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梅问雪同人)若有重来+番外 作者:墨深蓝

字体:[ ]

 
若是西门吹雪在紫金山巅那一剑后,叶孤城没有醒来,会如何。。。
若是西门吹雪看着叶孤城昏睡十年,没有灵魂的叶孤城,他如何接受。。。
若是西门吹雪莫名重生到成亲那晚,但是仍然悖情蛊加身,他如何选择。。。
本文就是一时脑洞,感叹东梅问雪,文笔略渣,不要在意!
 
主cp叶孤城X西门吹雪(QWQ不想让西门反攻了怎么办~)
副cp玉罗刹X石之轩(=V=玉爹攻,妥妥哒~)
番外涉及剑三一部分,大唐双龙一部分,QWQ我也是看同人知道哒,大家懂得,不准确,懒得改了QWQ
 
 
内容标签:武侠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门吹雪,叶孤城 ┃ 配角:玉罗刹,叶玄,陆小凤 ┃ 其它:西叶,武侠,东梅问雪同人
==================
 
    第1章 十年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西门吹雪的声音缓缓在空荡荡的内殿里响起,却无人再与他回应。
  自十年前的那一夜,纵使他如何呼唤,那个人始终躺在那,眉目依稀,是多年前海外孤城,不曾染上情爱的清冽。
  西门吹雪的发全白了,他袭一身白衣,束一根发带,静坐在叶孤城身旁,听着几不可闻的呼吸,眼中似悲似喜。。。
  “叶,你若等得累了,我来陪你便是。”十年,西门吹雪看着叶孤城昏睡了十年,他,终究还是累了。。。
  十年前,西门吹雪解了悖情蛊之后,他此生至爱的只有叶孤城一人。。。
  十年后,无望的等待终于逼疯了这个剑客,他如何能忘那人眼中的清浅笑意,如何能忘与他剑道心意相通,如何能忘他叶孤城。。。但,为什么,他偏偏就是忘了他的情,忘了西门吹雪此生至极至珍的情,那是对叶孤城的情。。。
  紫金一战,叶孤城一睡不醒,从此,这世上让西门吹雪牵挂的,也只有叶孤城的身躯。但,西门吹雪等待的是那个风华的灵魂,而不是这个让人只有绝望的残躯,没有意识,没有灵魂,没有生机。。。纵使沉睡,西门吹雪仍可以等待,纵使沉睡,西门吹雪仍有希望,他会每日为他的叶换衣擦身,他会每日为他的叶服侍饮水,他会每日用内力为他的叶续命疗伤。。。
  但,十年。。。让人绝望而破碎的日子,西门吹雪连绵不绝的内力输入叶孤城体内的时候,再也无法维持那个微弱的呼吸。。。西门吹雪只能任由怀中的人一点点失去呼吸,失去心跳,失去最后存在的痕迹。。。
  “叶,我此时才知,我要的是你的魂魄,你可怪我,让你空等十年,叶,你如何舍得,让我守着这躯壳,空等十年。”西门吹雪吻上叶孤城的眼,“叶,你先我一步离去,那么在黄泉路上,等我一等,可好。”
  西门吹雪这辈子,半生向剑,半生入了名为叶孤城的魔障。。。叶孤城已经逝去,西门吹雪抱着他,前往那早就造好的陵寝,冰棺散发着逼人的寒气,连发梢也冻得僵直。西门吹雪浑然不觉,冰棺造得极大,西门吹雪将叶孤城放在棺中,自己也跨入其中,合上冰棺,侧身躺下,将叶孤城环在怀中 。。。
  一滴泪凝结,很快结成冰珠滚落,映着冰棺,一起沉寂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不会太快
 
