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系统我是百合啊!混蛋!+番外 作者:墨羽音

字体:[ ]

 
文案
一个有着男儿心的(伪)百合,穿越后有个女尊主角的妈妈,对于这个崩坏世界,他。。弯了、
主角受,ivi,np未定
攻未定,综影视
文案无能
内容标签:无限流 穿越时空 性别转换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墨音 ┃ 配角:未定 ┃ 其它:墨羽音,凤墨音
==================
 
  ☆、第一章,悲情穿越(修人设,必看!!!)
 
  “紫霏雪”
  一声大叫惊醒了树上的鸟儿。拍翅声阵阵。“好了,我来了!”一个宛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回答道。奇怪!怎么又做找个梦了?霏雪缓缓的穿上校服,走到镜子前,镜子前显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简洁的校服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形,瓜子脸,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十分灵动,皮肤白皙而细腻,长而柔顺的墨发披在两肩。霏雪走下楼梯,看见客厅里的中年女子时,眼眸中流露出柔和的光。没错!那是她的妈妈--紫落霞。
  (介绍紫落霞:著名杀手
  代号:血霞
  成功率:90,
  紫霏雪:著名杀手,血霞之女
  代号:血凰
  成功率:100,)
  霏雪打招呼说:“妈妈你好!我要来不及了。拜拜!”说着给落霞一个飞吻,叼着一块面包,满脸幸福地走了,所以错过了落霞满脸纠结的模样,从而导致了她的死亡,之后穿越…
  霏雪一边往学校走,心里愈加不安,她想到了她的梦,自从她懂事以来,天天做这个梦:她走在云端,看见九天之上模模糊糊地掠过一只九种颜色的彩凰,华丽无比,但同时也具有着十分古老的如龙族一般的气息和威严。又一转念,画面变成一只凤凰正在涅磐,顿时一股灼热的能量涌出,灼烧着霏雪的全身。霏雪本能地抗拒着这股让她不适的力量,却不知同一时间风云顿涌,帮她的周身形成一个屏障,正是这屏障帮她挡住落霞的朋友(杀手)。霏雪撑着疼痛霏雪撑着疼痛上学,不过到了学校,看到小语霏雪顿感疼痛神马的,都不是个事,
  说起来,其实霏雪是个拉拉,因为她总是认为自己应该是个男的,所以。。。当她看到小语时才觉得世界有光明,小语就是霏雪的女神。
  可是今天,小语找到了霏雪,霏雪正疑惑呢,小语却低着头,突然开口了:“霏雪,我们分手吧!”霏雪强撑着笑容:“小语,你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为什么?”霏雪沉默了一会说。“~因为、因为我妈妈知道了不同意。”小语支支吾吾的说。霏雪不愿再想,自欺欺人的说:“没事,你妈妈总会理解的。我还有事,先走了。”霏雪说完转身跑了。
  放学后,霏雪怎么也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小语与一个长相一般的男生在一起拥吻。突然小语睁开了眼看到了霏雪。她挣开了男生,又挽着男生的胳膊说:“霏雪这是我的男友——祁山。”“我现在明白了。我走了。”是啊,我不该这么天真,现在,忘了她吧。。。
  一滴晶莹顺着霏雪的脸颊滴落,无人看得见。霏雪拖着身体回到了家中,勉强装出了笑脸。
  放学后,回到家——
  霏雪看着落霞笑着打了个招呼:“妈,我回来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啊?”
  落霞面无表情地说:“血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杀了你,我就是100,的完美杀手了!哈哈哈…”
  霏雪还没有反应过来:“妈妈你开玩笑吧!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落霞疯癫道:“这么多年我养你,你也该给我做出点奉献吧!”说完这些话后,抱着头嘶吼道:“不不…”之后落霞睁开了她充满红色血丝的眼睛:“我也没想到…”
  落霞一边刺(匕首)一边说。霏雪一边躲一边听,最后心碎了满地,在最后霏雪已无力闪躲,胸口直直地撞向匕首。
  “滴答”一滴红色带温度的液体滴下,血!对,那是霏雪的血!“我们两清了。”说着,霏雪没了呼吸,直直地倒了下去。当霏雪呼吸停止的最后一刻,她的妈妈也就是落霞,那时她的头脑已经恢复了清明,抱着霏雪的尸体:“雪儿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你是那个100%,成功的血凰,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你知道的,杀手之间是不能互相见面的,我是被人指使的,被人下了噬魂散,那时的我是没有灵魂的,我是被人操控的。原谅我雪儿。大哥大嫂!我对不起你们,我这就下去陪你们。”说着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落霞倒了下去,但她看不到一个黑衣人在她死后身影闪了出来,抓住了落霞身体上冒出的轻烟(灵魂),将其捏碎,并用那十分沙哑的声音低咒了一句“真没用!竟让那丫头的灵魂跑了,那下面的游戏就更加精彩了。”身影闪了出去,只留了一个残影,空留一室阴险的笑。
