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倩女幽魂之守护 作者:慕流渊

字体:[ ]

 
文案:
     今生有缘,出生即是别离!
  哪怕以陌生人的身份相见,注定的是改变不了的结果,我定要为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道又能如何!
  今生我只愿有你相陪,今世你做的任何绝对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修道,我会一直等你,入魔,那就让我同你一起。
  就算是孽缘又能如何,我只求这样守着你,谁人敢逆!
 
标签: 金光宗主  玄心正宗  阳  守护  慕流渊  七世怨侣  倩女幽魂  
 
 
【原文两个二十章,非重】
==================
 
  ☆、第一章  生或是别离
 
  玄心正宗,离正堂十里外的村落。女子紧抓着身下的绒被,一声声痛吟传出房外。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声让人不忍再闻,“舒雅,再忍忍等孩子出来就好了。”男子眼中有泪模糊了双眼,心里悲喜交加不知是何滋味。
  “生了生了,母子平安,恭喜师兄。”朱雀从舒雅的房中出来,不顾衣服上染着的血迹跑出来向金护道喜。
  “真的啊。”金护抹去脸上的血迹,跑进房里高兴地语无伦次。
  “舒雅,你辛苦了。”抚着女子带汗的侧脸,金护眼中满是怜爱,舒雅一见来人眸中的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脸上不带丝毫喜悦之色,反而苍白的吓人。
  “舒雅对不起你,相公抱歉……”舒雅将脸埋在被褥里隐约可见一片湿痕。
  “朱雀,师兄的儿子怎么样好不好看?”玄武私下里与朱雀的关系最好,因为是产妇的房间所以不能贸然进去,也不嫌弃朱雀身上染着的血迹,一脸兴奋地问着朱雀。
  “师兄可是有”朱雀的话音未落,就听见从木屋中传来一句话,那般坚定无情,令人窒息。
  “我金护此生唯有一子,名金光。”
  朱雀的脸霎时变得苍白,推开玄武跑进房中,却被结界阻隔,“金护师兄你什么意思?那是你的孩子啊,世上如何有你这么做父亲的?”敲打着结界,朱雀无发相信刚刚听到的话,疯了一般要将这层结界破了,突然朱雀停住了手,任由身体摊在地上,放声大哭。这样的举动饶是在场站着的玄心四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轻声问着朱雀,得到的就只是朱雀猛地摇头……
  十年后,神界三十六重天之上,自成六界,第六界大罗天之上,一位十岁左右的孩子坐在道家的法阵八阵图中,双手不断地变换法力,最终化成阵法,许是年龄太小力量不足,堪堪停下,眼中尽是淡漠。
  “阳,道应顺应天道感悟天道,可不是如你这般为了寻求力量才来悟道。”老者从殿门进来,看着坐在榻上的孩子,眼中有一抹心疼之色。
  “既然是悟道在那不是一样的,师傅又何必带我来这里?”十岁的阳眼中虽是有着对老者的尊敬,心里却是无法平静,闷闷的难受。
  老者叹气,继而笑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如此用心修行吗,可是语速则不答你的能力已经够厉害的了。”
  “厉害有什么用,阳能以厉害为条件去见他吗?”阳小小的手指指着昆仑镜中的一个孩童,轻声问着,虽然掩饰的很好,可依旧有一抹希冀,想要离开大罗天界。
  “不能,但是你可以用修炼离魂阵去见他,但是不许告诉他你的身份。”老者的话虽然残忍可总比没有的好,阳重重的点头,将离婚阵三个字记载心里。
