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庞策同人)天涯+番外 作者:离尘

字体:[ ]

1、
燠热的晚风带来潮湿的水气,天一直阴着,雨却下不下来。这是2014年5月,往年的这个时候天早早地开始热了,可今年不一样,公孙策还穿着衬衫,虽然温度一直徘徊在30度附近,雾霾占据下的临江市还是闷热无比。
每天,公孙策象一个守时的机器人,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出门,坐公交颠簸三站路之后再换地铁二号线,穿过大半个城市就到了他工作单位:临江市GA局。除了加班,下午五点准时下班,同样的坐完地铁再换公交。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斑马线上等红灯的人们一张张脸掠过,有的喜有的忧,有的平淡有的迷惘,公孙策总有一种感觉,会觉得在下一个路口会再次遇见他。
直到,经过了一个又一个路口,到了快下车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只是一个错觉。
有的人虽然远如天涯,但心里若有他,便也近在咫尺。
坐公交在东城站下,从这儿走到秀水河公园只要4分钟。
 
 
秀水河公园只是一个街心公园,以前的面积是现在的两倍大,有一条小河穿过公园。随着城市的扩张,绿地渐渐萎缩,只留下巴掌大一块,是附近老人和孩子们的乐园。
顺着小路走进公园,在小桥边第二棵柳树下,一只小狗远远地冲过来,围着公孙策叫着转了几圈,尾巴摇个不停。
这只狗不算大,浑身灰扑扑的已看不出它原本通体雪白,左边的后腿明显短了半截,一瘸一拐的。
 
 
“多多,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公孙策从包里拿出一个鸡肉汉堡,多多发出欢快的叫声。
坐在长椅上,把汉堡撕成小块扔给多多,它跳起来准确地接住了,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憨态可掬的样子逗得公孙策笑起来。
多多吃了大半个汉堡,就坐在公孙策脚边,歪着头看着他,亮晶晶的黑眼睛里映出公孙策小小的身影。
“多多,今天过得快乐吗?”
“和小伙伴们玩什么呢?”
 
 
“昨天晚上下雨的时候你躲在哪儿呢?”公孙策吃着剩下的汉堡,多多摇着尾巴偶尔发出一两声叫声,算是回答。
一对十几岁的小情人嬉笑着走过来,女孩子看见了多多,对男孩子说:“你看,这儿有条流浪狗。”说着弯下腰晃着手里的牛奶逗多多,多多对所有人都保持着独有的热情,见有人招呼它,摇头摆尾地凑过去。
女孩子更开心,用塑料瓶盖倒了牛奶,“狗狗,来喝点!”
公孙策赶紧说:“对不起,狗狗不能喝牛奶,它会不消化拉肚子的。”
“这样啊。”小情人悻悻离开了。
 
 
公孙策想起,第一次见到多多的时候,自己也曾经拿牛奶去喂它。
“狗狗不能喝牛奶,它会不消化拉肚子的。”清楚地记得这话是庞统说的,自己刚才的语气一定很像他。
“多多,你在等他回来是吗?我也在等他,他说他只是离开一段时间,他会回来的。”公孙策望着多多,多多也看着他,黑眼睛里透着忧郁,很懂事地呜了一声。
“我们一块儿等。”
一个人,一条狗,一个坐着,一个蹲着,直到落日的霞光把他们变成剪影。
 
 
告别了多多回到家,公孙策站在阳台上,替那盆榕树盆景浇了水,今年春季长,榕树的叶子全都翻了新,青枝绿叶在风中舒展着。
这个时候,霓虹渐渐亮起,夜色风情万种,公孙策站在阳台上,看城市渐渐被夜的羽翼轻轻覆盖。
日升日落,月圆月缺,每一天周而复始,每天起床,上班,下班,陪多多,回家,对公孙策来说根本没有分别。
 
