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刺客的心情 作者:弦小丢

字体:[ ]

 
 
文案
对于唐醒来说,腿,断还是不断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而对于陆眠来说,脸,要还是不要,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为了吃掉那个唐门,别说扮猪,就算要扮球球!陆眠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只是苦了藏剑山庄的叶少爷,每当他哄好家花,捂热气氛,终于循序渐进可以开始啪啪啪的时候……那对神烦的隐身组就会出现。
 
明唐傻白甜,CP是扮猪吃虎腹黑喵X一点就爆炸毛炮。
短短的,嗯,短短的。
内容标签:甜文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醒,陆眠 ┃ 配角:叶观澜,花青瓷 ┃ 其它:剑三,明唐
 
==================
 
  ☆、神烦的隐身组
 
  唐醒是个好刺客。
  在唐家堡长大的这么多年,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天罗惊羽样样耍得好,在唐家堡内埋了无数机关,坑了一个又一个师兄弟,天天被伏击却依然活蹦乱跳。手工也好,机关小猪比别人的跑得快,一身的飞刀铮光瓦亮,很少受伤,也没摔断过腿儿……只是不怎么开心。
  因为一脸刀疤的师父说过,你长得像我,所以你肯定娶不到媳妇儿。唐醒小时候被这句话吓哭了,无数次的对着镜子揉搓那张小脸……纳闷自己长得人模人样干干净净的,怎么就注定没媳妇儿了!每当看到小唐醒委屈的眼神,师父就很有成就感的挺起胸,说以后咱干的都是刀口上的买卖,拖家带口怎么行……师父的话就是一切,小唐醒只好点点头,什么都听着。
  长大以后才知道师父那坏饼子是骗人的。
  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曾经长得干干净净眼含水波的小娃娃,已经被教育成了一个眼神里时刻透着嫌弃的扑克脸,就算长得再俊,也不受妹子们欢迎。
  唐醒这一生的开头,已经败在了师父手上,而损友叶山娄给他出了更馊的注意,性格外形吸引不来妹子……你还可以存钱啊,厚厚的老婆本在手,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叶少爷那张被明黄色衣服衬的金光四射的脸,闪瞎了唐醒的理智,迷迷瞪瞪的走上了赏金捕快的不归路。
  月黑风高,夜深人静。
  唐醒隐身在房梁上,脚蹲的有些麻了。房梁之下,精致华美的寝室内,两个人正把酒望月相谈甚欢,其一银边黑衣,遍身是白白紫紫的花饰,一头黑色长发直直的垂下来,在脖颈之间软软的绕着……男人还穿一身花,娘炮!唐醒皱着眉在心里骂了句。而另一人活脱脱就是损友叶山娄的翻版,一身金光闪闪的衣服就算在灯光下也晃痛了唐醒的眼,该死的土豪!唐醒看着灯下那张纨绔子弟的脸,恨不得现在就给他一发追命箭。
  可惜,还不是时候。唐醒瞄了眼那人手边的重剑,看见那黑色剑身上金色的银杏叶……居然是名剑泰阿,硬碰硬绝不是对手,何况对方有两个人。虽然这两人的头上,加起来有六七万金的悬赏,做成了这一票,可以休息很长一段时间……难啃的硬茬,自己一个人,只能静待时机。唐醒平复了下气息,在房梁上保持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继续盯着。
  可那两人丝毫没有要去休息的意思,甚至愈加性兴致高昂了起来,在唐醒面前你来我往动手动脚,眼看就要上演活春宫了。
  房梁上的刺客翻了个白眼,听着底下一阵嗯嗯啊啊声,努力的忍耐着,忍着忍着……干脆就放弃了挣扎,正直的旁观起来。啧啧,身材真不错……可惜是男的,唐醒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两个人,突然就灵光乍现。再等一会,趁这两人干柴烈火无旁骛的时候,找准角度一发追命了结他们倆,还能省下一枝弩箭!唐醒细想了一下,觉得这招可行,嘴角一咧,抬起了手中的千机匣。
