更何况是两三个人。
  是,他真的太天真了,以为这群人会有那么一点通情达理的他真是太蠢了。
  “因为那个位置害死了我的母亲,现在还想让我坐上那个肮脏的位置吗!小野叔叔!”强烈的不甘和痛苦占据青年那双橙红色眼睛,像被逼到尽头的困兽一样,悲哀的嚎叫着,“小野叔叔……不要让我恨你…”
  小野滕璞表情一僵,很快错开了青年哀求的眼神,神色却更加冰冷无情:“你没得选择,因为你是五十岚太一!”
  五十岚太一被软禁了起来。
  五十岚家的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加上佐伯克哉的介入,因为五十岚太一的不合作,小野这边也渐渐开始动摇起来。
  明白人都知道,与其扶持一个不听话的小鬼还不如投靠刚木,他们已经上了年纪,而且都有了相应的家世,谁也不能真的狠下心来把全家人的脑袋別在裤腰带上就为了一个不成器甚至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的小鬼。
  之所以还在这里,那也是出于对熊本的江湖道义。
  如果最后不得不决裂,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小野滕璞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如果有人要走,我绝不拦着,你们有自己选择的机会,我也说明了,我这个人容不得瑕疵,背叛我的最好祈祷我别赢,不然死的会很惨!”
  男人平静的说完这句话,下面的气氛一下子更加紧张起来。
  这时候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走过来在小野滕璞耳边低语了一句。
  小野滕璞放在膝盖上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被人发现。
  黑衣男人走后,小野滕璞再次将视线放到在座的诸位身上:“现在,你们决定好了吗,如果要走,我不拦着,我只给30秒的时间,过了30秒,没走的,我就当各位是亲兄弟!”
  众人神色各异,各有所思。
  除了几个年迈的不动如山以外,有些后来进来的,已经开始动摇了,小野滕璞在心里冷笑,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冲身后摆了摆手,随即一枚戒指被放在盘子里端了上来。
  看清是什么之后,下面一片哗然。
  与这里肃穆的气氛不同,宅子的某一处却是一片绮丽。
  “嗯…为了救你,太一君不顾性命勇闯虎穴,真是勇气可嘉,可歌可泣啊……”男人说着腰、身猛然向前一挺,巨大的硬、块一下子没入红、肿的小、穴。
  “呜……”灰抓着床单,咬紧的下唇泻出一丝呻、吟,隐忍的样子更加情、色、撩、人。
  佐伯克哉呼吸一滞,深埋在少年体内的肿、胀开始在紧、热的小、穴、内缓慢的抽、插起来,慢慢转动着,摩擦着柔软的内、壁。
  “做了这么多次都还这么紧,风纪的身体真是天生的需要被男人填满的体制啊,我都快上瘾了……”佐伯克哉俯□,从背后将少年拦腰抱了起来,一下子,巨、物进入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深度。
  “唔!”被填满的痛苦让灰绷直了身体。
  佐伯克哉继续玩、弄着被自己蹂、躏的红、肿不堪的乳、头,一口咬上那被自己舔、吻过无数次的颈脖,直到嘴里传来血腥味才住口。
  少年的沉默让他镜片后的神情有些阴郁起来。
  一开始温柔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粗、暴。
  圈紧少年的腰,大幅度的上下摆动起来,这点很有效,马上就听到了令他满意的呻、吟声。
  肉、体相撞的声音和少年的呻、吟混合在一起,色、情又- yín -、靡,能催动浑身上下每一个蠢蠢欲、动的细胞。佐伯克哉一次次狠命的撞、击那个让怀里的人几乎丢盔弃甲意乱、情迷的点,在他耳边发出低沉的轻笑声:“很舒服吧,一副快要融化了的样子,你再怎么抗拒我,身体也会乖乖的接纳我呀,想知道自己的小、穴是怎么挽留我的吗,嗯”
  狂风暴雨般的抽、插突然停了下来,在灰意识迷乱的时候,佐伯克哉突然抱起了他的身子,两人就这样维持着交、合的姿势,走到了浴室里那个落地的大镜子面前。
  佐伯克哉捏住灰的下巴强迫他转过头来看着镜子里的人。
  身形消瘦的少年被男人圈住抱在怀里,身上满是被蹂、躏过的痕迹。男人邪笑着抬高他的双、腿向两边张、开,给他摆出一个极尽羞耻的姿势,那个地方就展露无疑。
  红、肿的小、穴包裹着巨大的肉、棒,翻出来的媚、肉好像在挽留着对方一样。
  暴露的,还有身前在侵、犯中已经抬起头来却被束缚住的地方。
  片刻的怔忡之后,灰闭上了眼睛。
  佐伯克哉可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他似乎异常享受对方痛苦却无法挣脱的表情,这种完全在自己掌控中、连呼吸的频率都要受他控制的感觉……
  真是太棒了。
  如果,如果……
  他猛然回神,将刚冒出来的莫名情绪压了下去,镜片后的目光愈加阴暗起来,与浓烈的情、欲混杂在一起,让人毛骨悚然。
  佐伯克哉圈紧灰的腰,将他抬起然后放下,这个体、位让他有种把少年彻底贯、穿的错觉,如此几个来回之后,怀里的少年就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那被欲、望渲染的痛苦的悲鸣动人心弦……佐伯克哉猛然用力将对方压在了镜面上,身下开始不留余地的冲、刺起来。
  地板,浴缸,马桶……男人不停地换着位置和姿势,身下的少年被折腾的几乎失、禁男人也没停下来,那硕、大的欲、望像是永远无法满足的饕餮,无论怎样占、有,依旧空虚的要命。
  好像要……好像要……全部得到!
