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忘卿 作者:斑目学长

字体:[ ]

 
 
文案
这世间最不可信的不过人心,最凉薄的莫过人情。这些,若是他早一点懂,那么,也许一切都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
 
剜心,扒皮,抽骨,焚体。他后悔了,后悔不该如此信人。
 
他与他再次初遇,江南春景如画。
 
一对墨白玉簪,定缘此生。一袭玉白帐,春宵缠绵。
 
一舞惊天下,倾城绝艳,妖冶惑人。他生再遇,奈何逃不过宿命轮回。
 
长安城。他身着嫁衣,语笑嫣然,对着那人说道,“终是我错了,一错再错,自食恶果。一次信你,再次信你,救不了自己,也害他人,终是我错了,终是我错了。”
 
一转身,跌落城墙,鲜红的血在他身下的泥土里蜿蜒流淌。
 
天道转圜,原来的一切恍若一场梦般,缘起缘灭,到头来还是宿命里的那段剪不断的姻缘。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他趴在树上,柔柔开口,酥软的声音回荡在树林里。
 
“喂,那边的上仙,千年的狐妖这里没有,万年的狐仙你收不收?”
 
恩这是一个宿命轮回的故事,相爱的人彼此伤害彼此错过,最后修成正果,长相厮守。
 
有点虐,但还算是暖文吧(2333333333)HE哟www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九卿,肖珏,柳初寒,江灵轩,肖泯 ┃ 配角:季宛,季彻,唐莲,宋雨,杜堇,杜若,艳鸾,绯鸣,清竹,雪衣,醉烟,思锦 ┃ 其它:轮回转世
 
 
 
 
  ☆、第一章
 
  四月的暖风吹走了望卿山的严寒,翠绿爬遍了满山,河水叮咚作响着,河边的花也渐渐开始展露出笑颜。
  望卿山高耸入云,从半山腰到山顶都被一层层淡薄的云雾所笼罩,美似仙境。
  翠绿的柳树刚抽出芽不久,随后嫩黄的花就慢慢的开满柳枝,一团团雪白的柳絮被风吹着,飘满山。
  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清香。
  九卿坐在柳树上,回荡着双脚。抬头望着天空,又是一年了,年年如此,倒真是无趣。
  叹了一口气,从树上跳了下来。
  兜兜转转,追着蝴蝶跑了一上午,才又歇了下来。
  九卿是望卿的镇山妖,但是山上只有他一妖。九卿山极处严寒,四月是春,五月是夏,六月便是秋,余下的日子便都是大雪纷飞的冬日冰封之景。九卿身为九尾妖狐,生来便是山里的镇山妖,别的妖受不了这天寒地冻,于是至多只呆三个月,便都纷纷离开了。
  有九卿在此护山,山的灵气才不至于消亡。虽然经常是冰封之景,但是时间若是到了,便一定会是生机盎然的模样。飞禽走兽,绿柳红花,都会在此刻重现生机。
  “今年怕是他们不会来了……”九卿望着远方,耷拉着耳朵,长叹一口气。
  青鸟姐姐去年跟着一个人走了,被剃去妖骨,化为凡人。蛇姐姐去年倒是生了一窝小蛇崽,怕是今年没空了。至于熊大哥,走南闯北的,几年都不见得一次,去年刚刚回来过,这几年怕是见不得他了。这空荡荡的山里,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实在是无趣的很。
  听青鸟姐姐谈起那个人,总是一脸笑意,她总是在说人间的好,说人间的妙,说那个人如何护她,如何爱她,说就算是为了被剃了妖骨也在所不惜,说这句话的时候,青鸟姐姐的脸上也洋溢着暖暖的笑意。九卿不懂,剃了妖骨,那不是很痛吗?为何姐姐还能这样笑着?
  问了蛇姐姐,蛇姐姐说,人间没有一个好东西,喜新厌旧,明明一生不过百年,但却连这百年爱一个人都学不会,青鸟她是傻,等她看透了,便会后悔了。这世间最不可信的便是人心,为一个人剃了妖骨,实在不值。虽然恶狠狠的说着,但还是等着青鸟姐姐临走时,递上一串琥珀手链,没好气的冷哼道,若是遇到什么困难,杂碎了这链子便可,我马上就会出现。说完便转身走了,连头也不回。青鸟姐姐笑着接过来手链戴上了上去,摸摸九卿的头,温柔的说道,怕是她又躲起来悄悄地哭了。
  青鸟姐姐没说错,等到第二天见到蛇姐姐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后来呢,蛇姐姐也遇到自己喜欢的,第二年便急急的生了一窝小蛇崽。
  熊大哥倒是很耿直,熊大哥说人间呢,有不平事但也有好心人,在外游历这么些年,人间的事他也没看透,明明是知己却可以刀剑相向,明明是仇敌,却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青鸟若是真遇到自己喜欢的,一个区区的妖骨换了这不悔的缘分,倒也是值了。若是那个人敢始乱终弃,他便活生生吃了他,连奈何都不让他过。
  望着远方的人间,九卿满满的好奇。
  九卿是镇山妖,不可出山,他若是一走,这山便是再无灵气了。九卿的一生只能在孤独中度过,没有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w
 
