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霹雳同人]意綺的那些小温暖+番外 作者:素闲人

字体:[ ]

 
书名:意綺的那些小温暖
作者:素闲人
文案:
     最近,武林掀起了同居热。
 
????玄同搬去了琉璃仙境,原无乡搬去了永旭之巅,就连燹王也被爆出了多次与下属“小君”长期同塌而眠。一时间小报记者忙碌起来了,“兰陵不谢花”长达多年销声匿迹后也再次推出了新的作品《他在床上的那些事》,并分为了上中下三部。
 
????而早已心照不宣的意琦行与绮罗生为此下定决心应流而出,蠢蠢欲动。但是这样并不是像他们想象中那样“抚琴听箫,孤舟夜雨渡今宵”的惬意与一帆风顺。
 
于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意琦行,綺羅生 ┃ 配角:霹靂众英雄 ┃ 其它:
==================
 
  ☆、协商同居
 
  前言引子
  最近,武林掀起了同居热。
  玄同搬去了琉璃仙境,原无乡搬去了永旭之巅,就连燹王也被爆出了多次与下属“小君”长期同塌而眠。一时间小报记者忙碌起来了,“兰陵不谢花”长达多年销声匿迹后也再次推出了新的作品《他在床上的那些事》,并分为了上中下三部。
  而早已心照不宣的意琦行与绮罗生为此下定决心应流而出,蠢蠢欲动。但是这样并不是像他们想象中那样“抚琴听箫,孤舟夜雨渡今宵”的惬意与一帆风顺。
  于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话协商同居
  “绮罗生啊,我们......”意琦行欲语又止。
  绮罗生停下抚琴的手,看向脸上红霞翻飞的剑宿,心想,这货今天还没喝几口酒呢怎么就这样了?走过去手抚上意琦行的额头,意琦行的脸更红了,慌忙别过去道:“吾没事......”
  “哦?那你是有话要说喽?”雪扇轻摇,只露出一对细长的眼。意琦行没有看到,就在这双眼中,隐含了笑意。
  “绮罗生,吾认为......你我之间......也是可以有进一步的关系了......”剑宿低头,喃喃出声。
  “你说什么?你我之间可以什么?”绮罗生装做没听到。
  “吾常常夜里做噩梦......”剑宿低头兑手指。
  “醒了就忘记吧。”绮罗生继续打岔。
  “额......山上你畏高,我也晕船。所以......123上山,456船上,周日我们出游,如何?”这时说话的剑宿头都要钻到袖子里了。
  “我说剑宿啊......”绮罗生坐到他对面,一扇子敲在意琦行脑门上,说:“不就是想同居嘛,绕那么多弯子做什么?不过......”
  意琦行赶忙抬起头,死死盯着绮罗生的眼睛:“不过什么?吾答应就是了!”
  绮罗生嘿嘿的笑了起来,心想这剑宿也有如此慌乱之时,便不想再为难他。可是想想自己要搬去山上,心底又是一阵恶寒,于是开出条件:
  第一,每月陪剑宿回山上住一周,其余时间都要在船上;
  第二,同居之后,除了打酒之外其余做饭洗衣都是剑宿完成;
  第三,如果不能遵守以上条约,同居随时结束。
  意琦行想都没想就统统答应了。看着绮罗生含着一丝奸诈的笑容,意琦行幽幽道:“这也就是你小狐狸可以让吾这样。”
  绮罗生含笑的眼睛中此刻隐含了什么亮闪闪的东西。                        
    
 
  ☆、水性训练
 
  为了让意琦行习惯漂在江上的日子,同居后的没几日,绮罗生便对剑宿开始了地狱式训练。
  所谓地狱式,不过是针对意琦行来说,可是要了“老命”了。
  绮罗生摇着扇子,含笑看着江面上撑着一叶扁舟钓鱼的意琦行。而意琦行时而望望画肪上的狐狸,根本无心垂钓。
  “剑宿,垂钓讲究的是平心静气。你这样可是有失你绝代剑宿的风采啊。”扇子一合,绮罗生终于忍不住了。不对,是忍无可忍,尤其是意琦行那委屈饱含怨念的眼神......
  “狐狸,今天晚饭不用做了吧?”意琦行幽幽道出一句。
  “为何?吾还果腹着的。”绮罗生暮然睁大眼睛。说实话,这些天他已经吃惯了这个呆子做的饭菜,还真是对自己胃口。
  “吾大概到明天都不会想闻到食物的味道,有些反胃。”剑宿又幽幽道出一句。
  此刻,岸上走来一人一狗,正是北狗带着小蜜桃来访。
  “喂,绮罗生,城主让我带好东西给你了!唉?你们在钓鱼啊?不如让小蜜桃帮忙来得快!小蜜桃,上!”不等老狗说完,小蜜桃已经快速跳入江中游向小舟。
  不能闻到食物的味道?反胃?绮罗生根本没听到老狗说了什么,心中此刻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瞬间腾起跃到小舟上,使得小舟霎时巨幅晃了起来。
  只见剑宿立刻扔掉鱼竿紧紧抱住绮罗生的双腿,却没想到这一抱让绮罗生也站不稳当了,左右晃了数下后,在小蜜桃叼着一尾大鱼也跃上小舟的瞬间,二人便一起落入了江中,留下小蜜桃在摇晃的小舟上呆呆望着江面上的景象......
  “狐狸,快带吾上去,吾晕......”
  “剑宿,你这样子多久了?我怎么没有察觉过?”
  “什么多久?先让吾上去,吾真的晕......”
  “等等,说清楚啊!不对,我们住在一起也不过数日,难道你......快说,是谁的!”
  “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你先让吾上去啊!”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怎样过你,到底是谁的!”
  “......”
  僵持中,老狗与小蜜桃已经各自托起一个人带往画舫的方向。
  画肪上,老狗早已运功烘干自己后去给小蜜桃擦脑袋了。意琦行与绮罗生也各自运功把身上的衣服烘干。两人对视许久,绮罗生明显情绪缓和了许多,慢慢挪到意琦行身边。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身体要紧,我来看看。”说着便为剑宿把起了脉。
  剑宿抽出手,适时的反握住了绮罗生的手,说;“狐狸,不管怎样,吾都是你的,你让吾说几次呢?”
  绮罗生鼻子一酸,扑在剑宿身上抽噎着:“我以为你不止是我的啊。谁让你那么认真的和我说你反胃不想吃东西的......明明......明明人家都还没碰过你,怎么会有喜的,呜呜呜......”
  剑宿顿住片刻,认真的捧起绮罗生哭红的小脸,心疼的为他擦去眼泪,道:“吾的小狐狸啊,一直以来吾都不曾碰你,怕被你讨厌啊。没想到却是因此让你没有安全感吗?听你这么说,吾就放心了。”满足的望着眼前的人,慢慢将唇靠近对方。突然,诶?什么不对?
  绮罗生反应略快一筹,立刻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我去看看老狗和小蜜桃!”
  “绮罗生,你给吾站住!你认为吾有喜了?你将吾放在什么位置!你给吾站住......不可原谅!你给吾回来,吾保证不打死你......”                        
    
