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林珏 作者:情迷中世纪

字体:[ ]

 
  -第一世,她为救他而死,他发誓一定要弥补她。
  第二世,他没能找到她,等成为一抹孤魂时,眼看着她郁郁而终。
  如今,他有机会重生于第二世,看他如何翻天覆地,为她创造一盛世年华!
  。……
  哥哥:“妹妹,离开贾府可好?”
  妹妹:“好,听哥哥的。”
  哥哥:“妹妹,学学料理家事可好?”
  妹妹:“好,听哥哥的。”
  。……
  妹妹:“哥哥,遇到好男人就从了可好?”
  哥哥:“ha…这……”
  内容标签:红楼梦 天之骄子 重生 宫廷侯爵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珏,石子炜 ┃ 配角:林黛玉,林府诸人,梁王府诸人 ┃ 其它:1V1,
    晋江银牌推荐:妹控属性的林珏成为了红楼中黛玉的哥哥,而这个林妹妹还是自己上一世的同胞妹妹。这一世,他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妹妹被贾家磋磨半生,泪尽而亡呢?教妹妹,救林父,然后看着呆呆的鱼儿乖乖落入渔网。 作者行文优美,感情真挚,特别是文中黛玉和林珏的亲情互动描写尤为感人。而两个男主之间的感情也是一大亮点,理性智慧的尽心维护模式带来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
  
