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日魔同人)十夜[有保] 作者:朕的美人

字体:[ ]

 
书名:十夜[有保]
作者:朕的美人
 
 
文案
 
再一次地见到他,仍旧是经不起捉弄。
他觉得这就是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
“如果已经开始,那就不要半途而废。”
他是这么回答他的。结局是谁也意料不到。
他看着手心的、他的影子。
PS:不会是悲剧啦:)
 
内容标签:少年漫 奇幻魔幻 异国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涉谷有利,保鲁夫拉姆 ┃ 配角: ┃ 其它:有保
 
==================
 
  ☆、夜幕
 
  涉谷有利推着自行车,和几个友人说说笑笑地走在原宿的街头,感叹着京都的夜生活之灿烂。
  “嘛,这就是所谓的‘夜夜笙歌’了吧。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啦,反正像我这么文静的人也……”
  “好了啦,涉谷,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有利腾出来一只手来扶住后脑勺,笑得一脸傻兮兮。
  “没、没什么……我只是……”
  “说起来,都已经是高三生了,怎么样也得去夜场喝几杯,你们觉得呢?”
  有利抬手看看手表,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去很可能被老妈念叨。
  “各位,我不行的啦,那么我就失陪……”
  “涉谷,你在说什么呀?”
  “就是啊,我们可是为了带你见见世面才决定的呢。”
  有利有些不知所措。
  “可、可是我……”
  “我们班的男生里面,就连女生包括起来,大概也就只有你没有嗨过喽。”
  “门禁什么的,不用太在意啦。”
  “但是我有点不胜酒力……”
  “涉谷,你的自行车我替你锁好喽。”
  “我……”
  “……麻烦来四杯马天尼……”
  有利喝下一杯鸡尾酒,趴在吧台的边缘,有点不省人事。他觉得今天的天气似乎有点热,不过明明是深秋了啊。好奇怪。
  “涉谷,你不会吧?”
  “才一杯而已,不要这么夸张吧……”
  “呵,呵呵……呵呵呵,你们,几、几个,呃……统统……呃,干!”
  几个人看着胡言乱语的有利不由得面面相觑。
  “喂,算了,把他送回去吧。”
  “哎,涉谷,真是难为你了。”
  “我、我,呃……还要!还要!”
  “拜托,又不是纯情少年了,不要这么夸张吧……”
  一人一边架着有利,剩下一人推着他的自行车,几个人往小巷子里走着。
  “天黑得也未免太快了。这条捷径居然又坏路灯,真是有够倒霉。”
  “一会儿不会下雨吧?”
  “诶,你有没有带伞?”
  “没有。”
  “我也没有。”
  “我、我带了,呃……”
  “想不到你还听得进话嘛。”
  有利咧开嘴笑着,正想说些什么,却不由得脚下一轻,整个人飘在了空中。喋喋不休的几个友人和他的自行车都不见了,四周寂静无比,只有呼呼的风声。
  “怎么……回事?!”
  有利努力张开混沌的双眼,想要看清楚周围的景象,但无论他怎样睁大眼睛,都伸手不见五指。
  “糟糕……老妈要念死我了。”
  有利头疼起来,他不由得扶住额头,却恰好挡住头顶劈下来的一道亮光——
  “呃啊啊啊啊!……”
  老天,怎么会有闪电劈他!都怪那几个人乌鸦嘴,等下该不会要变落汤鸡吧!对了,他的背包里有伞,可是背包在……
  又是一道亮光,接下来是一声闷响,像极了轰轰的炸雷。一丝恐惧蔓延开来,脚还是不能着地,有利下意识地抬手抱住脑袋。亮光却突然转了方向,直直对着有利射过来。
  “呃……救……!”
  并未来得及喊出口,一只微凉的手捂住了有利的嘴巴,另一只手揽着他的腰,把他往高处一带。
  “吼什么,胆小鬼。”
  耳边响起冷冷的、陌生却又令人心悸的少年嗓音。
  一瞬间天旋地转,有利屏住呼吸,双目紧闭,任由自己被那个少年带着向上飞,直到软绵绵的双脚无力地接触到扎实的地面,才松了口气地缓过神来。
  嘴上的手适时松开,有利张了张嘴,清了清嗓子。
  “那个,我说……啊!痛痛痛……”
  “白痴。”
  有利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撑在身后,疼得龇牙咧嘴,而始作俑者却丢下两个字,就那么退到一边去,冷眼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
  有利用手揉揉额头,半晌才找回声音。
  “我们有什么怨仇吗!?你未免也太暴力吧!”
  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身来。
  “这里……是哪里??呃呃啊!”
  少年看着有利慌慌张张,像陀螺一样转来转去的样子,不屑地嗤笑一声,在一旁好整以暇。有利看着眼前神似原宿街头,却又完全不同的地方,难免有些沉不下心来。按理说自己应该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会突然就到这么个鬼地方?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冷血少年又是何方神圣嘛?
  “冷静,冷静……”
  有利深呼吸两口,瞄到一旁不断用饶有兴趣的眼光打量他的少年,鼓足勇气,一个回身就去揪住他的衣领——
  “喂,我说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你叫……”
  怒视少年碧绿的眼睛,有利却不由得失声。
  好美!
  少年柔顺的金发微微带些光泽,在脑后随意束了一缕发,适时一阵风扬起他的红色发带,衬着他雪白的皮肤、绿色的眼睛、鲜艳的嘴唇,简直就像一个艳鬼!但是真的好美哦……
  少年微微偏头,抬起下巴用形状完美的鼻尖指着他。
  “涉谷有利。”
  “是!……诶、诶?你怎么知道我……”
  似乎是在昏暗中也看见他脸上的红晕,少年优雅地理了理被扯歪的衣领。
  “我叫保鲁夫拉姆。”
  有利这才注意到自己太用力了,保鲁夫拉姆穿着的和服被他拽得往一边倾斜,脖子露出一大块。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害羞的感觉,他条件反射般松开手去。
  保鲁夫拉姆并不在意,只是斯文条理地凑近有利耳边,温热的气息烫得有利一哆嗦。
  “请多指教了,有利。”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夜
 