  金护带着金光回了玄心正宗,明明才十年,金护却也不是曾经的金护了。虽然对其独自很是宠爱却也是严厉异常,这些年来金光修炼的很好,这样想着心里却在考虑或许应该将事实告诉金光了。
  “娘,光儿回来了。”舒雅在软榻上并未起身,手下不停,终于将最后一件衣服做完,看着床上两件衣物,眼中凝泪将其中一件收在衣箱底部。
  “又在给,光,儿做衣服。也不好好歇息一下,你身体受不住的。”金护轻声对着舒雅说着,舒雅像是未曾听见什么般,将新衣穿在金光身上,最后将金光一把抱住,“孩子。”轻声的言语又好似怀念一般,金护侧过头眸中有泪滑过。
  “光儿今天学了很厉害的法术,娘高兴吗?”怀中小小的孩子抱着舒雅,稚嫩的语气仿佛将什么都淡化了般,舒雅笑着摸金光的头,轻声说着高兴二字。
  “光儿你先出去玩好不好,爹爹和娘有话要说。”见金光走了出去,金护才把舒雅抱在怀中。“舒雅或许你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是等孩子会来,等我们见他一面,再此之前好好活着好不好?”
  “我不奢求了,但是我梦到过他,他不会不管不管光儿的。”至少能陪着光儿也好。
  晚间,一盏烛灯点在金光自己的小房间中,暖暖的温度颜色,金光闭上大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那是一个很大的宫殿,里面摆着阴阳五行,八卦阵法的书籍,夜明珠散着的光芒在黑夜也显得极为明亮,一个小小的身影翻看着道书注意到有人的到来将手中的书合上。
  “我叫金光,你是谁啊?”那稚嫩的言语让金光面前之人轻笑着,长衫上裹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纱袍,尽管穿在一个孩子身上也有几分威严之意。
  “我叫阳,你要记得。”声音很好听的的一个人,金光很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人,为什么要用黑色的帽袍掩着脸呢?不过好稀有的头发竟是淡淡的红色。
  “阳,你一个人住在这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孤单呢?”在这样地环境中还是有些不适应,不自觉拉着阳的手紧紧地不放开。
  “不会孤独的,我可以看这些书这样就不会无聊了,光我们一起看一起学好不好。”这样你的法术就可以进步的很快了,我也就放心了。
  “当然好了,但是阳你什么时候会走?如果你走了我怎么找你?”金光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只觉得对阳很亲切,不想离开。
  “我不会离开,只要光一睡着就可以见到我了,我会一直在的。”一只陪着你,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
  “不骗我?”睡觉怎么能找你啊,可见金光还是很聪明的“除非我们拉钩,你不骗我。”小小的人将小手指伸出,阳在袍子下轻勾起一抹笑意,勾住了金光的手。
  “我不会骗你,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直到师傅真正让我见你的时候,我再去找你,让你见到真真正正我。
  牵着金光的双手带着他来到案桌前,将案桌上的糕点递给金光“光尝尝看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洗髓丹十分百分之一的药物制成了着糕点,虽然效用不大明显,可至少能不让金光察觉不知不觉间改变身体。
           
