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李飞刀]古代没车 作者:小越儿

字体:[ ]

 
 
 
孔融意外穿越。
通过这次穿越,他明白了:古代虽然没车,但是有帅哥;他虽然不能让梨,但是他可以让小苹果啊~
 
本文原创小受,走原著路线
大概欢脱吐槽风,可能OOC
原著考究党慎入!
1V1
HE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孔融,李寻欢 ┃ 配角:阿飞,铁传甲,林仙儿 ┃ 其它:武侠,小李飞刀,甜文,不虐,1V1,HE
==================
 
  ☆、第一章 自带猪脚光环的男人
 
  “干活干活!干你妹的活!”孔融缩在饭铺外边的角落里,冻得鼻涕眼泪横流。
  他瞅准了地上的一个破烂罐子,飞起一脚就奔远处踹去,罐子被他踢的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嗖的一下子穿过院里的一面镶金边的旗子,将旗面刮出一道大口子来。
  卧槽!孔融惊呼一声,左右看看没人发现他,赶紧捏着袍角从饭铺后门溜回了大堂。
  几个月前,他脑子犯抽和一块长大的发小比赛骑车,结果一时得意没瞅见路,一个猛子扎进货车边上堆着的几百箱xx雪梨里,导致雪梨纷飞,将他埋入其中。
  失去意识之前,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想自己被这破名字害得让了一世的梨,没料到临死临死仍然同梨没脱了干系,真不知道他爸当初给他起名字时用意何在。
  再睁开眼他就发现自己穿越了,魂穿,自己从前的肉体八成已经被砸烂了,现在穿的这具肉身也不知是个什么来头,不过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因为别人穿越豪门醒来总有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着,哭喊“少爷你快醒醒”,而自己醒来只有一个灰白胡子老头斜眼看了自己一下,随即扔过来一块臭烘烘的抹布,冷冷道:“没死就起来干活!”
  干你妹!孔融翻了个白眼,恨不得再度晕死过去,只可惜这具身体还算健朗,他翻了半天眼珠子愣是没死过去,于是只得叹口气,不情不愿的爬起来。
  “大叔,这哪啊?”孔融揉着自己的头,佯装一副娇弱病态模样,想以此套取老头的话。
  谁知老头一听顿时怒气横生,拿起旁边的抹布再度糊了他一脸,“这是你老家!”说完就不再理他,愤怒的走了。
  孔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旁敲侧击的去套别人的话,这才知道自己所在的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镇,而那个他醒来第一眼瞅见的,就是这个小镇上唯一一个饭铺的掌柜,同时也是他老子……
  擦!魂穿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会穿到这么一个没有钱途的身体里啊!这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不过说归说,他也不能真的去死,好不容易老天给了他一个重活的机会,还特么是古代,不放肆耍一耍他都对不起他的名字——顺便说,他穿的这具身体也叫孔融……真是一辈子脱离不开让梨,擦!
  凑在屋里的火炉旁驱了半天寒,孔融冰凉的手脚终于又缓过来了。
  今日店里的人仿佛比平时稍微多了些,气氛也比往日吵闹些许,孔融听别的伙计说,这些都是什么金狮镖局的人。
  金狮镖局!孔融哼唧一声,想不到自己穿的还是个武侠世界。不过这金狮镖局,他怎么赶脚听着有点耳熟,是什么来的……
  他正绞尽脑汁的琢磨这金狮镖局的事,饭铺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他下意识扭头看去,正好看见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打头的是个素色衣裳的青年,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二人走进饭铺,择了一处角落中的空位纷纷落座。那个青年从进来就一直低声咳嗽,看样子像是病了许久的。
  孔融也不知怎的,好像对那个青年颇生好感,平日里来了客人他都打发别人过去招呼,这回他却拎了壶茶亲自过去。
