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大唐]剑三第一情报员 作者:岂曰无心

字体:[ ]

 
报告邪王,你的老相好来找你,目前离此处仅有二十余里;
报告邪王,据说这一届圣(剩)女的目标就是你的说,啊,对了,有个文艺的说法,叫以身饲魔……
报告邪王,您的优惠卡已经过期了,作为一直合作的老客户,在这里我给你推荐一个最新的优惠卡,包月只要五十万两银子,怎么样?
 
邪王:不知道买下你的话要多少银子?
红叶:抱歉,我们这里没有这项业务!
 
第一世,红叶穿成了剑三游戏里隐元会(谍报机关)的一份子,进入了大唐驿报的编辑部。
第二世,成为了某家族资深情报员,此生的目的就是赚到足够还财迷兄长利息的钱;
第三世,当听到邪王这一称号的时候,红叶决定做回老本行,披着普通人的皮当一个低调的情报员。
红叶:MD,这无止尽的穿越是肿么回事,仙侠也来凑热闹的说!!差评!
 
本文不是系统文,没玩过剑三的亲们不用担心看不懂;
本文直接先从第三世开始写,综合文;
本文会虐某静斋,接受不了的亲情按叉叉,谢谢;
 
 
内容标签:港台剧 武侠 穿越时空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红叶 ┃ 配角:综合一堆人哦 ┃ 其它:财迷
==================
 