  死后,霏雪近乎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她双眼一黑,心想:就这么死了也好,我也不要做作业了,不用杀人了,最主要的是不用在被人伤心了,不付出真心就不会被伤了,好安全的,呵呵…她悲怆一笑,一睁眼,却发现她正在一个大门前。好吧,她承认这个门的长相真是对得起它的妈,让我们受过残酷杀手训练的,见过死人成堆的霏雪都感到阴森森的冷气向上窜:以人的骨架为大门的锁,用石灰固定住的人的颅骨砌成的门面,两条蛇从骨架的两眼爬出,牛头马面站在两侧。
  怕怕,这是霏雪的第一感觉,因为她怕蛇。突然,她感到落霞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来“雪儿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你是那个100%,成功的血凰,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你知道的,杀手之间是不能互相见面的,我是被人指使的,被人下了噬魂散,那时…”她也听到黑衣人的沙哑的话语。游戏更精彩了,好呀,我霏雪奉陪到底!妈!我会帮你报仇的!是的,在她听到洛霞的解释时,她便已经放下了。
  忽然,她看到了两个美男,呃…好吧,一个是脸上扑白粉的娘娘腔,一个是皮肤被晒到黑的刚毅男子,娘娘腔开口:“呃,那个谁,你是哪儿旮地的?”天哪,还带东北口音的,忒正宗了,可是,霏雪突然有绝倒的感觉,有这样的吗?把人家心中的黑白无常的形象打碎了“我们是黑白无常…小白,别闹了!”冷面黑无常开口了,白无常立刻粘过来,“小黑,来嘛,这样多好玩…”白无常嗲着声音说。霏雪猜对了。“回正题,那个你!”“霏雪!”“奥,小雪儿嘿嘿…”霏雪无语ing。“我们的亲亲的王得到了天庭的指令,对了,我八卦一下,是首次西方天庭与玉帝达成共识,说你的杀孽甚重,留你不可喝孟婆汤,带着痛苦的回忆,迎接新生,对了,九千三百年不可投胎,因你杀了九千三百零九条人命,已经是去尾法了,你可以修炼嘿嘿,别跟他们说是我告诉你的…”“对了七七四十九天里可以听到亲人对你说的话。你快走吧!”接着,霏雪就随着黑白二鬼走进了这阴森的大门。
  时间匆匆流去,过了九千两百九十九年零364天,今天是最后一天,只见一个绝妙佳人走近那些阴森的骨架锁,两蛇原来凶狠的目光接触到那女人时慢慢变得柔和。之后,绝代佳人抬起她的纤纤玉手,修长的葱白的手指,摸了摸两条蛇的脑袋,接下来的画面让人大跌眼镜:蛇的脑袋在她的手掌中享受的蹭了蹭,似乎,没看错吧!我居然看到两条蛇在撒娇,天!饶了我可怜的心脏吧!
  女子的樱唇突然吐出,珠润玉圆的笑声:“呵呵…莫言,莫离,你们越来越不像我当初见你们时的模样了,呵呵…这些年,你们连撒娇都学会了,我当初以为你们是不会说话的,原来是你们怕一张口就停不下了,哈哈。”这女子就是霏雪。的确,当初霏雪小心翼翼的准备克服心理怕蛇的恐惧,让他们说说话,结果使霏雪觉得让他们开口是个天大的错误,因为那次,他们开口了,之后足足讲了一年多才停下来,霏雪从此有了说话恐惧症,无语了一千年,才缓过来,蛇们也不再敢随意开口了。
  之后两蛇相吻,门开了,一群鬼都在门口迎接她,包括这里所有的黑白无常,还有和霏雪混得最铁的冥王。
  九千两百九十九年了,今天我就可以走进轮回了,好久都没这样过了,但是,现在,我不想回去了,我好想在这里陪着他们啊!可是唉!
  冥王说:“小雪儿,我会想你的,你别忘了我,你是不用喝孟婆汤的,别忘了,遇到什么难题,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要借什么鬼,记得跟我说,我一定帮你啊!记得要早睡早起,别忘了吃早饭,记得……(以上省略九万字)”
  好吧,她招谁惹谁了,怎么弄一个如此鸡婆的冥王,他就如当锁头的那两条蛇,当霏雪看到他时,他酷酷的用冷光扫射般的看着她,银白的发丝披在两肩,(不是所谓老头的白发苍苍)冷毅的脸,最好玩的是,当你看到一张冷脸,僵尸脸上长了一双妖娆的桃花眼时你会怎样,他真可谓是静若处子动若狂兔,他的性格,语言与他的脸相反,可谓是说一次就是至少一万字的长篇大论,这倒是没什么,可是他如唐僧般的话那就……嘿嘿。眼前的冥王就是这样的人,你遇到这样的人就知道霏雪现在的心情了。
  为了准备明天的投胎活动,霏雪要好好休息,于是与众鬼与某王道了别后走了,回家睡觉去!
  接近投胎时间了,突然,吵闹声响起只见一只,好吧,霏雪承认,那是一条龙,一条很威严的龙。如果忽视他做的事,霏雪绝对会崇拜他,他是在屠杀鬼啊!连最小,最弱的鬼,他也不放过,没同情心,这是霏雪给他的第一评价,(龙:冤啊!我后面有神在追杀,谁管的了这么多,逃命要紧,而且,鬼是死不了的!555==)但是当大龙在不经意间与霏雪对视时,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惊讶与惊艳还有深情。飞雪纳闷了,她见过这条龙吗?真是奇怪!总之大龙是鬼界的敌人,而她与鬼界共同进退,所以,就打起来了…然后,一条龙尾甩过来,把她甩进了离霏雪最近的投生门,在最后,龙化成了一个人,绝美的脸上十分慌张,向她奔来,喊着“不要…”她记住他了!冥王在一旁喃喃道:“本来是想让小雪儿借尸还魂的,可是,可怜的小雪儿那是兽道啊!”最后三分之一句他喊了出来。
 
