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王]忍足氏捉鬼笔记 作者:林一二(下)

字体:[ ]

 
 
 
  ☆、迷之照相机33
 
  
  那片雪白死寂的空间崩溃坍塌之后,忍足终于看到了五颜六色的光,和那早已被他忘却的世界。
  有一张脸出现在忍足眼前,眯着的月牙眼,线条柔和清秀的五官,他好像在急切地说着什么,忍足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接受着一个个音节传入他耳朵,然后想,哦,原来这就是声音么?
  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了……
  忍足又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眼前的这张脸上,他的记忆都模糊不清了,甚至不知道这张脸的主人是谁。
  他直直地盯着对方那亚麻色的短发,它们细软地垂在额前,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不知道这是真的存在,还是他的一个幻想而已?
  忍足这么想着,他的手已经自主地伸过去捉不二的头发了。
  屈膝半蹲在忍足身侧的不二一愣,抓起忍足的衣领就把他拖到了拐角的地方,让他靠着墙壁坐着,避开了肖像画的视角。
  “忍足君?你还好么?”不二半蹲在忍足身前,神情忧虑……忍足这一脸小儿痴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个那图书室里的书会偷取别人的知识,把人变白痴么?为什么忍足跟肖像画打了一个照面后也变的呆滞了?
  忍足还在努力地分辨这是不是真实的存在,他谨慎地环顾四周,蓝白相接的墙壁,空荡晦暗的走廊,楼道窗外有一棵修长的银杏树舒展着躯干……
  那么的具体而生动,可他还是不能确认。在那个白茫茫的空间里,他待了那么久,或许一年两年,或许一个世纪,他曾不止一次,像做梦一样梦到过五彩缤纷的世界,然而不管多么的迷惑人,那都只是他的想象而已。
  那么现在呢……
  “你能证明,你是真的么?”忍足尝试跟眼前的人对话。
  不二脸色奇异地看着忍足,他这下是真的震惊到了,那副肖像画究竟干了什么?忍足突然就变的像是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嗯,你应该知道,”不二斟酌半晌,谨慎地回道,“有一句话叫做,我思故我在——”
  “跟他废什么话!去把那本书收回来赶紧走!”小九忽然风风火火地出现,一把曳住不二往拐角处拉,她那能单手举起一个忍足的力道差点扯的不二当场跪倒,趔趄了两下好不容易站稳,口袋里的照片却撒了一地。
  不二来不及去捡,就被小九推着去了拐角处,他抬头一看,之前那个像忍足的肖像画已经不见了。
  “你……赢了?”不二有些心不在焉地收回飘着的《笔记》,他恍惚间好似看到有一抹蓝光直冲进书里,但转瞬之际又不见了……不过现在重点不在这里,他想的是,如果小九能够这么干脆利落地解决了画像,为什么之前要避而不战?
  “大概是吧……”小九眼神闪烁地看着原先画像在的墙壁,低声道:“不过准确来说,真正赢的,应该是——那个小鬼。”她说着目光朝呆坐的忍足望去。
  不二一顿,“这肖像画,到底做了什么?”
  “……这是个最贪心的游离者,”小九皱起脸,“就算是同为游离者,我也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一般来说,我们都只是抽取别人的精神力而已,但他不一样,他有收集癖,他会先夺取猎物的视觉,然后让对方陷入——大概是他的精神域吧,具体我也没见过,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域,总之,被困的人几乎就没有能够清醒的,然后他会复制猎物的轮廓,再按照这个轮廓,把猎物一点点拓印上去,做成标本……真是够恶心的。”小九说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像是要擦掉什么脏东西一样。
  “肖像他总是神出鬼没,他可能在任何一面墙上忽然出现,也可能在战斗的时候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正面攻击伤不到他的根本,只有被困的人自己从他的精神域中攻破才行……那个小鬼,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能清醒着从里面出来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他现在的样子……”不二皱着眉道,“很不对劲。”
  “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们也无从下手。”小九道。
  忍足此时正神色认真地收捡着不二掉落的那些照片。
  有一张特别的熟悉……
  照片上有两个少年,一个半浮在河中,一个光着上身立在岸边,那时山色朦胧,水映苍穹。
  忍足忽然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不是……迹部么……”他轻轻勾了勾唇角,暗叹了一口气,“就算这真的只是虚构的世界,我也要好好地做这场梦了呢。”
  他留下了那一张照片,把其他的递还给走过来的不二:“送我一张吧,不二君。”
  “你……没事了?”不二接过照片,有些迟疑地看着忍足。
  忍足笑了笑,扶着墙壁站起,“啊,没事了,走吧。”他说着重新向楼梯口走去,那个肖像画此时已经不在了,没必要绕道。
  然而小九却拦住了他。
  忍足侧头看着她,微带疑问。
  “既然都走到这里了,”小九看起来罕见的有些忐忑,垂着脑袋轻声道,“那就一起去解决了那本书吧?我……我不能进去图书馆……”
  她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些哀求的意味了,忍足和不二对视一眼,都觉得就这么一走了之,似乎有些不厚道?
  忍足有些无奈地改了方向,跟着小九向图书室走去。
  迟了一步的不二却忽然睁大了眼,直勾勾地凝视着楼道窗外,而后猛然握紧手中《笔记》,
  脚下方向一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走在最前方的女孩直劈而去!
  “你干什么!”
  不二即将劈到小九脑袋时,小九只觉耳后生风,千钧一发之际一歪脑袋险险避开,顿时又惊又怒。
  忍足也有些莫名其妙,但不二却像是跟小九有深仇大恨一样二话不说又举着《笔记》劈了过去!
  “忍足君!她不能相信!”
作者有话要说:  
 
