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找汪大东[终班2]+番外 作者:心凝

字体:[ ]

 
 
文案
  失踪、失踪、失踪……所有人都失踪了,那没失踪的人该什么办?
  他找了他十年。他没有办法出去找,就有她替他去寻找,只为找到一个人,找那个他抛弃一切都要爱的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汪大东,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某只凝凝又回来了。这是第一次写耽美。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再写终极系列的同人了,终极系列的续集本来也没有理会,只是某天实在无聊的时候翻看了下终班2,对里面谁都提了但是完全无视了雷克斯那只妖孽有所不满,于是就冒出来了这个灵感,又居然真的出文了。
  嘛,于是,一起加油吧!
 
内容标签:港台剧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汪大东,雷克斯 ┃ 配角:廖雨柔,黑龙,令 ┃ 其它:终极一班,东雷
 
 
 
  ☆、时间如水
 
作者有话要说:  某只凝凝在沉寂许久之后终于又冒出来了
  这次居然是耽美……
  咩,就这样吧
  QAQ
  读者小妖精们,您们快出现吧,我的心承受不来~
  “这里呢,就是终极一班,推开门,是地狱还是无间地狱就看你自己了。”
  这是每当有转学生来的时候黄菲老师会在终极一班门口说的话。是的,终极一班这个芭乐高中的招牌还在。尽管它的存在让贾校长千万个不情愿,但校长就只是校长而已,拗不过董事会的决定,而钱董事长是绝对不会放弃终极一班这棵摇钱树的。只要有难以管教的孩子,终极一班就永远不缺生源,也就永远不缺钱赚。
  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但也有很多没有改变,就像芭乐高中的苏教官、终极一班的金班长。铁打的金宝三和他流水的小弟也算是芭乐高中的一道风景了。
  “KING要的东西,快点快点!”一路小跑的冲进教室,从讲台里拿了东西,金宝三这才顾得喘几口气。《灰王妃》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落在教室里,King有时候迷糊的也不只是一点点。拿到了需要的东西心情放松下来,金宝三才发现教室后面有个人正靠坐在桌边看着后黑板的涂鸦。凭他十多年在终极一班的老油条程度,只消一瞥他就知道那人并不是终极一班的人。“同学,你哪位?”他问。
  “啊,我吗?”
  “不然说谁。”金宝三说完看到那人转过来,像大雄一样的厚片眼镜挡住了她大半张脸。金宝三心里一惊,盘盒就从手里松了,还好被爱恨一把接住。“班长,按照往年惯例还有三分五十八秒桃子公主就要到达学校门口,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你怎么不早说!”
  “老大,明明是你自己想跟ㄇ……搭讪的。”撑喫说着还不忘往嘴里塞着零食。
  “还说?快走!”
  看着那三人一溜烟的跑走,廖雨柔笑了起来,把那令人晕眩的厚片眼镜摘下来丢到一边。那三个人的脚步声那么重她早就发现了,既然被点到名了就手痒开了个玩笑。只是……居然有人能十年不毕业吗?那老爷子还真是为了钱什么都敢干啊。回想起前几天和钱莱冶见面时候的状况廖雨柔还是有很多不解,就像她似乎听到他说已经等了自己十年,但十年前自己根本就只是个野孩子而已又怎么值得人等?天知道这老爷子到底在打什么哑谜,禅机不够无从理解。反正已经来到这里,其余的事情一步步再说吧。
  但就算是终极一班,这种空荡荡的感觉也不太对吧。在教室里又呆了大半天,别说是人了,廖雨柔连只蚊子都没见到。不过是互访日而已,那个桃子公主的影响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算了,反正就算没事儿终极一班也是有可能谁都不在的吧。收拾了下东西廖雨柔就离开了教室。反正看上去今天也不会开课的样子,反正她来终极一班也不是为了上学的。
  家里的样子和她早上离开的时候比一点儿变化都没有,想都不用想廖雨柔就知道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出来,给他准备的早餐还放在餐桌上只是比早晨多落了些灰尘。不给他送下去就根本不会上来吃饭吗?还真是没办法。虽然准备的只是面包牛奶之类不存在“凉了不能吃了”情况的早餐,但已经在外面放了一天就这么拿下去他也一定不会吃,只能赶紧去做新的晚餐供给他老人家顺便填饱自己的肚子。
  幽暗的地下室,并没有开灯,只有显示屏发出的幽幽白光,可就算那点光亮也随着屏幕休眠而消失了。开了小壁灯,廖雨柔把饭菜端了下去,然后看看坐在电脑前的那个人,正靠着椅背不知道只是闭目养神还是真的睡着了。
  “你回来了?”
  “先吃饭!”一句话抢过去挡住了那人要说的,廖雨柔直接拽着转椅就把他推到了饭桌旁边。这个人不管他的话非常容易忘了吃饭睡觉这些做人最基本的事情。也是习惯了吧,那人没说什么就吃起饭来。
  “学校怎么样?”
  “我看到金宝三了。”
  “他还没毕业?”
  “好像是吧。”廖雨柔说着。似是而非的回答只得来带着蔑视的一哼。“再给他十年也不见得能毕业。”他说。
  “你讨厌他?”
  “他也配我讨厌?”那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的答了,然后继续吃饭。
  “是哦。”廖雨柔托着腮说着。他讨厌的人他曾经说过,像他要找的那个人一样也已经失踪了十年,同一时间失踪所以让他更加的不爽。“如果你找到那个人,你要怎么样呢?”看着吃的正香的人,廖雨柔突然问。似乎是被她问住了,那人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夹着菜的筷子在半空中停了许久才放下。又过了良久,他抓着膝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先找到再说。”
  或者这一天并不会等太久啊,而他根本就一副完全没有准备好见到那人的样子,廖雨柔只是看着就觉得头疼了起来。
  “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廖雨柔边说边逃避似的收拾着碗碟。她刚才确实是想事情入了神,而那件事情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对他说。
  “想骗我?”他说着推了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也不想想她是谁教的,想骗他她还太嫩了。
  “骗你我会有什么好处吗?”伸手把他带着的平光镜摘下来自己戴上,廖雨柔靠近了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可从来不认为自己能骗得过你啊。”
  “所以?”
  “你要是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今天,我在终极一班的花名册上看到汪大东了。”
  “什么?”
  “所以,你想好要怎么见他了吗?爹地。”
 
