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族]荣光之巅 作者:风之克罗地亚(上)

字体:[ ]

 
《[龙族]荣光之巅》作者:风之克罗地亚
 
文案:
   
“你心底最深的地方是哪里?”
 
“在天空之外,云霄之上,凡人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会一直前进,即使路途坎坷,没有光亮,因为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会重返荣光之巅。
 
当S级废柴变成自信心破表的中二病少年,
 
当原本艰辛的屠龙之路又多了诸神的阻碍,未来会如何发展?
 
诸神黄昏的序幕,已经拉开。
 
PS:此文背景为龙族+北欧神话,部分设定向《魔侦探洛基》致敬。
 
内容标签:强强 奇幻魔幻 天之骄子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明非,楚子航 ┃ 配角:奥丁,路鸣泽,恺撒,诺诺 ┃ 其它:龙族
 
    
 
    【卷一:世界之门】
 
    第 1 章
 
  深夜,芝加哥火车站。
  路明非靠在椅子上,月亮在地上投下一片清光。
  他抬头望着月亮,很圆很亮的月亮,如冰似霜,却也无比清澈。
  这样的月光,总让人觉得有点忧伤,游离于世界之外的忧伤。
  “交换吗?”路明非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大约八九岁的小男孩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穿着笔挺正式的礼服,面容精致,眼睛是耀眼的纯金,摄人心魄令人折服的纯金。
  “不。”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路明非出于直觉直接拒绝。
  “哥哥,你还是这样。”男孩感慨道,仿佛他已经经历了数千年的时光洗礼,异常沧桑。
  “这种犯中二的对话还是不要继续了,我觉得我已经过了中二期。”路明非直视着那双黄金般的的眼睛:“过了十二点小孩子早就应该上床睡觉了,要我读睡前故事给你吗,我亲爱的弟弟?”
  小男孩喟叹一声,道:“好吧,再见,我亲爱的哥哥。”
  路明非眨了眨眼睛,对方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他踢了踢身边睡得跟死狗一样的芬格尔:“废柴学长,火车来了。”
  芬格尔嘟嘟囔囔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学弟,你要不要这么凶残啊,虽然我是个废柴但是你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我还是会感到伤心……”
  路明非没有答话,他只是冷冷看了对方一眼,就成功让对方收声。路明非拎着他的行李率先走向检票员,车票划过检票机,发出一声蜂鸣。
  路明非直接走进车厢,换完校服之后,他靠在真皮沙发上,闭目养神,直到古德里安教授和芬格尔探讨完礼仪问题之后,递给他一份保密协定。
  他认真细致地阅读着这份保密协定,发现这完全是一份坑爹的霸王条款,但是他还是仔细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似乎感觉到,他的人生在这一刻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新世界的大门对他敞开了。这种中二的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路明非很久没有体验到了。
  古德里安教授收好保密协定,用一种神秘莫测的语气问:“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吗?”
  路明非面无表情地反问:“为什么不呢?”
  “教授,此刻你是不是非常没有成就感?”芬格尔挂着贱兮兮的笑容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
  古德里安教授瞪了芬格尔一眼,揭开了他身后那幅画上的帆布。
  铁青色的天空下,一条黑色的巨龙正从尸体堆深处腾起,双翼挂满死人的骨骼,他巨大的膜翼后,是一颗巨树,已经枯死的树枝向着四面八方延伸,织成一张密网。
  “龙皇尼德霍格和世界树。”路明非沉默片刻后回答。
  “非常准确。”古德里安教授有些激动,这让他竭力保持的神秘语气变了调:“卡塞尔学院唯一的目标,就是屠龙。”
  路明非没有说话,他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屠龙什么的果然是RPG游戏和奇幻小说的必备元素,可惜屠龙勇士永远只是精英中的少部分,而大部分人要么一辈子默默无闻要么早早化为尘土。不过荣耀、勇气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却能激励人们前仆后继前去送死。这真是老套却好用的设定,不是吗?
  路明非轻轻笑了笑,说:“相当有趣。”
  芬格尔明显被他这个笑容惊吓到,他用一种犹疑不定的语气问道:“学弟,你认识楚子航吗?”
  “他是我高中时的师兄。”路明非虽然回答了这个问题,芬格尔却感觉到路明非的心情由晴转阴。
  这对师兄弟果然是一种人,芬格尔默默叹息。他在心中把路明非和楚子航归为一类,贴上了“危险品,请轻拿轻放”的标签。
  “楚子航是相当优秀的学生,拥有难得的超A级血统,他的成绩也相当优秀,可惜他的导师不是我。当然,我相信路明非你绝对能够超越他,毕竟你可是更加稀有的S级学生,我们已经四十年没有S级学生了……”
  古德里安教授完全沉浸在了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中,芬格尔出于八卦直觉追问道:“那个S级学生,是什么样的人?有王霸之气萌妹子主动投怀送抱?”
  “也许他会是这样优秀的人,”古德里安教授显然没有理解天朝时下最新的网络词汇,但这并不妨碍他唏嘘感慨:“可惜他大二的时候因为研究哲学陷入了某种思辨难关,一时没有想过来,吞枪自杀了。”
  周围一片静默。
  芬格尔痛恨自己嘴快,这种好死不死的气氛实在让人汗毛直竖。
  “我不是文艺青年,只是普通青年,所以绝对不会自杀。”路明非说,他看着芬格尔:“我相信2B青年也绝对不会吞枪自杀。”
  所以学弟你这是暗示我我是2B青年么?芬格尔默默吐槽,他悚然发现路明非居然说了个冷笑话。
  古德里安教授显然跟年轻人有代沟,所以他没听懂路明非这个有点冷的冷笑话。他试图把话题引回来:“下面让我们用实例证明一下龙族的存在。”
  他打开放在他身边的一个黑色手提箱,路明非感觉到另一个黑色手提箱里似乎传出了细细的呼吸声,微弱而渺小。
  一片冰凉的东西被递到他手里,路明非弹了弹那片黑色鳞片,钢一样的质地,却轻而坚韧。
  “沃尔特PPK手枪,口径7.65毫米,初速280米每秒,有效射程50米,装备部的家伙们给它做过一些改进。现在,你可以试着用它向那片鳞片射击。”古德里安教授把鳞片放置在窗台上。
  路明非接过那支手枪,抬枪瞄准,扣动扳机,正中目标,子弹从窗台弹到了天花板上开了一个洞,但是那片鳞片完好无损。那支枪后座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路明非甩了甩麻木的手指,把那支枪还给古德里安教授。
  “第二件证明只需要用到你的眼睛。”古德里安教授开启了第二只手提箱,把一只圆柱形的标本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泡在淡黄色福尔马林溶液里的是一个很像蜥蜴的动物,黄白色的,蜷缩着修长的尾巴,像是子宫中的胎儿,身上的鳞片,嘴边的长须在溶液里缓慢地飘拂,合着眼睛的样子看起来如婴儿般安详。
  “这是一条红龙的幼崽,它还没死,龙类很难死去,即使你杀死它,也是一时的,它们会在沉睡中慢慢地恢复,”古德里安教授说,“这可是很难得的标本,通常人类很难捕获完整的龙类,因为龙类的大脑可以感觉到人类大脑的思维辐射,它们要么在人类靠近前发动进攻,要么就会逃走。这个标本是1796年在印度发现的,很幸运,这条红龙幼崽大概是在刚刚孵化出来的时候被一条巨蟒吞下去了。当地的农民杀死巨蟒,从它肚子里得到了这个幼崽。”
  那条红龙幼崽在呼吸,但是它明明保持着完美的静止。路明非伸出手碰到了标本瓶,红龙幼崽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熔岩般的纯金色眼睛。路明非的目光下移,两双眼睛的视线重合了。
  有那么一刹路明非以为那条红龙幼崽会喷吐龙息打破瓶子,但是红龙幼崽却安详地重新合上了眼睛,仿佛刚才出现的一幕只是幻觉。古德里安教授却仿佛深受打击一样小声嘀咕着:“这不可能,一定是档案馆的人标错了日期,它的苏醒日应该是2077年,除非是血统召唤。”
  古德里安教授一下子又信心满满地拍了拍大腿:“一定是路明非你强大的血统在召唤它,我相信你绝对会成为历史上最优秀的S级学生!”
  路明非森然觉得,他未来的导师一点都不靠谱。
  不久之后火车停在了卡塞尔学院。
  卡塞尔学院坐落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周围是葱郁的针叶林,环境极佳,建筑物都带着浓郁的中世纪风格,倒是很符合屠龙学院这一设定。
  路明非和古德里安教授走在红色鹅卵石铺成的路上,继续探讨选课问题。
  “其实你可以选择炼金工程学作为主攻方向,鉴于你的理科成绩如此优秀……”
  “文学和历史可是了解一个种族最好的途径。”
  “好吧,鉴于你这么坚持……”古德里安教授叹气道:“龙族谱系学,你确定?”
  话音未落,路明非就听见刺耳的警报声,古德里安教授本来就很苦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苦逼。
  “找隐蔽物!找隐蔽物!该死的他们就要开始了!”古德里安教授大喊,他拽着路明非躲进了建筑物之间的狭窄通道。
  两群拿着武器的人,以服装颜色划分,开始了无差别扫射,许多人露面的第一个瞬间就被扫射在地。
  “该死的学生会主席想干什么?他不想要学分了?这些人……”古德里安教授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对路明非抱怨,然而下一秒,一颗带着动能的子弹就射进了他的后背,血花溅了出来。古德里安教授低头吃力地看了一眼身上的弹孔,拉住路明非只说了一句,“你的选课单……”
  路明非静默着低下了头,他的眼睛里有黄金般的光芒一闪而过。                    
 