☆、01
 
  夜色如水,一艘小船在静默的湖面上随波逐流,船上坐着一个白衣公子,文士打扮,剑眉星目,貌比潘安宋玉,很是好看,白衣公子端坐在船中央,面前一张小桌,小桌上只放了一个小炉子,炉火很旺,上面温着两壶酒。
  红叶出现在船上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画面,某人一身白衣正举着杯子喝酒,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笑得很荡漾、很……骚包。
  石之轩看到来人,放下手中的酒杯,拿起桌边的折扇扇了起来,嘴角带着一抹淡笑,更衬得人温雅潇洒,“你来了。”
  红叶直接翻了个白眼,走到桌前坐下,“废话,难道你现在看到的是空气吗?”没事儿用什么古龙体,你又不能骗稿费。
  被这么一揶,石之轩嘴角的笑容僵住了,随即又自己笑了起来,“你这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啊……”
  红叶直言,“下辈子吧。”面上的白色面具遮住了他心虚的表情,他的性格怕是到了下辈子也改不了了,不是他瞎说,而是事实证明,这都四辈子了,他不还是这个性子。
  石之轩笑着摇摇头,手上的扇子也扇得更大力了,红叶不由多说了一句,“天冷,扇子少扇吧。”
  石之轩不为所动的继续扇着扇子,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复他,石之轩扇风的方向似乎总是往他这边,而且力度也比刚才大了不少。
  “任务。”
  “红叶,我真的很好奇,你面具下的脸到底是什么模样,我出一百万两看你面具后的那张脸,可好?”石之轩紧盯着红叶脸上的面具,眸光深邃。
  “没有这项业务。”话音未落,石之轩已然出手去摘红叶的面具,红叶一掌劈开石之轩的手,同时一个转身,错开了对方的折扇攻击。
  一击不成,石之轩也不恋战,奕奕然的坐在那里自斟自饮,把红叶给气的快内伤,这个闷骚男,跟他一起就是容不得半点放松,所以说他就是讨厌跟心机男打交道。
  “没有任务,我就走了。还有,忘记告诉你了,我谈话也是要收钱的,一个时辰一百两,再加上我赶来的路费和辛苦费,以及刚才突然被你攻击时,我受到了惊吓,需要精神损失费,共计两千五百两,鉴于你是老客户,给你个八折优惠,两千两,谢谢,你可以付现银,也可以给银票,但是银票我只收揍敌客钱庄的。”红叶语调毫无起伏的念完这段话,然后对石之轩伸出了手。
  “哈哈哈,我说,红叶,哪天我被你坑的一文钱都没有了,你可得养我啊!”一边假意抱怨着,石之轩一边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放进了红叶的手里。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石之轩在将银票放在红叶手里时,指尖似乎挠了挠红叶的手心,麻酥酥的,红叶微微皱眉,淡定的收回手。
  红叶看了眼银票,皱眉,“两万两?什么任务?”
  “祝玉妍。”石之轩饮下一杯酒,淡淡的丢下三个字,红叶却看出了他眼中的野心,有些纠结的挑眉,“魔门祝玉妍?”敢情大唐的剧情铺垫现在就要开始了啊,那自己大概还能再做个二十年吧,想想二十年后那闹腾的不行的大唐双龙,唉,为免被波及,他还是赶紧赚钱,赚够了养老金就撤。
  这就是他这辈子的目标,努力赚钱,安心养老,寿终正寝。
  按道理说这个目标挺容易实现吧,但特么的每一世都这么的坑爹他奈何啊!
  第一次穿越,他穿到了自己最爱玩的游戏剑侠情缘网络三里面,成了隐元会的一员,剑网三啊,那就是一个高危世界,好不容易他步步惊心,终于磨成了大唐驿站的主编,以为可以安稳度日的时候,结果悲催的碰到了十恶战七星,擦,殃及池鱼啊,他倒霉的翘辫子了。
  第二次穿越,到了更危险的世界,全职猎人里。
  妈蛋,上个世界好歹还是讲理的人比较多的,而这个世界他就只能呵呵了。而且最悲催的是,他一出生就是揍敌客家族的一员,没错,他穿成了那个胖子二少爷糜稽,为了生命安危,他成了一个宅男,天天宅在枯枯戮山的大宅子里,继续了上一世的老本行,做起了情报人员,甘愿每天承受来自大哥和老爸爷爷的各种压迫,他想着,只要揍敌客家族还在,他总是安全的吧?结果,现实又坑了他,在他安全活到十八岁的那天,团长那货竟然把他给灭了。
  死不瞑目啊,他特想问团长,特么的老子哪里得罪你了,安坐家中也会飞来横祸?!
  很好,这次是第三次穿越,他成了一个小孩子,从睁开眼睛起,他就开始打听这个世界的一切,最后在听到这里有什么慈航静斋、魔门的时候,他把自己埋在被窝里整整过了两天才接受了现实,开始为自己的好日子奋斗。
  再一次干回了老本行,情报人员,一个人的情报员是干不起来的,索性有第一次穿越的经验,他直接把隶属于剑三大唐的隐元会开在了这里,大唐驿报也改名了,叫隐元秘报,兢兢业业十几年,终于做成了第一情报组织,可喜可贺啊。
  至于跟石之轩这丫的相识,回想一下,那就是孽缘啊,那是一个美好的午后,刚刚完成了一次任务的某人很是高兴的走进了平常最常去的一家点心店,准备买自己最爱吃的桂花糕犒劳犒劳自己,结果就这样悲催的碰到了石之轩那个妖孽,自此再也摆脱不了。哪怕他总是找机会坑石之轩的钱,那厮也只是笑笑而已,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他面前,风雨不改。
  回想了一下跟石之轩认识之后的历史,卧槽,那全都是黑历史,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祝玉妍太难缠了,情报有,但是杀人任务不行。”开玩笑,魔门当下第一人啊,除了向雨田那个老不死的,就这个姑娘最厉害了。就算他开了念力,也不一定搞的定那个妹子,投资成本太高,不划算。
  石之轩笑眯了眼,狭长的眸子在黑夜中亮的有些吓人,“不,不要情报,也不需要你杀她,只是需要你陪我一同去参加魔门这次的武斗大会。”
  这下红叶就不懂了,“你们魔门的比武大会关我屁事,让我去干嘛?”该不会这个妖孽又在算计什么吗?红叶怀疑的看向石之轩。
  石之轩突然靠近红叶,眉头轻蹙,神色中竟然带了几分委屈,“只是想让红叶陪着我罢了。”
  红叶盯着石之轩看了半响,确认了是本人之后,才淡淡的开口,“丑死了。”
  “哈哈……红叶你总是这么有趣吗?”石之轩突然放声大笑,让红叶摸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刚才说的话好笑吗?不解!!!
  石之轩收起了笑脸,认真的看着红叶,“这次的魔门大比,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给祝玉妍上位的垫脚石而已。这次之轩也在受邀之列,未免到时遇到什么麻烦,所以希望红叶你陪我走一趟。”
  “你是要请我当保镖?”红叶直击重点。
  石之轩嘴角抽搐了一下,勉强点点头。
  红叶连忙将那两张银票收进怀里放好,然后对石之轩伸手,“保镖业务起价五万两,按天算,每天一万两,吃住行全由雇主包办,如有受伤需补上医药费和疗养费,请先给订金。”
  似乎早有准备,听到他这么说,石之轩面不改色的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一个月。”
  红叶接过银票数了数,没有问题就收进怀里了,“什么时候出发?”对待工作他一向很认真,这是都被伊尔迷那个混蛋哥哥训练出来的。
  石之轩温润一笑,“三天后。”
  “哦,那我走了。”说着起身便要离去。
  “这么快,不留下多坐一会儿?”石之轩笑得不怀好意,红叶果断摇头,石之轩也不多劝,却从小桌下面拿出一个漂亮的食盒,打开一看,里面都是色彩斑斓的漂亮糕点,点心的香气散发出来,非常好闻,“只是可惜了这些点心了,竟无人享用。”
  石之轩好似感叹一般的说完后,就见红叶淡定的坐下,然后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手中的点心盒再也没有移开过,不由觉得好笑,捏起一块藕荷色的点心递过去,“吃吧。”石之轩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红叶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会如此喜欢吃这些甜腻的点心。
  红叶张嘴,直接含住了那块点心,舌头一卷,哪块点心就下了肚。
  石之轩却愣住了,方才……指尖那温润的触感。
 