  有利觉得自己未免也太没有出息,不过就是个漂亮得过分的少年靠近自己说了一句话就哆嗦成这样。
  “不过,你穿成这样不冷吗?”
  有利看着保鲁夫拉姆身上单薄的红色和服,在这大风刮过而又没有个一人半影的诡异街头,不免有些瑟缩。保鲁夫拉姆却挑高一边眉毛,用鼻子回答了他这个问题。有利摸摸鼻子,感到有些自讨没趣。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四周虽然有路灯,但很昏暗。建筑物的位置未变,却统一变成了古代建筑的样子,连路灯都是大红灯笼,随风摇摆。有利十分不喜欢这样萧瑟的感觉,想要找些话题,却被保鲁夫拉姆一把拉走。
  少年微凉的纤细手指牢牢握住自己,像用尽了力气,让有利有些吃痛,又有些吃惊。
  保鲁夫拉姆没有看他,只是冷冷开口。
  “这里是另一边的世界,或者说……魔界。”
  “魔、魔界?!真的有这样的存在吗?”
  有利感到诧异,保鲁夫拉姆却没有什么表情。他紧紧地攥着有利的手。
  “你不该沾酒,不过还为时不晚。”
  有利听不明白。保鲁夫拉姆半掩在夜色里的脸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冷冽,他又开始忍不住哆嗦。保鲁夫拉姆却忽然转头看着他。
  “记住,从现在起绝对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不知为什么,有利不敢去看那样清冷的眼眸。他移开视线,半天才应了一声是。
  保鲁夫拉姆随即不再看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再说话。有利有些莫名的失落,仿佛被遗忘了。唯有那只丝毫不松开的手,告诉他现在两人是在一起的。
  保鲁夫拉姆走得很快,踏着木屐在石板路上留下一串稳稳的嗒嗒声,只是回荡在浓浓的夜色里,有说不出来的惊悚。
  大步走了好一会儿,有利感觉先前硬生生被吓醒的酒劲又有些上头了,额上渐渐冒出些汗来,口干舌燥的他不由得扯开些许衣领。
  “……那,那个,保鲁夫拉姆,我说……”
  “什么事?”
  “我感觉很不好,恐怕……”
  话还未说完,有利就挣脱了保鲁夫拉姆的手,跑到街角双手撑着膝盖吐起来。保鲁夫拉姆不由得皱起眉头。他在掌心生出火,迅速在有利周围布下一个阵来。
  “我去给你找点水来。”
  说罢,人就不见了。有利吐得天昏地暗,也没有办法太在意。头一次喝酒就如此出师不利,以后还是少沾为妙。
  等有利爽快的吐完,才发现保鲁夫拉姆不见了。想起来他是为自己效力去了,有利也乐意,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原地等他。
  “诶,还没有回来吗?”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保鲁夫拉姆还没有出现。有利看手表的频率越来越高,嘴里也不由得碎碎念起来。
  “……是谁说过要我不要离开的啊!”
  叹口气,有利也毫无办法。周围地上的小火苗一直没有熄灭过,忽闪忽闪的。有利试探着把脚踏出界限,发现很轻松。盘腿坐着有些累了,他伸了个懒腰,把腿摊直。
  “……嘻……嘻……”
  “嘻嘻……嘻……”
  耳边忽的响起空灵的笑声,有利吓得瞌睡醒了大半。他忙不迭地想要把腿收回来,四周的灯却登时全部灭了。
  “不要……不要动……”
  飘忽不定的、重叠起来的声音越来越近,有利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跟我……来……”
  有利当然不会傻到言听计从。
  “你是谁??在哪里!!”
  “跟我……来……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