 
  ☆、爬山记
 
  说话就要算数。
  这一天,绮罗生极不情愿的随意琦行来到叫唤渊壁下。抬头看看万丈高峰,小狐狸的心脏“砰砰砰”的快速跳动起来。
  许是看出了绮罗生的异样,意琦行善解人意的说先去附近吃点东西再说吧。而绮罗生坚定的说自己要说到做到。而就在准备攀登前0.01秒的时候,绮罗生突然拉着意琦行的袖子说,想要带一点牡丹糕上去。
  没有办法,意琦行带着狐狸来到集市,买了牡丹糕,再折返,半天已经过去了。更可恨的是,折返途中下起大雨,雨水中夹带着一丝血腥味道。
  “我亲爱的九千胜大人......”
  一把镰刀横在眼前。来人刚开口,绮罗生便笑盈盈的走过去拍着来人的肩膀说:“哎呀,是暴雨啊,真是好久不见。你找我吗?”
  暴雨心奴瞬间愣了住,随后说:“吾路经此地,还真是巧了,大人。”
  “哦?你不是一直在到处找我吗?不要编造这种借口了,找我就找我!什么事情就说吧。”
  暴雨心奴当时心里想:这还是我心心念念的九千胜大人吗?就算现在他是绮罗生,也不该是这么“主动”的吧?劳资不会了......
  绮罗生当时心里想:暴雨你个傻X!没看出我有觉得比你更让我心塞的事情吗?配合会不会啊?
  被无视N久的意琦行当时心里想:我靠!为了逃避,吾的狐狸是在用绳命玩火啊......
  三个人在大雨中就这么操作着各自的心理活动,一句话也没有的享受着雨水的滋养。终是有点受不了的打了个喷嚏,绮罗生回过神来,狠狠拍了暴雨脑袋一巴掌。
  “我说暴雨啊,你能不能先让雨......阿嚏......让雨停了?”
  看到绮罗生的异样,意琦行赶忙上前来嘘寒问暖。而暴雨心奴也赶紧念咒停止了大雨,而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眨巴着眼睛。绮罗生看这孩子还没理解自己,险些气炸肺。
  “有事快说,我今日还要上~高~耸入云的叫唤渊壁呢。”绮罗生故意将那个高字拉长。
  暴雨看看绮罗生,又看看意琦行,还是懵懵的:“我真的没有事啊,大人......”
  “你再想想!啊对了,前段时间你不是找我要切磋吗?”
  “大人,吾是要找最光阴切磋的......”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要找吾借什么东西吧?”
  “大人,吾是要找大宗师借造化球一看......”
  “那就是你落下什么东西在吾这里了吧?”这句话说完,绮罗生感觉后背一凉,我勒个去,说错话了,意呆会误会啊!转头一看,意琦行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一颗大树上,嘴里还叼着一块牡丹糕......绮罗生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意呆这么呆有时候其实也挺好的。
  “大人,我真的只是路过......”此刻暴雨心奴就差哭出来了。人家不就是想去森狱溜达一圈顺便在玄嚣家蹭饭嘛。想到这里,暴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丢下一句“大人,再晚就过了森狱饭点了,心奴改日拜访”后化烟而去。
  “暴雨......你......”绮罗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留恋暴雨心奴的背影。
  而暴雨心奴也从未这样想快速逃离绮罗生的身边过,甚至一路上还在给自己催眠,告诉自己,这货不是绮罗生......
  终究是逃不过了,绮罗生已经放弃了抵抗,扯着意琦行的袖子说:“我们走吧。”意琦行什么也没说,牵起绮罗生的手就走。来到山脚下,绮罗生整个脸都变得红扑扑的。看在眼里意琦行笑了起来,转身背对狐狸弯下腰来:
  “绮罗生啊,看你怕成这样,也一解吾被你丢入江中之气。上来,把眼睛闭起来。”
  趴上剑宿的背,闭起眼睛,只听到耳畔呼呼地风声。不久便感觉背着自己的人踏上了平地。睁开眼用衣袖为剑宿擦擦额头,却被剑宿一把握住皓腕,拉进怀里。
  意呆,有你很安心......
  PS:当晚由于淋雨绮罗生发烧了,这也是他登山前脸红的原因。
  大剑宿也又是一夜未眠对其照顾,所谓nozuonodie完全应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