  直到少年被做、昏过去,佐伯克哉才释、放出来。
  灰意识消沉了很久,有个滑腻的东西在他嘴里翻滚,呼吸不能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触目的是一张放大的脸,还有一副他无比熟悉的眼镜,恐惧在刹那席卷过他的脑海。
  直到那张脸离开,灰才从失神中回过神来。
  没放过那双银灰色的眼镜里刚才一瞬间露出来的情绪,佐伯克哉退开身子,以一种打量物品般的露、骨眼神看着他:“既然醒来了,就锻炼一□体吧。”
  灰坐起来一半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
  发现他的异样,佐伯道:“怎么了?”
  灰盯着他看了半响,红肿的嘴唇向上勾起,笑容冰冷:“我觉得你带这幅眼镜真的蠢透了!”
  佐伯克哉朝他俯过身去,鼻尖相触:“有五十岚太一那个小子蠢吗?”佐伯克哉动作极度轻柔的扶起少年耳边银灰色的头发凑上去闻了闻,喉间深处发出轻笑,“想见见他吗?”
  “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大伯!”五十岚太一捶打着房门,泄愤似的踢了几脚,一个回应的人都没有。
  好不容易从小野那里逃出来,结果又被软禁了起来。
  比起这个,更让他心烦气躁无法平静下来的却是小野说的那番话。
  风纪背叛了……虽然这和他没什么关系,可是如果和佐伯克哉在一起的话就…
  “你是想拆了屋子吗?”
  沙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满地的狼藉中的五十岚猛然抬起头,见到来人,惊喜道:“风纪!”
  灰靠在门宽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注意到他与平时不同的阴郁神情,五十岚停住想要去抱他的手,担忧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大伯为难你了。”
  灰静静的看了他半响,突然放声笑了起开:“太一,你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你啊!”
  五十岚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笑的陌生的少年,眼神变幻莫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至少也不是蠢得无可救药。”
  五十岚眼底闪过一丝挣扎,怀抱着一丝希望看着对面的眼神冰冷的望着他的少年:“小野叔叔说的都是真的对吗?”
  “是!”
  干脆利落的回答让五十岚身子僵硬了一下,好像还嫌不够彻底一样,对方紧接着再一次若无其事的说出伤害他的话。
  “我接近你不过是想套出戒指在哪罢了,毕竟没有那个很麻烦呢……”
  “我没有戒指,你白费心了!”
  “你没有,但是小野滕璞有啊,用你的性命作抵押就行了。”
  冷酷无情的话语像钉子一样扎进五十岚太一的心脏里,他身形晃了晃,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他妄图从那双匕首一般锋利冰冷的银灰色眸子中看出开玩笑的成份,可惜没有,失落、难过,被欺骗和背叛的愤怒潮水一样涌上了头顶,影藏在刘海下的棕红色眼睛终于彻底黯淡下来。
  “这么快就认命了吗,真是无趣啊!”
  门口的少年鄙睨的看着他,五十岚太一收紧了拳头,语气已经变得无比冷漠:“你不要太过分。”
  灰嗤笑:“过份?我还有更过分的事情呢!”
  在五十岚警惕的目光中,两个黑衣大汉走了进来,将他包围住。
  没来得及反抗,双腿就已经软了下去,突来的变故让五十岚措手不及被压制在了地板上,全身的力气好像在一刹那被抽干了。他瞪着眼前的少年,最后一丝对于眼前这个人的希冀被彻底埋葬掉:“你给我下了药!”
  灰很坦然的点了点头。
  “你想做什么!”看见身旁两个男人捆缚住他的双手,开始脱他衣服时,五十岚惊恐道。
  灰拿出摄像机,对准他的脸,哄孩子一般对他道,笑容温柔的滴出水来:“录一段视频给小野先生看看呐,太一做主角开心吗?”
  意识到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事情,五十岚太一惨白了脸色:“变、态!”
  灰脸上的笑容一瞬即逝:“变、态?太一君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变、态呢?拿着人家的衣物在房间里自、慰的太一君算什么呢,比起我来,给我下安眠药半夜三更跑到我房间里用我的手自。慰的太一君才是变、态吧。”
  五十岚太一一张愤怒的脸突然涨的通红:“你怎么会知道!”
  “太一君做的这么激、烈……我会醒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为什么……”
  紧盯着少年羞怒窘迫的样子,灰舔了舔嘴角,笑道:“当然是想看太一君一脸欲、求不满的丑态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紫湄妖狐的地雷,谢谢遗忘落寞的2颗地雷~( * ̄▽ ̄)((≧︶≦*) [蹭]
  看到有小天使说要写魔鬼恋人╮( ̄▽ ̄")╭蠢作者能说看完了之后连人名都没记住么( ̄ε(# ̄)☆╰╮( ̄▽ ̄///)
  对于魔鬼恋人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梗啊,每次看到那群熊孩子抱着妹纸说“全部流进我的身体里……更多的……更多的……”我就想找个更加鬼畜抖S的总攻来狠狠的疼!爱!他们~(~o ̄▽ ̄)~o 。……o~(_△_o~) ~。。。我这种烂人完全会想歪好么!(((m -__-)m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