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洛基穿进神探夏洛克(Ⅰ) 作者:鬼师傅

字体:[ ]

 
 
 
 
当洛基穿进神探夏洛克(Ⅰ)
 
作者:鬼师傅
 
 
文案 
夏洛克有个Cp叫华生
可是华生结婚去了。
洛基有个CP叫索尔
可是索尔结婚去了
于是
好邻居你们就在一起吧!
 
故事讲述洛基穿进神夏变成福尔摩斯的一个堂弟,而他本身却背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作为一个曾经的反派,洛基成为了夏洛克的研究对象以及被管教者,他们会怎样相亲(ai)相爱(sha)……麦哥因为两个闹心的弟弟,发际线危机越来越接近警戒线,而同为反派的莫里亚蒂得知这一消息后又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本文CP——卷福X穿越的洛基
缺爷软妹是真♂男神
 
“注意:本文非亲生兄弟CP”
内容标签:英美剧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洛基 ┃ 配角:麦考夫,李佩佩,拉尔夫, ┃ 其它:缺软,腐国好邻居,抖森,缺爷
 
 
 
重生在精神病院
 
洛基以为他已经结束了。在被双刃剑贯穿胸口的时候。
  他承认了自己所犯的错,也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人人讨厌的家伙。像他这种人,死了,大家只会高兴,会为他流泪的人,早已先他而去。反正,已经没有人在意我了。 
  所以,怎能不放弃活着呢。命运女神却不愿意这样轻易放过他,
  在他不想死的时候,他偏偏在不见天日的深渊里饱受凄苦,在他没有活下去的欲望时,他偏生,又活过来了。 
  受了重创的胸口,那种疼痛的感觉依旧存在。不由自主抚向胸口。完好无缺。但是身体的虚弱无力,如同锁链捆住了他的身体,洛基试了几次,都没有从床上爬起来。这令他发出一阵费劲的呻^吟
  很快就有医护人员从门外匆匆进来。
  一个褐色卷发,带着帽子的女孩,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想伸手帮忙。却没敢动手。
  洛基自己爬起来了。他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白色的棉布衣服。
  他和那个护士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之后。他问:“米德加德?” 他的喉咙有点沙哑,他确定自己需要一杯水。
  但是小护士眨了眨眼,没有回答,那是信息不对称的意思。
  “咳……”洛基换了个合适的词汇:“这里是地球?” 
  护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立即点点头,说:“是的是的,地球,那么希德尔,今天去火星玩得愉快吗?您昨天说,您会带上礼物回来。实在不知道那里的风景怎么样?” 
  洛基挑着眉毛,看着这个奇怪的女人,自己什么时候说过那种奇怪的话。他用手招了招桌上的杯子。那杯子纹丝不动,之后,而后它被护士捧在手里,交给了洛基。
  他不得不承认一个糟糕的事实,自己引以为傲的魔法,如同水蒸气一样消失殆尽。也就是说,他,洛基,一个具有两个国家的国王继承人身份的神族,他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
  “你为什么叫我希德尔?”洛基问她,他语速缓慢而且无精打采。
  “您就是希德尔?福尔摩斯先生呀,(Hiddle holmes),上帝呀,难道您又忘记自己叫什么了?”护士一边见怪不怪地假装惊讶,一边熟练地搭腔道:“那么您已经放弃了继续做火星人的计划了?但愿您已经忘了这个想法,我们全院人民都为此祈祷。”
  这个聒噪的地球蝼蚁仍旧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难以理解的话,洛基站起来径自朝外走。
  “您要去哪里,先生,您要去哪里?”护士在背后惊声尖叫着。 
  洛基无视她。但是他才走了几步,立刻被几个同样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像抓过街老鼠一样疯狂地按住了手脚,拖回了病房。“放开你们肮脏的手,放开,低贱而愚蠢的地球人!”听到这话大家按得更用力了。 
  说实话,他现在虚弱的很可怕,以至于最后遭了那些地球人的“侮辱”。而后他选择了安安分分地呆着,接受体检,化验,甚至脑补扫描。
  因为尖叫使他受到侮辱的女护士来像他道歉:“我只是因为扭了脚,希德尔,别这样好不好,不然我会被医院辞掉的。”
  洛基抱着手臂一动不动。
  “希德尔,求你了,配合点把饭吃掉吧。” 护士几乎都要哭了。
  “如果你要求我,至少要有求人的姿态。”洛基睁开眼睛,慢悠悠地说着,他无声无息地笑着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前走,他的身高占据了独特的优势。
  女护士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茫然而痴迷,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普通女孩子,见到了自己迷恋的事物。褐色的眼睛里,洛基看到了自己的脸。他伸出食指,搭住女人的下巴,微微俯视着她,露出一个微笑,又轻又缓地从唇齿间吐出一个单词:“kneel。”
  女人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身子也发软,她自从当了医院的职工,就负责照顾这个传说中可怕的重度精神病患者,可是没有人告诉她,这个患者,长着一张如同天使一般的脸孔。而且,他那么年轻,大部分年轻的女性都无法阻挡这种奇特的吸引力,使自己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此刻被他搭住下巴,她感觉自己是被掐住了脖子,难以呼吸了。那轻轻开启的唇,像是下一刻就要吻上她自己的。 
  女护士紧张,害怕,不知所措,最终,她缓缓地,直直地跪坐下去。“ye——yes”