  ☆、终极一班
 
  “所以,你想好要怎么见他了吗?爹地。”
  这个问题,问了等于没问。就是知道他没准备好,整个心都只是想要找到汪大东而已,所以才会矛盾要不要告诉他那事情。在花名册上看到汪大东这个名字的时候廖雨柔就惊呆了。虽然来芭乐高中是爹地的安排,但是她也没想到汪大东这个爹地找了十年的人就这么大喇喇的躺在花名册里,像是随时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样。真的,不只是爹地,她也完全没准备好。
  “班导,有新同学怎么都不早讲。”害得他们都没有准备惊喜给新人。
  “早说干吗?让你们这群小鬼好恶整新同学?”黄菲说着。“前两天不是刚玩过吗?”
  “拜托,这是我们终极一班的入班礼耶。”
  教室前面吵闹的哄做一团,廖雨柔看着只是摇摇头,那些人说的仿佛就像是如果提前说了他们就一定能够成功整到自己一样。门框上的盆、抹蛋糕之类的小把戏他们这么大了居然还玩的这么欢。揉了揉被镜框压痛的鼻梁,她果然还是不太习惯有东西一直压着鼻梁,没法像某个男人那样像个真的近视一样一直戴着眼镜。
  没有能给新同学进行“爱的欢迎”纵然有诸多遗憾,但已经既成事实也就只能这样了。终极一班并不太常有新同学,难得有转学生自然要感受一下元老们深切的同学爱。新同学居然是个那么没有存在感的眼镜妹,还真是令人失望。
  比起旁人的失望廖雨柔显得平静的多,与其说她没有失望不如说她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抱什么希望。反正爹地也不是送她来这里上学的,全体都不怎么听课的环境正好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在干什么。坐在教室的最后是为了方便观察,虽然之前也大概打听了些终极一班学生的情况,但她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没什么人听课但也没什么人捣乱,大概因为是班导的课才会这样吧。可惜那个传说中的KING和至今仍躺在花名册里的汪大东并没有出现,还真是有些无趣。不过这样可能也好吧,趴在桌子上,廖雨柔想着。
  “Test,test!This is史上最强高中生大东speaking!Everybody listening!”
  突然的嘈杂声把廖雨柔从浅眠中惊醒,听到那人名之后愣了下,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把手机往座位里一塞就出了教室。那个人现在在广播里出现,应该就在广播室吧。
  芭乐高中的广播室,说好找也好找,但对刚来到学校不久的人来说也会有些迷乱。那个高度学生自治的广播室并没有在校园的平面图里出现,廖雨柔在官方广播室扑了个空,再找到那里的时候,汪大东的一首歌都已经唱完了。
  “断肠人,咱们走!”
  从广播室里出来汪大东多少带着些气闷,纵然他是多么乐天的人,但本来对广播室抱着太大的希望,也为之努力了那么久,如今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也确实是种打击。他更没有想到一出广播室就看到两尊门神,断肠人在外面他是知道的,旁边的女生他并不认识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认识我?”
  “不认识。”那女生说完就离开了,广播室门口只留下两个男人。
  “断肠人,她是谁?”汪大东问着却没有得到回应,断肠人正呆站在那里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断、肠、人!”
  “诶?诶?汪大东小朋友,不要突然在人耳边大叫好不好,那是耳朵,会聋的!”
  “刚才那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我说汪大东小朋友,你刚才在广播里已经自报姓名了,别人会这么叫你很奇怪吗?”
  “断肠人……”
  打电话给他也许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比以往更加压抑的地下室让廖雨柔忍不住这样想。阴暗的地下室,只听得见键盘敲击的劈啪声,眼镜反射着屏幕的荧光,让人看不透他的脸也看不透他的心。出于本能的廖雨柔放下晚饭就想开溜,只是刚迈出一步就被叫住了,只好憋出些话来应对。
  “我见到汪大东了,你要见他吗?”
  “不要!”
  “啊?”被那坚定不移且脱口而出的回答弄得愣了一会儿廖雨柔才回过神来开口:“你不是找了他十年吗?”
  “是啊,找而已,和见有什么关系。”
  这是什么冠冕堂皇的胡说八道!廖雨柔看着那人一本正经的样子,盯着看着,无意间读出了他不经意的唇形,瞬间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因为汪大东没有提他就要让这十年之功功亏一篑吗?
  “爹地,你是才三岁吗?闹什么别扭!”她忍不住说。而那一直正襟危坐的男人一下子红了耳根,说了句“反正我不会见他”,目光就移回电脑,似乎又忙碌了起来。
  不管他再怎么是个天才,闹气别扭来也真是要人命啊。不打算再和他纠缠要不要见汪大东的问题,廖雨柔准备从地下室出去。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需要好好梳理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