  一声高亢的哭喘,惊的唐醒手中的千机匣差点脱手,头皮发麻的瞪了眼那金衣少爷拧在身下之人腰上的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仿佛那手捏在了自己腰上一般。唐醒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把身上奇怪的感觉给甩掉,身为一个好刺客,出手一定要镇定,要谨慎……
  可是那感觉还在。
  唐醒又吸了口气,维持着浮光掠影,下意识的腰往一侧躲了躲。
  那只手也跟着他动了动,甚至还还往下移了移,摸上了他的腿。唐醒大惊,扭头看向身侧……房梁下的阴影,空无一物,只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像是要确定他的存在一般,上下左右的到处乱摸。
  谁在那里?……别,别乱摸!唐醒压着声音,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那只手顿了下,反而蹬鼻子上脸,又多了一只手!两手在唐醒周身一上一下摸的起劲,像是要给他造个模子似的。
  唐醒大怒,明白了对方也是同行,一样是隐身的功夫罢了……但既然是同行,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看着底下演现场还不够,乱摸个什么劲!
  花落夜暖,皓月美酒,还有美人如旧,灯下的两人你侬我侬耳鬓厮磨正行到酣处,却听得房梁上一声爆炸般的怒吼。
  “你他妈还摸——?!”
  随着一声兵器交接的金属铮鸣,眨眼的功夫,原本空无一物的房梁,掉下两个黑乎乎的人影,摔在了两人面前的地面上,扬起一片轻尘……
  衣裳半敞的两人愣住了,唐醒也愣住了。
  这个时候,他正趴在地上,脊背被那个抢生意的不速之客压着,两人就这么叠在一起摔倒在地,而他的千机匣掉落在一边,离他的手还有一臂的距离。
  四个人就这么八目相对的愣了好一会,气氛极其尴尬。
  最先清醒过来的却是那锦衣少爷,他低声骂了一句,把小情人揽在身后,一只手操起那把重剑,对着唐醒两人趴着的位置,兜脸轮过来。
  两人一惊,竟是默契的同时向一边翻滚,堪堪躲过了那记夕照雷锋,只是离掉落在地上的千机匣更远了。唐醒一个愣神,也没顾自己和人滚在一起或者时机是不是合适,居然想爬起来折回去拿回自己的武器……而手腕上一道迅猛的力气忽的将他扯了开去。
  “走啦!”
  那个人拉着唐醒的手腕,一路狂奔,唐醒脚下一跄一步没跑稳,以为自己要拥抱地面了,却没想到拉着自己的那小子跑的那叫一个快,他一只手被抓着,身体却悬在空中,耳边掠过尽是风声,脸上被刮的钝痛,想开口喊叫却被吹开了嘴皮,嘴里兜风更是难受……
  这种残酷的折磨让唐醒的脑子发晕,不知过了多久才被丢在了地上。
  明明没有自己跑,全身却还是散架了一样,那只膀子在冲力中干脆就被卸了下来,整个人面朝下趴在地上想动也动不了。而那个始作俑者也倒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声音粗的像是在生孩子。
  这个念头让唐醒觉得很想笑,但是脸硬硬的怎么也笑不出来,他动了动手指,手边空无一物,是了,他的千机匣……莫名其妙的被身旁这个人夺了去,丢在了那间屋子里了。唐醒一瞬间火气就涌了上来,挣扎着抬起头,却牵动了肩膀的挫伤,痛的他一口气卡在喉间,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那个拉着他跑出来的人支着身体坐了起来,黑色的布料被金线编织着,腰部大敞,露着明晰的腹肌和人鱼线,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还有腰后的弯刀,看起来就不是中原人……他拉开兜帽抹了把额上的汗,绿晃晃的眼珠子盯着唐醒,问道:“你怎么在哪里?”
  “我他妈还要问你呢!”唐醒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要不是你在那儿捣乱我已经拿到那六万金了!才不会这么狼狈的倒在野地里,连兵器都丢了!我的人生走到这里还从来没这么烦过!
  突然弹起来的动作又牵动了肩上的伤,倒霉的刺客抽了口气,又蜷了回去。
  “陆眠,”那人看着唐醒,挠挠头,“我叫陆眠,你呢?”
