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肉食男子的恋爱攻势(1851) 作者:两仪生

字体:[ ]

 
文案:
     ──请你别再追着我了……
 
──逃避是不行的,草食动物。
 
内容标签:少年漫 家教 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里炎真,云雀恭弥 ┃ 配角: ┃ 其它:1851,冷CP
 
 
==================
 
  ☆、第 1 章
 
  最近并盛中学的气氛一直都处于一个很微妙的状态。
  原因出在他们学校的风记委员长──那个可怕的男人,云雀恭弥的身上。
  委员长的心情这几天明显的非常好,虽然对于违反校规的人依旧不懂什么叫手下留情,把人揍得送进医院──但他的心情确实很好。
  这种好心情也影响给了校内的老师与学生们,不过这样的变化也带给了部分学生的恐慌。
  例如,二年A班,彭哥列家族年轻的下代首领后补──泽田纲吉与其家族成员。
  就像现在。
  「所以说!云雀突然转变了态度这绝对是很奇怪的事情啊!」十代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握着双拳打在课桌上,声音夸张的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谈论的东西一样。
  比起激动的言行都夸张化了的狱寺隼人,山本武只是哈哈的大笑了几声,笑的一如往日开朗。
  「嘛、嘛,云雀这个样子不也是件好事吗,比起以前可是好相处多了呢。」
  「但是绝对很奇怪啊──!那个家伙一定是敌对的家族伪装派来的间谍!十代目,你也觉得很怪吧!怎么说云雀都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家伙,一定是给调包了!」
  「啊哈哈……」不管怎么说现在最奇怪的人都是你啊,狱寺君。习惯干笑应付尴尬话题的泽田纲吉测过脸,一脸不忍直视的在心里吐槽。
  所以说,为什么非得谈论起这个话题呢……他个人看来虽然云雀学长近几日的态度是真的转变的明显到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觉得奇怪的同时也并不认为这是件坏事。
  不管怎么说,那个可怕的学长突然变的好相处了确实是件好事。
  ……好吧但他们就是非常非常的无法习惯这突来的变化,相处久了突然间告诉他们那个最难搞定的学长好相处?
  简直就像天打雷劈一样的震惊。
  「想知道云雀为什么会改变的话,亲自去问当事人不就好了吗。」软软儒儒的童音突然插了进来。
  「Reborn──!你怎么出现在学校啊这都放学了──!」在斯巴达教育下还是一点长近都没有的十代首领抱头发出了哀号。「还有你不是才刚跟着九代回意大利了吗!」
  「吵死了阿纲,重点不是这个。」恶劣的家庭教师杀手一脚踢倒了尚不成熟一点都没学会教训的学生,「关于云雀最近的事情我恰巧知道一点。」
  穿着黑西装的小婴儿跳上了刚被狱寺搥打过的课桌上,故意把样子做的神秘兮兮的问:「你们想知道吗?」
  眼前的三人盯着他,同时咽下了口水。
  Reborn沉默了一段时间,突然笑了一声。
  「才不告诉你们呢──」他拉着帽角。「这种事情得自己发现才有趣嘛,而且注意家族成员的状况也是身为首领的职责喔,阿纲。」
  「既然不说的话一开始就不要提啊──!可恶越来越好奇了!」
  「哈哈哈,原本还没什么兴趣的,被小鬼一提还真的很好奇呢。」
  「所以说还是被调包了吧!十代目,这件事情我作为左右手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就在那边的三人开始乱七八糟的谈话后,娇小的婴儿又跳上了门口正准备离开教室的一个肩膀上。
  「作为当事人之一,不去告诉他们吗炎真。」
  红发的少年脚步停了下来。
  「……我并不是很想承认这件事……」年轻的西蒙十代首领如此说。
  作为那个可怕的男人最近变化态度的原因之一,懦弱的古里炎真撇开了头不去面对肩膀上的婴儿。
  「但是,云雀那家伙确实是认真的哦。」Reborn像在说风凉话一样的接着落井下石:「他可是很认真的在以自己的方式追求你呢,炎真。」
  ……就是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我才会不想面对啊。红发的少年表情阴沉的想着。
  「可别逃避喔,要是逃避的话你就成了个糟透的男人了呢。」那个不懂什么叫婉转的婴儿跳离了他的肩上。「面对这样认真的追求者,可要好好的回应他啊。」
  「不,所以说了就是知道他很认真才会不想面对啊……」古里炎真喃喃说道,声音小的像蚊蝇一样让人听不切实。
  「那么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换了衣服的婴儿勾着嘴角,小小的身体转了一圈,像爱神邱比特一样的将手上列恩变成的弓矢对向了教室的后门──那里彭哥列的十世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旁边还跟着两个同样倒下的山本和狱寺。
  是从什么时候……年轻的西蒙首领忍不住瞪大了一双与发色同样鲜红的眼。
  「从狱寺拍桌开始就在那里听着了啊,云雀。」
  古里炎真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唰──的一声,直接被挑开存在的云雀恭弥走入了教室。
  黑色的校服外套披在来人的肩上,细碎的黑发微微遮盖了部分的五官,只看外表显得有些斯文柔弱的俊秀少年大步跨到了古里炎真面前,不快不慢的挡住他的去路,一手关上了前门。
  「小婴儿,欠你一个人情。」冷峻的少年对着窗口的方向开口。
  「那就这样,剩下的就交给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了,加油啊炎真。」
  三个被列恩牌登山绳捆住的少年还昏迷着没醒过来,Reborn一手拉住了绳子的尾端跳下窗台,只留下一句话被风吹散。
  古里炎真一脸呆滞的仰望把手撑在自己背后门板上的少年。
  这下好像连逃都没办法了,该怎么办……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指握成了拳状,短短的指甲刺在掌心微微发痒,嘴唇也无意识的紧紧抿起目光移向地面,视线只能看见靠的离自己极近的黑色皮鞋和自己还没换下的室内鞋,西蒙的年轻首领在经过了戴蒙一战后首次显得如此惊慌失措。
  云雀恭弥看着这样的古里炎真,瞇起了双眼。
  细长的凤眼一向凌人,但在看着古里炎真的时候却没有那样骇人的凌厉。
  云雀恭弥喜欢古里炎真。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其实很多,从当事人的两人到风纪委员会上下,再到西蒙的家族成员们,最早查觉到两人间气氛怪异的是Reborn,那时候他就找云雀和艾黛尔海特正面谈过了。
  三人间的密谈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喂,草食动物。」他开口。
  底下的红色脑袋垂的更低了。
  「抬起头看我,不需要觉得害怕,就像小婴儿说的那样,我是认真的。」黑的剔透的眼直直的注视着那个红色的脑袋,没有一点不耐,就像他自己说的。
  云雀恭弥是认真的,很认真的喜欢上了古里炎真。
  他的眼神就像在宣誓一样,平静、温和,笃定的目光几乎要穿透炎真。
  红发少年一点一点的,极为缓慢的抬起了头,夕阳照耀下显得更为刺眼的红发轻轻的搔过云雀的下巴。
  一双相比起云雀的平静更要来的慌乱的目光摇摆不定,最后炎真像是放弃了挣扎一样,亮红的眼眸无奈的定在了云雀的身上。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炎真吸了口气,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下接着一字一字的缓缓说着:「一开始……就是你最初叫住我的时候,那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古里炎真其实并不如他人想象中要来的迟钝。
  相对的,对于情感他一向敏锐。
  所以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样不寻常的视线,还有那样不寻常的态度。
  那些都是只有面对自己才会出现的。
  「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
  他绞尽脑汁思考着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慌乱,比起面对一个男人成为自己追求者的错愕,他更多感到的是不知所措,别说普通少女了,古里炎真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告白,用的还是如此激烈的方式。
  是的,激烈。
  云雀恭弥已经逮着他的步调追了好几天了,只是都给自己狡猾的懦弱闪避了。
  他面前的少年静静的听着。
  炎真的声音不是很大,他需要专心的听才能听清那些内容,有些错乱的词语和时不时的停顿改口都能让他感受到那颗红色脑袋是真的很认真的再考虑他的想法回应他。
  云雀轻轻的笑出了声。
  在古里炎真因为他突然的笑声仰起头困惑的直视他时,低头吻了上去。
  蜻蜓点水般的吻,凑下的时候嗅到了浅淡的药水味,他只是轻轻的在上面点了下。
  呆愣了片刻,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后古里炎真的脸瞬间爆红。
  他看着偷袭后还一脸自然的云雀,嘴巴一张一合支支吾吾的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最后就像战败一样发出一声哀鸣,双手摀着红透的脸蹲在地上。
  云雀恭弥也蹲下了身,左手揉了揉那头凌乱的红发。
  然后再度凑到炎真的耳边。
  在夕阳的照耀下投射出两人长长的影子映在门板上,风吹进教室拂过窗边,大片的帘子跃起,盖住了教室内两人的身影。
  最后只有一句。
  「我喜欢你。」
  云雀恭弥这么说着。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了很久的一对冷CP,尽量不把人物写绷了,觉得对待炎真比起霸道云雀还是会温柔些
 