 
  ☆、第二章 修道之谓
 
  “阳,为什么我的身上会很难受?”金光将糕点放在盘子里,趴在案桌上紧闭着双眼,鬓边有豆大的汗水留下,身体微见颤抖可见的痛的难受。
  阳将金光抱到了美人榻上,用温热的湿布擦拭着金光的额头“光,忍忍就过去了,不是很痛的。”将手附在金光的胸前,缓缓的将法力导了进去,知道榻上的人不在像开始那般
  反抗。“修真之名,古已有之,俗曰修道,囊括了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还要躺多久啊,服了洗髓丹还这般疲倦。”师傅的东西不管用了。
  “阳,只要不违背道之根本师傅不会去管,但是就算如此,你也要适量而行,不可悔道。”或许将你抱回来就是错的,这轮回的羁绊当真连天都能逆的吗,老者撸胡轻笑,却是尽显疲惫。
  阳没有说话,却是将金光的手拉的越发的紧,师傅阳没有忤逆您的意思,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事都是要由阳来决定的,阳不想后悔。所以师傅请您谅解,只有这一件事阳不能答应。
  “阳你怎么了?”许是卧的太紧,让金光觉得痛了才睁开了双眼,明显感觉到金光身上的法力强了许多。袍子下的脸扬起一抹笑意,师傅的药对你有用就好。
  “没什么,既然醒了我们就去看书吧。”拉着金光的手来到案桌前,将一本《修法入道》递给金光。金光接过,才打量起阳住的的地方,如果说这里最多的就是书,入门的道法
  ,经书,修习之法总之多不胜数,低下头看看手中的书,才将第一页翻开。阳自己住在这么大的地方为什么连个人影都没有,看来阳很孤独啊怪不得对自己这么好,所以说可爱的孩子,这就忘了阳是怎么“害”的他躺到榻上的。
  “光,你该回去了,记得要来找我啊。”阳偏头对着金光轻声说着,虽然言语中尽是不舍。
  金光从小屋中起来,偏着头,昨晚的到底是梦还是真的见过那个叫阳的孩子?昆仑镜前阳看着金光重新坐在榻上,闭目修习昨晚看的入门道法,眼中却是温柔的笑。
  “阳私自将道法交给金光,是为不尊门规,请师父责罚,莫要怪罪他一个孩子。”阳跪在地上对着正堂一个用朱红砂墨写下的一个道字,句句坚贞,丝毫没有什么不甘。
  老者走到阳面前,从地上将人扶起“阳,你这般作为算不上是不尊。玄心正宗乃是天下第一的道教之处,师傅若有心怪罪于你,就不会看着你将金光带来此处了。”
  听见老者这么说阳点点头放下了心,而后才开口又问道“那么师傅,阳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见见金光。”不像这般将自已裹得这么严实,连脸都不能漏出来。
  “等到这三十六重天受到凡间波及,到你不得不出现的时候。”估计要等个二十几天吧,凡间二十几年,老者舍不得打击自家徒儿,只得将着最后一句话埋藏在心底不在说下去。
  “既然师傅这莫说了阳知道了。”不过是留了金光一小会,凡间就已经过去了几天,也就是说金光再凡间一睡睡了几天,若不是自己有心,算着时辰怕是一年都要过去了,就算相聚又能怎么样,给金光的父母添堵不成,自已如何能这般自私?
  “阳,你若觉得闷得话,可以出大罗界,但不能出三十六重天。”老者是真心的心疼阳这个孩子,生在这里,却是一直守着着满房的叔,这些年来虽然看的七七八八,却从来没有
  出过这间屋子一步。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是他这个师傅太过严厉了,毕竟才是十岁的孩子(凡间年龄),被“囚禁”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多谢师傅,还是算了,比起来在这六界之中也唯有这里安静些。”我情愿守在昆仑镜前看着光也不想去那茫茫渺渺地方找不自在。
  “既然你不愿意去,就将这里有关预言的书籍看了,不求速度只求理解的明白。”老者的话阳自然会听,只是对于天道自然之法,预言要求的则是灵魂对于未来过去的感知,甚至真正可以看到发生的一切。某些方面来说,阳是很愿意学的只要对金光有帮助的东西,换句话来说只要日后对于金光有用他都会去学。
  既然如此,老者也不会继续呆在这里,所以在嘱咐完阳就离开了,阳小小的身子跳上了妆奁。看着昆仑镜中玄心正宗发生的诸多事宜很是心烦的皱眉。凭光日后的修为,肯定会超出这帮自以为是的人很多的,也就是说光会很危险……
  “这孩子怎么一睡就是三天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舒雅师姐真正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你若再出什么事,要你父母怎么办。”朱雀轻声呢喃,眼中却是莹着泪水。师兄师姐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如何还能般残忍的对待他们。
  “多谢师妹此次前来照看,我替光儿谢下了。”见到来人,朱雀忙将眼角的泪抹去,跟金护照了一面就离开了。
  “爹,让您和娘担心了。光儿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叫阳的孩子,和他玩了一会,没想到就过去三天了。”依偎在金护怀中金光轻声告诉自家爹爹自己做的梦,却不想在金护耳中不亚于一道响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