    第 2 章
 
  许久之后,战斗终于进入了尾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各种姿势的尸体,硝烟弥漫在校园里。
  路明非听到了双方通过广播发送的决战要求,看到一个金发外国人和楚子航开始很有骑士风度地单挑拼刀,路明非有些后悔把弦清交给学校托运改造。
  深呼吸深呼吸,事情没到那么糟糕的程度。路明非自我暗示,他继续装死,尽量摆出一个僵硬而安详的姿势。
  有人轻盈地从他身边经过,而后诧异地停下了。冰凉而纤细的手指拍了拍路明非的脸颊,他听到对方小声嘀咕:“这个犯中二的小子这么容易就挂了?”
  “别装了,小师弟,你浑身上下都没有枪眼,难道是吓晕过去了?”带着些微讽刺的话语传来,路明非依旧屏住呼吸保持沉默。他听出这个人是面试时见过的诺诺师姐,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之间没有信任,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沉默浑水摸鱼。
  诺诺不耐烦地继续掐了掐他的脸,路明非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她是在报复。女人就是这种不可思议的生物,她可以忘记自己身处危机重重的战场上专心致志地报复得罪过她的无辜师弟。
  “再装下去我就直接给你一枪。”诺诺威胁道,但是子弹的破空声打断了她的话,路明非睁开眼,看到她的后背绽出了一朵漂亮的血花。
  事情真的很糟糕,极其糟糕。路明非尽量小心地从诺诺身边拿走了她的手枪。
  “我们赢了!恺撒!你失败了!”一头黑色短发的女孩对着停车场上还在挥刀劈杀的两个人喊叫,杀人凶手完全忽视了她身后的路明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