  ☆、第 2 章
 
  那天之后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改变了。
  古里炎真与云雀恭弥之间开始有了联系,两人对彼此逐渐的熟稔了起来。
  云雀恭弥成功的跨过了那条挡在他与古里炎真之间的界线,自从三天前的告白后,他顺利的在日常上与年轻的西蒙首领有了来往。
  这是一个好的展开。
  “哔哔”叫着的电子音在夜晚响起。
  炎真伸手拿过了床边的手机,翻开来云雀恭弥四个大前缀先入眼,点开讯息扫过后,红发少年马上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FROM:云雀恭弥
  明早风纪委员会检验仪容,别迟到。
  也别像上次一样和泽田纲吉群聚,一起被狗追就算了,别把那群狗都带到学校里,后续处理起来很麻烦。再有一次就咬杀你们。”
  后面的话比起警告更像是在向他抱怨,红发少年意识到了这点,突然觉得这个被并盛传成鬼神一样的男人也不是那么的可怕了。
  甚至还有点可爱。古里炎真忍着笑想。
  他看着在黑暗中闪着微光的屏幕,思考了会,手指缓慢的按上了键盘,不灵活的双手并用,花了点时间才打出了自己想着的内容,手指在发送键上停下。
  现在马上回信过去,会不会显得他过于热切了呢……炎真懊恼的想,告白事件后他和云雀恭弥确实是捅破了那层纸,摆脱了以前暧昧不清的状态,但现在也并不算比之前多好。
  他与云雀之间的发展,让他自己说也觉得很怪异。
  那之后云雀没有再做什么出轨的举动,说完了他想说的话后他也只是抱了自己一会就离开了。
  之后他们交换了邮箱,当着面的交换了手机,彼此各自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云雀给自己注上的来电显示是古里炎真,炎真则是恭谨的写了“云雀先生”,后来被云雀看到,在对方的注视下硬生生的把先生两字删去加上了名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