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洛基穿进神探夏洛克(Ⅱ) 作者:鬼师傅

字体:[ ]

 
 
当洛基穿进神探夏洛克第二部
 
文案 
夏洛克有个Cp叫华生
可是华生结婚去了。
洛基有个CP叫索尔
可是索尔结婚去了
于是
好邻居你们就在一起吧!
 
故事讲述洛基穿进神夏变成福尔摩斯的一个堂弟,而他本身却背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作为一个曾经的反派,洛基成为了夏洛克的研究对象以及被管教者,他们会怎样相亲(ai)相爱(sha)……麦哥因为两个闹心的弟弟,发际线危机越来越接近警戒线,而同为反派的莫里亚蒂得知这一消息后又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本文CP——卷福X穿越的洛基
缺爷软妹是真♂男神
 
“注意:本文非亲生兄弟CP”
内容标签:英美剧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洛基 ┃ 配角:莫里亚蒂,华生,哈德逊太太,众男神 ┃ 其它:缺软,神夏,福尔摩斯,
==================
 
  ☆、夏洛克归来
 
  如果你在伦敦,你有可能会认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夏洛克·福尔摩斯,也许你会说,上帝呀,那是什么混球,伦敦有那么多人,我每天有很多该死的事情要应付,为什么要去关注一个陌生人?
  其实你的想法也是对的,之所以会用这样的句子开头,通常都会强调,通常这样被描述的主角,均非普通人。
  夏洛克·福尔摩斯不算高调,但在一部分人眼里,他确实有种奇怪的,特殊的能力,以至于那群人愿意把他当做天才。甚至有人还发出过这样的疑问:世界上真的有夏洛克·福尔摩斯吗?
  他就住在伦敦。这里繁华,喧闹,时代和生命永远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留,但是,夏洛克会改变它们,尽管只是一部分,也许这和你无关,也许,他改变的是你邻居的命运。
  哗啦一声响,留着一头天然卷的黑发,拥有猫科动物一般犀利静谧的眼神,一个男人靠在红色电话亭的旁边,瘦长的影子映在电话亭上,他把手里的报纸迅速收起来,夹在腋下。
  把手伸进衣袋里,他嗤笑一声,离开了那个地方。
  走过一条街的时候,有个小男孩,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趴在橱窗边看。“我要那个,那个。”在他妈妈来的时候,他对妈妈说。夏洛克看到橱窗里摆着一排玩偶。有一些复古的,卡通的,或者是外星人玩偶,他不太懂那个。
  “但是我觉得这个更可爱,而且,他的王冠很漂亮,还开花了。” 他妈妈指着一个金色长发,穿着红色大衣的玩偶,有差不多一英尺那么高。
  小男孩大声摇着头,说:“不!妈妈,你说的那个太GAY了!我要那个,带着弓箭的。他很酷!” 他很执着。
  “不许这么说,科林,那是精灵王,电影上面很帅的!”年轻的妈妈颇为遗憾地说,最后她在儿子的坚持下买了另一个玩偶。
  夏洛克看到了标签。拿着弓箭的小人,名字叫来格拉斯,他老爸的玩偶,叫做瑟兰迪尔。
  真是奇怪的东西,夏洛克想。
  他一定是无聊才会关注这种画面,无聊透顶了才会跟着那对母子一样,买了一个玩偶。附带说明书——教你如何和自己的玩具做朋友,而且,还有一连串完美的售后服务。“玩具的身体可以拆开,衣服可以脱下来,背后的空槽是装电池的,需要的电池放在了赠品里,请不要让小朋友把它们放在嘴里或者眼睛里。”这是付款时售货员的嘱咐。
  他当然不需要它,这种叫来格拉斯的玩意。
  但是麦考夫家里有一一个麻烦的人物,必须向他孝敬点儿什么,让他开心一下。
  由于上周日开始,麦考夫限制了他的饮食列表,把一些制作过程粗劣,高糖分或者高热量的食物从名单里剔除了,因此他有一个星期显得情绪低落。
