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苏兰同人)梦中客 作者:碎碎九十三

字体:[ ]

 
 
 
文案
梦中客,是身在梦中而不自知,还是明知是梦却不愿意醒来?
是一响贪欢,还是天上人间。
不知,不明,不愿,不想……
若有来世……
若无来世……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方兰生 ┃ 配角:红玉,襄铃,等 ┃ 其它:
==================
 
  ☆、第 1 章
 
  第一章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多雨的江南春雨一下便没完没了。方兰生早起推开窗,窸窸窣窣的雨滴便潲进来,有一支离窗口近的翠竹趁他不注意偷偷伸了枝桠进来,水珠顺着竹叶圆滚滚的流下,啪叽一声砸在了桌上。
  方兰生耐心的将它捋平拿出窗外放了,可它又探了头进来,来回数次,弄得桌上全是雨水,连方兰生的袖子都湿了大半截。方兰生道:“你若是再伸进来,我可要拿剪刀剪你了啊。”
  翠绿的竹叶又哪里听得懂他的话,依旧探头探脑随风飘摇,欢快的将水珠洒进他的屋里来。
  “砰砰砰。”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指节与木门相碰发出低沉短促之声,来人敲的不急不缓却很是有力,清晰的传到了方兰生的耳中。方兰生反应不及未能回应,那敲门声又起,依旧不急不缓沉稳有力。
  方兰生慌忙放下袖口整理了衣摆,确定并无失礼之处后才走到门前,小心的将门打开了一道缝朝外看去:“哪位?”
  这小城之中已许久不曾有外客来访了,他家更是少有访客,前几日来了几个问路的,他打开门还未开口那几个人就屁滚尿流的跑了,搞得他十分迷惑。
  难不成是自己长的太过难看?可城中其他的人表情如常,并未有异常表现啊。
  “……叨扰了,在下途径贵宝地,可惜天公不作美,雨势转大无法赶路,不知可否借贵宝地小憩片刻避避风雨?”来人一身江湖人的黑红劲装打扮,手中持剑肩膀站鹰,很是干练。再观其长相剑眉星眸挺鼻薄唇端得一副好相貌,眉心有一点如火朱砂,叫人看了免不得心中称赞一句。
  避雨不过小事,更何况对方看起来并非歹人,方兰生欣然答应,打开了门道:“既如此,客人请快些进来吧,虽是春季不免天凉,进来喝杯热茶吃些点心,雨停了再走也不打紧的。”
  “多谢。”
  招待人坐下来之后方兰生想着家中不知还有没有茶,昨日吃的时候好像没了又好像还有,若是没了可就糟糕了,下雨的天气那卖香茶的摊子断是不会出的。
  他打开了茶叶罐,幸运的是里面满满当当的装着刚刚采摘不久翠绿喷香的茶叶,盖子打开后罐子中积攒的香气就存不住了,一个劲儿的朝人鼻子里钻。
  “不知客人要去何处?”方兰生翻了昨日吃剩的小点来,数了数还剩四块桂花酥,可昨日是剩四块的么?方兰生疑惑的盯着盘子中的四块点心。这记性真是越来越不好了,他摇了摇头,找了干净小碟盛了并香茶一块端上桌子。
  “……并无好去处,四处游历罢了。”那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端起茶杯来道了一声谢,却并不喝,只是闻了闻。
  方兰生并未注意,只是道:“四处游历?客人好兴致,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想来是经历了许多有趣之事。在下方兰生,还未请教?”
  “在下,百里屠苏。”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眼底却有不明情愫一闪而过。站在他肩膀之上的大鸟听主人所言突然展了一下翅膀,嗷嗷叫了一声,似乎也在自我介绍一般。
  “这位是阿翔。”
  “原来是百里公子,有礼了。”方兰生含笑拱手道,又对阿翔道:“阿翔,有礼了。”
