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京喰种 爱上直男的苦逼 作者:十大

字体:[ ]

 
 
 
文案:
 
    浅仓南喜欢金木研。
 
    暗恋艰难而漫长,无法控制难以自拔。
 
    喜欢上一个直男不断成长的暗恋之旅。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浅仓南 ┃ 配角:金木研,成田依子,雾岛董香 ┃ 其它:东京喰种、东京食尸鬼
 
====================
 
    
 
    第1章 那个男孩
 
    
 
    浅仓南是个很普通的名字,浅仓南也是个很普通的孩子。
 
    黑发黑眼,个子矮小,性格内向。
 
    最近的浅仓南举止古怪,作为他唯一的青梅竹马成田依子知道原因。
 
    浅仓南有喜欢的人了,只不过和浅仓南一样是个男孩子。
 
    安静的图书室,温文尔雅的学长坐在书桌前,专注的看着晦涩难懂的大部头。
 
    隔着一张桌子,浅仓南拉着小青梅坐在他往常最不可能来的地方。
 
    身前是完全云里雾里看不懂的砖头书,浅仓南唯一出彩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青梅……身后的背影。
 
    依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才九岁的小少女被竹马弄的有些未老先衰。
 
    “小南要是真的喜欢的话就去追啊!那位学长看起来是个好说话的男生。”
 
    暖色系的浅褐色长发随着女孩站起来的动作微微起伏,浅仓南慌忙的抓住青梅的手急切的摇头。
 
    依子又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感觉自己真的会未老先衰的说。
 
    “依子,不可以的……本来就是不对的。”
 
    浅仓南低下头没有再去看眷恋的身影,落寞的含住要掉下的眼泪。
 
    依子伸手拽起竹马,带着令人操心的男孩大步离开了图书室。
 
    看书的男生听到响动,抬起头微微皱了下眉头看了眼远去的二人又专心于书本中。
 
    依子不明白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在她的观念里喜欢就要像偶像剧里的女主一样大声说出来,不吭声谁会明白你的心思。
 
    但竹马喜欢的对象不太寻常,要是个小女生她肯定把人骗来给竹马当童养媳。
 
    坐在学校的天台上,依子喝了口汽水,浅仓南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踢着小腿。
 
    “真看不出那个前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小南要不换个人吧!我看那个学长旁边的橘子头还不错哦!”
 
    浅仓南嘟了嘟嘴,“才不要!”
 
    “小南你还是放弃比较好,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那家伙可是直男!笔直笔直的!掰不弯的!”
 
    “我知道的……”
 
    浅仓南知道这是无望的不可能传达的喜欢,酸涩充满整个胸腔,悲伤的液体喷涌而出。
 
    “不……会有结果的……可是……我……控制不了啊……”
 
    压抑的哭腔断断续续的表达着主人的心声,他真的很喜欢他无法自拔……
 
    “傻瓜。”
 
    依子抱住竹马,冰凉的液体打湿了女孩的外衣,女孩想大不了以后自己把那弱鸡男生打包送给傻竹马算了,暗恋什么的还不如霸王硬上弓呢。
 
    哭饱了的竹马君被青梅狠狠的嘲笑一通,浅仓南怯怯的看着青梅,依子没好气的扔给竹马准备好的便当。
 
    蓝天上的白云缓缓流过,浅仓南吃着便当呆呆看着一朵云,好像学长的脸啊……
 
    中了不知道名字的学长的毒的浅仓南牵着小青梅的手一路尾随心上人直到看着他消失在十字路口,依子已经懒得说竹马了,初恋这回事只能用时间来遗忘。
 
    心满意足的浅仓南背着小书包告别了青梅走到楼上自己的家门口,成田依子与浅仓南的家在同一栋大厦里,一个十五楼一个十六楼。
 
    “我回来了。”
 
    浅仓南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浓妆艳抹的女人衣着暴露,擦着大红色口红的樱桃小嘴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香烟。
 
    这栋大厦里住的都是小有资产的住户,浅仓南的母亲作为一个颇有姿色的艺妓凭借玲珑心思攒下了不少身家,这座房子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
 
    “最近有个新客户,你自己一个人乖乖在家呆着。”
 
