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朝暮 作者:牧葵

字体:[ ]

 
 
    文案:
 
    「云深幽然处,共看朝与暮。」
 
    只道红尘空水月,又知闲年作镜花?过往的许多印象他都保存在心底,做梦时回味了一遍,尝出来最初甜的也作成了苦的。
 
    此时此刻,他身在战争中。那一人站在与之对立的那边,他们中间横着一道道血红的幕。
 
    再也不是当初的天真、不是当时喜气洋洋的日子、不是那时纯真微笑的人。
 
    相隔了半个战场,他望见紫杉飘飞在雷光间。子牙尝试记起梦里那枝烛燃烧的模样,却只有自己的笑声,随着灰烬飘散。
 
    不见复燃。
 
内容标签:古典名著 相爱相杀 传奇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申公豹,姜子牙 ┃ 配角:闻仲,元始天尊,妲己,燃灯,挪吒 ┃ 其它:朝暮,豹豹,牙牙
 
=======================
 
    
 
    第1章 《昔年》
 
    
 
    《昔年》
 
    一切成了如今的样子,或许真只能用天命解释。
 
    申公豹曾问过他师兄,成仙后心何所求?那时子牙微笑不答,只朝凡间凝目而望,看烽烟四起、战乱遍地,接着朝他摇头。
 
    是了,他明白了。所有请求或欲望都是属于凡尘的,师兄不要,他只想悠闲度日,在山中静看春秋一瞬、朝朝暮暮地……什么也不做。
 
    琴弹腻了便在树荫下歇凉,兴起时两人也能切磋武艺。真的哪天无聊了,申公豹可以替他去凡间寻找他感兴趣的玩意儿,甚至能为他把看烦的山头烧掉。
 
    师兄要的便是他要的,他要子牙快活就好。偶尔师父找来看他们修行的成果,申公豹也都使把戏帮子牙蒙混过去──因为子牙修练修得并不上心。
 
    在那段日子里,师兄最喜欢做的事是弹琴,他会把琴摆在小四不像背上,弹着几十年来没变过的调子,然后申公豹便在一旁轻轻哼唱。
 
    「云深幽然处,共看朝与暮。」
 
    他唱两句,接不下去了。子牙便不断重复这一段调子,直到他往地上一坐,耍赖地瞪着他师兄,不唱了。
 
    印象里子牙会朝着他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然后把调子接下去,弹他不会唱的音。
 
    他爱看师兄弹琴,纤细的手指拂在琴弦上,泠泠的琴音他听也听不真切,多年后留在记忆里的,也只有子牙的笑颜。
 
    过往的岁月像是山中的烟岚,申公豹每每回想起,都知道那是近在身边但触碰不着的。他并非不想把流逝的美好留住,但除了一次次幻灭,他什么也换不了。
 
    封神,这对当初的他们而言何其遥远。他明明想保护好山里静安的光阴,可一转眼,师兄封了神,他再也找不着那个对着人间摇头的仙人。
 
    怎么会他再也听不见琴音了?杀伐声贯耳如雷,那笑颜蒙了尘、沾了血,他欲守护的对象披着甲冑,说什么遇神杀神,那些可笑的话。
 
    只有在梦中才记得是谁欲悠闲度年了,申公豹真是恨透了这天命。
 
    带走了他的师兄,丢下他一个人,独向朝暮。
 
    
 
    第2章 《战事》
 
    
 
    《战事》
 
    决心避开姜子牙,是在三年前的那场战役后。
 
    自从承了师父的命,子牙便在凡间领军作战。申公豹眼中那个原该逍遥于山水间的仙,沾了一身腥泥,逐渐深陷于凡尘中。
 
    师兄本是无忧的,爱恨欲恶等俗事不该困扰他。可人间的岁月无故地增添了他眉眼间的愁绪,等申公豹惊觉时,他的师兄已陷在其中而不可拔。
 
    最初申公豹自愿在暗处为师兄除去敌人,但每一次他浴血归来,都只能得知师兄于某处带兵冲锋的消息。
 
    不论子牙是否平安归来,看他双手浸了污血,申公豹都是不愿意的……
 
    弹琴的手怎么适合提剑持鞭?他不止一次想阻止子牙进入战场。若他可以,他甚至想揽下所有的战事,只把子牙安置在望不见烽烟的地方。
 
    但子牙都只是像对待小孩子般安抚他,告诉他天命难违而他身不由己。然后再一次提起兵器,在申公豹见不到的地方,为一些明明无所谓的目的杀戮。
 
    子牙也会受伤,那些伤痕总会勾起申公豹的怒火。他会一个人、不顾危险地冲入敌营,凿下伤害师兄之人的首级,即使莽撞的举动在事后常换来子牙的斥责。
 
    三年前的那天,是他踏平了一处城池后归来。在营中他四处寻不见子牙的身影,向士兵们探听,竟也无半点消息。
 
    他去到子牙出兵前所说的战场,唯有望见一片焦土。于是他听见了脑海里不协调的琴音,有根被长期战事拉紧的弦,在此刻崩断。
 
    那天他遗忘了他踩过多少具尸体,只晓得他浑身是血地冲到敌方将领面前,将对方斩首后,跪在尸体之前,哭了。
 
    几日前临时转移战场、还不及带消息回去子牙匆匆赶来,一字未言就被申公豹的雷光逼了出去。当申公豹望见他一身的血渍与风尘,他恍若长梦初醒,给这天命、这现实狠狠地甩了记耳光。
 
