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王]忍足氏捉鬼笔记 作者:林一二(上)

字体:[ ]

书名:忍足氏捉鬼笔记
作者:林一二
 
 
文案
 
这个世界上本没有鬼,想的人多了,也就出现了鬼……
 
但是!
 
他忍足氏一家从来都以救死扶伤为天职啊,从如此品德高尚、情操满满的家族出来的忍足侑士,没有人品爆表外挂四开就算了,竟然还整天莫名其妙的被阴魂穷追不舍!这种毫无来由却针对性超强的被追杀是何等的草泥马!
 
不想鬼压床就拿床压鬼!于是,有志少年忍足侑士愤然立誓,从今往后,见鬼捉鬼!
 
“等等!你说什么?真相不是这样的?那不是鬼是你祖宗?德川你这样子说对的起迹部吗?”
 
 
ps:请把此文当架空来看哟,仅博君一笑~~
 
内容标签:网王 竞技 前世今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忍足侑士 ┃ 配角:网王众王子 ┃ 其它:网王,大脑洞,轻喜剧,微吐槽
==================
 
  ☆、楔子
 
  楔子
  他本不该在这里,在这没有月亮的夜里重复着和三年前一样孤独无望的奔袭。
  身上狰狞的伤口在暴雨的冲刷下撕裂成一道道血红的沟壑,每一次腾跃奔跑都让他痛不可抑,不知道脚下淌成溪流的血水里,是雨水多些,还是冷汗多些。
  他的视线愈发模糊,整个世界开始颠倒扭曲,比夜更深的黑暗以令人惊惧的速度侵占脑海,每一次喘息过后都仿佛再也提不起下一次吸气的力量——这是,又到尽头了么?
  不可能!不可能还是这样的结果!明明已经……
  他似乎能听到精神力一块一块剥落的声音,就像砸落地面又溅起分离的水花,消散在这无边的黑暗旷野里。
  不能停,不能停,还没有追到……
  他的世界早已死寂一片,听不到耳边滂然作响的雨声,麻痹了伤口上尖锐刺骨的疼痛,眼里只有几十米开外那奔跑着的少年,目标的方向清晰的那么绝望,少年的身影却越来越模糊……他明明还在跑,为什么却永远也跨不过这短短的几十米?
  四肢早已失去知觉,维持了十几个小时不间断的奔跑,终于在一次跃起坠落后轰然倒地,怎么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躯,混着满身的血水淹没在雨夜里,再也没能重新站起。
  难道所有的努力依然换不来一丝一毫的改变?伤痕累累冲破重重包围,竟然还是要回到原点,像个白痴一样继续那已经走过千万遍却仍是一成不变的历程?
  这,就是规则之力么……永远不可能改变,永远不要妄想挣脱……
  他用尽仅剩的一丝精神力,艰难地在雨幕中缓慢地昂起头,向前方发出最后一声凄厉的哀吼,企图让那奔跑的少年停顿哪怕一秒钟,却看见少年一顿过后,竟然猛地加快了速度飞一样蹿了出去,最终命定般闯进那沉重黑暗的雨夜里唯一明亮的所在,开始重复又一次轮回……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呢——究竟哪里是出口?究竟哪里有尽头?
  他本不该在这里啊……
  黑云罩月,雨幕遮天,那泛着绿光的双眸却仿佛穿透了黑暗和雨幕,直直地望着少年逃跑的方向,久久未能阖上。
  前方正忙着逃命的忍足少年被身后那凄厉的吼声震得突然一阵心悸,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强忍着恐惧回头一瞥,顿时惊的两腿不稳汗毛直竖,心里比三月里的倒春寒还要拔凉——那大家伙居然还在瞪着他!看那双幽幽的眼里那渗人的绿光,它现在停下来一动不动绝对是为了新一轮的狩猎在养精蓄锐吧?绝对是!
  “真是莫名其妙啊。”忍足刷地甩回头,郁卒地一抹眼帘咬咬牙继续拔足狂奔,心里又一次对他近日的言行举止进行了发自肺腑的深刻反省,从有没有浪费一颗粮食到是不是多喝了一口水以致招来诸神不满,从有没有穿错了对应天气的衣服,到是不是戴错了眼镜以致人品值迅速下跌……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好吗,以他科学精致而又充满现代主义浪漫情怀的生活方式,怎么可能会容许上述瑕疵的存在?