 
临江市这两年城市基建如火如荼,城市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工地,远远比不了公孙策家乡庐州山青水秀,悠闲静谧。
公孙策来到这里是在2013年7月17日,当时距7.11大案仅六天,公孙策作为一名优秀的鉴证科专家被省局直接调到临江市,加入711重案组。
那天是临江市GA局刑侦大队副队长郑光华和司机小王开车来接的他,连坐了五小时车风尘仆仆赶回临江市已是下午六点。郑光华跟公孙策说想回家一趟,于是中途下了车,小王继续开车,快到警局的时候车突然抛锚了。
 
 
“哎呦,这车又犯老毛病了。”小王发动了半天,可这破车硬是动不了,公孙策问他还有多远。“不远了,走过去最多150米。”小王苦着脸。“行了,我走过去吧。”公孙策下了车。
小王探出头来:“公孙老师,你的行李一会给你送宿舍去,放心吧。”公孙策笑笑,关上车门,瞬间被烟尘包围,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这才发现空气严重污染。
很容易就找到了市局。交验了证件很快放行,直接找到三楼刑侦大队,推门一看,没人。公孙策看看表,这个点可能大家出去吃饭了,转身到隔壁一间办公室,还是没人,正要退出的时候,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找谁啊?”
 
 
公孙策这才发现,靠里边的沙发上躺着个人,走近几步才看到,他被办公桌挡住了,手上一张大报纸遮住了脸。
“请问这是刑侦大队吗?”公孙策问道。
“门口不是有牌子吗?没长眼?”那人语气傲慢得很,公孙策有点不快,还是问:“请问庞队在吗?”
报纸刷的一下移开,露出张脸来,头发乱蓬蓬的,胡茬一脸,眼睛里全是血丝,上下打量了公孙策几眼,哈哈一笑:“哟,哪找来这么一文弱书生,不是干刑警的料吧!”
 
 
公孙策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大学读的是鉴证专业,属于全国最有名的警院,之后到美国JZ大学进修,硕博连读学成归国,从来都没有人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过话。顿时气血上涌,冷声道:“怎么,是不是干刑警的料你一眼就能看出来?”
“当然,我这么大个活人躺在这儿,你居然没发现,就这观察力,还当JC?哈哈,真是笑话!”那人旁若无人地大笑。
 
 
公孙策咳了两声,反而平静下来,淡淡道:“从711惨案到现在已经6天了,你头发蓬乱,根本没有梳理过,眼睛里全是血丝,通常来说一个人8小时没有好好休息眼睛就会充血,你这样子,应当至少20小时不眠不休了。尤其是衣服,皱巴巴一股子汗味儿,这么热的天,三天以上没空洗澡,你一定是711重案组成员,而以你的年龄来推断,应当是庞统庞队长无疑!”
“哟,还有点意思。”庞统眼睛一眯,站了起来。
“咱不是干JC的料,所以这些杂学旁收的东西也得学点,要不怎么混口饭吃?”公孙策冷嘲热讽,一句不少地还回来。
庞统却没理会,“老郑呢?”
“他……回家去了,说是七天没回家了。”
 
 
“我让他回家!这什么时候了还有空回家!”庞统大怒,把手里的报纸狠狠拍在桌子上,“成天惦记着媳妇!盯着媳妇能破案吗?他还是副大队他知道吗?要是都跟他一样,我这儿还怎么开展工作!”
他声音又大,跟打雷似的,说一句震得公孙策一惊,万万没想到一句平常的话惹出这么大的事儿,不由捏了一把汗。
这时候,又三个人拎着盒饭回来,一20多的女孩子,扎马尾辫挺秀气的,两小伙子,高而且帅的20多岁,还有一个年长点,老成持重的样子。
 