  第一卷:姑苏城外寒山寺
  ☆、 第1章 三生
  
  阳春三月,姑苏城内一片繁荣景象,一华裳小童站在林府外面,静静地等待,终于看见自林府伸出的几枝桃枝,在一瞬间开满了花,他满足的笑了:“好黛玉,哥哥今世定护你周全。”说完,缓缓离去。
  你道此童是谁,此童姓林名珏,是姑苏富农林家的大公子,年方5岁,旁人都赞他谦恭好学,却不知这已是他的第三世了。
  第一世,他生活在21世纪,家中有一同胞妹妹,父母都忙着飞来飞去的做生意,他和妹妹可以说是对方的精神支柱。他年幼便被人们称赞聪慧,在二十岁时便以经济学博士的身份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后继承家业,可谓是年少有为。却不料三年后晕倒在办公室中,检查出全心衰竭,只有做心脏移植手术才能保住性命,得知这个消息时,二十三岁的他感觉整片天都塌了。
  他愤怒命运的不公,拒绝治疗,把自己关在卧室中不吃不喝,就在他以为自己只能等死的时候,妹妹告诉他找到了合适的移置体,他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了。他欢天喜地的配合治疗,积极收集手术资料。却不料他在手术台上下来后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妹妹了,妈妈开始还哄他说妹妹是去处理公务去了,他还感慨小妞终于长大了。结果,出院那日,却自妈妈手中接过了妹妹写给自己的遗书。
  “哥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吧。对不起,哥哥。我不能想象没有你在我身边为我遮风挡雨的日子,不能想象以后的生活中需要我自己走下去。我太脆弱,承受不起这种打击。在很多时候,都是死去比活下来更容易,你宠了我一辈子,最后再宠我一次吧!哥哥,我爱你!哥哥,对不起!哥哥,好好活着!”
  这时,他才知道,在自己身体里跳动的那颗有力的健康的心脏是妹妹的。在那一刹那,他仿佛就预料到自己以后的生活一片灰暗,再也不见半分阳光,他感觉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哭,不会笑了,就像是心死了,丢失了全部的情感。
  听着母亲在自己耳边焦急的喊:“你哭出来啊,别闷着,我和你爸就剩你一个了啊……”他却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妈,让我静静,我没事儿。”
  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他是一个好爸爸,对待从孤儿院领来的孩子无微不至;他是一个好儿子,承欢于父母膝下;他是一个好老板,从不苛待员工,按时缴税;他是一个慈善家,在山区修路建学校,成立心脏移植基金会……卒于33岁。
  他原以为人死如风散,没成想魂魄都让一老道聚齐了,又有了意识,方知自己前几年修的公路正是老道家乡那一片,老道言欠他一个恩情。老道卜卦得出他与妹妹是两世兄妹情缘,于是他带着记忆投胎去了。
  第二世,他花费了两年才把前世的记忆全部想起来。这世家里他又为长子,父亲与母亲琴瑟相合,家里又有几十亩良田,于是他便一边安安心心的读书,一边盼着母亲给自己生个妹妹。在五岁时,听闻盐政林探花府上贾夫人生了一个姐儿,初闻之下,倒是吓了一跳,仔细打听方知,自己竟穿到红楼中来了,林珏虽不喜网络小说,前世在妹妹的影响下倒也看了几本。
  不过虽想过红楼中黛玉那才学像极了自己前世的妹妹,却只是一笑而过。不料自己盼妹妹盼了十几年,母亲倒是给父亲添了三个带把的。就这样,直到自己考到了举人,进京赶考去了,也没盼来一个妹妹。
  结果一日在酒楼却听旁边的人议论这日正是荣国府里的宝二爷娶姨母家表姐的大日子,没来由的心中一阵钝痛,烦躁之下离开酒楼。
  接着便遇见一在街上纵马的纨绔子弟,偏偏这人马术还不好,眼见着马惊了,路边的小摊被撞的乱七八糟,行人纷纷躲避,不知是那家的粗心父母把孩子挤丢了,两个五六岁的孩子便被丢在了路中央。眼见两幼儿要葬身马蹄下,顾不得太多,只来得及把两小儿拦在怀里,最后一阵钝痛便人事不知了。
  等自己清醒过来却是只剩一个魂体,直接飘到了一个挂满了喜布喜帘的大户人家,好似是有什么牵引着一般,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到的这个庭院好似被遗弃了似的,非但不见什么喜气,反倒散发着一种颓败的气息,飘进门去,床上躺着一咳嗽连连的女子,在病中犹显出几分花容月貌来,旁边一俏丽女子,含泪哄到:“姑娘,你且缓缓神,喝盅茶。”她刚说完,女子有剧烈咳了起来,半晌方停,忽见病中女子伸出手来,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唤道:“宝玉,宝玉……"女子的手垂了下去,却是魂已归天。
  这时林珏才明白自己这是到了荣国府,见到了一钟灵毓秀的女子的逝世。自此,他飘飘荡荡在世间看着人们的嬉笑怒骂。一二十日过去了,林珏感觉到魂魄越来越轻,这日晚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他却糊里糊涂的来到了自己灵台前。
  看着牌位上写着:吾儿林珏之牌位。
  不等他感慨两句,却是听到灵台后传来母亲的声音,他倾耳细听,夹杂着母亲的哭泣声传来:“也不知珏儿能不能找到家,终究是我对不起孩子啊。”父亲轻声安慰:“珏儿是个好孩子,绝不会怪你的。”听到这儿,林珏只怨自己没来得及好好奉养奉养父母。细细想来,这世的父母对待自己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
  母亲悲道:“本想他这次高中再告诉他的,那时再让他向亲生父亲磕个头,不料我好好的孩子去的,却没能囫囵这回来啊。”听到这儿,林珏感到自己站都站不稳了。好似是一晴天霹雳,亲生父亲是什么意思啊?虽说魂体碰不到实物,他仍下意识的扶住墙壁。
  里面母亲仍难过的向父亲诉说着委屈:“当年我被卖入林府,在老爷身边服侍,本想攒够了钱,就赎了身契,求了老太太放我出来的。不成想老爷高中探花,醉酒之下发生了糊涂事,稀里糊涂的我成了老爷的屋里人儿。我自觉对不起你,本想就当一辈子奴才也不能再耽误了你。结果老爷谈成了婚事,老太太发话把我们都放出来。你又不嫌弃,我们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多好?谁知啊……”
  父亲抱着近乎失态的母亲,抚着母亲的背哽咽出声:“不怨你,不怨你,我们都不想的,当年你卖入林府是为了筹齐我做河运的本钱。没有你,我今日还是打杂的小伙计,再说你当日发觉有孕时已将近三月,我怎么舍得让你冒着危险打掉孩子?那时我们已成亲一月半,把珏儿当个早产儿不也平平安安的长大了吗?再说若把珏儿的身份和盘托出,你我怎能过这几十年的安宁日子?只是可惜盐政林大人是个好官,却无人送终啊!”
  听到这儿,林珏都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了,林探花,林盐政,林珏想装作不明白都做不到,绝对是林如海啊!想到这儿,林珏整个身子都瘫了下来,林大人是自己的生身父亲,那前些日在自己面前逝去的黛玉便是自己盼了十几年,想了十几年的妹妹啊!怨不得自己的魂魄会飘去看她,怨不得自己见到黛玉那病重样子会那么难过,怨不得啊!
  想到自己和妹妹连相认都没能做到,林珏咬紧牙关,脸都扭曲了,忍不住仰天嘶吼:“天道不公,天道不公,我只是想和妹妹安稳度日,为什么却不能啊?人们都说举头三尺有神灵,神灵到底有没有在看啊?上天到底有没有眼睛,人世间的冤屈到底该向谁诉说?啊啊……”
  这时,一道闪电劈来,林珏更怒了,却听见前一世所见的老道的声音传来:“你前世积德行善,此生又是为救他人而死,若喝了孟婆汤自去投胎,下一世自然会福祚深厚,家庭美满,何必纠缠呢?”林珏不服:“可是下一世,我和黛玉就没有兄妹情缘了啊。再见面也不相识,而且我的好妹妹从不伤天害理,为什么两世都不能善终啊?前世为救我而死,今世又泪尽而亡。我不甘心呐!”
  老道的声音更为无奈:“罢了,罢了,总是缘分,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你就带着记忆再来一世吧!只是不能投胎转世,便把这世重活吧!只是切记人在做,天在看。知道你聪慧,只是在你动用计谋时多想想你妹妹吧!”
  一阵旋风刮来,当林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雕花木床上,他惊诧的看看自己那好似藕棒似的小胳膊小腿又看看屋内熟悉的摆设,挥了挥拳头,咪咪眼高兴的笑了起来,真好,自己现在是三四岁的样子,那么黛玉就还没有出生,一切都还有机会。现在要紧的是母亲应该生弟弟了吧……想到这,林珏小心地从床上翻了下来,沓上小小的虎头鞋,跑出门去,在门口做衣服的嬷嬷连忙赶上来:“大少爷,慢一点,小心跌跤!”
  林珏一气跑到父母的院子里,就让听见声音出来迎他的父亲拦腰抱了起来,只见林老爷把林珏高高地举了起来,左右晃晃,爽声笑道:“我的大哥儿,这是怎么了?这么急?急着看弟弟?”
  看着父亲布满笑意的脸庞和眼中那难得几乎要溢出来的宠溺,再想想自己死后所见的父亲那十几天便好像老了十几岁的模样,眼眶不由红了,为怕父亲担忧,他紧紧地搂住父亲的脖子,把头埋在父亲的脖颈间:“才不是呢,我是怕爹爹见了弟弟就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哈哈,我和你娘便是有十个百个孩子,也只有一个大哥儿啊。”林父很享受儿子难得的孩子气,抱着林珏向里屋走去,“走,我带你去看你弟弟。”
  