    母亲交代了最近行程,步履款款的走了。
 
    浅仓南清楚新客户的实质,这是母亲新的金主,又可以大捞一笔使得母亲难得有好脸色和自己对话。
 
    自从浅仓南六岁时差点被母亲恩客看上后,稍稍觉醒母爱的浅苍美莎再也没有带人回这座房子,这也使得浅仓南和母亲的交集变得更少。
 
    浅仓南熟练的做好自己的晚餐,一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饭。
 
    好想学长……
 
    浅仓南收拾好碗碟,应付完作业,举着快手帕呆呆躺在床上。
 
    正方形的素色手帕,没有花纹也没有在角落绣上名字,是超市一沓一沓卖的便宜手帕。
 
    浅仓南轻嗅着带有淡淡肥皂味的手帕,眼神朦胧间看到学长温柔的微笑,暖进心窝。
 
    “不过是妓女生的杂种!”
 
    “打他!”
 
    “没用的胆小鬼!”
 
    小孩之间总喜欢拉帮结派,同一个小区里的孩子看不起浅仓南,浅仓南面对成群结队的同龄人只有挨打的份。
 
    然后,新搬来的成田依子闯入了浅仓南的生活,打的那群熊孩子不敢欺负他。
 
    可是只有在依子面前不敢欺负浅仓南的熊孩子在依子与他不同班的情况下卯着劲找浅仓南的麻烦,不想让依子为自己操心的浅仓南只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瞒下来。
 
    变本加厉的熊孩子想出了绝好的计策,这让浅仓南差点丧命。
 
    学校组织的郊游里,被他们推搡着不小心摔下陡坡磕上石块的浅仓南头破血流,吓坏的始作俑者们不管不顾的逃走了。
 
    鲜血从血管里不断流出,在浅仓南意识模糊的时候,学长惊慌的脸出现在眼前,再后来浅仓南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后就是布满消毒水味道的医院,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粘着血迹的手帕。
 
    浅仓南将洗净后存放多年的手帕盖在脸上,好像自己被学长抱在怀里周身全是学长淡淡的书香,无望的喜欢,就让他在梦里幻想下吧。
 
    学长抱着浅苍贴着耳朵温声询问,恋人般相处,最后在浅仓南张口时破碎……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学长的名字,一切都是假的,他不知道你喜欢他也不知道你是谁,这就是现实。
 
    惊醒的浅苍南失神的摸着泛着湿意的脸庞,想哭又哭不出来了。
 
    “小南!你怎么了?叫你老半天都没反应!”
 
    依子一巴掌拍在浅仓南得肩膀上,吓得浅苍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牛奶瓶。
 
    “对不起!小南他不是故意的!都怪我吓到他了!”
 
    前面的男生好脾气的转过身,脱下弄脏的校服温柔的看着一脸慌张的学弟学妹说:“没关系的,回去洗一下就行了。”
 
    “还不快道歉!呆子!”
 
    浅仓南在青梅的督促下连忙鞠躬赔不是,男生不好意思的推脱了。
 
    当浅苍南抬头看到苦主后,没有脑子的抢过男生手里的外套。
 
    “周一还给你!”
 
    金木摸不着头脑的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学弟和追着他跑的学妹,真的没关系的啊。
 
    不过衣服上有铭牌,也不怕他找不到自己。
 
    “阿研!快过来!”
 
    看到英站在座位上朝自己挥手,金木也不多想做自己的事去了。
 
    “没想到啊!我们的乖宝宝也会这么主动!”依子打趣的看着抱着泼了牛奶的校服的竹马,调笑着。
 
    浅苍南红着脸说:“才…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啊?小南你不纯洁了!”
 
    “乱说!”
 
    浅仓南说不过嘴皮子厉害的青梅撇撇嘴,不理会青梅没个正行的样子,不嫌脏的将发红的脸贴在男神衣服上。
 
    依子扶额,真的没救了!
 
    五年A班,金木研。
 
    在竹马痴傻着对外套进行骚扰时,依子记下了竹马君暗恋人士的名字。
 
    回到暂时一个人的家,浅仓南细致的将男神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晾晒在房间的阳台上。
 
    铁制的铭牌上凹凸不平地雕刻着男神的名字,金木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