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花羊】踏雪归 作者:小咩天卿

字体:[ ]

 
 
书名:【剑三花羊】踏雪归
作者:小咩天卿
 
简介
主CP花羊,副CP剑道
 
小说关键词: 主角:云清,裴弈墨 ┃ 配角:云逸,叶天昊
 
☆、序章
 
  华山正是一年最冷的季节,雪花从空中铺到地上,白茫茫的一片。
 
  身着清虚修真袍的小道士被一位年轻的道长牵着,有些艰难地走在小道上,踩出一个个七倒八歪的脚印。风鼓得他的衣袍展开来,小小的身体有些颤抖。
 
  “要不要我抱你?”年轻的道长问道。
 
  “不用了,谢谢师叔。”他回答道,声音闷闷的。
 
  道长叹了口气,蹲下身和他平视,“师兄不会有事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师父什么也没做。”
 
  “我知道,可是……”道长并不知道如何告诉他这些事,他想一个十岁的孩子是不能也不该知晓的。
 
  道童突然抬起头直视他,眼睛红红的,睫毛上却落满冰霜。
 
  “他们是浩气盟的。”他说道,眼神决绝,“师父的衣服和他们一样。”
 
  “云清!”道长拉住他,“你还太小,你什么也不懂。”
 
  “还有那个万花。”道童恨声说道,小手握紧成拳。
 
  道长听着有些慌了,他一把抱住云清,“师兄只是被带回浩气而已,他……”
 
  “他们说师父是叛徒。”云清推开师叔,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哆嗦着,“师父没有!明明是那个万花利用师父的!”
 
  “云清,你……”
 
  “但是师父什么也没做!”他大喊着,泪水从眼眶滑落,滴在道长的手腕上,差点灼伤他。
 
  云清终于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
 
  道长抱紧他,轻轻说着对不起。
 
  他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纯阳的大雪一直未停歇。
 
☆、第一章
 
  丁卯月壬寅日,诸事不宜。
 
  云清翻了翻今天的黄历,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那还能吃饭不?那还能睡觉不?诸事不宜……明明不信还天天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哪般。谁让我是道士呢?唉,敬业一点儿吧。
 
  云清这样想着,整了整自己重重叠叠的道袍。代表道家平和中正的云纹和阴阳鱼却是张狂的暗红色绣制,像道袍上凝结的鲜血。纯白和暗红,诡异的融合着,让人害怕又心生崇敬。他笔直的站立着,安静端庄,但又如浴血的仙鹤随时可以发起攻击。
 
  最后把剑背负在身后,他转身出门。不管怎样,今天还是赶回纯阳吧。该给师父上坟了。
 
  出门来,便是一阵冷风,他紧了紧衣领,然后把门带上。云清一路下楼来,穿过大堂的时候,喧闹的大堂仿佛禁声一般。暗红色道袍带着凛冽的寒风刮过人们的脸颊,但凡有些见识的人,没有谁胆敢注视一位冷若冰霜的恶人谷道长。而不知道云清出身恶人谷的住客则是被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不敢大声说话。
 
  云清却不慌不忙的如闲庭信步般直走到客栈柜台前,目不斜视。
 
  “店家。”他声音清越却有些冷硬,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出尘但太过不近人情。因此纵使风姿卓越,才华出众,也难得有交心的朋友。
 
  “客官。”小二哆哆嗦嗦的不敢直视他,云清似乎早已习惯这些人的表现,眉头都没皱一下。
 
  “住店的钱。”他把银子放在柜台上,转身就走。小二在后面舒了口气,连客官慢走这样的讨好话都忘了说。
 
  长安可谓繁华,在皇城根儿下,正是烟花之地。
 
  云清一路走着,却无意于此。他盘算着还有多久才能到纯阳,是不是还得在山下住一晚。他边想着边走,不知不觉就出了城。
 
  他信步走着,过来好久才回过神来——走偏了。
 
  所以不管云清多么高冷出众,他还是不可避免的遗传了纯阳宫的基因——呆。
 
  云清叹了口气,只得停下来看看方向。这时他听到身后有轻功破云之声,气劲带着血红的杀气直冲他后背。他勾起嘴角笑了笑,就凭你们?
 
  回手拔剑,衣袂带风。
 
  生太极,破苍穹,冲阴阳。
 
  云清知道这时对方不会轻易闯进纯阳气场,他方才回身看着来人。
 
  天策,七秀,藏剑。俱是浩气蓝衣。
 
  云清看着他们,道:“怎么?贫道最近没什么得罪的地方吧?”
 
  天策吹了个口哨,从远处跑来一匹白色大马,他翻身上马,枪指云清,“妖道!你杀我浩气兄弟五百余人,我等今日定要替他们报仇!血债血偿!”
 
  “哦?”云清反而笑起来,“那贫道今日便再添三笔血债吧。”
 
  天策大喝一声,长枪一横,策马急奔而来。藏剑鱼跃而起,金色的剑光笼罩周身。唯七秀在后面旋转双剑,妙舞清歌如风中红叶。云清眯了眯眼睛,自然不是欣赏七秀曼妙的舞姿。
 
  云清一振衣袍,疾略过两人空隙,直至七秀面前。七秀大惊欲躲闪,天策藏剑同时抽身回援。云清施展梯云纵腾空而起,红色广袖惊若翩鸿。他自半空中俯视着下面自乱阵脚的三人,唇边笑意清浅。空中轻身跳跃,旋落于地。气俱丹田,抬手划出弧线。
 