  ☆、 第2章 家庭
  
  就这样,林珏一边启蒙,一边安心地逗弄刚出生的弟弟,晃晃悠悠两年过去了。
  终于到了黛玉出生的这一年,林珏从年初起,就时不时地去林大人府外逛逛。虽然知道黛玉要在花朝节这天才出生,可是心里不由的患得患失,就怕出点事害黛玉又得重新投胎去。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林珏的千呼万唤之下,黛玉在花朝节这一天终于呱呱坠地了。
  看到林大人府中花开,知道绛珠仙草已经出生后,林珏在街头的茶馆里把随身服侍自己的小厮研墨、观棋叫了出来,就准备一起回府了。
  “大爷,这些天咱们怎么总来这条街啊?”观棋到底是七八岁的孩子,有问题忍了十几天不问已经是极限了。
  在研墨背上的林珏眼风刚微微的扫过去,研墨已经骂了出来:“问什么那?爷做事总有爷的道理,做奴才的问什么问?”
  “大爷…”观棋缩了缩脖子,锲而不舍的看着林珏想要一个答案。
  “小爷我听说,那是林探花的府上,来沾沾灵气好考个状元来不行啊?恩?”林珏的尾声轻轻扬上去,果然就看见观棋打了个机灵。
  “哈哈,”林珏大笑出声,母亲刚给他选上来的小厮太好玩了,好奇心重偏偏胆子又小,逗弄两句就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傻子,爷又不打你又不骂你,你怕什么呀?”
  看见林家的府门,林珏拍拍研墨的背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从观棋手中接过给二弟林琩带的风车和小木马就走了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