  “二位客官,吃点什么?”孔融顺手给二人倒了杯茶,将其推到各自手边,“外面天冷,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青年微微抬头,对他扯扯嘴角,眼底带了少许笑意。
  “少爷,我先去看看客房。”那大汉对青年毕恭毕敬,在得到应允后站起身来,一阵风似得走到柜台前。
  青年又开始一阵接一阵的咳嗽,孔融将视线拉回来,看着他因为咳嗽而逐渐变得嫣红的脸,忽然一扭身坐在了他的身旁,“大哥,我看你病得不轻,怎么没去看郎中?”
  青年笑着摇头,缓缓道:“我这病怕是医不好了,索性没几年活头,不如趁着还能动,多喝几坛好酒。”
  “说的没错!”孔融猛地一拍桌子,吓了青年一跳,“我这就给你拿好酒去,等着!”
  说罢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窜起来,颠颠颠的跑去掌柜的私人酒窖,从一群酒坛里挑出一个顺眼的,抱起就跑,若不是掌柜的眼睛还没花,甚至还以为是个偷酒贼摸跑了他的藏酒。
  孔融呼哧带喘的跑回大堂的时候,那个大汉也刚好回到座位上,他吩咐伙计去弄几个下酒菜来,自己跑着酒坛笑呵呵的爬回青年身边。
  大汉看着孔融,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刚想张口说什么,却被青年抬手阻止。
  孔融没理会他们的小动作,径自倒了三盏酒,他端起一盏,同其他两盏碰了碰,就往自己口里灌。一杯酒下肚,他瞬间觉得神清气爽,连带着看面前的两个人也越发顺眼。
  “看你们二人均是风尘仆仆的模样,想来应该也是跑江湖的吧,有没有什么有趣儿的事儿讲来听听,也好让我这个没出过家门的土包子见见世面。”孔融边说边打了个饱嗝,“你不知道,我可羡慕你们这些江湖人了,一个个手持兵刃打打杀杀,卧槽简直帅的一比那啥!哪像我,天天闷在这鬼地方,穷乡僻壤,什么都没有。”
  青年喝了口酒淡淡道:“江湖纷争远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不瞒这位兄台,在下也曾为躲避江湖烦事而出关隐居十年,此番若不是有些私事未了,怕是也不会再回来。”
  “哦!隐居十年还能让你再回来的,应该是让你特别挂心的事吧!不瞒你说,我之前学过一点卜卦,要不我帮你算算你此番回来能不能完成心愿?”
  孔融神神叨叨。
  青年一路奔波,又是疲累又是寂寞,这会子见到这么个年轻人与他亲近,不禁感觉十分有趣,便满口答应了下来,左右这里也没人知道他此行目的,看眼前的年轻人似乎也不识得自己身份,这样逗他玩玩也未尝不可。
  “行!”孔融轻咳两声,忽然脚踩在凳子上,盘腿坐下,口里叽里咕噜念了几句什么,然后闭上眼问:“敢问大哥贵姓?”
  青年道:“在下姓李。”
  “哦!这个姓好。”孔融又念叨几句,问:“叫什么?”
  青年沉吟片刻,答道:“寻欢。”
  “卧槽!名字更好,这名字倒蛮像我一偶像的……”孔融说着说着,忽然睁大双眼住了嘴,尼玛!李寻欢!金狮镖局!他想起来了,金狮镖局正是《无情剑客多情剑》中“梅花盗”剧情的开始,他记得应该是诸葛雷身上带着个包袱,然后就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人物前来抢包袱中的金丝甲……我累个擦!
  孔融虎躯一震,敢情他穿的不仅是武侠世界,还特么是古龙小李飞刀的剧情!麻痹这也太玄幻了!这一定不是真的!
  “如何?兄台可是测算出了一些什么?”李寻欢看孔融发傻,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孔融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麻烦惹大了,“嘿嘿嘿嘿嘿,算是算出来了,不过天机不可泄露,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从此江湖不再见吧!”
  说完这句话,孔融跳下椅子,转头就跑。
  开玩笑!他放着平淡的日子不过,跑去勾搭武侠大世界自带猪脚光环的男主?他是想死了还是不想活了!
  不管怎么说,所有穿越过的前辈们所得出来的真理让他明确了解到,在穿越世界,若想活命,那就必须离主角越远越好!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包养~
  小剧场时间——
  李寻欢:有个问题我当初想了很久都未能想明白。
  孔融:什么问题?
  李寻欢:你第一次见到我时,为何一脸活见鬼的模样?我的样子真有这么可怕?
  孔融:呵呵呵呵呵呵呵!我们还是来聊点别的话题吧,比如你想先吃黄瓜还是先喝菊花茶?
 