  “唐醒!”唐醒趴在地上,不耐烦的嚷嚷。
  陆眠愣了一下,突然靠过来,擒住唐醒的手臂,一拉一并。唐醒痛的大喊出声,毕竟从小是优等生,没怎么受过伤……也耐不住疼。
  “我们的名字挺像的,”陆眠咧开嘴笑的开心,“我决定了,我要和你做朋友。”
  “去去去,”唐醒瞪了陆眠一眼,“唐家堡和明教没交情,别乱喊……今晚的事儿,总有一天找你算账。”
  陆眠歪歪头想了一会,“你该不会是生气了?我才过来中原没几天,大家都说拿悬赏赚钱比较方便我就……其实我跳上房梁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的,明明那里看不到有东西,摸过去却有个人在,所以我一时好奇就……”
  “闭嘴!”唐醒头皮发麻,猛的站起来转身就走。
  陆眠想也没想就跟上了,他扯住唐醒的衣角,却被对方大力的甩开。
  你奏凯!唐醒瞪着陆眠,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嫌弃,心想我要不是武器被你弄丢了,早就赏你当胸一炮!
  陆眠丝毫没有感受到唐醒的恶意,很认真的表示自己坏了唐醒的差事,愿意以一己之力尽量补偿,跟着他直到弄死那两个人拿到报酬为止。
  唐醒走,他跟着,唐醒甩开他,他又跟上……唐醒差点气歪了脸。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轴呢?!”
  实在忍不下去的唐醒大吼,陆眠绿晃晃的眼睛看着他,半晌,有些迷茫的挠挠脸,问道:“什么是轴?”
  唐醒气的眼前发黑,破罐破摔,“说你长得好看呢!”
  陆眠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着唐醒笑了笑,“谢谢,你也挺轴的。”
  唐醒猛的吸了一口气,怒目圆睁,都到嘴边的话,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就这么憋在胸口,嘴巴张了又合,反反复复,脸上的表情精彩之极。
  如果这时候有个唐家堡的师兄弟在身边,一定会吓的下巴脱臼,那个总是冷着一张脸眼神不善的混蛋玩意,居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怎样你才肯走?!”唐醒憋着气问道,但对方依旧扯着他的衣角无动于衷。
  唐醒一怒甩开陆眠的手,施展出浮光掠影,霎时间便消去了身形,下一刻,他已经架着飞鸢在空中变成了小点。
  傻了吧爷会飞!
  夜幕之中,唐醒亮着眼睛绽开一个得意的笑容,想追老子,下辈子吧!
  空中的视野格外开阔,远处的地平线微微泛白,映着脚下一片湖光山色,泉响琳琅,夜露垂垂。微凉的风流过颈间,放平了身体飞行,就像是躺在风中一般,甚是惬意,唐醒舒服的简直想闭上眼睛。
  就在他全身心感受大自然的时候,一条锁链样的东西缠住了他的腿,扯的他差点从飞鸢上掉了下去。
  唐醒大惊,连忙稳住身体,低下头却看见一条鎏金钩锁挂住了他的脚腕,一个黑色的身影借着那锁链的力,向着空中的自己疾飞而来。
  “阿醒!”
  陆眠在空中撒不住车,直接撞上了唐醒的后背,便索性弃了链子,手脚并用整个人挂在唐醒身上。手臂扣着他的脖子,腿缠着他的腰,姿势就像是澳洲出产的大耳朵树袋熊。
  你他妈……倒是放手啊……至少放开手!唐醒稳着飞鸢,没有多余的手可以反击,脖子被陆眠勒的生疼,更兼压迫着气管,憋的他一张冷脸都红了起来。
  可是飞鸢终究是一人用的飞行器,加之陆眠那爆发力十足的撞击,一来二去已经出现了要坠机的预兆,而驾驶员又被超载的不速之客扣着脖子,就算技术再好,也发挥不出来。
  著名评论员释迦摩尼说过,该坠毁的,总是跑不掉。
  这个清晨,如果有人打金水镇走过,看一眼那蒙蒙的天空,就会发现空中那个拼命扭动的大蝙蝠一样的东西,挣扎了好一会以后,一头向下栽去,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蠢猫我草你&%¥*!!!”
  接着是山岗上轰的一声。
  唐家堡的拔尖儿刺客唐醒,正接受着有生以来最耻辱的时间。比任务失败更刻骨,比被妹子甩更酸涩,比小时候踩中师父的连环陷阱更槽心,甚至比千机匣被人弄丢更难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