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狭路相逢 作者:山海十八(上)

字体:[ ]

 
文案
明朝末年,内忧外患,天灾人祸,虎狼环饲,危局已成。
朱大影帝觉得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才会挑战了最Hard模式,成为崇祯,景山上的那个吊死鬼。
等等,为何有个锦衣卫叫雨化田。难道这是给他最大的金手指?!
一句话:
宗师级影帝穿越明末,厂花重生百年后正史,各路人马在大明江山风雨缥缈之际狭路相逢。
 
(⊙ω⊙)ノ
CP:腹黑男神(经)帝王X妖孽霸气(萌)厂督
两人是互攻,不过现在都没有船戏,所以也都差不多~
——————
 
防雷告示:
1、随着剧情发展,历史将发生改变,会产生半架空明朝。
2、鉴于明末历史人物的复杂性,粉与黑请谨慎,请勿深扒!(比如袁崇焕)
3、有了重生的厂督,就有了金手指,当然就是爽文,谢绝过度考据。
 
内容标签:历史剧 强强 穿越时空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由检 ┃ 配角:雨化田 ┃ 其它:明朝末年的牛鬼蛇神
 
==================
 
☆、第一章
 
徐应元站在外间,看着天色,没有想到快要日上三竿了,房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他在心中暗搓搓地想,应该是昨天晚上太激烈,才会让王爷累到了。果然田田氏比王妃要受宠,更得王爷的心意。不过自己一个太监,是怎么也不能明白这样的鱼水之欢,到底有什么可乐的地方,还是能握在手中的财钱更加的可心一些。
    就在徐应元不知道要神游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房内突然传出了一阵闷声,‘咚!’的一声,怎么听怎么像是有人从床上滚了下来。徐应元下意识地要抬起手,却克制住了进入一看的好奇心,他没有听到王爷的传召,只能硬生生地顿住脚步。不过还是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里头究竟怎么了。
    田秀英身上套着一层纱衣,眼神哀怨惶恐地看着床上的人,明明昨夜还在颠鸾倒凤,为何今早一醒来,信王就把自己踹下了床。她半躺在地上,某个不能说的部位,还疼的厉害。
    “王爷恕罪,都是妾身没有伺候好,请王爷责罚。”田秀英嘴里说着讨饶的话,半地下了头,却恰到好处地露出了雪白的后颈,她知道信王有时候会有些暴躁,会气性大一些地发火,这个时候万万不可对着来,楚楚可怜的姿态才最动人。
    但是低着头的田秀英没有发现,床上的那位眼中闪过的震惊,而她等的那些怜香惜玉的话,也同样没有出现。“你既然知道自己侍候的不好,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一句极为刻薄的话,让田秀英吃惊地抬起了头,对上了信王的眼睛,却发现了眼前的这位嘲讽地看着她,然后说出一句让她更加难堪的话,“媚上惑主的本事倒是厉害,你也不看看天色如何了,怎么还想要白日宣淫吗!”
    到底是怎么了?没等田秀英弄明白,信王就叫人进来了,“来人更衣——”
    徐应元看到跌在地上的田氏,有些疑惑却知道田氏一定是惹王爷生气了。虽然平时田氏的手里总能漏些银钱给徐应元,他也在王爷面前说过田氏的好话,但是眼下却像是根本什么尴尬也没有看到那样,按部就班地伺候起了信王更衣,整个过程房间里头安静地只有穿衣的沙沙声。等信王洗漱完了踏出房间时,对于独自垂泪的田氏,再没有施舍半个眼神。
    直到走出了田氏的院子,信王才对着徐应元吩咐到,“你去和王妃说一声,田氏的规矩要好好教教了。”说罢他没有再停留,直接走过了长廊,好像脚下生风一般去了主院的书房。徒留徐应元在那里心中暗叹,这下是要得罪田妃了。
    信王一脸的阴沉,看得下人们都在心中揣测,不知道那个受宠的田氏是怎么惹到了王爷,直到他一个人进了书房关上了门,独自坐到黄花梨木靠椅中后,本来三分阴沉的脸色才垮了下来。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开始磨墨准备落笔。找到了一本问安的折子,这上头的话才写了一半,信王对着上面的字迹,在一边的白纸上誊写了起来。开始的时候手上还有一些不畅,但是等到抄到第三遍的时候,字迹却是一模一样了,甚至还多出了一股肃杀。
    看着手中的这几章纸,信王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究竟是倒了几辈子的大霉,才会在功成名就的时候,遇上穿越这种事。朱大影帝闭起了眼睛,明明昨日是他获得了米国的小金人的日子,有了那个奖项,可以说他把所有重量级的奖项都收入囊中了,在华夏的演艺人里面还是头一个。才想着以后也许要转战幕后,做个导演拍摄他自己写的剧本《崇祯帝录》,没有想到庆功宴之后再醒来,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世界了。