  屋外小雨已转成大雨,雨滴砸在屋檐之上顺势哗啦啦的流下,方兰生方才打开的窗户并未关上,那竹子也未拿出,这一下潲了好些水不说,更有甚者顺着竹子光明正大登堂入室,打湿了好大一片地。方兰生听到水珠喷溅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慌忙去关,却有人早了他一步。
  “呃……多谢百里公子。”
  百里屠苏站在窗边,淡淡道:“举手之劳。”
  那竹子被他撇断了一枝,直接丢出窗外去了。
  “百里公子可曾用过早饭?若是承蒙不弃,便与在下一同用些粗茶淡饭吧?”
  “多谢,有劳。”
  早饭准备了些包子,方兰生数了数一共六个,应当是够两个人吃才对,花生粥满满当当盛了两碗,刚刚好。摆好早点他又问了百里屠苏阿翔吃什么,翻箱倒柜找了块五花肉出来,找了碟子装了递给大鸟。
  “不知百里公子从何处而来?”
  “昆仑山。”百里屠苏又加上一句:“天墉城。”
  “原来是道长。”方兰生了然,道士总爱云游四方,到处降妖除魔的,这位道长看着年龄尚轻,想来是下山历练的吧。昆仑山与琴川相隔万里,也是个有本事之人。
  唉,他已很久不曾离开这里了,有几回都走到城门口,不知怎么的又回来了,洞中一日洞外千年,不知外头又是何光景了。
  阿翔吃完了肉,心满意足,左右看了看,呼啦一下飞到方兰生的面盆架子上,头一埋睡去了。
  方兰生又沏了两杯茶,沏茶所用茶壶是白玉所制,翠绿浓郁的茶水一泻而下十分养眼,百里屠苏突然道:“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怕是要多叨扰方公子了。”
  “说的哪里话,有道是来者皆是客,百里公子不必如此客气,便是在此住下又有何妨?我平日多半一人呆在家中,公子来了叫我心中不胜欢喜。琴川虽是小城,风景可不比别处的差,待到下午雨若是小了,我带公子去看看风景,这雨中江南,可是名胜。”
  百里屠苏道:“既如此,我便不虚推了,方公子称呼我屠苏便可,我是否可称呼方公子为兰生?”
  方兰生笑了笑:“如此甚好。”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第二章
  闲话半晌,方兰生低头喝茶,无意一瞥才发现百里屠苏面前早点一口未动,连茶水都还摆在原处,心想莫不是他吃不惯此处茶点?若当真如此就真是太失礼了,可惜这几日倦怠不曾出门,家里也没什么别的能够拿出来招待:“是否饭菜不合胃口?不知屠苏喜欢吃什么,我即刻前去准备。”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并非不合口,只是我来时吃了两口干粮,此时还未饿罢了,有劳费心。”
  “原来如此。”方兰生松了一口气,稍稍放下心来。
  “不知兰生此处可有象棋,左右无事,不若切磋一二,也好打发无聊时光。”
  方兰生眼睛一亮:“自然是有的,只是家中常常单我一人,自己与自己对弈实在无聊,屠苏既会下棋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棋子不知被我塞到哪里了,我要找找。”
  “好。”
  待方兰生一通翻找总算找到回到客厅之中时,发现百里屠苏面前的碗盘已然空了,他正拿着茶壶续第二杯茶,见他出来朝他点了点头。方兰生了然,想来是不好意思当着自己的面吃饭吧?没想到这位道长看着冷冷淡淡,内里是如此羞涩之人。想到这里,方兰生觉得作为主人自己应该更体贴一些才好,多尽地主之谊。
  他也实在太久不曾招待过客人了,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什么失礼的地方,不知为什么,他与百里屠苏有一见如故之感,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或许这便是所谓一见如故?
  百里屠苏见他出来,略微起身:“我见兰生桌上有香台却未燃香,从天墉城出来之时我随身携带了一些香,味虽淡却有奇香,不若点一些,也好冲淡这阴雨连绵带来的些许霉气。”
  言罢,他主动走至案台旁边,取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和香块,切了一块丢进香台之中,趁着方兰生不注意朝下面塞了一张叠起的符咒,点了。