  这里的他,当然不是一只狗狗或者猫咪,他是一个人。
  好吧,这很难解释清楚,不过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因为,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千奇百怪的事情,不是吗?
  夏洛克把盒子装在一个纸质袋子里。没有人在乎一个大男人来买这种东西,何况他的确到了该当父亲的年纪。
  之后他又遇到一个蛋糕店。犹豫了一分钟之后,他买了一个小小的芝士蛋糕。这种东西拎起来不太方便,但是他有理由去做。
  他看了看手机,点动手指发了条短信,然后打了一辆车,朝麦考夫的家驶去。
  他还得避免陌生人的跟踪。
  很幸运他安全抵达了。
  他隔着门铃和里头的钟点工说话。“很抱歉,夏洛克,厨房的炉子在燃烧,我不能给你开门。”这是麦考夫请来的保姆。
  “那么您为什么还能抽出时间来回答我的呼叫?好吧,谢谢您,丽莎,请继续照顾炉子,还有培根。”夏洛克回答道。他检查了一下门锁,发现有被卸掉的痕迹,谁会在这时候换了麦考夫家的大门的锁?一定是他那可爱死了的弟弟希德尔,夏洛克有点想弄死他,假如他能马上打开门的话,这可不是普通的那种用细金属就能打开的锁。
  还好,麦考夫的别墅有后门。
  他很生气,但是忘记把手里的礼物丢尽垃圾桶,而是一直拿着它。耐心向来不是夏洛克拥有的天赋,除了分析案子的时候。
  值得奇怪的是英国的大部分犯罪分子入室时,宁愿撬门,也不愿意爬围栏。
  因为那是严重违法的。
  夏洛克把后门弄出很大的声音,也许它的锁已经坏掉了。
  但这足够引起屋子里的人的注意力,而那位接话的保姆也没有在厨房做饭,她就站在客厅里,看着夏洛克走进来。
  她摸摸脸上的汗,小声说:“对不起。”她的表情相当无奈。
  “这不关你的事。”夏洛克说。他把手里的报纸塞进保姆的怀里。
  这位富有亲和力的保姆有一点点愧疚,但是她对福尔摩斯们的诡异的相处方式已经司空见惯了。这并不影响她和三兄弟之间的感情。相反,大家都很尊重她。尤其是第三个兄弟和她关系最好,也许是因为她每天为他热牛奶的缘故。所以她纵容并协助了和他一起为难夏洛克的计划。
  她拿着报纸,还有自己的包和衣服,说:“我下班了。再见。”
  “再见。”夏洛克朝她挥挥手。
  丽莎从后门走了出去,她礼貌的关上了门,但是那扇门有点歪了,塞不进门框里。她尴尬地笑了两声。
  “我会替麦考夫叫人来修的。”夏洛克毫无诚意的说,反正不是他付钱。
  夏洛克朝客厅之外看了几眼,今天麦考夫不在家,他弟弟房间里的灯亮着。他先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慢条斯理地照了照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尽管他平常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形象,不过现在他还在气头上。
  人在生气的时候总会做点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在他照镜子的时候,他从镜子里的余光,观察了一下弟弟的情况,比如他是否趴在玻璃前偷看自己在干什么,或者把门紧紧地锁起来,又或者,他根本不在房间里,只是开着灯,故弄玄虚。
  夏洛克把领带也扯下来。然后他把衬衣的袖子都卷起来。
  他弟弟的确在房间里,而且把自己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就在夏洛克转身照镜子的时候干的。
  这通常是邀请的信号。
  夏洛克冷冷一笑。
  “啊,弟弟,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你还好吗?”他并没有发觉这个开场白有点像电影里的桥段,但同样的,可以感觉到一种气氛,叫做笑里藏刀。
  房间里的人把窗帘拉起来,趴在玻璃前,绿盈盈的眼睛在光线的映射下显得晶莹剔透。他的黑发也细细的卷,下巴尖尖的,脸颊上的婴儿肥没有消除,他过得很滋润。这从他的肤色和唇色可以完全看出来。
