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校2013]如果爱重来(秀舜) 作者:筱依灵

字体:[ ]

 
文案
 
 
千雅是爱着赤司征十郎的。
 
从抱有好感,到喜欢,到很喜欢,非常喜欢,然后,便转化成了浓烈却又隐蔽的爱。
 
他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对方,两个人就只是普通的同学,甚至是陌生人。
 
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千雅是这么想的:
 
————只是看着你的【一切】,我就已(还)经(想)满(要)足(更)了(多)。
 
***
 
少年面色潮红,白皙的胸口上下起伏,他喘息着,满是痴情的眼对上眼前之人异色的眸,然后手轻轻抚上那人的脸,凑到他耳边,带着引诱……
 
“要·把·我·吃·掉·嘛~”
 
为何我会对你如此执着?
 
变态?不,这是爱哦。
 
痴心,痴情,痴迷,痴爱……
 
【我痴恋于赤司征十郎】
 
————将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加诸于妄想之上……
 
病娇痴汉黑暗风
 
 
内容标签:黑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雅,赤司征十郎 ┃ 配角:黑子哲也,黄濑凉太,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等奇迹众 ┃ 其它:时间线为帝光时期,二白我一直都在隐晦的秀恩爱只是不造你们造不造,痴汉很萌你别黑他,写着写着居然又成了病娇……
 
楔子  「南舜啊,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的,嗯,你不要生气,我们教练说……我可以去首尔了!」
  
  「这是好事啊!我为什麼要生气?」
  
  「呃,就是,教练说如果我要去首尔的话,我就要退出打架王团体……」
  
  「……」
  
  「南舜啊,我……我想去首尔,你知道的啊,我期望了很久,我——」
  
  「……那就挨打吧!」
  
  「嗯!」朴兴秀咧起嘴巴笑的耀眼。
  
  对不起,兴秀啊,对不起……
  
  我后悔了,就算我再混蛋,我也不会这样对你的,这是失误,是我的失误,我不知道会这样的,兴秀啊,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
  
  你的梦想是进国家足球队,为国家争光,也能还你们家过上更好的生活,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就只有你,妈妈在我出生的时候血崩离开了我,爸爸为了工作赚钱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在外地,我就只有你那麼一个朋友,你却说要去首尔。
  
  我很自私,我希望你不要离开能留下来陪我,所以当小弟们说不如算了他是秀哥啊的时候,我犹豫了,我以为你会因为不想挨打而放弃离开打架王团体,可是你却说打吧规距不能坏,那一刻我生气了,好啊,那就打,谁叫你要离开我,我后退了一步,听著小弟们说秀哥对不起了,默默的当著旁观者。
  
  看著小弟又打又踢的,我心疼却又气闷,为什麼宁愿挨打都不可以留下来,我不是你的朋友吗?足球比我还重要吗?
  
  愈想愈是生气,我不自觉的伸出了脚,看著他疼痛著却仍然微笑,我恼得一脚踩下去——
  
  「啊——」你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著我,手紧紧的捉著右腿。
  
  世界彷佛一下子安静了,我茫然的看著刚刚用力踩了下去的位置,那轻细的碎裂声如同被100倍放大了似的,是如此的吵耳,如此的可怕……
  
  我乏力的踉跄地退了两步,手害怕的捂住了嘴,迷乱的心让我不敢去看兴秀的脸,我惊恐的转过身,用尽一身的气力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舜哥!」身后的小弟们紧张兮兮的叫声仍然响在耳边。
  
  怎麼办!怎麼办?怎麼办……
  
  兴秀啊,我怎麼办?怎麼办……
 
 
 