  再说,他忍足氏一家从来都以救死扶伤为天职啊,从如此品德高尚情操满满的家族出来的忍足侑士,没有人品爆表外挂四开就算了,竟然还整天莫名其妙的被阴魂穷追不舍!这种毫无来由却针对性超强的被追杀是何等的草泥马!
  而就在今晚,半个多小时前,为了方便在这瀑布般的雨水中穿梭奔命,他连那副陪伴了三年之久的眼镜都忍痛扔掉了啊,这又是何等的让人悲痛欲绝!想来罗密欧看到挺尸在地的朱丽叶时的悲怆哀痛也不过如此。
  所以说,他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身后这么凶残的家伙啊,难道是吐槽吗?这个世界竟然已经脆弱到连吐槽者都已经无法容忍的地步了吗!可是连谦也那种专职拉低人类平均智商的问题儿童都能活蹦乱跳的被接纳,为什么单单针对他?
  总不是老天为了防止他那人见人爱的帅气脸庞和足以秒杀一切同龄人的智慧让他人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所以提前进行人道主义毁灭吧?不要逼他这么想好么,他真的会忍不住举起革命大旗报复社会的……再者,他不记得有用自己那聪明伶俐的头脑,来提醒身边的那帮小伙伴他们智商捉急的事实啊,明明一直骄傲的内敛而低调……
  “说起来,这一切好像都是那幢房子惹的祸呢。看来又到了不得不搬家的时候了。”对,搬!如果能够熬过今天晚上,明天就一定搬家!他忍足侑士再也没法和这个地方和平共处了!
  虽然对自身的人品值一直持怀疑态度,但忍足也没想到,白天看起来明明是风景秀丽安详静谧的小独栋,连风水大师都点了三十二个赞的辟邪宝地,一到晚上居然就立马翻身成了游魂聚集地!
  游魂就游魂吧,反正他这么多年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可是为什么每夜三点就鬼哭狼嚎四处招摇?不知道夜生活多了对身体不好吗!他们不睡觉也就罢了,为什么在他耳边响起的呼吸声他妈的越来越重?这简直就是扑面而来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混蛋!
  如果仅仅是这样,虽然不大和谐,但凭借他那异于常人的强大忍功熬熬可能也过的下去,问题是这些东西越来越得寸进尺了,昨天晚上竟然妄想和他同床共枕!
  这真的太过分了!不知道床这么宝贵私密的领地就像是少女的胴体和圣母玛利亚一样洁净、神圣的不可侵犯吗?就算是女鬼也不能随便乱占便宜,何况那群家伙完全不辨雄雌……
  嚣张过头了呢,以为他忍足侑士是面粉捏的没有骨头反抗么!含蓄内敛的少年,爆发起来可是有不可想象的超人力量的,这种力量甚至可以拯救大宇宙!详见整天狠揍怪兽破坏公物的凹凸曼和为了找珠子横扫整个星球的悟空同学。
  于是当今天黄昏降临,大雨倾盆之际,隐藏着澎湃热血的勇士忍足少年,以最亲近的家人都察觉不到异样的正常状态,沉稳利落地从一堆纸卷杂志中翻出了那本珍藏已久的书,开始了轻车熟路的捉鬼流程。
  那本薄薄的书只有十来页,边角已然泛黄,许多字迹也模糊不清,然而少年却以不下于收藏绝版网球拍和新上市的爱情小说那样的精神劲儿妥妥保存了足有三年,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此书凭借着自身强大的实用性有效地证明了其存在的必要性,避免了重蹈前一百任莫名失踪的覆辙。
  三年前还只有十岁的忍足遇到它,是在一家名叫“收精器”的小书店,如果不是那店门上还贴着租书、购书的指示,凭那一抹光的外立面装饰,以及那怎么看都透着猥琐邪恶气息的店名,完全看不出一点书店的气质。鉴于难得发现一家从未踏足过的书店,忍足小少年就毫不吝啬的打算光临一番。他送给这标题党的店名一句“不知所谓”的评价后,推开了那扇略显厚重的实木门,哪知从此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里面的光线暗的阴森森,完全达不到一家书店应有的亮度,并且静的渗人,目之所及一个顾客都没有。那店主是个精瘦的老头,当时忍足一进去就被他那泛着白光的老花眼镜闪到了——说来奇怪,明明是透明的镜片,他却怎么也看不到镜片后的那双眼睛。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那时候的忍足还没有给自己的心灵之窗安装玻璃,对研究一个老头的眼镜有何独特性能并没有多少兴趣,他只当这店主有把眼镜片镀膜的怪癖,瞟了两眼就打算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对胃口的书。