    他立誓他再也不作让师兄陷于凡尘的凶手了,日后的战役他冷眼旁观,更进一步地,他避开姜子牙。
 
    在师兄封神后,他才知道那是无用的抵抗。但在当下,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唤回往日的琴声,以及子牙的笑容。
 
    
 
    第3章 《作伴》
 
    
 
    《作伴》
 
    大约是想起了子牙的四不像,申公豹才会收养那只斑点虎。
 
    那日大雪纷飞,敌军不知使用了何种术法,军营附近的水源全冻成了寒冰,子牙无法驱散法术、不得不下令撤军。
 
    围城三月,仍无法攻破敌城,士兵们皆身心俱疲,而子牙也并不好受。
 
    这一切全被申公豹看在眼底,他在远方感知到了天候的异变,一路赶来,正好见到军队撤退。
 
    他在暗处,望见师兄骑在四不像背上,身后是拥戴他的大军,可他一脸疲惫,单薄的身子几乎被白雪吞没,摇摇欲坠,他却依旧领在万兵之前,放不下这天命所加诸的重担。
 
    远远望去,四不像不断摆动身躯、磨蹭牠的主人以博取些许温暖。子牙伏在牠身上,将冻的苍白的脸埋入牠的背。
 
    申公豹并未上前让师兄看见他,他知道自己的出现无法帮到子牙。他绕到了军队后头,即使立誓过不再干预战事,仍在此时出了手。
 
    敌军派来的暗兵以大雪作掩护,正准备攻击子牙的军队。申公豹雷鞭横扫、招来了天雷将敌兵歼灭。
 
    雷光在天地间无声炸开,血溅上地又迅速被雪覆盖。顷刻之间,敌兵便伤亡了大半,申公豹看着尸体埋没于雪中,目光冷冷,一切的缘由却是说不清的苦涩。
 
    清除了敌人而不让师兄晓得,申公豹将敌方士兵全数击杀后,便准备悄悄离开。也是在这时候,他在雪地里瞥见了被困住的斑点虎。
 
    就如同所有被情网所攫的人,即便是在疏远后,申公豹也依旧谨记着关于子牙的一切。他想起了子牙和四不像互动的种种画面,子牙在煦暖的阳光下、逗弄着小四不像,笑若春花。
 
    他忽地感受到了多年来的寂寥,于是就随手将斑点虎捡了起来。小斑点虎偎在他怀里,就像子牙趴在四不像背上的模样。
 
    如果他也能那样,任子牙偎着……申公豹不敢多想,带上了斑点虎匆匆离去。
 
    
 
    第4章 《陌途》
 
    
 
    《陌途》
 
    旧地重游,申公豹踏进郁郁苍苍的林海之中,身边带着那只他捡回来的斑点虎、手上抱着一张半毁的琴。
 
    深山的树荫下,每一处都是子牙曾坐而弹琴的地方,每一丝从叶缝间洒下来的,都是和以往没什么分别的日光。
 
    山间的风徐徐吹拂,故景依旧,昔日的笑语戏言却只余追忆。
 
    数日前,申公豹去了妲己寝宫,请求她说服商王、任他为将,那狐妖允了。
 
    他知道师兄四处征战,为的就是灭商,可如今他已不在乎子牙怎么想。
 
    最后一次见到师兄时,子牙当着他的面,将自己弹奏过无数次的琴给烧了。虽然申公豹动手夺琴,但当他将琴抢下时,琴已毁了大半。
 
    当时师兄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有那句「天命难违」清晰地传入耳里。那句可笑的话配上子牙平静的神态,申公豹无法明白,只有愤怒。
 
    他总记挂着以往的那些好,所有一切都改变之后,他以为只有那把琴是通往昔日的联结。那琴曾弹奏过的调子是岁月静安、是两人无忧的过往,是悠闲度年、朝朝暮暮,是他惦记的笑颜与唱调,是天下只应我爱,世上唯有君知。
 
    可师兄毫无理由地就将琴焚烧,彷佛已经毫不在意,遗忘了对尘间摇头的初衷、真正地深陷凡尘。
 
    申公豹想不透,他真的完全不能理解。师兄的举动就像否定了他最卑微的盼望──等这乱世过去后,他们一同回归山中。
 
    他早厌倦了人间的烽烟,厌倦了师兄为之奔波的那些俗事。过去他只想要师兄高兴,可他现在已看不透子牙的想法。
 
    领在兵将之前的人是他所想保护的,但师兄似乎不需要他。那个在申公豹记忆里、要人守护的人儿早不复在,如今率军攻城破敌的子牙,他不认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