  ☆、迷之照相机34
 
  忍足一惊:这是什么神展开?不二看起来挺亲和良善的一少年,难道实际上是那种说翻脸就翻脸的人吗……
  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手术刀在掌心凝聚而成,作出了防备的姿势,但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明白究竟应该防备谁——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小九在他心中的嫌疑从来就没有完全打消,但不二……万一他的精神力被某种不知名物操控了呢?忍足无法确定。
  “臭小子!你在搞什么!难道刚刚被困进肖像精神域的其实是你吗!现在已经到了敌我不分的地步了啊混蛋!”小九在不二犀利的攻势下气急败坏,但她并没有抬手反击,只是一味地左躲右闪。
  然而不二却像是铁了心一样冷着脸拼命追击,虽然他不会用什么精神力技能,但挥起《笔记》来似乎还挺来劲……忍足在一旁冷静地想。
  “哦?问我在搞什么……”不二嘴角扯起一丝淡漠嘲讽的笑意,手上攻势不断,“倒不如问问你自己到底想干些什么!”
  “你胡说什么!我警告你,再闹下去,我可不管你们了!”
  “如果你真的能够放手不管,那……我倒是应该谢谢你了。”
  “你——”
  “忍足君!”不二打断小九,转头对忍足高声道,“再不动手就迟了!你不记得她对她妈妈下手时的样子了么?”
  忍足顿时有些悚然……
  虽然不知道不二为什么忽然对小九起了杀心,但是小九可是为了对付她妈妈,能够一边笑颜相对,隐忍多年,一边时刻准备着一旦抓住时机就毫不犹豫下手的人……也就是说,那是个技能也许完爆他忍足的影帝。
  如何判断一个影帝话中真伪?忍足觉得他级别还不够高,暂时无法领悟。
  而且不二现在的样子也并不像是神志不清的人。
  “不二你冷静一点……小九刚刚还帮助了我们,你是不是对她有什么误会?”忍足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几步靠近了小九,耐着性子劝不二。
  “对对!那个……不二,就算你要动手,也得让我知道理由,我可不爱无缘无故就乱打一通。”她倒是没喊不二小鬼了。
  “忍足君……你真的不相信——”
  “啊——小鬼你!你居然敢!”
  刚刚还站在小九身边对不二表示质疑的忍足,此时却已经借着拍小九肩膀这个动作的掩饰一刀捅进了女孩的肩胛!如此干净利落地“反叛”了小九,让不二都有种为女孩叹一口气的冲动——尤其他的小伙伴在捅人之后还一副愁眉苦脸、沉重无奈的表情。
  不二默默地在心里把冰帝忍足侑士同学的名片又更新了一遍。
  “抱歉啊……”忍足另一只手也扣住了小九的肩膀,用友好协商地口吻道,“虽然目前看不出你有什么不对,但是我的同伴已经判定你有阴谋诡计了呢,你是不是先坦白比较好?”
  小九沉默良久,忽然垂着头低低笑了起来,之后越笑越疯狂,整个脸似乎都要笑的扭曲变形了,她那扎着的马尾也瞬间散落,一溜头发开始飞速疯长,忍足察觉不妙想要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小九的长发结成无数细细的辫子,噼里啪啦像长鞭一样抽在他身上,那带着磅礴精神力的攻击,在忍足身上抽出一条条血红的痕迹,其中最粗的一缕头发甚至有意识一样紧紧地缠上了忍足的脖子!
  忍足此时简直比被小九她妈直接抽取精神力还要难以忍受,除了精神力流失的痛楚,物理攻击造成身体上的疼痛来的更为直接!还有这种,被鞭打调教的耻辱……
  “哈哈哈哈……”小九还在笑,“本来我难得大发善心打算放了你们的,一个人待着天长地久,你们以为这滋味很好受?我本以为就算是人鬼殊途,我们也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我本以为,就算我素行不良,但你们一定能够看得出我的真心诚意……是,我亲手弑母,暴虐残忍,可那难道不是她所该得的吗!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以为我们就能安稳和平的相处下去?不,不,到时候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恐怕就是我啦……”
  女孩说着声音慢慢变低,“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不曾见识过这世界的冷漠残忍,可是我无从选择……是她,她选择生下了我,又选择抛弃了我!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能够像你们一样活的光明张扬……”她抬头吃吃凝视着不二和忍足,脸色却越来越讥讽失望,“我以为光明可以包容万象,却没想到,无论如何,光明始终无法容忍黑暗……果然还是我自作多情了!你们两个,连任何陌生人都能够温柔对待的人,却这样对待我,对待拼命要保护你们的人么……”
  小九说着忽然哭吼出声:“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喜欢我!没有一个人!”她的发鞭也无力地落了下来没再缠打忍足。
  忍足手中的刀逐渐开始消散,他不忍心了。
  就连刚刚还攻势紧密的不二,此时都有些迟疑。他下意识地看了眼窗外,那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但在之前,他恍然间看到一个女生出现在楼道窗外,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几乎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确定她是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
  她好像急的都要哭了,见他回头顿时露出一个“终于得救了”的解脱表情,然后指着小九的背影一个劲比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