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与绘 作者:清小栢

字体:[ ]

 
 
    文案:
 
    这是亲爱的zou二同学和老大留下的万年坑,最后由我来将它完结啦。民国戏子文,三个风格的文笔或许有些奇怪,但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文,最后问过她们还是发上来了。
 
    在荒废阴森的左宅里,落魄的官家少爷和 无赖神偷的故事。
 
    顺便吐槽一下文题,zou二起的也太意识流了吧还有,本文架空,考据党勿究。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青衣,岳瑟 ┃ 配角:老连 ┃ 其它:。。。
 
 
 
    ===============
 
    
 
    第1章 序章
 
    
 
    黑夜,黑屋,黑影。
 
    敏捷的身手一闪而过,轻瞥了一眼床上熟睡的人儿,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抖了抖身上的包裹,金属的器皿碰撞在一起发出昂贵的脆响。
 
    “很好,今晚又是大丰收呢。”
 
    贪恋的目光再一次转向那安睡的倩影。
 
    “晚安,宝贝儿。”
 
    纵身一跃,只余轻风阵阵晃动着大门上的铜环,皎洁的月光下,门上那阴森可怖却又布满华贵的大字显得格外耀眼:左宅。
 
    
 
    第2章 左宅
 
    
 
    江南水乡,古镇老街,富庶之地。
 
    惬意的午后,喝喝小茶,吃吃点心,一派祥和之景。
 
    突然响起的警笛,吓喝了惬意的人们,纷纷从慵懒中惊醒。抬眼一看,一排排警车整齐的向乌衣巷的尽头驶去。
 
    乌衣巷的尽头,高高挂起的“左宅”二字,那总是紧闭的大门,神秘的月圆鬼宅传说,无一不是人们好奇探索的所在。
 
    而今天,这死寂的大宅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调动了警方。好事的群众们想一探究竟,却被警戒线隔在了乌衣巷外。
 
    左家少爷,左青衣似乎并不在意左宅发生的一切,他站在宅后的小院里,咿咿呀呀的吊嗓子,将那一派子苍蝇般轰轰闹闹的警察打发给自家的老管家。
 
    前庭的骚动逐渐大了起来,似乎是那些警察正在进行着所谓勘察现场的工作。
 
    “嗤。”
 
    心中一阵阵的烦躁,左青衣深叹了一口气,缓缓踱步到凉亭,准备小憩一番。纤长的手指刚触及冰冷的汉白玉石桌,一丝寒意直上心头,他才猛的想起发生过的一切。
 
    石桌上上好的玉制茶具不见了,难怪平日里一直飘在小院的一缕碧螺春香气不见了。还有前庭,红木桌上摆放的饰品,茶具,甚至是元朝的青花瓷都不翼而飞,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是,连他房中平时用来束发的银簪也不见了踪影,雕花的檀木小盒中只剩下一支毫不起眼的木簪。
 
    啧,胃口真大。
 
    也不知,他一人是怎么做到的?
 
    左青衣坐在还带着清晨的微凉的石凳上,濡湿的地面将他过长的衣摆浸湿,纯白的衣角留下一滩滩深暗的水渍。
 
    也许是他一个人?也许又不是。
 
    左青衣一向浅眠,昨日深夜,就算没有完全清醒,他还是朦胧中感觉到了一阵轻不可闻的悉嗦声。现在想想莫不是那毛贼在翻箱倒柜?好家伙,连他最宝贵的特意藏在首饰盒暗格中的一支小巧的白玉簪也给摸了去。
 
    他还听到什么来着?
 
    晚安,宝贝儿?
 
    哼,一声宝贝儿叫的也真真是轻浮。
 
    左青衣内心各种腹诽着,嘴角扬起一抹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浅笑。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段是老大写的,写得好好,崇拜死鸟,果然是我最NB的老大啊~~~
 
    第3章 诅咒
 
    
 
    并没有太多的感伤,偌大的宅子,只有他和那早已头发花白,身形伛偻的老管家,即使被洗劫一空,对他来说,也只意味着左宅变的更加冷清和死寂。
 
    其实,早该如此了。
 
    左青衣嘲讽的笑了笑,他抬头向四周望了望,成片的牡丹含苞待放,挂着晶莹剔透的露水,那是老管家精心照料的结果。
 
    左家在他父亲那代已经没落了,原因很可笑,谋反,勾结金发碧眼的洋人企图造反。天知道他家祖上三代忠臣,何日竟培养出一个崇洋媚外甚至意图谋反的子孙?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父亲会微笑着为他一遍又一遍的诵读着《弟子规》,《三字经》,看见他因跟着母亲学唱戏受苦哭鼻子时还会凑过来扮鬼脸逗他笑,会用粗糙的大手不厌其烦的揉搓着因背不出唐诗而被先生打了板子后通红的手掌心,会一次次的摸着他为了唱戏而蓄起的长发,语重心长的说着:“我们的国家,终究是要交给你们下一代的,以后要报效国家啊。”
 
    报效国家?!
 