  “嗨。”他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澈,带着一种慵懒的味道,纯净的眼睛里充满了乖巧和淡淡的疏离,就像从没见过夏洛克似的——一只趴在窗前的不谙世事的精灵,就和夏洛克在橱窗里买的那种玩意差不多。
  很好,他不再以为自己是夏洛克的老爸了。
  “我给你带了礼物。”夏洛克用下巴指示了礼物的方向。
  “进来和我一起玩。”希德尔,也就是洛基,他咧着嘴笑。
  “你可以出来,我们在客厅里拆礼物,客厅里有大吊灯,光线够明亮。”夏洛克说。他抱起手臂,站在窗前。
  “喔。”洛基低下头,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他说:“我的鞋子丢在花园里啦,你进来,背我出去可以吗。”
  他在引诱自己进房间去。夏洛克想。
  他扬起一个笑脸,说,“好啊!”
  然后他走到门口,一脚踢开了虚掩着的门,果然,发出乒乒乓乓一阵响,一堆塑料玩具从门上方掉下来,其中还有一盒小图钉。
  夏洛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大步踏进屋里去,他想说:这种把戏简直幼稚到了连喜欢过圣诞节的小孩都羞于启齿的地步。但是他还没有开始毒舌,门后面倒下来一根长长的木杆。夏洛克闪得快,但是被砸到腿了。
  他结结实实地挨了那一下。
  他弟弟坐在床边,穿着一件衬衣,一条短短的裤衩,用双手托着自己的脸。
  “你承诺上星期来看我,可是你没有。”他冷静地指控夏洛克的不是。
  “对不起。所以给你买了礼物赔罪。”夏洛克说。他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不满,也看不出歉意。“我背你出去。麦考夫应该给你买新鞋子。”
  他做出了非常绅士的行为。洛基乐滋滋地趴在他背上,腿缠在他腰上,手也缠着他的脖子。他很喜欢被人背,小时候就这样,虽然现在长大了,但是他可以像孩子一样恶作剧,那是他特有的权力。
  好吧,毕竟是个大男人,是有点儿分量,但是夏洛克还是能背得动的。他背着洛基,走到门口,他说:“小心脑袋。”洛基当然迅速低着头,像漫画书里站在恐龙爸爸头上的小恐龙。
  但是夏洛克却使了一把力气,把身子抬得很高,只听嘭地一声,洛基的脑门就撞在了门边上。
  然后两个人像踩空了钢丝的马戏演员一样摔倒在地上。两个人在地毯上痛苦地呻^吟。
  “去死——你故意的!” 洛基躺在地上捂着脑门,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夏洛克也躺在地毯上,扬了扬眉毛,他说: “告诉你一个真相,你该减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伙伴们,第二篇开更了。
  欢迎回来,继续收看。
  我不是魔法特,不会拖两年。
  
 
  ☆、赔罪和蛋糕
 
  
  夏洛克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
  洛基伸手揉脑门,揉啊揉。然后用手背把眼泪擦掉。
  最后还是夏洛克把他拉起来。
  眼睛都红了。
  “看看这个。”夏洛克侧着脸,有点不想直视弟弟的眼睛,“别哭了。”他闷闷地说。
  “不要!”洛基仰着脖子,非常有志气地转过去。他的额头红红的,鼓起来了。
  夏洛克嘴角抽搐着观察了他的脑门一会儿,最后去冰箱里找了一点冰块包在毛巾里给他敷。在心底感叹要是撞出血,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 他有一点儿心虚。
  只有一点儿。
  所以他把芝士蛋糕拆出来,给洛基吃。
  可是等他打开包装盒,蛋糕已经被压成很难看的一块了。洛基稍稍好看一点儿的脸色瞬间又变得冷若冰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