 
女孩子一见这情况不对,赶紧冲庞统笑道,“又怎么了?赶紧吃饭吧,给你买回来了。”庞统吼她一句,“没你的事儿。”吓得她赶紧闭了嘴。
庞统介绍,指着高个儿:“周一帆,刑警,那个矮点的赵亮,法医,”指着这女孩子,“薜小婵。”又指指公孙策,“这位是省局派来的鉴证专家,公孙策。”
公孙策微笑着招呼,庞统手一挥,“过来开会。”
薜小婵拉拉他,“老大,你还没吃饭呢。”
 
 
“吃什么吃,这都什么时候了!”
薜小婵指指公孙策,“公孙老师坐了一下午车,人家也得吃饭吧。”
“不必了,我也不饿。”公孙策赶紧说。
“行了,会议室集合。”
 
 
所有的人鱼贯而出,庞统落在后边,公孙策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轻声说了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肯定你是庞统吗?”
“哦,为什么?”庞统挑眉。
“去年第九期法治先锋杂志上,那是谁37天内破获三尸案,跨省追逃,一气呵成,荣获部级二级英模?大照片挺精神的,不像现在,邋遢!”不再看庞统,公孙策径直走过去。
庞统暗地里咬咬牙,心里骂一声:小狐狸!
 
 
 
2.
“啪”一声,日光灯被全部关掉,只剩一台笔记本荧荧闪着微光。周一帆又低头摆弄了半天这才清了清嗓子:“咳,大家久等了,现在请看这边——”荧幕倏地亮起来,众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过去,只见惨白的背景上赫然闪出一行加粗的黑字——711案情综述。
 
 
低头揉了揉眼睛,薛小婵心里嘀咕:该死的小周,不知道调个护眼的背景色啊!然而,占满全屏的大照片已让她惊呆了。
死者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美丽而苍白的侧脸,象折翼的天使,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大片的暗红覆盖了她全身,那是凝固鲜血的颜色。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的照片上,她没有双手,露出惨白的骨头,象被生生折断的荷梗,在暗红的映衬下更加触目惊心。
下面一张是她左脸的特写,一个深深的V字符几乎占据了她整张脸,肌肉外翻,支离破碎,血肉模糊,关键是那个代表胜利的V象一张嘴在狞笑,强烈地表达着凶手的得意和挑衅。
瞬间,所有人的心都被紧紧揪起。
 
 
“六天前,也就是7月11日的凶杀案。死者方文仪,18岁,学生,刚考完期末考试,还没拿成绩单,死在自己家中。死因是先被掐晕,期间后再狂刺36刀,死者的胸腹被刺成了马蜂窝……”小周顿了顿,似乎在平息声音中的愤怒,“此外,凶手还取走了她的一双手。”
一阵短暂的寂静之后,现场发出一阵轻微的议论。庞统面无表情地敲了敲桌子,“小周,继续。”
 
 
“咔嚓”伴随着音效又闪入一张现场照片,“死者孙美丽,22岁,棉纺厂工人,1998年7月11日于家中遇害,死亡方式与孙方文仪相同。这是凶手第一次作案。接下来——“
“7月11日?!“公孙策又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声,”六天前也是7月11日,凶手多年后重新作案是有意还是巧合……”
 
 
“叩叩叩”食指在木质桌面上扣出三声轻响,思绪如燃烧殆尽的纤细灯芯般被狠狠掐灭,公孙策顺着声响抬头,正好迎上明灭的荧光中一双黝黑的眼睛,带着半分嘲弄半分戏谑,庞统侧过脸停在他耳边:“喂,专家,难道您导师没有告诉您在别人陈述案情的时候随意打断别人是不礼貌的么?”
 
 
沙哑而低沉的嗓音虽只有近在咫尺的两人能够听清,而这短短一句却如燥风般,公孙策只觉得耳根被吹得又热又痒,方才将熄未熄的战火又腾地从眼眶里冒出来,昏暗中费力地瞪向他,却见那人早已转过头去,白色荧光恰巧照亮他嘴角那似有若无弧度。正欲开口还击,却被那人一本正经地提醒道:“专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