  ☆、第二章
 
  “啪嗒——”一声,传来树枝折断的细微声响,九卿闪身便朝声源处,只见一个人缓缓的朝山上爬上来。
  九卿细细的观察着,“那就是人啊”.
  和九卿想的不同,蛇姐姐说人都是很可怕,又很丑陋,连和他们说话都能被瘴气缠身,九卿觉得人一定是长得很可怕。
  那个人很英俊,恩和熊大哥到有一比。但是他比熊大哥好像矮了点。
  熊大哥天天夸他自己说,一到人间便有一大群姑娘缠着他,要他做夫君,九卿总是坐在他身边,竖起耳朵细细的听着他讲。
  “人间也有如此英俊的人?”九卿眯起眼望着他,耳朵好奇的竖起。
  用熊大哥的话来说就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恩大概是这些了,他说那些姑娘总是这样形容他的。
  熊大哥的本体妖身虽然看起来笨笨的,但是修炼为人形确是很好看。嘿嘿,虽然比起自己差了些,九卿动动耳朵,偷偷笑了笑。
  他虽然也会变化之术,但是修行短,千年的狐狸却藏不住耳朵。
  蛇姐姐总是嘲笑他说,别的狐狸千年早就可以变出人形,只有你,哈哈哈哈哈哈。说到这儿,她总是忍不住的去捏捏九卿的耳朵,软软的,好舒服的感觉,恩还是变不了好哈哈哈哈哈哈。
  九卿偷偷的跟着那个人,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跟了一段时间,那个人好像也发现了什么。
  “谁在后面?!”那个人朝身后警惕的喊了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剑,挡在身前。
  “偷偷进了我的山,还敢向我问罪。”九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这时候一定要摆出气势来,九卿想了想熊大哥游历时讲的见闻,照葫芦画瓢的使了出来。
  那个人迅速后退一步,抬起头来。望着九卿却一愣,口中念叨,“世间竟有如此天姿绝色…”。
  九卿见那人望着他一动不动的,好奇的动了动耳朵,试着朝那个人挪了一步。
  那人望见九卿的耳朵,提起一剑便砍了下去,如此倾国倾城便一定是妖物,先砍一剑试试结果在说。
  九卿一闪身,躲了过去。有些生气的朝那人喊道,“喂,来我望卿山,居然还要伤我,你若是再敢这样,我便吃了你,连骨头都不吐。”恶狠狠的朝他宣言,摆出一副山主的威严来。
  “噗嗤……”他倒是一笑,“小生今日有幸见得山主一面,实在是小生的莫大的福分。”深深地朝着九卿作了一辑。
  “哪里来的人?”九卿紧紧地盯着他,好奇怪的人,开始见到自己便提剑一砍,到现在便是这般语气,实在是可疑。
  那人不紧不慢的回答着,丹凤眼眯起一条缝笑眯眯的望着九卿说道,“小生乃是江南人士,平时经常游历山水之间,见此山甚好,便忍不住爬了上来。”
  “山上的猎户没告诉你说,这山不可以进来吗?”
  这山在他们看来就是妖物盘踞。
  山下明明是盛夏之景,山上确是凛冽寒风。就算是满山开遍红花长出绿芽,他们也不敢踏进这里一步,说是这里有吃人的妖怪。不管是哪里来的人,遇到此山便一定是绕着道走。
  说吃人,九卿皱了皱眉头,此生还没尝过肉是什么味道呢。被那帮人说得神乎其神,还不是以讹传讹罢了,人言果真不可信。
  “倒是有人提醒”。