  ☆、第二章蛋(已修)
 
  天,神啊!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我好不容易等了几万年,才得到这个投胎机会,你就不能让我舒服点吗?霏雪要骂娘了,你什么意思啊!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我投个胎都有人烦,天,是我前世造的孽太多了吗?就知道杀人是不道德的行为,555---遭天谴了吧,555---霏雪泪流满面,好吧!虽然投胎仪式没办成,但是起码我投胎了,那个男的,我饶不了他(这就是所谓的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可是恰好,霏雪这两点全具备,所以,惹上上死神也别惹上霏雪,可怜的美男,本人已经想象到你那悲摧的结局啦,为你默哀三秒钟,呵呵)
  霏雪想了想,她好像依稀记得,她是被甩向了畜生门---这时霏雪愣住了,下意识的去动了动,呃------好吧,她的活动空间,呃---怎么说呢?好吧,她几乎没有活动空间,她的脚无力的一踢,一下子就激起了霏雪敏锐的痛感神经,霏雪大叫:“天,当老娘好欺负啊!我不就是多杀了几个人吗---”霏雪慢慢的没了想法,那是几个人吗?霏雪沉默了,她这才发觉她的声音发不出来,不会吧!还是个哑巴!上帝啊!你也眷顾我了吧?555——、
  哭了一会儿,她才去伸手摸裹着她的东西(准确的说,霏雪的那个不是手,而是,呃…蛋清),嗯,应该还不错,挺光滑的,隐约好像还有点弹性,那样就不会影响她的睡眠了,要知道,她可是很懒的,(其实,就是不好,霏雪也懒得去整修它,她会说,嗯,虽然本小姐还不适应,但也将就了,就是,成大事者,上帝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嘛。本小姐一定是个做大事的人,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收上帝的好意了,呵呵)经过了她的深思熟虑,她猜出了,那是一个蛋,虽然真的不想承认但是这就是那残酷的事实,但愿不是蛇,她怕蛇,以后要是照镜子,一照就把自己吓晕,那日子可怎么过啊?之后她祈祷将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耶稣基督都念了一遍:“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耶稣基督……如果我出生时,发现我是蛇的话,嘿嘿,那就别怪我不厚道了。”说完阴险的笑了,(这时东方天庭上——“碧云仙子,你私通凡人,私自下界,犯了重罪,你可知罪?”玉皇大帝坐在宝座上,仙雾缭绕,看不清他的脸。拥有绝美脸蛋的碧云仙子说:“怎么,神仙就不会感冒打喷嚏吗,就犹如爱情吗?”碧云知道她死定了但是她还要赌;“你一定会打喷嚏的!”之后正好玉帝说:“好,我打喷嚏了就无条件放你下去。”然后“阿嚏!”玉帝大了个喷嚏,霏雪不知道,他意外救了两个,哦不是一个仙,(玉帝只说是无条件放了碧云仙子,但是,没说过要放了她的相好的,这就是仙人的悲摧,而且后来,那个凡人的确是死了)佛祖和西方天庭的那几位自然没有幸免于难,耶稣基督叫道;“who,who,whomawo?”情急之下还还出了中文,虽然不标准)霏雪没想到他的一句话惹出了这么多麻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