  ☆、第一章
 
  『舜哥,我们去了第一医院,医生在看秀哥情况。 』
  『舜哥,我们在一楼大堂等着秀哥,你快来啊! 』
  『舜哥,秀哥在动手术,没事的,不用担心! 』
  『舜哥,秀哥没什么大碍了,可是医生说秀哥以后不能再踢足球了。 』
  『舜哥,你不来看秀哥吗?秀哥醒了,但心情有点不好啊。 』
  『舜哥,秀哥他……』
  紧握在颤抖不已的手里的手机不断的震动着,几位小弟一直实时转播着朴兴秀的情况,高南舜看了头几条短率就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他怕会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
  距离意外发生好几个小时,高南舜的心情仍然没能平复下来,刚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朴兴秀那痛苦的叫声仍在耳边消散不去,他六神无主的来到第一医院给病人散步的花园,低着头无措的踱步着,虽然知道兴秀醒来了,可是他不敢上去找他,兴秀的妈妈和姐姐一定来了吧,他们一定会和兴秀一样恨死他了,他完全不敢想像他们的表情。
  如果连他们都讨厌自己了,那他该怎么办?现在的他就只有他们这三个家人而已啊。
  高南舜的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如果这里跳得太快会不会死的?他愈来愈惊慌,兴秀啊,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碰」的一声,惊得他猛然抬头,丝毫不差的对上了朴兴秀的脸,明明并不知道朴兴秀的准确位置,可是却像冥冥中自有主宰一般,高南舜就这样直直的看进了朴兴秀的眼睛。
  怨恨,失望,无法相信等等的情绪充斥于朴兴秀的眼睛,南舜是他除了亲人最亲密的人啊!怎么可以、怎么可是做出这样的事,明知道他从小到大的愿望是要进国家足球队,为什么却要在愿望快要达成的时候给狠狠的摧毁了?为什么!
  朴兴秀靠着枕头挨在床头上,透过玻璃窗看出病房外,宽大的花园里,他一下就看到了那个应该在这病房里陪着受伤的自己,但此刻却低着头踱步的人,他瞠大双目,整个人用力的扑到玻璃上,随着「碰」的一声,看到了楼下那满脸慌张的人抬起了头看着自己。
  这时,高南舜应该毫不犹豫想也不想立刻就跑上病房来,面对面向着朴兴秀说一声对不起,朴兴秀也许会生气,也许会跟他冷战,可是过几天,他一定会原谅他的,从小一起打滚长大,没了足球梦虽然会不甘会难过,但至少还有一个好朋友陪着自己,这样起码还能感到安慰。
  可是高南舜没有,他害怕了,他没底气了,他就只有朴兴秀这么一个朋友,如果他要跟他绝交从此不相往来,那么他就失去一切了,这是他无法承受的结果。
  所以他逃跑了,他头也不敢抬的转身就逃跑,懦弱的,逃跑了。
  朴兴秀看着楼下那人的动作,仿佛失去一切气力的摊软在病床上,心脏隐隐作痛,不是最重要的朋友吗?为什么在他失去了足球的时候不能陪伴着自己?为什么失去了足球,连朋友也失去了?
  他失望到极的叹了一口气,高南舜,我恨你。
  * * *
  高南舜回到自己的家,大概因为是深夜的关系,那幽冷的夜空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星光点缀着,跟本不足以照耀世界,更何况是高南舜那空洞安静的小屋。
  他卷缩在经常跟朴兴秀一起睡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的那个房间一角的衣橱侧,身边的空气都冷得让他控制不住的颤抖着,他紧抱着自己的腿,身为京畿道老大海啸的眼泪就像自尊心一样从不能随便流出来,此刻却默默的滑过那15岁少年仍带着稚气的脸。
  其实他本来只打算做一个旁观者,他根本没打算加入一起去打朴兴秀的,可是看着他那疼痛却又满足的表情,他的心咯噔了一下,原来高南舜心中的唯一朴兴秀的心里面,自己只是和足球一样的其一而已,他突然觉得心都冷了。
  结果,他做出了自己一生最悔恨的事,他不自知的伸出了脚踩上了朴兴秀的梦想,把它毫不犹豫的粉碎了,结果,就像他本来的希望一样,朴兴秀踢不了足球了,他不需要再离开自己去首尔了……
  兴秀一定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吧,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高南舜不是这样的人啊,就算会难过,就算会觉得像是被背叛了一样,但要是那是朴兴秀想要的,他又怎么会阻止呢?
  被扔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关机的音效,原来只剩了一点点的电量结果都油尽灯枯了,就像他跟朴兴秀多年亲密友好的关系一样,最终什么都不剩了。
  是自己一手破坏的啊,能怪的了谁?要怪就怪自己的心胸狭窄,只顾自己的感受,却没有顾到朴兴秀的梦想,所在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啊……
  高南舜侧过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任由眼泪不停的滑落,他失焦的盯着对面的墙壁,
  他本来就是没有人要没有人在乎的孩子,能认识朴兴秀已知花光了他一辈子的运气了,运气用完了,自然就是要失去这个朋友了,这是正常的事啊,是正常的啊……
  对不起,兴秀啊……对不起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朴兴秀的姐姐朴海秀看著弟弟手术后这两天都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盯著窗外,她的心疼得要命,从那些她从来没看顺眼过的小弟口中得知这次的意外是高南舜造成的,她觉得既惊愕又十分难过。
  高南舜,那个从小看到大的可爱弟弟怎麼会做出这样的事啊,他们俩不是好兄弟吗?他们的感情好得连身为朴兴秀亲姐姐的自己都曾经妒嫉过,她甚至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拿起手机就打电话给高南舜想问问事情的真相,可是好几通电话都没能打通,而且这两天都没见到高南舜出现,她就不得不相信了。
  「兴秀啊,这是妈妈上班前一早起来熬的鸡汤,快点趁还热先喝了吧,补身子的。」朴海秀轻声的打断了朴兴秀的沉思,把载著满满爱心的汤壶盖放到弟弟手上,「小心烫啊,吹吹再喝。」
  朴兴秀回过头来看看姐姐,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捧著的汤,「他……没来过吗?」
  「没!」朴海秀直接了当的回答了,本来对高南舜这件事的迟疑到此刻已经转变为生气,伤了自己的至亲好友怎麼可以不来探望,不来道歉,甚至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
  「就连……我睡著的时候都没有吗?」朴兴秀仍然不死心的问,眸里不自觉的带上了盼望。
  明明应该恨死他的,可是却还是希望他能出现在自己眼前,至少跟自己说一声对不起,至少跟自己说一声不是故意的也好,但是这两天什麼都没有,高南舜,你逃跑了吗?
  「没有!」朴海秀愈想愈生气,替弟弟感到难过,「不要想他了,喝汤吧,那些没心没肺的人还想著做什麼。」
  朴兴秀还想说不是这样的,可是他找不到藉口替高南舜开脱,此刻的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交错朋友了,这认识了十多年的人怎麼一下子就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他捧著盖子喝了几口鸡汤,跟以前是一样的味道,可是总觉得少了什麼似的。
  这是高南舜很喜欢喝的汤,小时候他家里只有一个人,所以朴兴秀经常会拉著他带到自己家里,那让高南舜变成常客架势让邻居都要以为朴家有三个小孩。小时候的高南舜身体没有很好,大大小小的感冒总是跟高南舜这三个字挂勾,他总是会赖在朴兴秀妈妈身边撒娇要喝鸡汤,朴兴秀妈妈每次都二话不说的开始煲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