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流花同人]好想大声说爱你 作者:全效麦片

字体:[ ]

 
书名:[流花同人]好想大声说爱你
作者:全效麦片
这是一个冷艳冰山攻征服炸毛暴走受的故事
 
本文是《灌篮高手》原著向耽美同人
 
作者非专业人士,文中涉及专业词语如有失误请轻喷。
 
 
内容标签:原著向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樱木花道流川枫 ┃ 配角:仙道彰水户洋平 ┃ 其它:灌篮高手樱木军团
==================
 
    第1章 -1- 从医院逃跑的天才
 
  流川失眠了,原因是樱木。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什么?樱木君……又从医院逃跑了?”说话的人是赤木晴子,女孩儿白皙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惊讶。
  这个月的第几次了?至少是第四次了。
  晴子的惊呼恰巧被从对面走过的流川听了个一清二楚,却并不对此感到任何惊讶。
  对那家伙的事,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就算他现在在篮球馆内见到正在练习的樱木也绝对不会感到奇怪,因为,每当他听到队长妹妹对着电话惊呼后,总会在同一个地方遇见相同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樱木。
  果然……
  听着空无一人的篮球馆内发出的篮球撞击木质地板的声响,流川抿抿唇,却只是斜靠在刷着绿色油漆的铁门上,并没有走进去。
  镁光灯炫目刺眼,几乎能照射到场馆内的每一个死角。白炽的灯光下,是一个身高接近190公分的高大身影,身影正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在双手之间交替运球。
  灯光照亮了红头发少年身上凝聚成珠的汗水,如同他的发色半,同样耀眼夺目。
  蓦地,少年突然直起了身子,脚下的速度逐渐加快,他的目的地是对面的篮筐。
  不错,樱木想要做的,正是灌篮。
  身体在无意识间动了起来,等到流川回过神时,樱木手中的球早已被他夺走。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阻止本天才灌篮!!”
  愤怒的樱木在流川面前又叫又跳,却终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白痴,我才没那种闲工夫。”
  习惯性的反驳几乎是脱口而出,流川别过眼神,将篮球丢还到樱木手中。
  “医院,不要再逃出来了。”
  走到门口时,流川吐出了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
  抬头看看已经变得越发深沉的夜空,流川走出了篮球馆。
  他,才不是想要关心那个红头发的笨蛋……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脚步比往常变得缓慢了许多,走到学校门口时,流川停下了脚步。
  似乎,是没再听到篮球撞击地板的声音了……等等,还是说他离开的太快,没有听到?
  垂下眼睑,流川仰头,抬起手臂。那动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蓦地,身后传来一阵“呼哧呼哧”的声响,那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樱木。
  雨点正在逐渐由小变大,撞击着两个少年裸露在外的皮肤,浸透了白色的棉布衬衫,在空气中掀起一丝泥土闷热的腥气。
  “喂……”
  朝着那个在奔跑中逐渐远离的背影低呼一声,流川没能叫住樱木。
  大颗大颗的雨水顺着他浓黑的刘海儿淌落,滑过他棱角分明的白皙侧脸,流入薄唇,咸咸的。
  大概是因为靠近湘南海岸的缘故,这一带的雨水于内陆不同,总是带着股淡淡的咸味。
  是海的味道。
  看着不停在掌心处聚集起来的雨水,流川抬起黑眸,随即偏开头,就这么淋着雨走向车棚。
  初秋的雷阵雨比夏季要温和许多,等到流川推着自行车走出来时,雨已经停了。可他却停在了原地,一步也没有向前。
  红头发的少年气喘吁吁的站在他面前,像是上帝特意的安排,让他重新回到流川的视线。
  “混蛋!你带钱出来了吗?”
  眯起双眼,流川盯着樱木,沉默良久后,冷冰冰的吐出了三个字:“大白痴……”
  宽敞明亮的电车内,两个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少年各自站在车厢两端,分别看着相反的方向。
  或许因为是夜晚,又或许因为是下雨,总之,电车上的人少之又少。
  透过车窗上的倒影瞥了眼站在另一端的樱木,流川挑挑眉,继而很快收回了目光。
  那个大白痴……居然只带够了单程的车票……
  可是他为什么会跟上来呢?
  垂落眼睑,流川盯着逐渐爬满了车窗的水雾,盯着逐渐由于水雾而变得模糊不清的自己。
  他,为什么会跟上来呢。
  闭上眼,流川刻意回避着这个问题,直到很久后,耳边传来了樱木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才重新睁眼。
  原来他睡着了……
  “喂!到站了你这个混蛋狐狸到底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
  松开了电车上的吊环,流川眨眨眼,朦胧中,依稀可见一个红头发的聒噪家伙。
  下意识间向外挪动着脚步,流川跟在樱木身后走下电车,其间还打了一个哈欠。
  电车站,一前一后走着两个浑身湿漉漉的少年。
  “……”猛地转身瞪向流川,樱木只是气鼓鼓的看着他,却并没有说话。
  加快速度又向前走了几步,樱木突然转过身指着流川大吼起来:“喂!你到底……喂!你别靠过来啊!你……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流川朝着樱木倒了过去,电车出站口,樱木一边以一种极其古怪的姿势支撑着他,一边强压着胸中的怒火。