  香未起明火只有一缕细细的白雾柔柔展开,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果如他所言,是十分奇特香味,很快便充斥整个室内。方兰生深深的吸了一口,只觉心旷神怡,仿佛有清泉流淌周身,连心情都开朗许多。
  “好香啊,不知这是什么香?”他平日不爱燃香,家中连个火折子都没有,这些日子老是阴雨连绵的确是有些异味了,百里屠苏看来是有燃香习惯的,看来待明日出门要专门去买一些才好。
  “只是家中自行制作的,并无名号,兰生喜欢便送兰生一些,没事点一些,可安神养气。”
  “那我便不客气了,哦,棋盘棋子已找到了,请。”
  “请。”
  百里屠苏的棋艺实在称不上高明,甚至可说是惨不忍睹,连下七盘回回都输,甚至有一盘第一步就豁了好大一个口子,方兰生一下就将军了。好在他棋品不错,走错了也不叫着要悔棋,输了这么多回还能保持平稳心态,未曾恼怒。
  “哈哈,木头脸你输了!这么多年你的棋艺一点儿也没进步,回回都输给本少爷!”输家还未说什么,赢家已经喜形于色,方兰生有些得意洋洋的将最后一步棋啪叽一声拍在棋盘上,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随口喊道。
  百里屠苏眸子隐晦不明的眯了眯,并不去计较他所喊出的外号,也未曾计较他不甚礼貌的言辞,只是端起一旁的白玉杯喝了一口。在一旁睡觉的阿翔却被他这一声吵醒,展翅抖了抖,十分大声的叫了一声表达不满之情。
  “死肥鸡叫什么叫!”想也不想的话语冲口而出,话一出口方兰生才回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想想这称呼实在不妥,这鸟确实是肥了一点,初见之时他确实以为这是一只肥硕的芦花母鸡,可毕竟是客人带来的。刚刚也不知是怎么了,一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给说出来了。
  “抱歉,并未有意,只是……”方兰生看看阿翔,阿翔尾巴一甩用鸟屁股对着他,他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歉意的看着百里屠苏。
  “无妨的。”百里屠苏将棋子一一归位,恢复成初始未动的模样,伸出手叫来阿翔,温柔摸摸它的头顶道:“阿翔确实太肥了一些,兰生认错也是正常。”
  “嗷~!”
  方兰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连赢七把让他心情好极了,下棋之时心神汇聚,这一下自棋局之中回过神来才听到屋外雨声已渐不可闻。他抬头看向窗外,发现方才还倾盆而下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快要停了,只有几朵小阴云还不舍得走,滴滴答答的撒下几滴雨点来。
  他突然想起有一处下雨之时前去观看定别有一番滋味,立刻兴致勃勃提议道:“这棋下了这么久也怪没意思的,搞得像我欺负你一般,反正这雨也小了,木头脸,不若我们出去走走吧,我带你去采莲藕!”
  “好。”
  方兰生兴致勃勃的找了两把油纸伞,匆匆的朝百里屠苏手中一塞,两个人撑着伞一前一后的出了家门,沿着蜿蜿蜒蜒的青石板路一路朝着荷花池前进。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在雨雾之中笼罩的朦朦胧胧的江南确是别有一番滋味,只是天气阴沉给整个水乡笼上了一层灰蒙蒙,让人心情晴朗不起来,平添阴霾。
  方兰生走的快些在前头带路,百里屠苏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轻快的背影,抬起手来将一颗丹药喂给肩头站着的阿翔,阿翔甩甩头,吃了。有一块地砖略有凹陷,积了一小滩积水,百里屠苏踩过发出啪嗒的水声,污水沾在他的衣角,深了一小块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