 
    第2章 重生
 
  若说西门吹雪这一辈子最恨的是什么?无疑是他自己。
  若说他最不信的是什么?那么只能是天命了,他不想信,不能信,更加不敢信。
  在身体随着冰棺一起麻木之后,他的意识也堕入黑暗,连记忆也迟缓起来。
  那些他不敢忘的,在一幕幕消褪,无力且苍白。。。
  他的意识更消沉了,唯剩下冥冥之中的本能,驱使他寻找着什么。
  但,他堕入了更深的暗。。。
  逼仄的意识更加逼仄,似乎有一点光渗透下来,意识卷入光的漩涡,然后倒转。
  这个世上总有无解的事情发生,一如时间和空间。
  夜色凄迷,如墨亦如水,叶孤城伸手紧搂着身前无知无觉的西门吹雪,用力将对方揽在自己的怀中,另一只手则扯着缰绳,策马疾驰,西门吹雪红玛瑙发冠下的漆黑头发,被迎面的风一吹,便一缕一缕地打在了叶孤城的脸上,但叶孤城却只是丝毫也不在意,只将双腿猛然夹紧了马腹,座下的骏马嘶鸣一声,四蹄腾飞,如同乘云驾雾一般,在路上飞驰若风,夜幕当中,月光之下,只能够看见那深红色的喜服翻飞不休,长长的发丝在风中飞舞。。。叶孤城紧紧抱住西门吹雪,他如今要将怀里的这个人送到对方的父亲那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面对这个人冷漠的眼睛,在长久的柔情蜜意当中,他已经习惯了对方眸底温柔而有情的模样,并且已经不能忍受失去,他不知道当自己从这个人的眼中看到冷淡和无情的神色时,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那种明明两人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的情景,他无法面对,无法接受,也许这是逃避,是软弱,可是此时此刻,他只想永远不要亲眼看见对方眼底凝起的坚冰,只想让这条路漫长得永远走不到头,让这夜色永远深沉如墨,让这朝阳,永远也不会升起。。。
  叶孤城紧拥着怀里的男人,两旁的树木飞速地被甩在身后,任凭马踏疾风,月黯星稀,低低说道:“。。。西门,中原风光如画,有苍山横岭,古木虬结,群山叠嶂,碧海云天,哪怕穷尽一生,也走不遍,看不完,我曾想过,等到以后玄儿和辰儿长大,我们便可放下所有的事情,把臂同游天下,虽不敢说是神仙眷侣,却也逍遥无匹。。。可是现在,我却后悔了。”
  叶孤城环在西门吹雪腰间的手臂一点一点地慢慢收紧,将下颌紧紧压在心爱男人的肩头:“。。。西门,我现在后悔了,如果能够回到当初,如果能够回到当初。。。”他的声音开始逐渐沙哑,嘴唇正几不可觉地微微轻颤:“。。。如果能够回到当初,我一定放下所有,跟你走。。。”
  烛火如豆,照着床上静静沉睡着的人,玉罗刹站在床边,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叶孤城坐在榻沿,面容平静,如同此时此刻,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其他人一般,只缓缓用手替西门吹雪梳理好刚才在路上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身上的大红喜服,然后用指尖慢慢慢慢地触到对方光洁的额头上,一点一点地抚着上面的肌肤,既而缓慢向下游移,滑过高挺的鼻梁,细细描绘着那一抹菲薄的唇,在手上,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勾勒出这个人的轮廓,许久许久,也仍然不舍得将手离开那人的容颜。。。玉罗刹看着叶孤城,一时也没有出声,直到外面打更的声音响起,叶孤城才忽然淡淡开口道:“。。。事情就是这般。我已将西门送来,还请玉教主多加照顾。”玉罗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却终究没有说出别的什么话,只道:“。。。也好。”叶孤城看一眼窗外已经微微有些亮起的曦光,然后缓缓站起身来,道:“。。。教主日后若想要看玄儿他们兄妹,只需命人带上口信,我自会派人,送他们来此。”玉罗刹听闻,似是顿了顿,“本座自然知晓。”叶孤城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如此,告辞了。”说罢,袖中的手微微握起,转身便要离去,却在走了两步之后,突然间回过了身来,猛地回到榻前,将西门吹雪抱住,俯身印上那薄唇,不管此刻是在何处,是否还有旁人在场,只轻轻地,辗转地吻着那人的唇,鼻尖擦着鼻尖,唇瓣紧贴着唇瓣,手上牢牢拥着男人无知无觉的身躯,就这么做着最后一次的缱绻与缠绵,将此时此刻的温柔,永远存留在心底。。。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又可能是很久,叶孤城松开了手,将西门吹雪放开,然后就在下一刻,消失在了原地。。。