  这……混蛋家伙……
  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对的是已然剥落了墙面漆的天花板。
  大脑微微发胀,手背上有些轻微的刺痛。
  尽管流川掀开眼皮的动作很慢,却还是被过于光亮的外部环境给刺激了视神经。
  耳边是几个混杂在一起的大笑声,听上去似乎有四个人,不,或者是三个。总之,他觉得,自己的头似乎因了这些毫不掩饰的大笑而变得更加发胀。
  “哈哈哈,好小子,真看不出来,你这毛头小子的将棋竟然比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下的都要好啊!”
  “嘛,高野,虽说这小子有着一头古怪的头发,但也不能以貌取人呐。”
  “我说你们几个老头子够了吧!我可是天才!喂,记得下次还要帮我蒙混过关啊!”伸手勾住其中一个身穿水绿色病号服的老头子,樱木大笑着拍着老头的肩膀。
  “放心吧小子!不过,你出去的时候记得我们两个老家伙拜托你的事啊……”说着,老头忽然压低了声音,像是担心被护士和医生听到般。
  “你们这两个老家伙,给本天才节制着点啊!否则就没有下次了!”
  盯着那三个围聚成一团的身影,流川抿抿唇,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扎着一根长长的管子,管子向上的一端是一个玻璃吊瓶。
  “红发小子,你带回来的人醒了。”
  一个老头说着朝流川的方向扬了扬布满胡茬的下巴。
  “切”了一声,樱木偏头瞅了流川一眼,随即落下一枚棋子。
  “老头子,本天才和那家伙的关系可没那么好啊。”
  “啊!樱木!你这小子又将军了!”摸了摸头顶那几根稀稀拉拉的灰白色短发,坐在樱木对面的老头子低喊一声,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
  “刚才那步我还没想好,让我重来一次!”输棋的老头开始耍赖,说什么也要重新来过。
  “不行!不行!已经第四次了!”摆手拒绝,樱木毫不相让。
  “哈哈哈,高野,你看看你,都说你老眼昏花了!咱们这把年纪的人呐,就要学会愿赌服输!快让开,该我了!”
  “海老原!你这个老家伙就知道在旁边幸灾乐祸!”怒哼一声,高野老头别开身子,转向一旁。
  “他,借我几分钟。”就在海老原刚刚在樱木面前坐定的时候,一道冷飕飕的声音赫然从几人头顶上方传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脸色比往常更加苍白的流川。
  “混蛋!你放开我啊!可恶!被狐狸碰到的话整个身体都会腐烂的吧!”
  “少罗嗦。”
  看着两个身高几乎相同的少年就这么打打闹闹的走了出去,海老原和高野相视一眼耸耸肩。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有活力。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流川的目光像他的声音一样冷冰冰凉飕飕,照射到身上也带着股万年不变的凉意。
  “是啊,拽着你的脚拖过来的。”双手抱臂靠在淡绿色的墙壁上,樱木没好气的应了一句,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了流川拔掉了针头的孔眼上。
  那里,正在不断的朝外冒着鲜红色的液体。
  “总而言之,既然你醒了,就拜托你快点从本天才的面前消失吧!”说完,樱木将双手插进裤兜里,像是完全不想再多看流川一眼。
  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动了动,流川终究还是没能朝樱木伸出手。
  直到耳边传来了病房推拉门关闭的声响,他才忽然惊觉,他似乎是被樱木给拒绝在这道门板外了。
  不久后,病房内再次响起几个老头和樱木之间的笑声和嚷嚷声,那种热闹的感觉,竟让他多少有些羡慕。
  抬起手背瞥了眼上面已然干结的血痂,流川耸耸肩,转身离开。
  他,本来就没想过要来这里。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只身来到篮球馆,发现馆内只有宫城良田和依旧留在队中的三井寿。
  黝黑的瞳孔里是不变的冰冷,流川只是在看到场馆内的两人时微微颔首示意,便再没有发出更多的声响。
  湘北篮球队里少了樱木花道这个永远都精力旺盛的少年后变得安静了许多,尽管宫城与三井之间偶尔也会发生一些令人发笑的摩擦,可与樱木那天生的大嗓门以及那些搞笑细胞相比,这些人还是弱爆了。
  每当球队里过于安静的时候,大家总会不约而同的想起那个聒噪的红头发少年,进而开始掰着指头算起樱木出院的时间。当然,每次的结果都令人扫兴。
  没有樱木的日子里,湘北篮球队的往届队员们总会生出一种时间缓慢的错觉。
  是的,距离樱木花道出院的日子,还有不多不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如此之长的恢复周期令人不得不怀疑,那场对战山王的比赛,樱木到底是靠着怎样的意志力才得以支撑到最后,支撑到投入了那最后的决定胜负的球。
  事实上,樱木在对战山王工高时所受的背伤是背部韧带撕裂,比拉伤要严重,比骨裂要轻微。
  “这里是棘部,棘间韧带位于相邻的两个棘突之间的较深处,薄而无力,不如棘上韧带坚韧。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腰背部的屈、伸动作常使棘突分开和挤压,造成棘间韧带的各部分之间相互磨擦、牵拉和挤压,日久可引起其变性。一旦加上外伤的因素,该韧带有可能发生松弛、破裂、穿孔,造成棘间韧带损伤 ……”
  骨外科的医生办公室内,湘北的队员们曾经在樱木的主治医师井田跟前听到过这样一段让专业性强,理解起来又略显晦涩的话。
  被这么一大群平均身高超过180公分的少年们围着,井田医师先是略有些紧张,继而才慢慢的适应了这群年纪不到他一半,身高却比他高出将近十公分的少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