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笔记瓶邪同人]香水 作者:语笑无痕

字体:[ ]

 
文案
     他永远留住了他的味道,却也丢失了自己的灵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吴菁,王盟 ┃ 其它:重口味犯罪,架空警匪
 
 
==================
 
  ☆、chapter 1 凶案
 
  烈日炎炎,不同寻常的恶臭从围观人群中传过来。
  下警车,吴邪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到白花花一片时,心里已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墙角里横陈着赤身裸体的女尸,女尸的头发被尽数除去,裸露的肌肤光洁如新。
  这是...第几具了?
  旁边的助手王盟适时在耳边低声道:“头儿,这个月第十四起。”
  吴邪闭了闭眼,握紧双拳。身为警署最重要的警察,他竟然任由这种凶杀案发生了十四起。
  且每一次被谋害的对象,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她们死态百出,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尸体被发现时全身赤裸,美丽的长发也无影无踪。
  比如这个姑娘。说起来吴邪和她交情不浅,她是吴邪的大学同学,上个月同学聚会突然跟他表白。孤家寡人这么久,况且这姑娘也不错,吴邪刚升起和她试着处处看的想法,她今天已被全身扒光躺在了这里。
  ...世事无常。吴邪叹出一口气,命人收拾尸体,在群众的谩骂和抱怨声中,上了警车。
  路上并不安宁,车窗一次次被从外抛过来的硬物砸中,是情绪激烈的群众做的。但这也不怪他们,因而在王盟想要下车教训他们时,被吴邪阻止。
  “算了,本来就是我们的失职。他们发泄一下也好。”
  吴邪点燃一支烟,但只烦躁地抽了几口就按灭,疲惫地靠在车座上想要小憩一下,却发现一闭眼脑海中全是那些姑娘变态至极的死状。
  他何尝不想抓到凶手,可她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或指纹,均是被击中后脑一击毙命,且死前没发生过任何性行为。
  可见凶手并不是一般的强奸犯,也并不是想谋财,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大邪是直男大邪是妹控设定。
  瓶子病娇附身ooc。
  有原创人物,因为是架空背景。
  如果能接受以下章节欢迎你~
 
  ☆、chapter 2 异香
 
  吴邪打开家门,映入眼中的是女孩娇美的面容和甜甜的一声“哥”顿时让他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菁菁,你怎么来了?”
  吴菁是吴邪最宠爱的小妹,最近暂时和他住在一起。
  “恩...我这次来,是有事要告诉你。”吴菁说着,脸上竟染上了娇羞的红晕,吴邪这时才注意到,吴菁的身旁还有一个陌生男子。
  男子外形俊朗,只是气质清冷,淡漠的眼神一直落在他身上,让他有些不满,微微蹙起眉,男子才移开目光。
  “这是张起灵,我男朋友。你可以叫他小哥。”
  虽然早就猜到,可见妹妹一脸幸福的介绍,吴邪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女孩子大了,终究也留不住了,可是这个看起来不太守规矩不太友好的年轻人...他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吴菁看向张起灵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爱意。既然这样,吴邪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好,我是吴邪,是菁菁的哥哥。”
  他伸出手去,等了半天,张起灵才迟疑着伸手和他浅浅交握了一下,很快便撤回去。
  就在他靠近张起灵时,闻到张起灵身上有一种奇异的香味,说是香水味,又不太像。
  “小哥是调香师,他调出的香水都很棒,”吴菁的语气中充满倾慕,同时把露出的一截白皙手臂伸过去,“哥,不信你闻闻。”
  吴菁身上的香味,确实和张起灵的一样。
  吴邪又打量了张起灵一番,看他着装得体,一表人才,不像什么不伦不类的人,才点头妥协,拍拍张起灵的肩道:“菁菁有时候会有小孩子脾气,我希望你好好包容并珍惜她。”
  张起灵点点头。
  接下来吴邪在和妹妹聊天时,张起灵一直没说话,坐在一旁像透明人,倒是有个细节被吴邪捕捉到——他的鼻子一动一动,从进来时一直到现在,他好像在闻什么。
  “张先生,”吴邪温和地叫了他一声,“是什么东西馊了么?”
  张起灵蹙眉,目光闪烁地摇头。
  吴菁赶忙解释:“啊,你知道他是调香的嘛,所以对味道比较灵敏。”
  真是个怪人。吴邪几不可微地皱皱眉,在心里想着。                        
    