  “不好!他运了紫气!”藏剑提示着同行的人,三人防备的握紧武器,抽身后退。
 
  “呵,有点儿见识。”云清反而笑起来。“运了紫气的纯阳,你以为你们能跑掉?”他眼神沉下来,果决的飞身上前,不在乎天策的枪尖没入自己握剑的手臂也不在乎藏剑的问水剑刺进自己左腹。长剑高高举起,狠狠拍下。太极两仪的图案随剑身升起彰显,随剑尖落地碎裂。长安雨后初晴的阳光透过树林点染在他的剑尖,杀人的器物却仿佛闪耀着圣光。没人能阻止他使出最强劲的剑招。
 
  来不及躲避的强大剑气贯穿了七秀的心脏。一招得手纵身退回,神情冷淡的看着七秀倒下。暗红色的道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坐忘无我的蓝色光圈中仿佛弥漫开血雾。
 
  “云清!”藏剑接住七秀的尸体,咬着牙喊出这个痛恨的名字,“老子今天一定要拿你狗命!”
 
  “贫道……”云清抬手悠然地擦了擦剑,随即挥出剑锋,举剑平齐,“奉陪。”
 
  天策和藏剑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冲向云清。
 
  云清抛剑当胸,双手后展,道袍无风自动。身后映现出一圈蓝色的剑锋,耀得他周身流转光华。身若无凭,驾风展翅。祭出凭虚御风后,云清行动更加流畅,敏捷的穿插却撕扯着伤口,鲜血迸射,流泻出妖冶的红,同他的道袍相得益彰。
 
  藏剑此时已切了重剑在手,横提山居剑蓄力,等得天策一记断魂刺被云清险险避开,他立马掠身上前,腰力猛抽,抡起重剑当头砸下。云清一惊,长剑急挥,左手凝诀,湛蓝色气场霎时铺散开来,气劲流动,使得云清的身影若即若离。
 
  “小心!”天策看到云清使出纯阳气宗绝学镇山河便大声吼道,但是藏剑已收不住剑势。
 
  重剑还未触及到云清分毫就被强大的气劲弹回,藏剑踉跄了一下,还没站稳,便感到胸口一窒,随即甜腻的腥味充斥了口腔,他捂住胸口跪倒。但天策仍不敢上前救援,他拉着战马在二十尺开外看得牙痒痒。
 
  藏剑迅疾起身回撤,但云清哪里就此放过他?他看着藏剑有些狼狈的样子,嘴角轻挑。云清深吸口气,立剑当胸,闭目养气,聚意凝神。蓝色的剑气环绕周身,衣袂翻飞,只一瞬却足够云清制造一个杀招。运气结束,长剑脱手而去,像一只嗜血的蜂子,直叮藏剑前胸。藏剑立马抬手举起重剑抵挡,却不及云清的剑势快。那把泛着荧蓝光芒的长剑直直的插进藏剑的胸膛,他抬头看见云清平淡的表情。一击完成,长剑仿佛有生命一般抽离藏剑的身体,激得那具还有些意识的身体因疼痛而挺起胸膛,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云清握住收回的剑,镇山河的气场已经消失,此刻天策看清了他的表情。这个人,是不会为了别人的生死动容,甚至不会为自己的生死动容的。这个人,就他妈是个疯子。
 
  “将军,还来吗?就剩你一个了。”云清平静地看着天策,那边的人先是愣愣地看着他,随即发出一阵低吼。但是,失去伙伴的孤狼虽会发狠嗜血也是不足为惧的。
 
  “你不过强弩之末,本将今天绝不会放过你!”天策这样说着,长枪直指云清。
 
  “尽可一试。”云清满不在乎,只是抬手轻叩剑脊。
 
  双腿夹紧战马,长枪一挥,红色的光晕围绕着,天策战意大增,策马踏向云清。他看着天策纵马而来,不动如山,在天策的长枪快要没入他身体的时候,梯云纵像白鹤腾空一般高高跃起,半空中接了一个迎风回浪,稳稳落地。云清看了眼还欲冲刺的天策,紧接了一个九转归一,击退他数尺。
 
  他站在生太极气场中央,手持长剑,道袍翻飞,受伤的肩膀淌着血,润湿了手掌,让剑柄握起来有些滑腻。红色的细线不断的淌过手背,流过剑身,汇聚在剑尖,滴落。云清抬手,紫气东来。血滴随着动作甩出去,正落在唇边,他用舌头卷进嘴里,甜腻的腥味,让云清不禁眯了眯眼睛。
 
  当天策再次横枪奔袭而来,云清举剑干净利落地拍下,击碎的太极图案混合着纯阳最强大的剑势直逼天策,震得他滚落下马。天策杵着枪杆站立起来,大喝一声豁出命似地冲过来。云清皱眉片刻,便与天策相对冲击而去。红色的枪风和蓝色的剑气一时间光芒大作,炫目的光遮蔽了西沉的太阳。侧身避开枪尖锋芒,在道袍战甲相触的瞬间,云清反手打出两道剑光割断了他的喉咙。
 
  喷涌的鲜血溅射到他脸上,云清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复而直起身子,拿道袍的广袖拭去剑锋上的血迹。
 
  世人都道纯阳的修真人个个仙风道骨,清冽卓绝,见之若仙,气质如鹤。却不知像云清这样入了恶人谷的纯阳们,是嗜血的修罗。
 
  云清并不在意什么,既然浩气盟也不过是杀人,那去恶人谷又何妨?杀多了,便不知道为何杀了。杀累了,也就不会累了。
 
  不过此时,他倒是松了口气,但仍不敢懈怠。早在和这三人交手时他便感到还有一个人躲着观战。云清暗自叹气,不知道对方是何来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