  收起剑重新插入剑鞘,“小生一向不信鬼神之说,见这山上景色正好,便忍不住想来这里。如今看来,便真是来对了。见阁下生的如此天姿国色,怕不是…人间之物吧……”
  “倒是有些眼力,我叫九卿,身为九尾狐,一卿便是一尾,所以叫九卿。”
  九卿警戒的望着他,此人甚是奇怪,见自己是妖,非但不逃,而且还笑眯眯的与自己这么有兴致的攀谈起来。
  “九卿公子”,那个人又深深的鞠了一躬,款款道,“在下肖珏,在这里见过九公子了。”
  “肖珏……?”九卿默默念了几遍名字,转头看着肖珏,“喂,你不怕我吃了你?我……我真的会吃了你的。”
  “不怕,哈哈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哪有人会怕。”肖珏满眼笑意的望着九卿头上的耳朵,打趣道,“九公子可是刚修炼成人形的小狐狸?”
  “哼,什么叫刚修炼成人形,我可是千年的灵狐!”
  “噗,千年的灵狐可为何不能幻化出人形,在下可是阅尽古书,千年灵狐早就可以幻出人形,绝无破绽,九公子莫要打趣我哈哈哈哈哈。”
  “哼,真是狂妄,再笑……再笑我就……我就吃了你哼。”
  九卿白了一眼肖珏,气呼呼的说到,眼睛睁的大大的,双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白里透红,眉眼如画。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肖珏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来,递给九卿,“在下刚进山,不知山里有灵物,没带什么东西,这个就先供奉九公子了。”
  九卿低下头好奇的闻了闻,耳朵动了动,看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伸手接下,拆了外层的纸。
  瞬间一股香气争先恐后的占领了九卿的嗅觉,九卿咽着嘴里即将奔涌而出的口水,指着那包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人间的杏酥,不知九公子可喜欢?”
  九卿试探的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酥脆香口,不一会儿一大包杏酥全让九卿收拾干净了。
  九卿抹着嘴边的食物渣子,问道,“还有没有?”
  九卿是灵狐,所以不用吃东西,若说这方面的兴趣的话,那只有在那三个月之间,九卿总是采下杏花和桂花还有桃花的花瓣,酿制成醇酒,等蛇姐姐青鸟姐姐还有熊大哥来的时候喝。同身为妖,他们不进食也不会饿,若是进食的话,也仅仅是因为兴趣而已。
  “没有了,若是公子喜欢,我下次便多带些来。”
  一来二去,肖珏和九卿慢慢熟悉了,肖珏常常带来人间的桃花苏,桂花饼,糖葫芦之类的吃食给九卿,九卿也常常用自己自酿的醇酒来换取。只是九卿不知道的是他酿制的醇酒,一滴便可换百斤桃花苏,如今被肖珏一块桂花饼便换一杯佳酿。
  “卿儿,你不是说有深藏百年之久的佳酿吗?拿来尝尝。”肖珏摇晃着手里的桂花饼,举得高高的。
  “给我,给我,我用一坛桃花酿来换。”九卿跳起来想要够到,无奈比起肖珏甚是矮了一个半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