  然而他一步还没踏出,那老头却突然开口了:“少年,你的书在最后一排最下一层,它等你很久了。”
  忍足一愣,转身莫名其妙地看着那老头,操着辨析度相当高的关西腔一字一顿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老头却不再出声,低下头重新翻起了手中的书。
  忍足四下打量一阵,确认这店中除了他真的没有其他人了,他摸着小下巴疑惑了几秒后,还是走到了最后一排,这个角落光线最暗,然而那目标却像白衬衫上的油渍一样明晰——这最后一层的书竟然就只有一本……
  忍足挑着眉梢捡起了那本横躺着的书,说是书,其实更像是小册子,总共也没几页。他捏着书页走到稍微明亮一点的地方,正要翻开,看看是不是那老头卖不出去了,看他年纪小,打算忽悠一把,眼前的光线却瞬间又暗了。
  “少年,你还没付钱。”
  哟,果然是个奸商!忍足心里嘀咕一声,看着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眼前顺便唬了他一跳的老头,肃起小脸义正词严地说:“在购买之前,我有权知道这本书是否为正版,有权查看里面内容是否有漏缺、书页是否有损坏,你现在是在妨碍我的正当权益你知道么?你是在违法犯规你知道么!总之,我现在是不会给你钱的。”
  老头听的一愣一愣,似乎没见过不给钱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人,顿了两秒后说:“不给钱那就不许看。”总共也没几页啊,要是他看完觉得没意思又不买回去了怎么办?难道我要硬塞给他吗?那样不会显得太刻意了吧……
  却见人小朋友像模像样地冷哼了一声,用一种“我早就看穿你了”的目光凌厉地扫了他一眼:“你就是想骗我买这本卖不出去的书是吧?你以为我和那些小孩子一样好糊弄是吧?说什么这就是我的书,告诉你,我就不上当!”
  老头端了端眼镜,看着一脸大义凛然的忍足少年,暗想这剧本果然跟现实有出入啊,这孩子竟然没有对这本书一见钟情然后立即跪求收买……
  “少年,你看清楚了,你真的不想要?”
  老头捉起书角往忍足眼前凑去,少年轻飘飘扫了一眼,不屑道“不想——要!”他刚吐出前面两个字,一看书名立即就拐了腔调,只见上面赫然几个大字:捉鬼笔记。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挖!!
  多多支持哈,某二将延续之前的风格,励志崩冰帝~~
 
  ☆、我就是这个少年1
 
  忍足从那家"收精器"出来回到家的时候,鼻梁上已经多了一架眼镜,同时他对书店店主的印象也瞬间从雁过拔毛见缝插针的奸商转变到了脑神经乱搭以致反应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问题老头。
  之前见这本《捉鬼笔记》真的如店主所说就是他要找的书,少年还控制不住地脑补出了一个面相阴险然而心地纯善的高人,避过尘世纷争大隐于世拯救众生的故事,差点被自己难得爆棚的人品感动的双泪横流,以为他的虔诚好学终于触动了诸神,让他遇到了一个能够解答"忍足氏十万个为什么"的博学大师,顺便结束这么多年提心吊胆四处奔波的生活,可是!
  这老头竟然不按戏路出牌,脱口而出的台词完全就回到了之前的风格。
  当时忍足小少年正激动莫名,张嘴就要问那老头是怎么知道他要找的是这本书时,老头咧嘴一笑,让这本来就阴暗潮冷的小房子立即阴风阵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