☆、02
 
  吃完糕点红叶就走了,对于石之轩表达的想要跟他畅谈诗词歌赋、纵情人生的话题,抱歉,他完全不敢兴趣,如果不是石之轩那个家伙死催,他才不会赶过来,跟这只狐狸在一起,总是感觉自己会不小心掉进圈套。
  石之轩看着红叶消失的背影,眼中晦涩难辨,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安隆不由开口道:“主子,这红叶……”
  石之轩挥手打断了安隆的话,“安隆,比起我,你与红叶相识的时间更久一些,你觉得红叶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隆顿了一下,没想到石之轩会问他这个问题,想了想,答道:“红叶公子是个贪财之人。”
  “非也非也……”石之轩展开折扇扇了两下,却又突然停下,直接将扇子丢进了一旁的湖水里,“还真是有些冷了。”
  一离开石之轩的视线,红叶就放慢了脚步,在林间小路慢悠悠的走着,手里还拿着刚从没吃完的糕点,小口小口的吃着,他本来就是个懒人,信奉的从来都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嗖,嗖……”
  头顶上飞过去一个红色人影,红叶装没看见,继续欢快的吃着手里的糕点。
  “嗖,嗖……”
  红叶还是埋头吃着自己的糕点,把头顶上往来的人忽视个彻底。
  最后还是头顶上蹦跶来蹦跶去的人受不了了,直接跳到红叶面前,怒吼:“你就不能给我点反应吗?我要是想对你不利,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红叶咽下最后一口糕点,总算舍得把注意力分给眼前的人,来人一袭红色轻纱长袍,内衬黑色里衣,一头乌黑头发随意披散着,配上那妖孽的五官,还真是要命的吸引人……只可惜,他碰上的是个只对钱和糕点有兴趣的人。
  “小负负,你是来给我送糕点的吗?”
  边不负正在笑着的嘴角一抽,邪魅的表情瞬间僵住,“糕……糕点……”
  红叶看着他,认真的点头,眼含期待,上次小负负给他做的糕点灰常好吃,不知道还有没有,他嗅了嗅,似乎闻到了糕点的味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