 
  ☆、chapter 3 偷窥
 
  家并不算大,但因为有他和妹妹一起住所以显得充实,不过现在多了一个人,就稍显拥挤了。
  吴菁和张起灵住一间房,吴邪住一间房。
  吴邪睡得并不安稳,噩梦连连,他终于被惊醒,拭去额头上的冷汗,墙上的表才指到十二点。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锁响了一声,在沉寂的夜里尤为清晰。
  吴邪以为是菁菁,可是推门而进的黑影有着比菁菁更强壮高大的轮廓,屋里一片漆黑,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还有影子和地板的摩擦声。影子走到他床前停下,暂时没有下步动作。
  吴邪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他当然能分辨出,这是一个成年男人的身形。
  吴邪伸出一只手,悄悄地摸索枕边的枪。他不确定是翻窗而入的抢劫犯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企图,只能暗暗对峙着,静观其变。
  那人又往前探了一下脸,只可惜夜色如泼墨覆盖住他的模样,只有鼻子,鼻子浸淫在月光中,有微微的颤动。
  吴邪屏住呼吸,听到他嗅的声音。说的粗俗一些,让他想起警局里那条警犬,每次见他都要凑在身上嗅半天。
  同时,也让他想起了白天张起灵的异常举动。
  他看不到,可他能感受到——那种周身不舒服的感觉,来自于黑暗中的目光,那人的一双眼,始终定在他身上,保持平躺的姿势久了,他开始感觉到脖子麻木,手心也不自觉沁出冷汗,他有一种自己是被野兽瞄准的猎物的错觉。
  墙上钟表猛地敲了一下,拉回他思绪——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而床前的男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再也坐不住了,他要把这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抓住,用枪抵在他脑门上,看他眼神里有什么,看他到底对他有什么企图。
  就在他忽地坐起来的前一秒,那人似乎察觉到了,转身迅速闪进黑暗里。
  于是当他打开灯,看到的只是匆匆关门的半只手。
  那人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只有空气中残余的不同寻常的气息。                        
    
 
  ☆、chapter 4 眼睛
 
  吴菁发现,一觉起来,吴邪对张起灵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如果说昨天还算温和有礼,今天就莫名其妙充满敌意。像审讯犯人一样,把张起灵的家世背景,工作情史都了解了个遍,有时还会提出质疑。
  张起灵出身贫穷,算是一个孤儿,但他的嗅觉从小就比其他人灵敏,因而能闻到许多常人无法发现的味道。后来因缘际会遇到了一个知名的调香师,调香师很赏识他,就收他做了徒弟。师父死后,张起灵步了他的后尘,成为现在炙手可热调香师,市场上最热卖流行的香水,就是他制造的。
  似乎听起来没什么不妥。而且张起灵也很洁身自好,感情方面几乎是空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菁是他的初恋。
  “好啦,哥,”吴菁看不下去吴邪有意为难张起灵,“他是我男朋友,又不是你男朋友,你看你,至于那么刨根问底么。”
  话虽这样说,可是想起昨晚的事,他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男人的怪癖不少,跟菁菁在一起,是不是也是别有目的?
  双休日。吴邪约了张起灵,想要在菁菁不在时,和他单独谈谈。
  有些话,在菁菁面前不好说出口,因而他也判断不出来,张起灵说的是真是假。
  餐厅里,吴邪把菜单递给张起灵:“想吃什么,你自便。”
  张起灵没有接,而是摇摇头,一言不发。
  连饭上来时,张起灵也没有立即吃,而是用鼻子深深嗅着,时而闭眼,说出饭里加的材料。
  “是用冷水煮的,这冷水...这冷水里落了一只蚊子,不过后来被厨师剔出去了...”
  吴邪顿时胃口全无,看他专心致志陶醉在自己世界里的模样,恨不得上去打他一拳。
  不爽地擦了擦手,吴邪拿筷子敲了敲张起灵面前的盘子,清脆的碰撞声让张起灵睁开眼。
  吴邪也懒得跟他再说那么多,干脆开门见山:“你喜欢我妹妹哪一点?你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你能给她什么?”
  张起灵并没被这一连串的问题吓到,而是语气平静,看着吴邪缓缓道:“眼睛,我喜欢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令我痴迷。”
  吴邪挑挑眉,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能给她的...应该只有陪伴吧。”
  这怪人虽然笨嘴拙舌,但起码没有像有些油腔滑调的人把情话说的天花乱坠,这点让吴邪比较满意。怪癖就怪癖吧,也许是因为他生在乡下,性格朴实。
  吴邪看看表,正要起身离开,张起灵拽住他手腕,顿了顿道:“我...还没说完。”
  吴邪有些讶异:“嗯?接着说。”
  “爱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别人都闻不到,这味道是这世上最完美的香水,你相信么?”
  吴邪不理解他莫名其妙的问题是什么意思,有些不耐地甩开他的手:“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吴菁跟张起灵约会到很晚才回来,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哥哥。
  “哥...”吴菁讨好地蹭着他,吴邪立刻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
  “为什么要涂香水呢?你以前素素净净的,多好。”
  “什么啊,哪有女孩子不喜欢香水的。”吴菁嗅了嗅自己身上,“小哥制成的香水,多好闻啊。”
  吴邪无奈地摇头,他说的是真的,以前萝拉身上就算有香味,也是清新自然的,被香水一雕琢,反而显得做作。他从一本书上了解到,这大概就是少女的体香吧,体香的奇妙之处。
  恋爱中的少女自然每句不离那个他,吴菁挽着哥哥的手臂,脸颊绯红地讲今晚的约会经历。
  “他又说我的眼睛很漂亮,很深邃,像夜空,我骄傲的回答他,这是遗传我哥哥的呢!”
  吴邪一愣,想起了白天的对话——“眼睛,我喜欢她的眼睛。”
  吴菁自顾自地回忆着:“对了,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俩出去,邻居都说真不愧是兄妹,眼睛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吴邪却一直在思索张起灵的话,他这样说,似乎别有深意。
  他突然感到熟悉,好像这样的话,也有人对自己说过。他努力回忆,可是,无果。
  结合那晚暗闯他卧室的黑影,吴邪莫名感到后背发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