  ☆、第二章 一个包袱引发的惨案
 
  李寻欢见孔融听到自己名字就想跑,忍不住蹙了蹙眉,寻思着他可能真的知道点什么,刚要伸手去抓他,却见他忽然一扭身又跑了回来,而且更夸张的是,他竟然钻到了他们的桌子底下,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小兄弟,你这是作甚?”李寻欢歪了歪脑袋,看向桌子底下的人。
  “嘘!别出声,挑事儿的来了。”孔融把手指竖在嘴前,对他做一个噤声的手势,做完了才突然反应过来,擦!自己干嘛抱他大腿!明明应该远离的不是吗!可惜现在反悔已是来不及了。
  饭铺的门帘子再度被人掀开,三个大汉前后走进,边高谈阔论着一些江湖上的作为边在一处靠前的位置上落座,拍着桌子叫嚣:“小二!快拿酒来!”
  伙计看这几位不是善茬,连忙去拿了酒来,亲自为三人倒上,他们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继续谈论他们的事情。
  李寻欢已经认出其中一个就是金狮镖局的“急风剑”诸葛雷,不过他并不希望对方认出自己,于是微微低下头,取出袖子里面的一个未雕完的人像继续用小刀刻起来,也不再管桌子底下的孔融。
  而在旁边一直未出声的铁传甲此时却怒睁圆目,直盯着孔融的一举一动。
  孔融蹲在地上努力回想原著中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记得好像之后会有人来抢包袱,然后现场一片混乱使得他们大打出手,再然后包袱被人偷走,李寻欢被人嫁祸,从而引起一连串的事情来。
  他不禁摸摸下巴,假设这个包袱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之后的剧情是不是也就不会发生了?
  “什么包袱?”
  孔融顺着声音看到李寻欢的脸,吓了一跳,连忙讪笑:“没、没什么。”
  李寻欢沉吟片刻,忽而将视线投射在诸葛雷他们那一桌上,果然看见一个包袱,“你说的可是那个包袱?”
  孔融淡定否认,“不是!”
  但李寻欢却好像根本没有听他的话,接着问:“包袱里有什么?”
  “……”孔融翻了个白眼,趴在他的大腿上装死,直到感觉自己脸上有什么冰凉凉的东西扫过,他眼睛微微睁开一条小缝,在看清那是何物后,脚一软,噗就坐到了地上,差点吓破了胆。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好好,我说!不过咱能不能先把这玩意收起来?拿着凶器多伤和气!况且……这东西你待会还要用。”孔融紧张的舔舔唇。
  李寻欢不知道他这句“待会还要用”是什么意思,只当他指的是自己要用刀刻人像,于是将刀拿开,继续一点一点刻木头,耳朵却在等着听孔融接下来的话。
  孔融清清嗓子,磨磨蹭蹭道:“这个包袱吧,其实……”
  话刚说一半,饭铺的门帘子忽的又被卷起,冷风顺着掀开的门帘挤进来,使得孔融打了个寒颤,但让他觉得冷的不止是温度,更是因为看到两个人影嗖的一下飘进来。
  这两个人衣着醒目,身形相当,免不了使大堂中的食客们多瞅了几眼,只是他们全都带着宽边斗笠,却是看不清面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