  飞马奔驰,火红的喜服被风吹起,袍袖与发丝高高飞扬,叶孤城不知自己已经策马奔驰了多久,他只知道在这一个夜晚,他失去了兄弟,然后,又失去了最心爱的人,他漫无目的地驾马而驰,深入花间,辟开阡陌,胸口血腾如沸,既而突然在某一个时刻,感觉到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面颊上蜿蜒而下,他怔怔抬起手去,随即,就沾到了一点冰冷的湿润。。。
  那是。。。
  叶孤城陡然之间,突然朗声长笑,在漫长的四年之后,真真正正地长笑出声,声音回荡在山林之间,萦绕不去。。。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讽刺?什么样的一种可笑突破?在他心绞欲狂的此时,在经历了接连的摧心之痛的现在,他重新得到了一个正常人会有的七情六欲,不再身如枯木,不再连一个微笑都无法回应心爱之人,可是,那个让他愿意露出笑容的人,现在却在哪里?在哪里!
  袍袖飞扬间,叶孤城骤然仰首长啸,真气尽催,但见这一啸之威,震得四周盛开肆意,绚烂如海的花丛如同浪推风过,刹时间落英缤纷,飘花如雨。。。那啸声直使得环山皆鸣,群山响应,叶孤城墨发翻飞,长声啸道:“。。。西门吹雪!。。。西门吹雪!。。。西门吹雪!”那声音如同暮鼓罄钟,满山的鸟雀被惊飞而起,自东南至西北,四周的山峰都尽数回荡着他的声音,座下的马被惊得人立而起,叶孤城却毫不加以控制,只任凭自己被甩下马背,落在花海当中,然后他就那么躺在一片芬芳的包围里,看着朝阳徐徐升起,大红的喜服铺散开来,如同一朵劫火般的红莲。。。
  “雪。。。”叶孤城低声唤道,既而缓缓闭上双眼,任凭有什么东西从眼角处划成一线晶莹,无声地落在花海之中。
  而西门吹雪身中悖情蛊,已经开始蚕食他的情,如同纳兰涟柯,那个骄傲的女子所说的,要西门吹雪记得一切,却再也不是叶孤城的西门吹雪,纵使她得不到,那么叶孤城,你也别想得到。。。
  然而,此时,一股意识正在悄无声息中苏醒,疲惫且庞杂的意识在挣扎,不甘心的意味冲击着悖情蛊,却终究无力阻止,连意识也仿佛被同化了。。。
  伴随而来的,是灵魂的疲惫。。。
  “叶,若重来也无法阻止。。。但紫金一战,再也不会重来。”
  同源的意识很快融合在一起,即使无力阻止悖情蛊,但,执念入骨,谁能看清既变的轨迹。。。
  西门吹雪的意识被强迫般得融进了苍茫的意味,朦胧间,他看见了此生最耀眼的一剑,那仿佛是他期待了一生的追求,快到极致,又美到极致。。。。席天卷地,惊涛千万,裂破苍穹,是红尘中最无法想象的美丽,也是最奢华最缥缈的幻梦。。。。这是什么,西门吹雪问自己,这是天外飞仙,西门吹雪听到自己的回答。。。
  “天外。。。。。飞。。仙。。。”西门吹雪在昏迷中低低呢喃,仿佛用尽心力去记住它,又伴着无言的恍惚,他在惧怕些什么,他又想抓住些什么。。。没有人回答。。
  没有预兆的,西门吹雪的发寸寸变白。。。一切仿佛与命运重叠,但似乎冥冥之中,已经改变了。。。
  一朝青丝变白发,三千红尘谁与说。。。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些像东梅问雪,之后不会了
 
 
    第3章 年年岁岁去,相距江湖远
 
  年年岁岁去,相距江湖远。。。
  西门吹雪在西方魔教闭关良久,终于理清了脑中斑驳的记忆。。。是他,西门吹雪杀了叶孤城,纵使情思隐去,这个事实依旧沉重,那是来自另一个他的悔恨。。。是啊,是另一个他,子不语怪神乱力,但,这记忆又真真实实是他所有。。。
  西门吹雪有些迷茫,他知道,是因为悖情蛊,但看往昔记忆,纵使心中有愧,却再无半分情意,如今他眼中,叶孤城只能算做一个很好的对手。。。
  可另一段记忆太过沉重,或者压抑,仿佛隐藏着激流的漩涡,看不尽的深沉痛苦。。。这就是他往后十多年留下的深刻情感嘛。。。
  他清楚的看见了那一剑的风华,举世无双。。。他清晰的听见那一句不舍得,换了他的生。。。这段残念,成了他最大的束缚,平生第一次,他不敢见一个人,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他,面对那个人隐忍痛苦的容颜。。。或许解了悖情蛊会变好,但又如何?心头血。。。他仿佛看见了那人呼吸渐渐消逝的情状。。。如何去取,如何能取。。。或许,只剩下,永不相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