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风雨恍然间 作者:折耳大官人(下)

字体:[ ]

 
☆、Chapter 01
 
 
 
 
电影结束之后,黄濑和影迷们合了影才回到后台卸妆。某种程度上说,他是靠脸吃饭的,平时化妆、卸妆都非常讲究,化妆棉蘸多少卸妆液在眼睛上盖多长时间之类的问题,记得比妹子们还熟。
 
 
可是一想到青峰还在外面等着,他就像鞋垫上长了刺一样站不安稳,也不管是什么牌子的卸妆液,压出一捧来就往自己脸上拍,连卸妆棉都没有用。
 
 
方才登台的衣服只能在有空调的房间里穿,真要牛仔裤、针织衫再加一层西装穿出去,黄濑只怕还没走到家就会全身汗湿。好在小樱提前从赞助商那里新取了一套夏装,短衣短裤,通风透气。
 
 
“小樱,快快快,快把衣服找出来我进去换上,再捂着要长青霉素了!”黄濑刚洗过脸,额前和鬓角的碎发还在不断滴水。小樱的男朋友来了,他也只匆匆地打了个招呼。
 
 
“来了来了,拿着,短裤是XXXL的,你穿可能大了一码,不行就给你男人穿……”小樱知道黄濑归心似箭,从大背包里抓出衣服便一股脑塞给他。
 
 
小樱的男朋友小森俊介却有些不高兴,撇着嘴满是醋意地说,“喂,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把男人的短裤装在自己包里啊,还把别人的尺码记那么清楚!”
“俊介你一边儿凉快去,这是我的工作!”小樱推了俊介一下,让他不要碍事。
 
 
黄濑有点尴尬,拍拍俊介的肩膀,“小哥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你好好分析一下小樱刚才的话,就没发现哪里不对么?”说完,夹着衣服钻进了化妆室。
 
 
黄濑换好衣服出来,小樱和俊介还在就“小樱应不应该把黄濑和黄濑男朋友的尺码记得很清楚”的问题进行激烈地讨论。此情此景让他对自家那个醋缸多了几分理解,易地而处,他大概也会跟青峰、俊介一样,把毫无道理的醋一吃到底吧。
 
 
想到这里,黄濑不由得摇着头笑笑,从后台直通舞台的通道回到了放映厅。
 
 
与后台的吵闹想比,放映厅安静得有些过头了。虽然早就猜到观众都已离场,却没想到工作人员把所有灯都关了,连安全出口和脚下座位排号的小灯都不例外,整个空间里黑暗得连黄濑手上花哨的戒指都看不见。
 
 
他有些紧张,除了视觉之外的所有感觉都瞬间灵敏起来,心脏在胸腔里一下一下敲得很有力,他甚至能闻到空气里隐隐残留着的爆米花香气。
“小青峰?”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难道睡着了?”
 
 
如同在韩国吵架的那一晚,房间里没有光亮也没有声音,他却能笃定青峰就在那里时一样,黄濑确定青峰就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某个角落。
 
 
黄濑想起舞台下方好像有一个灯箱碎了还没有整理,便探索着走到舞台边缘远离灯箱的一侧坐下,试图摸出手机给青峰打电话。手已经伸进口袋才想起自己换了裤子,手机大概已经被小樱连着牛仔裤和上衣一起带走了。
 
 
放弃高端的通讯方式,他从舞台上跳下来,根据青峰说的座位号一排一排地摸着数了过去。
“第一排……两排……三排……四排……五排……”他从五排的边上往中间走,还没走到七号的位置,就听到了每一个深夜耳畔都会传来的呼吸声。
 
 
黄濑轻轻一声长叹,心脏跳得比刚才更快了。就好像坐过山车的时候,上升和下降时的心跳虽快,却终究比不上最终平稳回到出发点的那一刻。
 
 
他又向前走了几步,在座椅扶手上摸到了青峰温暖而干燥的大手,不禁坏心地捏了几下。果然,青峰很快就醒来,还警惕性极强地反手擒住了黄濑的手腕。黄濑还没来得及开口,青峰便通过指尖熟悉的触感辨认出自己的爱人,放开他的手腕握紧他的手掌,十指相扣。
 
 
“是你啊……”
 
 
青峰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黄濑似乎从他的手上都能感受到那比自己还要紧张的心跳。
 
 
“吓着你了?”黄濑以为是他刚睡醒的缘故。
 
 
“电影这么无聊么?”两个人很久没好好说过话了,他还是一直恶语相向的一方,可是这一刻,不知怎么的,黄濑忽然很想温柔地在青峰身边靠一会儿。
 
 
青峰的身体有些僵硬,黄濑摸着他动来动去的脑袋,问,“因为明天要对战美国队所以紧张了?别太担心,以你的实力……”
 
 
黄濑话没说完,就感觉到青峰的手指挡在了自己的唇上。他原本很享受这静谧中带着点温馨的气氛,却被青峰的这一个动作挑起了许多疑惑。
 
 
“不行……还是先亲一下。”青峰压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自暴自弃、自我纵容的意味。
 
 
黄濑正迷糊着,就听他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而后那个家伙薄薄的温热嘴唇便湿湿地贴在了自己的嘴上。
 