    在刚才两个时辰中,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灵魂进入这个躯体,还是因为接受那些片段的记忆,脑袋有些昏沉头痛,朱影帝还是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眼下正是天启六年的十月,信王十五岁,几个月前娶了正妃周淑娴,后院里面还有两位,一个就是今早被他一脚踹下床的田秀英,还有一个则是侍妾袁佳珍。明代的王爷只有一个王妃,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所以没有侧妃这般的封号,剩下的后院女人都是侍妾,要是生了儿子,又受宠才可能上请封号,也是只能上请夫人、淑人这样的级别。而田氏虽然受宠,其本质不过也只是一个妾。民间纳妾尚且要摆上酒宴,但是信王这般的藩王纳妾不过是看上一只小猫小狗一般,随手一指的功夫罢了。
    与她们地位上完全不同的是王妃周淑娴,她是当今中宫皇后为信王选的正妃,品性端方,颇通药理,自从嫁入了信王府之后,对于后宅内务的操持也是面面俱到,这与她自幼清贫,很早就当家密切相关。信王对于这个正妻,很是敬重,所以在她面前也是端着自己。但是在田秀英面前就不好说了,哪怕是在女色上不太上心的信王,对于精通琴棋书画、婉约动人,又能摸清信王的脾气的田氏,多了一份真心的宠爱。
    说起来昨天夜里面,原主与田氏确实闹得有点过,所以才会这么累,是不是因为得了这个空隙,才让他穿到了这个身体中已经不重要了。朱影帝想到这里,对于刚才自己当机立断给了田氏一个冷脸的做法,再满意不过了。虽然他得了一些记忆,但是从今早田氏的一番姿态中就能看出来,她对于原主的脾气把握的太好了,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放在身边。务必找到一个由头,马上发作了她,把她隔开来才行。而床第之间侍候不好,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朱影帝按下了脑中翻腾的各种思绪,转而看向了手中的两张纸,取出了一个火折子,将它们烧得一干二净。
    要说朱影帝被尊称一声宗师,还是从一个毫无背景的人走到大佬级别,在华夏娱乐圈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外人都说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男神,多金帅气、洁身自好、品性高洁。而他所演的角色丰富,从底层的车夫到万人之上的帝王,不是光是演技,显示出了一种底蕴。这些年里面他读的书,让他成为了一个博古通今的人。还一度被基友嘲笑过,就算不再演艺圈混了,还能去考个博士生做个学者。
    当然这样的话,朱影帝也只是听过笑笑,他喜欢演戏的感觉,说起来也许有点矫情,但是他觉得每次演一部戏,过得就是一种人生。不过,光有学识与演技是不够。走到巅峰王座的人,对于局势的把握,有着精准的感觉。朱影帝自问不是什么目下无尘的人,他能混的如鱼得水,对于审时度势,忍人之不能忍有着深刻体验。娱乐圈的水深,想想哪怕一烂片圈到的钱,也够普通人用上一辈子,有着这样的暴利,能在圈子中保持真正干净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着绝对的背景,他们其实不混这里也是好命。还有一种是在勾心斗角的腥风血雨中洗净铅华的人。
    出生无法选择,上辈子朱影帝成为了后面的那一种人。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演出一个不能喊卡的剧本,还是投了一个帝王命,世上在也没有大影帝,有的只是一个换了芯子的信王朱由检。别的帝王他也许还知道的不全面,但是对于崇祯帝,历史上记载的那些事情,还是他有把握的。想想为了写好剧本看的史书,那些史实都在告诉他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明年皇兄就会亡故,然后自己被选作了继承人,成为了明朝的末代皇帝。而登基之后就没有好事,先是面对是魏忠贤阉党把持的朝政,然后是东林党与他党的党争,外有后金皇太极的军队虎视眈眈,内有明朝疆域上不断出现的起义军,还正好赶上了小冰河时期的粮食歉收与天灾不断。
    怎么看,都想要呵呵地糊历史一脸血,怪不得人说了皇帝是历史的奴隶。
    而现在是不是还要感谢老天,让他曾经以为最无聊的一个技能,能模仿各种字迹也被带到了这个身体中来,才能解决了最会露出马脚的问题。不然就一定要把右胳膊给弄折了。一点也没有自残倾向的朱由检,还在想着另外他的两个技能,能够伪装的很好隐入人群,还有与动物的亲和性是不是还在。
    是的,朱影帝原是个毛绒控,谁也想不到他喜欢的会是各种毛绒玩具,当然活物就更好了。‘哎——’也不知道家中的萨摩耶与短毛猫没有了他怎么过。父母亡故,无妻无子的他,唯一挂念的只有一猫一狗了,希望经纪人可以好心收留它们。
    “王爷,王妃那里来人问,您午膳可是在梅园用?”一个声音在书房外头响起,这人不是早上的那个徐应元,朱由检马上想起来了,说话的人是王承恩。那个史书上崇祯在景山上吊时,唯一最后还陪着他的太监。
    朱由检犹豫了一下,他要这么快就去见周氏吗?但早晚都要面对的,而周氏现在找他多半是要来问关于田氏禁足的事情。揉了揉有些涨的太阳穴,朱由检决定厚脸皮地用昨夜田氏侍候的不好,他被累到了的这个烂借口。都说周氏通医理,在整个皇宫都被魏忠贤把控的情况下,能不请太医的话,还是不要多此一举了。他有些头昏,让周氏看看也是可以的。就这样转念间,朱由检便说到,“就去王妃那里用吧,让她备一点清淡的东西。”
    王承恩听着王爷的声音有些暗沉,看来王爷的胃口不太好,也在心中猜测今早惊动了大家的田氏禁足,不是小事情,看来王府要起风了。
 
