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烛光 作者:純鈞

字体:[ ]

 
 
文案
 
仙剑三重景,第一人称,剧情反转,生子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阴差阳错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天,重楼 ┃ 配角:景小楼,夕瑶,凰娟儿 ┃ 其它:仙剑,重楼,景天,重景
 
第1章 雪见
 
  烛光轻轻摇曳着在她那一排好看的睫毛下留下恍惚的剪影,她熟睡着的样子其实是很淑女的,也有点孩气。快三十岁的女人依然拥有一张女孩儿清纯干净神采焕发的脸,因为她是没有法力的神,我心中的女神……
 
  我真的不敢去想,这个美丽的女孩儿衰老死去会是什么样子,那会比剜了我的心还痛。我像被诅咒过一样,每时每刻都会从心底升起一种保护她爱护她的欲望,不管她怎么对我,打我骂我踢我还是离开我。搞不好是我上辈子欠了她还不清的债,冥冥中,一定是有个诅咒把我牢牢拴在她的身边。
 
  我一直以为雪见她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女孩子,沉浸在唐家大小姐的世界里,很少替别人考虑什么。可是今天我才知道我错了……攥在手里的那张处方已被我手心里的汗浸得湿软,我心里却是五味杂陈,白天她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
 
  “景天,如果我能用我的生命做一件令你开心一辈子的事,那么她再短也是最有意义的。”
 
第2章 红毛
 
  那烛光由一点晃晃悠悠成了两点,我揉了揉有些已经困乏的眼睛,它又成了三点。屋里的各种杯盘陈设拧着螺旋弧线绕来绕去,让我联想起九龙坡那些摇头扭屁股的小妖怪。我干脆扶着额头闭上眼,“嗤,”自己也没有预料到自己就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嘲笑。我以为坐在旁边的那个家伙会问一问我的烦心事,可这红毛竟还是无动于衷的自斟自饮。
 
  “来来来~~” 我朝坐在旁边的重楼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古来圣贤……皆寂寞……莫使金樽空对月……”头脑像被一团棉花塞住了一样,我努力想把这沉闷的气氛变得诗意豪情一点,但以前读过的书此刻都好像读进了猪的脑子,有了上句忘下句,我只能想起哪句来蹦哪句。
 
  听见驴唇不对马嘴的诗句,他斜了我一眼,“你醉了。”
 
  “呵呵,”我看着他不屑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靠过身去伸出手臂,想支着他的肩头去戳他严肃的脸,手肘却像支在了棉花上,没预料的似乎是扑了个空,一个趔趄向前跌去。后来,红毛就挽住了我的手臂。他稳稳地扶起我, “你醉了。”他又说。
 
  “我没醉!”我甩了甩胳膊,可是没甩开他。我清醒的很我知道,我最讨厌别人以醉了为名阻挡我说我想说的话,所以我要反驳他。“嗨嗨,你才醉了,你看你的脸比我的红多了,你看看……看看……”我勾住他的脖子,这次逮住了他,拿手指在他脸上火红的魔印处胡乱戳了几下,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毫无意义的胡言乱语。
 
  事实上,如今回想起那天,我是醉得有些失态了。面对我的无理取闹,红毛他却没有躲,只扭头怔怔看着我醉眼惺忪的样子。近距离的对视,有那么一刻,我被他眼睛里闪烁的某种情绪感染了,我愣了下,鼻头涌上来莫名的酸酸涩涩的感觉,还弯着嘴角的脸忽然疆在一个死掉的笑容里,眼睛里不知何时注驻满了该死的水,我就趴在他的肩上哽咽了几下,后来就无声的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这应该叫乐极生悲还是酒后吐真言,可是那一刻我真的无力再保持我那一贯的乐天派的光辉形象,我只想把心中的苦闷一吐为快。
 
  “红毛……”我悄悄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把涕泪,“我该怎么办啊……”我把脸埋在他厚实的衣服里,尽量不让他看到我哭的样子,“我不想雪见老去……可是……我也真的想要个孩子……”烈酒烧得我的嗓子有点沙哑。红毛还是沉默不言,只借给我一双肩膀哭了个够。
 
  那天哭到深夜,不知道是不是酒伴着眼泪流了出来,我反倒觉得头脑清楚了许多。我掏出前晚雪见给我的那个处方。“这是她从徐大哥那里求来的仙方,虽然……”我抽噎了下,“它能破除雪见神树之实的护体真灵,给我们带来一个孩子,可是也改变不了孩子会吸收她灵力的后果……连紫萱姐也改变不了的神的宿命,徐大哥想必也无可奈何……”我叹息了一声。
 
  “哼!姓徐的点子能是什么好点子?”红毛咕哝着牢骚了一句,他看起来心思并没在我的事上,只是自顾自的沉着脸品酒。罢了,我原本也没打算把他卷到这件不开心的事里来,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倾诉心中的苦闷。我不能在雪见面前,那只会加剧她的为难。想找个人哭也只能找红毛哭,只有他的嘲笑不让我觉得尴尬。
 
  雪见既然去求了这张方子给我,我明白她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为我生个孩子。那么……后果,我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
 
第3章 徐大哥
 
  无极阁内殿看起来更像个宗教朝圣殿,古老潮湿的石壁高耸矗立,从那仰头才能看见的天窗里洒进来的一点阳光好像夜晚的烛光,给这个小小的世界带来了亮光,却不能改变它昏暗的基调。所以殿内一年四季都会点着很多盏壁灯。锁妖塔前一别许多年没见,徐大哥的样子看起来变化不大,可性情沉稳了也沧桑了,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深深的疲惫。
 