 
“嗯……”这一吻来得太突然,久违的酥麻感瞬间从身体的某处弥散开去,黄濑不由得哼出了声。
 
 
说来青峰这黑皮跟黄濑在床-第间也磨合了小半年,不需要任何技巧,仅凭着平时的习惯动作就能三两下亲得他浑身瘫软。黄濑用嘴唇锁住青峰的舌头,不让他乱动,青峰却托起黄濑的后脑,吻得更加深入。
 
 
黄濑连吞咽口水的力气都没有了,死死地抓着青峰的衣服前襟,急促地呼吸。半晌,他已经快要躺倒在座椅上,青峰才依依不舍地把他放开。青峰喘粗气喘得比黄濑还要厉害,深吻过后又用脸颊贴着他的脸颊蹭了好一会儿,才说,“不行,咱们还是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黄濑的脑子更懵了,不过,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青峰是怎么准确无误地找着他的嘴唇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野兽的直觉?
 
 
黑暗中,青峰牵着黄濑的手,一步一步地朝着出口的方向走,虽然速度不快,但是走得很稳,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什么障碍物。
 
 
正在心里暗暗夸赞着他家小青峰真是男人中的男人方向感好到爆表,黄濑脚下就被一个易拉罐绊住了。他身子向后一仰,便和青峰脱了手。身子重重地撞在靠边的椅背上,黄濑疼得“嘶”了一声。
 
 
“妈的,谁这么没素质在地上扔易拉罐,肯定不是小爷我的粉丝!”
 
 
“黄濑,把手给我!”青峰的声音就在耳边,黄濑却辨别不清具体的方向。
 
 
“这里这么黑,我怎么看得清你的手在哪儿啊?”
 
 
青峰的脚步动了一下,黄濑能感觉到他正向自己走来,脚下却再一次因为踩到台阶边缘而向后闪了半步跌坐在椅子里。他终于隐隐觉得情况有异,他从平面模特到T台模特转型的时候专门训练过平衡,本身又是篮球运动员出身,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使坏,绝对不会因为脚底有三分之二以内的悬空就左摇右晃,更不可能直接倒下去。
 
 
所以,椅、子、下、面、有、人!
 
 
“小青峰!”
 
 
“你呆在那儿别动!”
 
 
两人同时大喊出声,黄濑听见青峰急匆匆的脚步声。等不及青峰过来,黄濑从椅子上跳起来,站到一节台阶上,隐约感到青峰就站在对面的位置。
 
 
青峰拉住他的手,绕到黄濑下面一级台阶。
 
 
“小青峰,放映厅里还有别人!”黄濑话音未落,就有人在他膝关节后面踢了一脚。他身子一弯,便重重地朝青峰砸下去。
 
 
青峰闷哼了一声,似乎撞在了什么地方,然后便是衣服摩擦地毯的声音。糟糕!黄濑暗叫,青峰滚下去的位置好像是玻璃灯箱碎掉的位置。
 
 
顾不得自身的安危,黄濑扑过去拉他,脚腕却被一只手拉住。他身子一滞,又一次摔倒在地上。
 
 
空气中,利刃抖动的声音带着一阵阵寒意钻进他的耳朵里。从耳边飘过的,还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知道,有人拿着利器往青峰那里去了!
 
  ☆、山盟固如昔,海誓飘零去(2)
 
  Chapter 02
  “砰!”放映厅骤然灯光大亮,满室通明。
  黄濑眼前一片白灿灿,刺得他登时闭紧了双眼。
  “灰崎祥吾君,我们是东京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的,根据日本刑法实施细则,你携带凶器并有当场行凶的嫌疑,我们有足够理由怀疑你涉嫌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请跟我们回警视厅协助调查。”
  黄濑一听,忽然觉得心里一直堵着的地方顿时打开了,他捂着眼睛站起身,正看见戴着夜视仪的灰崎举着一把玻璃做的尖刀对准青峰的肋骨,赤司则带着三个穿警装的男人好整以暇地站在他们对面。
  明眼人一看就能猜个大概,青峰不远处有一摊玻璃灯箱碎片,灰崎手里的工具就是用来待青峰摔倒之后上去补刀的,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制造出意外事故的假象。可惜青峰并没有摔到玻璃碎片上去,灰崎又在补刀之前被抓了个现行。
  青峰此时的表现有些像他在街头打篮球认识的那些朋友,嗯,对,就是那些小混混和小地痞,他指着灰崎对刑警说,“就是他,身上一股烟味儿。他一脚把我踢下来,还追过来要拿刀捅我,亏我我听力好躲得快,这一刀要是捅实了,死不死不好说,明天肯定是不能上场比赛了。”
  赤司的优质丝棉衬衣上依旧一个褶都没有,他悠然地看向灰崎,话却是对刑警说的,“吉川课长,疑犯不仅准备了夜视仪,还戴了手套,被害人青峰先生又是肩负国家荣誉的现役运动员,这个案子影响很恶劣啊。”
  领头的中年刑警就是赤司口中的吉川课长,今天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他不是不知道,比如这个姓赤司的御曹司为什么会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候把自己带进来,再比如明天要对战美国队的青峰为什么要来看什么无聊的首映式,再再比如戴着夜视仪手拿玻璃刀的灰崎明明占有绝对优势,赤手空拳的青峰为什么跟他周旋了许久却毫发未伤……
  每一个疑惑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有人策划的。赤司和青峰设好了一个局,只等着这个拿着刀的男人跳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