    看着慈爱的父亲被长刀刺穿的胸膛,鲜血溅在他的面颊上,微微发烫,血滴从额角流入眼睛,引起火辣辣的疼痛,他却没有眨一下眼。
 
    父亲在面前倒下,母亲将白绫抛上了房梁,永远闭上了眼睛。
 
    宅里的仆人死死伤伤,断气的扔上乱葬岗,苟延残喘的卖到码头做苦力。
 
    一番折腾下来,只剩下了他和老管家。
 
    罪臣之子,本当诛杀,只因太过幼小无知,主审的官员才动了恻隐之心,将他和老管家扔在宅子的小院角落里,相依为命。
 
    后来那段日子,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总之就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挨着,变卖那些被抄家后仅剩下的衣物,家具,饰物,以此为生。
 
    左家宅子的大门上原本有个大洞,半米高,是当初朝廷的官兵来时砸下的,之后也再没有补上。
 
    也没什么关系,不会有贼人来的。
 
    或者说,也没有贼人敢来。
 
    凡是来过左宅,并且动了左宅里一草一木的,都会死于非命。
 
    比如说,那些官兵。
 
    他们并没能回京城复命,因为在深林中过夜是遇上了狼群。开膛破肚,肠子外露,森森白骨错杂的交插在一起,土地被鲜血染透。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瞪大双眼,青筋暴起,仿佛死前看见了恐怖至极的场景。
 
    啧,真凄惨。
 
    那是个传说,或者用一个更恰当的词,是诅咒。
 
    非左宅之人,试图侵犯左宅的一丝一毫,都会不得好死。
 
    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
 
    
 
    第4章 预感
 
    
 
    对此,左青衣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将来的生计,变卖家产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与其坐吃山空,不如自力更生为好。
 
    老管家已经年近七十,行动都不是很利索了,不能再让他工作了,那么就只能靠他自己了。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平日里除了被先生打两下手心,都没吃过什么苦头,劳动做苦力什么的根本不行。况且,从小他就不爱读书,至今连四书也背不全,没少挨过打,如今想做个教书先生也只怕是学识浅薄,误人子弟了。
 
    至此,他也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行了。
 
    自家戏子出身的母亲,当初在江南戏院也是出了名的,才引得父亲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把身份低微的母亲娶进门。母亲闲来无事,把一身的技艺手把手全都教给了他,不过她大概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又要做到自己的老本行吧。不过,也多亏了母亲的无心之举,好歹让他有了吃饭的手艺。
 
    左青衣站在江南最大的戏院门口,看着自己的粗布衣裳,自嘲的笑了笑,抬脚跨了进去。
 
    他看见,自己在戏台上站定,一声轻叹后,戏院老板陡然睁大放光的双眼;他听见,一幕中了后,他微微作福时震声;他看见,破旧的左宅在他的努力下重新恢复往日的平静,虽不及从前的奢华,却总算有个样子了。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吧。
 
    浓妆下美艳的不可方物的脸庞映在晕黄的古铜镜上。左青衣静静的看着,分明的看清这张面具下深深的淡漠。
 
    可现在,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小贼人,不仅再次触犯了左宅的诅咒,还将宅子从里到外翻了个遍。
 
    左青衣叹了口气,软软的趴在凉亭的美人靠上,闭上双眸,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
 
    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自己断文有问题,又是短小君……
 
    
 
    第5章 岳瑟
 
    
 
    离小镇不远的山林中,岳瑟,坐在一座破庙的屋顶上,盯着手里的白玉簪子发呆。墨色的长发就这样在风中轻轻飘起,下落,响起一阵叮叮玲玲的声音。
 
    这被特地藏在暗格里的小簪子,若不是他找的仔细,又经验丰富,技艺高超,恐怕还发现不了呢。不过,看看这做工,这质地,比起其他细碎的首饰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让人一看就喜欢,怕不得要藏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