  他从书架上捡出一本丹经,翻开其中一页摊在我面前,“这就是那张方子,它可以暂时抑制一些弱法力神仙的护体真灵,弟妹的圣体是神树之实,我想应该是有作用的。”
 
  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眼前的书本,但书里的字一个也没有看进去,“徐大哥……”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低着头,紧紧攥了下手,指甲蹭过桃木桌面上发出了一丝轻微的斯磨声,“雪见做事一向冲动任性,你……不该给她的……”
 
  “……”徐大哥愣住了,此刻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立场和事态的严重,他若有所思的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孩子降生,那么……”我觉得我的喉咙有点颤抖,“她还有多久?”我依然盯着桌面,不敢抬头去看徐大哥的脸。
 
  “这个……书上并没有记载,不过……”徐大哥低头沉思,我知道这也许触及了他心里的伤,“萱她曾经提过,依她的法力,不过五年……”
 
第4章 夕瑶
 
  美丽的地方可以让人的心飘起来,好像游走在空灵世界里的一支飘摇的羽毛,进入彻彻底底的放松和冥想。我抬头仰望那耸入云霄的树冠,庞大得犹如绿色的海洋包裹了我们,映衬得周围的池水和空气都好似一块深深浅浅的碧玉。水池的上空那些星星点点的紫色精灵好像夜晚江岸上渔家的烛光,带我走入一个宁静恬淡充满希望的世界。
 
  我不知道这头红毛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居然把对酒的地点选在这么优美的地方。红毛秉承他一贯的装酷装深沉的路线,以至于有时候我分不清他是装深沉还是真深沉。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动过刀剑了,我想他来找我,比武只是个借口,是因为他很寂寞。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非我不可。好吧……说不明白,是骗人的,但是有些事揣着明白也要装糊涂。重楼他很少喝醉,兴致高的时候也会有那么几次。他醉的时候看我那个眼神和他身上某个因兴奋而变得躁动的地方出卖了他。大家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每当这时候我都会觉得莫名的心疼,当然还有点惧怕。我不会因此而躲着他,我转瞬即逝的生命对于他来说就好像飘过天空的浮云,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散了,如果能够解除他一刻的寂寞也是好的。况且他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我知道他只是希望我陪他喝喝酒。
 
  红毛端着酒杯在另一只手心心不在焉的敲打,他有小动作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想事情。
 
  “你最近吐纳的功夫都生疏了,气息不匀!”
 
  “呃……我……我那个,夏季燥热,睡眠不太好。呵呵呵呵”我抓抓头,这还是我原先那个红毛吗?魔界应该不产假货的吧,往常他从不会啰嗦这个。鉴定古董我在行,鉴定魔尊……有点悬。
 
  “睡眠不好?哼,”他嘲讽般的勾了下嘴角,“是不是怕姓徐的那方子起了作用?”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红毛,并不是因为被他猜中了,而是惊讶于他居然对我的事这么了解。虽然我依稀记得是曾经有一次喝醉了发酒疯,跟他倒了些苦水。不过那都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况且在我的印象里,这些琐事在他眼里不应该都是杂碎么?
 
  自从得了那个方子,雪见便招了一批术士每日忙着练丹药,工钱那个贵哟!咳咳,呃,跑题了,先不说工钱了,那之后我便没有和她同房过。最近我们常常吵架也是为了这个,当然了,我们之间的吵架以及吵到动手一般都是单向的而不是互动的……
 
  “值得吗?!为了一个女人,抱憾一世!”
 
  “值!我爱她!”我突然有点生气也理直气壮了起来,毫无避讳地对视着红毛的眼睛。
 
  我看到他的瞳孔缩了一下,我知道他每次缩瞳孔就表示他认了真,那接下来不是狠话就是狠招。
 
  “哼,先莫说大话!我今日带你来此,便是要揭开一桩秘事。”他凑近了我的脸,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我皱了皱眉,“什么秘事?”
 
  “你且听听这里的虫儿叫了些什么?”
 
  “什么意思?”面对他没头没脑的一问,我有些反映不过来,魔头嘛,和人头构造总是不大一样的,那光怪陆离的想法你完全摸不着边际。不过,那些会发光的小虫儿的确唧唧歪歪地在乱叫,起初我没有注意,经红毛这么一讲,竖起耳朵仔细听听,还真是像在说话,那声音,好像是在叫——锡、要、飞、彭……这个这个……难道是冥冥中暗示锡矿要涨价?叫我抓紧去投资锡矿生意?我摸着下巴,头脑中快速分析目前蜀地的锡矿行情。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去想,重楼对我施了个法术。原来他刚才一直隐藏了我的气息,现在才给解除。就在解除的那一瞬间。那望不到头的巨大树冠上开始下一种彩色的纱雾,好美好美,在水池上空凝结成几股彩色的流光,最后慢慢聚成了一个人形。那是——夕瑶!
 
  “夕、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你来了……真的是你……”话没说完一句,她的眼泪刷的落下来,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了看重楼又看了看夕瑶,一时搞不清状况。不过,既然重楼刚才隐藏了我的气息,显然是不想让夕瑶发现我,那么……就说明他们事先没有串通,那么……重楼带我来见夕瑶又有什么目的呢?夕瑶不在神界,又怎么会来到蜀山地脉呢?情势不允许我深入思考这一连串的问题,我本能的用几句寒暄来打破夕瑶出现就忽然变得尴尬的气氛,“夕瑶,还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远在神界,我也不方便拜访你,呵呵呵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