☆、第二章
 
来到周淑娴的梅园,朱由检看到了院中那些旁逸斜出的梅树,这里与田秀英所在的海棠园的明媚之气,确实不同。周淑娴早就在正厅里面等着了,见朱由检从远处走来,就马上迎了出去,却看到了朱由检脸上带着的那丝不郁,心中坐实了田氏惹恼了王爷的想法,却不知是因何而起。“妾身准备了豆腐虾仁汤,王爷先暖暖胃,在食一些开胃的醋溜白菜,还有一个小鸡炖蘑菇也是清淡,王爷您看如此可好?”
    落座之后,朱由检就看到了桌面上的膳食,确实不多,也就两菜一汤,还有一道南瓜饼状的点心,要说他与周淑娴两个人吃,倒是正好。可朱由检此时脑中只冒出了‘节俭’二字,他算是在自家的饭桌上直观地体会到了这个词。一个王府的王爷与王妃正餐只用这些,而不是摆了一大桌,绝对是节俭。然后,他想到了府内的库房,默默叹气,他现在是个王爷,穿的用的比起百姓要好上很多,却比过去的自己,差了一大截。如果再比比清史中记载的康熙皇室用的东西,简直是要落泪了,天差地别啊。好在他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
    “你有心了,这样就好。”朱由检稍稍微笑了一下,两人食不言地安静地吃完了这顿饭。
    饭后,朱由检挥退了众人,明显是与周淑娴要说起今早的情况,王承恩很有眼色退到了房门的几尺之外,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
    “淑娴,替我把个脉吧。”朱由检伸出了右手搁在了布团上。
    周淑娴被惊了一下,她带着三分惶恐地看着朱由检,“王爷身体是有不妥了吗?怎么不请太医,妾身的医术,不过尔尔。”可是还是搭上了朱由检的右手。
    “你也知道现在宫里的情况,我就是有事也不敢请太医。”朱由检放松了一下神情,让周淑娴莫要太紧张了,“你不要紧张,我只是今早觉得有些疲倦,可能是累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