  嗤笑一声,洛基移开了脚,说:“无聊。”而后他就去洗手间上厕所去了。 此后护士一直跟在他身边,有求必应,洛基也从她嘴巴里套出了许多事情。但是大部分都是没用的垃圾,比如早餐有荷包蛋,晚餐有剔骨小牛排还有冰淇淋特别好吃,超市衣服大减价等等。 
  直到他摸清楚,自己被关在一家精神病院。地理位置——地球,英国,伦敦。他从值班室换岗的时候偷拿的笔记本,粗略地了解了自己的状况。希德尔?福尔摩斯,男,生日2月9日,监护级别:最高级,登记时间2007年5月16日
  详细信息被储存在一种叫做电脑的东西里,洛基在钢铁人的大厦里见过,可惜他现在还搞不懂那种东西究竟如何运转的,事实上他连电灯都觉得奇异。声控灯在轻微的响动之下猛然亮起来。吓得他想放声尖叫,当然,他绝对不会做出那种毫不优雅的事情来。
  没有了神力和魔法,洛基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恐惧之中。他就是那样,拥有纤细而敏感的神经。 
  洛基从玻璃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的房间里杜绝了一切能够伤害到自己的尖锐物品,包括镜子也没有。
  除了头发被剪得很短之外,他和以前的自己并没有变化。不,变化是有的,他很难再像以前那样,骄傲地微笑。复杂而破碎的身世给了他太多的伤害。
  想着过去的事情,他的绿色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就那样,在床上坐了一夜。然后默默流泪,哭了一夜。
  连安慰自己的人都没有。他悲哀地想。
  但是他现在有个新身份。有时候他又自我安慰,毕竟他已经用自己的性命弥补了阿斯加德,弥补了那群自负而骄傲的神族,他是个罪人,死了以后估计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直到第二天早上,女护士来打扫房间。
  他大发慈悲地和那个跟屁虫弱智护士聊了两句。问她“知道雷神索尔吗?”
  “知道!一本漫画书的主人公嘛!”女孩儿说。
  洛基识相地选择了闭嘴。 
  而他的情况,一直被监控器全程掌控着。 据他所知这里消息闭塞并不能获取有用信息,而他当然也问过,为什么自己被关在医院里这种话,但是所有人都选择了闭口不言。这令他感到暴躁,并且知道自己被隐瞒着令他感到愤怒,因为他曾是谎言之神,而习惯了欺骗别人,他却憎恨有人欺骗自己。 
  他可不想一直呆在这种鬼地方,这里阴森森的,戴着口罩的陌生人总在外面观察他,还总有人试图让他吃一些药片,最可怕的,就是细细的银色针头,里面含有的液体令他难以集中自己的精力。另外,那种细微的疼痛令他觉得毫无安全感。 
  他来侵略过地球,从来不知道地球竟然这么可怕,也许他现在正是在监狱里。考虑到这里他决定隐瞒自己的身份,
  简直比阿斯加德的牢房还可怕。
  闭眼之前,他下定决心,一定要逃跑。 
  主治医师在看着他入睡之后,吩咐手下联系他的监护人。 
  大约三小时后,穿着西装的男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来到了这家精神病院。他的神情是那样严肃,挺直地胸膛和饱满的额头,使人立即对他肃然起敬。
  “说句实话,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贵府已经尽了很大的力。” 他轻轻跟院长和主治医师握了下手。脸上的表情却不像他说的话那样欣慰。 
  “尊敬的福尔摩斯先生,我们并不想因为怠慢了您的家人而使医院蒙受损失,实际上我们真的努力,努力使他康复。,但最近,他的情况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认为亲人的陪伴可以缓解一些病人的压力,所以……”院长说。
  “他又怎么了?说自己是动物园里的长颈鹿?还是说他来自冥王星?”这位男士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猜测,一边把自己的帽子和外套交给女助理,他的小黑伞则放在了房间外面。
  这是政客们习惯性的装扮之一。
  “实际上是火星。”女护士忍不住插嘴道。
  院长白了她一眼,推了推眼镜,说道:“实际上他已经有三个星期没有谈论那些了,而且情绪稳定的时候,见到我们还会说一声‘Hi’……尽管所有人都被吓坏了。而且他频繁地朝窗户和院墙外张望,这让医生们怀疑他有想擅自逃离的念头。” 
  “逃离?”那位男人将这个单词在舌尖重复了一遍,转头道:“医院的住院部扩建之事我会考虑一下的,现在我想跟我可怜的堂弟单独相处一会儿,撤掉你们那些降低智商的摄像头和录音设备。” 
  所有人都如流水般迅速却更加安静地撤离那个重度监护室。
  不刺眼的冷色调白光从房间内透出来。
  男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敲开了门。
  他的堂弟正坐在床上,专心致志地看一本书。 他的肤色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精神病的折磨使他看起来瘦得叫人心疼。安安静静的样子,仿佛回溯至许多年前家人团聚的快乐时光,然而……他忽然觉得牙疼。 
  “你好吗?希德尔。”最后他停止回想那些不愉快地过往,尽量用放松的,平易近人的口吻和他生了病的堂弟说话。
  那男孩立即抬起头来,用他圆圆亮亮的绿眼睛,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向来人。 
  “不要害怕,我想,你大概又忘记我了,我是麦考夫?福尔摩斯,你的……家人。”他可谓是拿出了全部的温柔,生怕刺激到床上的男孩。
  希德尔看了他一会儿,问他:“麦考夫,你是这具身体,也就是我的父亲吗?” 
  麦考夫最近抽搐了两下,心想我有这么老么……他耐心性子说:“答错了,我是你的堂兄。”麦考夫注意到他手上的书,居然是修订版新增插图的格林童话。
 
 
新世界的大门
 
洛基把那本书丢在床前的柜子上,问他的来访者“要来点茶水吗?”
  “额,不介意的话,我想来一点。” 在未触碰底线的前提下,要顺着病人的意愿走,这样有助于他们恢复得更快。麦考夫谨记医师的叮嘱,点头同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