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代双骄]五好青年黑化史+番外 作者:八风不动

字体:[ ]

 
 
文案
 
前途远大的五好青年被个抢银行的捅成了江玉郎。本想好好读书科举远离江湖,蝴蝶掉被炮灰的宿命,怎料想被自家老爹江别鹤狠狠地坑了一把,从此只能在黑化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CP正是确定,是江玉郎 X 江小鱼,前后有意义
 
不能说是原著向,也不能说是电视剧走向,大概是个四不像,因为作者也不知要欢脱地奔向何方……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玉郎,江小鱼 ┃ 配角:花无缺,邀月,江别鹤,燕南天 ┃ 其它:绝代双骄
 
    ==================
 
    
 
    ☆、第一章 月黑风高夜
 
    
 
    夜幕下,狼牙般的弯月在云间若隐若现,明暗交替之中,两个黑衣人并排站在山岗上四下张望,他们一个身形高挑劲瘦,一个则像是个快要被吹破了的皮球,矮胖得离谱,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并排站在一起,却又有种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谐调,好像他们是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兄弟。
 
    如果这里还有第三个人,且是个有点江湖经验的人,他一定会告诉你,那个干巴巴的瘦子人称“秤杆”,那个矮胖子人称“秤砣”,虽不是亲兄弟,却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最初因常受雇干些暗杀的活计而小有名气,也算是黑道里的二流高手,一年前加入了铁旗门,为门主齐猛肃清了不少异己,如今已顺利晋升为他的心腹。
 
    “大哥,你说江大侠突然叫我们来是为了啥啊?”那个胖子安静地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憋不住问道,“秤砣”为人并不精明,好在他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凡事都对自己这个精明的大哥言听计从。
 
    “我也猜不出来,”“秤杆”摇摇头,“江大侠行事一贯出人意表,不过无论他说什么,咱们兄弟俩都应尽力去做,毕竟这江湖上真正的大侠已经不多了。”
 
    正说着,一道劲风自远处刮来,风过,一个着青衫的清俊男子已经站在了二人身边。他正当盛年,面容清俊,给人一种温和之感,只有双目中精光微敛,可见内功造诣不凡,正是人称“江南大侠”的江别鹤。
 
    “别鹤将出门前不巧突然有事,耽搁了一会儿,烦两位久候了。”说完,边躬身行礼,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左脚往袍子底下缩了缩,刚要出门,自家糟心儿子就把洗脚水踹翻了,洒了自己一鞋。为了显示“江南大侠”不爱富贵、勤劳简朴的美好品德,他平时只有两双布鞋换着穿,不巧今天另外一双鞋刚洗,还没干,只能穿着湿鞋来赴约,不要被发现才好……
 
    两人连忙回了一礼,齐声回答“不敢”,“秤杆”接着道:“不知江大侠叫我兄弟来此所为何事?”
 
    “两位兄弟总称江某‘大侠’,真是愧不敢当,不如……”这年头,和名门正派要虚与委蛇,和邪门歪道还得磨磨唧唧,可有什么办法?所有人都吃这一套。
 
    “江大侠不必多言,这世上欺世盗名者众多,真正像江大侠这样侠义为先的少之又少,一声‘大侠’实在当得起。”“秤杆”这话确实发自肺腑,“秤砣”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江别鹤面显愧色,心中却暗暗冷笑,也不再推辞,而是转而说道:“其实,这次是想托两位帮我做一件私事,带我儿玉郎去铁旗门做客几日。”
 
    二人先是一愣,瘦子皱起眉头,胖子则像个皮球一样弹了起来,“门主根本就把你当作眼睛里的沙子,你让我们俩去绑你儿子不是要他的命?难道你儿子不是你的种?”
 
    “秤杆”狠狠挖了自家的脑残兄弟一眼,胖子一缩脖子,不敢出声了。“秤杆”转头向江别鹤:“江大侠,自从三年前听了您在江畔的一席话,我们兄弟就对您敬仰有嘉,不论您吩咐什么,我们无不用心去办,可这件事实在是……”瘦子面露难色。
 
    “正因为两位助我良多,方才将我儿放心托付。”江别鹤轻轻叹了口气,“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我儿玉郎心性单纯,幼年开蒙时又受了那迂腐夫子蛊惑,一心只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对武功一途竟然全无兴趣,若他是生在书香世家甚至是普通人家,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可惜偏偏是我江别鹤的儿子。”
 
    “秤杆”、“秤砣”二人见江别鹤双眉紧锁,爱子之心溢于言表,心里暗暗羡慕这个能够生为江南大侠亲子的江玉郎。
 
    江别鹤继续说道:“他总以为一个人想走什么路就能走什么路,只要有真本事就能步步登天,却不知这世上之人大多都活得不由自主,我是江湖人,他想远离江湖又谈何容易?他都快七岁了,没有高强的武艺傍身,我又能护他多久?”
 
    “秤砣”点头:“练武之人,八岁前打牢基础最重要,我就是基础不牢,功夫越高筋脉越难通,才硬生生搞成这副德行。”原来他胖成这个样子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所以江大侠想让令公子吃些苦头,体会一下江湖险恶,从而潜心习武?”“秤杆”接口说道。
 
    “正是如此,不知二位肯不肯帮江某这个忙?”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秤杆”拱手:“江大侠一片拳拳爱子之心,我们二人怎好拒绝,不过江公子进了铁旗门的大牢,恐怕这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
 
    成功坑了儿子的江别鹤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只要不害他性命,或是断手断脚,多少吃点苦头也是值得。”
 
    江玉郎并不知道老爹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坑,谁能想到有人会专门给自家七岁的小娃儿挖这么大一个坑呢?他正紧攥着手里的毛笔,认认真真地练字,小孩子力道小,控制力也差,练了这么久,写出来的字虽不至于歪歪扭扭的,却也因腕部的微颤而显得毛毛躁躁。
 
    练了快一个时辰,江玉郎拭了拭额头上的细汗,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停下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揉揉酸疼的手腕。
 
    江玉郎本是个现代人,他本名也不叫江玉郎,而是叫江俊。考大学时本来报了金融系,却因为分数不够被调剂到了中文系,又是人如其名,长相英俊,某位附庸风雅的损友就给他取了个字,叫“玉郎”,竟然在系里传开了。
 
    虽说读的是不受偏爱的中文系,但能在A大这样的名牌学校读中文,也算是前途光明,可惜江俊这人被天朝文化熏陶得太好,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三好学生”,有时就连大街上有纸屑他都忍不住捡起来放进垃圾箱,正义感更是爆棚,去银行取钱时恰巧看到有人抢劫,二话没说就扑了上去。
 
    可惜他从初中开始就是个老老实实学习,勤勤恳恳读书的学霸,既没学过散打,也不懂武术,那抢劫犯被他贸贸然的一扑激起了凶性,连刺了江俊胸口四刀,江俊立刻就人事不知了。
 
    渐渐的,江俊听到了一些声音,杂乱的,不知所谓,他想睁眼却睁不开,他努力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一直懵懵懂懂,与外界虽有所触,但却好像五感蒙尘,只是隐约知道有人在照顾自己,却既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也听不清那人的声音。慢慢的,那层灰尘被拂拭掉,他看到一个身着青衫,头带木簪的男子,也回忆起自己是为什么挨捅的。
 
    开始,江俊还以为是身在医院,只是因为伤势太重身体不能移动,后来见那男人将自己抱起来只需一臂,完全是抱婴孩的姿势,这才猛然发觉自己的身体缩水了不少。子不语怪力乱神,也只能套用佛家的一句“转世”了。
 
    等江俊完全接受了现状,他都已经三四岁了,知道自己现任老爹叫江别鹤,是个颇受人敬重的侠士,而自己叫江玉郎。
 
    坑爹啊……
 
    江玉郎最后是什么结局来着?记不清了,他根本就没读过《绝代双骄》,武侠故事早就不是大学生的必备读物了,有网络谁还看那个啊?只是小时候陪着自己那个花痴老妈看过林小志主演的同名电视剧,隐约记得点剧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书里还是电视剧里,江玉郎绝对都死得很惨,作为主角的对头,他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况且他还有个身为主角大仇人的爹。
 
    怎么办……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必过早担心,一切都在变化当中嘛,原著和电视剧的剧情还不一样呢,改编成电影有时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说不定自己所在这个世界里,江玉郎是那个江枫的亲生儿子呢,只不过是被江别鹤抱养的,那个跟江枫私奔的女人一生生了三个(你脑洞太大了),还是先解决眼下的危机吧。
 
    江别鹤家里极为简朴,一共就三间小草房,晚上都漏风。江玉郎小时候别说奶粉了,奶都没喝说,吃的全是玉米糊糊,四岁时还瘦瘦小小的。江别鹤好像一点儿都没看出自己儿子体弱,一大早上就拖着他到自家小院里扎马步,自己就在旁边练功,练一套拳,再练一套掌,再练一套拳,然后练剑……如此循环往复……
 
    江玉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哪里吃得了苦?就半蹲在地上耍赖。江别鹤也不管,只等着自己练完功抄起竹条照着屁股揍上一顿,方式简单粗暴,效果……不怎么样。
 
    江玉郎死时还不到二十,加上之前一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连叛逆期都没时间叛逆,上大学算是放了羊,脾气也“蹭”地一下大了起来,估计是人体激素在调节之前释放的不足,这种臭脾气一直跟他跟到了这里。
 
    所以,江别鹤根本不知道,自家娃四岁就已经步入叛逆的青春期了,人憎狗厌,想干什么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阿门……
 
    和儿子较了两年劲,江别鹤有点儿吃不消,自己要忙着当大侠,偶尔还要干点不能被人知道的事儿,家里老呆着个小鬼头碍手碍脚的,何况这家伙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儿,好像什么都明白,索性认认真真备好束脩,把江玉郎扔进了学堂。这年头,风度翩翩在江湖上是很吃香的,不仅受女侠们爱戴,也容易赢得大侠们的好感,多懂点文化绝对有优势。
 
    江玉郎打小就是学霸,自然不怕读书,他在学堂里年纪最小,学得也最快,加上长得一副楚楚可怜的小白菜模样,很受同窗们怜爱。
 
    学堂里有个同学生于书香世家,上数五代皆是读书人,别人家里供得不是关公、财神,就是观音、佛祖,他家供奉的却是孔老夫子,每月初一、十五所有男丁都要齐聚一堂,共行跪拜大礼,以示崇敬。家中统共出过十名进士,两名传胪,三个探花,唯一可惜的就是没人中过状元,因此一直死命读书,立志要圆了整个家族的心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